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天影 > 第一百四十二章 掌门暗流

第一百四十二章 掌门暗流

  天昆峰正阳殿,此时只剩下了闲月真人和独空真人两位,没有外人在场,再加上平日里他们二人的关系也是十分熟悉,所以说话也就随便了很多。 W W.⒈.

  不过独空真人乍听闲月真人如此询问,也是忍不住吃了惊,道:“还在闭关思过呢,掌门师兄,你这是……”

  闲月真人叹了口气,没有马上开口,伸手延揽示意独空真人与他起走到旁坐下,又唤人进来上了热茶。

  等奉茶的童子在闲月真人示意下退出大殿后,闲月真人端起茶碗喝了口,忽听旁边独空真人赞叹了声好茶,便斜眼看了他眼,道:“这茶便是小鹤。”

  独空真人点点头,他身为昆仑派天兵堂多年的座,见识阅历早就深厚,什么东西没见过,不过此刻他却是苦笑了下,叹道:“这小鹤茶确实是佳品,不过以后易家那边,我多半是拿不到了。”

  至于为何拿不到名茶小鹤的原因,独空真人没有说,但这两位德高望重的真人心自然都有数,不外乎就是何刚欺负易家姑娘那件事了,如今易家与这边势同水火,这茶叶自然是再也休想了。

  独空真人摇摇头,不再去想这些烂事,转而看着闲月真人,正色道:“师兄,你召我过来,又突然问到劣徒何毅,这是有什么说法么?”

  闲月真人点点头,沉吟片刻,道:“前日流香圃那边生宗命案,本门个杂役弟子死于非命的事,你听说了么?”

  独空真人颔道:“听说了,不过没过去那边看过,只是知道些粗略,怎么,师兄你这是……”

  闲月真人随手从怀拿出了份书简递给他,淡淡道:“上头是那房子里的情况,你自己看看。”

  独空真人有些疑惑地接过来,先是看了闲月真人眼,随即低头开始翻阅。只是他看着看着,眉头便微微皱起,脸色也越来越是凝重,有那么片刻工夫,偌大的正阳殿,便只有他翻页的声音。

  如此过了会,独空真人看完了所有东西,脸上已经变得有些难看起来,沉声道:“魔教竟然如此张狂,真是欺人太甚!”

  说着,他又像是想到了什么,看向闲月真人,迟疑了下后,道:“师兄,出了这样的事,你刚才又突然问到了何毅那小子,莫非是想让他出……”

  “让他过来见我吧。”闲月真人伸指揉了揉眉心,淡淡地道,“我知道你对何毅期望甚高,但前些日子那件事,他那个弟弟确实惹了众怒,他身为兄长也有做得不对的地方,惩戒二也是难免。”

  独空真人脸上泛起了丝喜色,站起身来,道:“那是当然,其实若不是当日掌门师兄你出面为我圆场,百草堂那边千灯、明珠两个人还真未必肯那么轻易掀过此事,我对此直心存感激。”

  闲月真人点点头,看着独空真人,眼露出丝满意之色,道:“你心里有数就好。十年前荒谷战后,魔教式微多年,门少有人再与那些贼子有过接触,唯独是你那弟子何毅,数年前在迷乱之地遭逢意外,与魔教余孽几番纠缠厮杀,听说是有好几年?”

  “三年。”独空真人立刻回答道,“那孩子心智坚毅刚强,又因昔年家有至亲死在魔教妖人手,对魔教恨之入骨,所以在迷乱之地里与那些妖孽争斗了好久,三年后两败俱伤方才回山。但若论本门对魔教情况了解之深的,无过于他!”

  闲月真人笑了下,道:“我也是想到此处,所以……当然,若是你觉得他正在闭关修炼,对他道行增进有所影响的话,我也不好……”

  “绝无此事!”独空真人立刻开口,斩钉截铁般地说道,“师兄,我又不是老糊涂,这是师兄给他的个机会,让他可以顺理成章地提前出关,而昆吾城众多世家在魔教威胁之前,也不好多说什么。这份情,我们师徒二人都是铭记于心的!”

