欧博娱乐官网 > 天影 > 第一百三十九章 通风报信

第一百三十九章 通风报信

  天底下没有不透风的墙,哪怕是在规矩繁多的昆仑派也是如此,其实真正来说,昆仑派存续的年月太久,宗门各种各样大大小小的势力盘根错节,反而更是难以保守秘密。㈧ ㈠.

  或许开始的时候还能暂时守住会儿,但时间稍久,上下间知道这件事的人多了,这流言风声什么的,也就自然而然地传了开去。

  这次栽培的鹰果,是为如今昆仑派最炙手可热的年轻天才苏青珺准备的。这个消息很快泄露了出来,然后参加这次比试的杂役弟子,有背景有靠山或是有门路的,自然而然就知道了,而没有背景的些人,就仍然无所知着。

  贺长生是属于那种没背景没靠山没门路的“三无”人物,所以他并不知道这个秘密,不过他也不是傻子,从这次比试的规模和两位金丹修士同时出面的慎重来看,任谁也知道这次事关重大。他也从其他的杂役弟子神情动静看出些不对来,但是没人会过来特意告诉他些什么。

  贺长生对此非常郁闷且生气,但是他能做的就是和过去样,拼命地做好自己的分内事,希望通过这次比试能有个鲤鱼跳龙门的机会。

  6尘的境遇其实和贺长生差不多,至少现如今他也是个没背景没靠山的平凡人,不过,他有条门路。

  在那天黄昏的时候,易昕就偷偷跑到他住处里找到了他,将他拉到旁嘀嘀咕咕说了半天,末了还郑重其事地对他说道:“6大哥,你听明白了没?这个机会可不能错过了!”

  6尘往床上躺,双手枕在脑后,笑道:“你这样跑来跟我说这些,不怕被别人知道惩罚你啊?”

  易昕“哼”了声,满不在乎地道:“又不只是我个,那几个世家出身的人,谁不是上头有人通风报信的。再说了,我是听颜萝师叔说的,她又没特地叮嘱我不许说,我就跟你说了也没什么。”

  6尘拍拍床铺,道:“好,我心有数了。哎,这朝有人还是舒服啊,办事情就是轻松。”

  易昕笑得两只眼睛眯了起来,不过很快又睁大,对6尘道:“6大哥,你可别大意啊,而且旦选,就能到苏姐姐身边去啦。”

  6尘怔,道:“这话是什么意思?”

  易昕嘿嘿笑,压低了声音,道:“这事连外头那些人都还不知道呢,颜萝师叔就跟我个人说了,你自己知道就好,可千万别说漏嘴了。”

  6尘看她半晌,忽地笑了下,拍拍床沿笑道:“小丫头厉害了啊,快过来坐,好好说说。”

  “废话,我的本事你还有很多不晓得呢。”易昕得意地笑了声,然后低声道,“其实这次栽种鹰果的比试,只是要挑出个灵力培植最好的人,然后去苏姐姐那边,因为她要吃新鲜的鹰果……”

  她低声将有关鹰果的事对6尘说了遍,最后又道:“为了得到最新鲜完美的鹰果,颜萝师叔花了大气力,从流香圃移栽了七株鹰果树直接种到苏姐姐洞府的专有灵田里,接下来便是令人日夜看护,细心栽培,结果日期都差不多算定了,三天便有株结果,结果后即刻喊人,成熟立食,不耽误任何时间,不逃逸丝毫灵气。如此三七二十日,便可大功告成,苏姐姐在‘幽月诀’上就再无阻滞,可以路直修至金丹境巅峰了。”

  6尘听了时沉默下来,过了好会才点点头,道:“原来如此。”

  易昕奇道:“6大哥,你脸色怎么看起来不大好看啊?”

  6尘摇摇头,苦笑了下,道:“没事,就是听你这么说,突然觉得在这修仙途,我和她真是有天壤之别。”

  易昕“噗嗤”声笑了出来,掩口笑道:“看你说的,那肯定是有天差地别的嘛,都不说苏姐姐家里豪富方财货无数了,就算是天生的根骨资质,那也相差太多了啊。所以呢,苏姐姐是天才,是天生的命好,强求不来的,你看我就不嫉妒,还为她高兴呢。”

  6尘看了她眼,片刻后微笑道:“你说得对啊,天生的根骨资质,强求不来的。”

  易昕点点头,然后又叮嘱他道:“总之呢,6大哥你心里有数就是了。这次若能选,不但能让苏姐姐承你份人情,说不定还有机会拉近关系认识她呢,有这份交情在,以后在昆仑派,就再也没人敢欺负你啦!”

