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天影 > 第一百四十章 沙子

第一百四十章 沙子

  白墙上的笔迹图纹鲜红无比,看起来很像是涂抹着鲜血,同时因为太过饱满,滴滴的“血珠”有些杂乱地向下流了下来,留下了好些道细细的血痕,让人看上去有种毛骨悚然的感觉。ΔW%W.ん⒈.

  那个人沉默而耐心地画着,似乎他所做的事是件十分重要的事情,不过随着他手的符笔不停挥动,他的声音也又次传了过来。

  “这世上的人呢,大多数都很好骗的,许多时候,别人说什么,他们就信什么了。”

  “比如这‘转生阵’,多年来天下人多以为邪恶无比,每每要杀人取血,涂抹成纹,其实哪有那么夸张。”

  那个人手臂上抬,勾了笔,然后转头看了眼,道:“真正要用人血的,那都是魔教至高神通,而且杀人取血很麻烦的,哪有朱砂用得舒服,对吧?”

  烛火之下,那个人的面孔上戴着个黑色的面具,遮住了整张脸,只留下了两个幽暗深邃的眼孔。

  贺长生不知为何,心里忽然阵害怕,叫道:“你、你是谁,要做什么?”

  那人在面具背后笑了下,笑声嘶哑,过了片刻后并没有回答贺长生的问话,只是淡淡地往他身边指了下,道:“你声音再大点的话,我就用它割掉你的舌头。”

  贺长生身子颤,有些艰难地转头看去,果然望见在自己头颅不远处的地面上,插着柄黑色的短剑,看上去锋利无比,在烛光倒映出令人心寒的光芒。除此之外,他还看到围绕着自己的身体,地面上不知何时被挖出了好些道弯弯曲曲的指头般粗细的小坑道,也不知到底是用作什么用途的。

  股寒意笼罩全身,贺长生脸色唰的下白了,不知怎么,这个神秘人虽然看起来并没有凶神恶煞般,但是那种平淡的语气却反而更加令人恐惧。

  贺长生看着那蒙面人又转过身去,继续在墙上涂画那些诡异的符纹,大口喘息了几声后,结结巴巴地道:“你、你到底是谁,我哪里得罪你了吗?”

  那个人毫无反应,静静地画着,鲜血般的痕迹在白墙上道道铺开,隐隐像是有扇血腥的大门将要成形。

  “魔教、魔教!”贺长生的喘息声越来越急,忽地急切地道,“这位大哥,我、我没有招惹你们魔教啊,放过我吧,放过我吧。”

  符笔饱含朱砂,在白墙上某处重重点了下,如画龙点睛,似乎突然让那些没有生气的血痕有了些灵气,然后在血纹交错间,道鲜血淋淋的大门似开未开,仿佛下刻,就会有恶鬼从那血门之后扑出来。

  那人转过来,放下符笔,然后走到贺长生的身旁,居高临下地看着他,然后静静地道:“你没有招惹魔教,但你对我有用。”

  他看了眼那白墙上神秘而扭曲的恐怖血门,低声笑了下,道:“我找了很久,直找不到那些伙伴啊,所以呢,只能想办法让他们自己出来了。”

  贺长生听不懂这人话里的意思,但本能地觉得有股难以名状的恐惧之感,他的牙齿开始打战起来,咯咯作响,道:“你、你是什么意思?”

  那个人看着他,在他身边蹲了下来,不过似乎并没有立刻动手的意思,反而是看着贺长生的脸,过了片刻后,从那面具背后出有些感慨的叹息声,再过了好会,只听他低声道:“欺凌弱小凶神恶煞,遇见强敌贪生怕死,每个人都是这样的吧。”

  “站在光明谦和守礼,在黑暗里便肆无忌惮?”

  “大概有朝日……不,应该是很早以前,我可能也变成这样了吧。”那个蒙面人淡淡地自言自语着,双黑暗的眼眸看着被紧捆无法动弹的贺长生,目光似乎看不到丝毫的情绪,除了片冷漠。

  贺长生忽然觉得自己就像是只猪,只待宰的猪,那股冰冷的绝望感似乎从身子的每个角落都翻了起来,让他不停地颤抖着。

  他拼命扭动着身子却毫无用处,只是让他看起来就像是只扭曲的虫子,显得意外的丑陋,与此同时,他再次向这个人出哀告,流下了眼泪求他放过自己,然后无论什么代价都愿意付出来。

  那个蒙面人拿过团布直接堵住了他的嘴。

  贺长生口出“呜呜”的闷响声,眼露出绝望之色,还有丝痛苦后悔。

  那个蒙面人看着他,忽然笑了下,道:“你在后悔刚才没有大声喊叫救命?”