  6尘微笑道:“好吧,我知道了。”

  易昕盯着他,像是比自己比试都更紧张些,握拳道:“定要赢哦。”

  6尘拍胸膛,道:“非我莫属了,你放心就是。”

  易昕哈哈笑,看起来居然也有几分相信他的神情,似乎顿时信心满满了。

  ※※※

  鹰果的栽培并不简单,这种灵果长在鹰果树上,树干细长,根系达,想要将灵田泥土里的五行灵力调整清楚,比普通的灵草要吃力许多,基本上干活就是天。

  被选参加这次比试的杂役弟子个个都十分卖力,只是限于道行,催动整天灵力做培植后,到了黄昏便个个看起来面无人色,疲倦无比了。

  当太阳落下的时候,所有人都离开了这里,与草园那里不同,哪怕是杂役弟子们离开了,这块特殊的灵田周围也被颜萝特地派人看守住了,为的就是以防万出现什么意外。

  贺长生离开的时候还是比较满意的,特别是当他看到有人守卫灵田时,心也就放心了许多。那些高门大户的世家子弟实在是可恶至极,彼此私相勾结,打压像他这样的普通弟子,真是作恶多端。

  幸好昆仑派乃是名门正派,还有像颜萝、林盛这般能够公平持正的好人,也不枉自己拜入这宗门场。要是日后自己果然有机缘能修道有成的话,定好好感谢下这两位恩人。

  他心这般想着,便向自己住处的房子走去,不知不觉天色已经暗了下来,太阳西沉,眼看便要天黑了。

  贺长生捶捶自己的后腰,感觉有些酸疼,他既为杂役弟子,天赋自然是不高的,道行也是般,在草园那边做事时,其实也并没有像今天这样真真切切地辛苦干上整天,别说还真是够累的。不过为了将来的梦想,还是值得啊。

  他心想着未来美好的情景,如同每个平凡少年那般梦想着自己终有日鹤立鸡群傲视天下,身道行冠绝昆仑,到那时所有的元婴真人包括掌门都拜倒在他脚下,无数美丽的女弟子,嗯,以苏青珺为的都深情款款地看着他,低声软语地请求与他结为道侣……

  这日子,真是太好了!

  当他推开自己的房门走进去时,嘴角挂着笑意,忍不住还吹了下口哨。

  就在这时,只手掌突然从门后飞来,重重地砍在他的后颈上,甚至隐隐地还听到声低沉闷响。贺长生两眼翻,连声音都没出声,直接就向前倒了下去。

  在他身后,屋子的门缓缓关上了。

  ※※※

  夜色深沉,山风幽幽吹过。

  黑暗如场梦魇,始终纠缠着他不放,让贺长生觉得十分痛苦,却又莫名地在那片黑暗,回想起了自己的前半生。

  他曾经有过个家。

  可是那个家给他留下的最大的印象,似乎从小到大就是“家道落”这四个字,从他爷爷那辈开始,到他爹,似乎所有人都在缅怀着先祖的光辉,然后对眼前现实抱怨诅咒,愤愤不平。

  但现实就是现实,在抱怨诅咒,家道仍然还是在不可遏制般地衰弱下去,等到他长大成人的时候,贺家已经家徒四壁了。

  他很穷很潦倒,除了老宅外什么都没有,但是他还是记得父祖们的执念,怀念着自己从未见过的昔日荣光,然后渐渐地将恢复这种荣光当作了自己义不容辞的使命。

  任何人都不能挡我的路,我必将重振家声。

  我会修道有成,成就真人,然后重振家业,娶房……不,真人是什么身份!当然是娶大堆老婆,生堆儿女,然后再置办下无数财货,比昆吾城那些苏家白家林家都更好!

  那美景仿佛金光灿灿。

  他在梦境都笑出声来。

  然后他就醒了。

  醒来后便有痛苦,如同割裂般的痛楚从他脖子后边不停传来,然后在他艰难地转头间,他现自己手脚被紧紧捆住,丢在房间的地上,而旁边桌子上还点着盏油灯,照亮了这个屋子。

  房间里,同时还有另个人。

  “你醒了啊?”那个人影是背对着他的,但是不知为什么,他却好像能察觉到贺长生的醒来,但并没有回头,而是淡淡地说了句。

  那声音低沉且略带点嘶哑,听起来很陌生,贺长生觉得自己好像没听过,但过了会儿却又莫名地觉得似乎有些耳熟。

  他努力地睁眼看去,只见那个人背对着他,手上拿着支奇怪的符笔,正在他屋子的白墙上涂抹描画着什么。

  那笔尖画出的痕迹,如鲜血般殷红,卷起道道奇异的纹路,似恶魔的狞笑,在那白墙上点点复活出来。(。)
  浏览阅读地址:/tianying/216326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