  贺长生盯着这个人,眼神如欲喷火般,像是恨不得将此人千刀万剐。但是那蒙面人却是摇摇头,然后温和地道:“这房子周围我已经布下了隔音阵法,你就算再怎么喊也没人听得到的。这样子说下,你大概能安心去死了罢?”

  贺长生的身子猛地僵了下,眼绝望之色更浓,而再看向这个蒙面人的目光里,恐惧之色也又深了几分。

  那蒙面人随手拿起了旁边插在地上的那柄黑色短剑,在自己面前轻轻横过,口道:“你知道吗,在魔教有种极可怕的酷刑,用来惩罚教犯下天大罪过的人。”

  “那种酷刑名叫‘滴血’。”

  “将罪人绑死固定于地,蒙上他的眼睛,然后点点切开他的血管,这样罪人就会听到‘滴答’‘滴答’的声音,从他身体里慢慢流出来,滴落到地上。”

  “然后,会有无数可怕的噬血虫,从你身上的伤口钻进去,到你的肉身里,点点地吃掉你体内所有的东西,而你呢,甚至也能听到那些咀嚼的声音,是不是很有趣?”

  贺长生脸上的肌肉剧烈地颤抖起来,脑袋拼命地摇着,口疯似的出怪异的声音,脸上没有丝毫的血色。

  那蒙面人看着他,然后伸手拿出了只小布袋,在贺长生的眼前摇晃了下,顿时出“沙沙”的声音,如沙石滚动,又像是无数小虫摩擦撕咬的声音。

  贺长生口“啊啊”地叫了两声,目光僵直,用难以形容的恐惧盯着那小袋,片刻之后,他的下身湿了片。

  蒙面人放下袋子,又取过物,却是个眼罩,然后慢慢向贺长生脸上放去,静静地道:“开始吧。”

  贺长生悲鸣声,拼命挣扎起来,但是此刻如案板鱼肉,终究是无用了。

  很快的,他的眼睛便被黑色的眼罩牢牢蒙住,片黑暗彻底淹没了他。

  股冰冷的寒意,似无情的锋刃,落在他的右手手腕上。贺长生的身子瞬间剧烈地颤抖起来,但那股冰寒之意仿佛无坚不摧,瞬间就渗入了他的血肉之,狠狠地往下压了下。

  “滴答……”

  贺长生突然屏住了呼吸。

  “滴答……”

  周围突然片黑暗,片寂静,只有那轻轻却清晰的声音,如滴水珠落下。

  “滴答……”

  每滴的声音,似乎都有着相同的间隔,每声滴水的声音,就像是可怕的铁锤猛烈地敲打着他的魂魄。

  每击,都让人魂飞魄散。

  然而梦魇似乎仍然还没结束,在那可怕又如此清晰的滴水声,忽然又响起了阵细细的“沙沙”声,如虫蚁爬过的声音,在他耳边回响起来。

  冷冷的可怕的丝麻痒感觉,从他伤口处传来。

  贺长生再也忍受不住,出撕心裂肺般的吼叫声,但是所有的声音,最后都被堵在了他的喉咙深处。

  夜风凄凉,有人吹灭了蜡烛,黑暗涌来,让这个世界陷入片阴影之。

  ※※※

  那个蒙面人缓缓站起,冷冷地看着眼前这个全身都如筛糠般、甚至开始不似人形的人,收起了手那个小袋子,然后转身走了出去。

  在他身后,地上的那些细小扭曲的坑道,正有鲜红色的液体缓缓滴落,出有条不紊的声音。

  房门打开时,有低沉的“吱呀”声,看眼屋外的世界,已是深夜时分。

  他关好房门,走到了路边黑暗处,在那棵大树下面坐了下来。黑暗的树影朦朦胧胧,遮蔽了他的身影,片刻之后,从树后走出了个黑影,是只黑狗,闻闻嗅嗅地来到了他的身旁。

  蒙面人摘下了面具,借着微光,看清了他的面容轮廓,正是6尘。他看起来有些疲惫,连眼神的光芒都有几分黯淡下来。

  阿土站在黑暗凝视着他,过了会靠了过来,用头轻轻蹭了蹭6尘的手臂。

  6尘伸手抱住了它,轻轻摸了摸阿土的脑袋,低声道:“做好了。”

  阿土低低呜咽了声,像是回应他的话。

  6尘抬头看了看这黑暗的夜色,眼眸深处掠过丝复杂情绪,过了片刻,他拿起了那个小袋子。

  阿土的眼睛盯着这个小袋子,眨不眨。

  6尘也看着这个小袋,看了好会儿,忽然对阿土道:“你看,我说的是对的吧?这世上有那么多的人啊,别人说什么,他们就信什么……”

  他的手轻轻松开,布袋口的绳子掉落下来,在夜风,里面的沙子被风吹拂而起,飘落向远方寂静清冷的夜色深处。(未完待续。)
  浏览阅读地址:/tianying/216495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