  闲月真人笑了下,看起来略有几分感叹,道:“你知道就好了。这些年来,在宗门里我坐这掌门之位,始终有人心怀不满,总说当年我师尊隐退冬峰之时,这掌门之位理应传给天澜师叔才对。唉……像千灯、明珠等几位师弟,对此态度也是暧昧不清,唯独只有你坐镇天兵堂多年,始终坚定不移地站在我这边啊。”

  独空真人冷笑声,道:“师兄莫要生气,那几位心里想的什么勾当,谁还不知道似的,无非就是想借机打压,好在那天穹云间的奇峰上更多占些东西罢了,可笑!再说了,当年传位之时,咱们可都是在这正阳大殿上站着的,连天澜师叔如今都还没说话,什么时候轮到他们叽叽歪歪了。”

  他拱手,正色道:“师兄放心就是,那些跳梁小丑断然翻不了天,就算退万步说,如今白晨师伯也还在冬峰上呆着呢,谅他们也不敢乱来。我现在就去叫何毅过来拜见师兄,有什么交代的,您尽管说,让那小子竭尽所能帮你下,将这隐匿于暗处的魔教妖孽抓出来,定不让师兄失望。”

  闲月真人含笑点头,道:“如此甚好。”

  独空真人转身去了,看他走路虎虎生风,显然是十分高兴,对于他这等修为心性的人来说,这也是不多见的事,不过由此也能看出,独空真人对他那个弟子何毅,当真是真心喜欢,期望极深的。遇到这种事,他看起来倒似乎比自己遇到喜事都更高兴几分。

  闲月真人目送独空真人远去,偌大的正阳大殿便只剩下他个人,他回头默然独坐了会,忽然又轻轻叹息了下,脸上露出几分莫名的疲倦。

  有身为化神真君的师尊在世,自己又坐上了掌门真人之位,但底下的那几个人却仍然敢时不时的说三道四,他们真有那么大的胆子?

  就只凭他们几个元婴境的真人?

  闲月真人苦笑了下,脸色渐显沉重,怕只怕……那些人后头也有人撑腰啊。

  ※※※

  流香圃草园,种植鹰果树的那场比试被这宗突如其来的命案给打乱了。别的不说,就连领头的颜萝和林盛二位金丹修士,也好几天没回到这里,剩下这些个杂役弟子都是面面相觑,不知该如何是好。

  不过日子总还是要继续过下去的,各种小道消息疯狂流传的这些天里,大家还是每天照常来到灵田边,虽然也不知道这比试还能不能继续,但活还是要接着干,只不过有的人懈怠,有的人多干点,还有的人似乎格外认真。

  这个特别勤劳认真干活的人是6尘。

  他每天该干活的时候绝不偷懒,老老实实地将所有该做的分内事都做好做完,空闲时候呢,却也和其他人起聚在旁边田埂上,热热闹闹地议论着这些日子的风风雨雨,谈论着那不幸横死的倒霉蛋,又起想象着如果真是魔教所为,那些传说的妖孽究竟会是什么样的云云。

  大家对温和有礼的6尘都没什么太多看法,有的人还好心提醒他别费劲了,看颜、林两位师叔好几天都没回来,这件事估计是要黄了,就算不黄,那到时候起码也得重新比过。不然这几日他们都不在这里盯着,谁能说得清楚这间有没有什么猫腻嘛?

  6尘笑而不语,点头称是,不过该干什么还是干什么,别人也就懒得说他了。

  如此又过了两天,颜萝与林盛才回到了草园这里,似乎是听说命案那边的事,宗门里另有安排,所以让他们二人回来了。

  不过人是回来了,但颜萝与林盛两位金丹修士的脸色都不算好看,心情看起来也是糟糕。然后正如大多数人所料的那样,他们直接无视了这几日空白期间的结果,对众人宣布这次比试作废,待过些日子他们会再度组织次,那时候再争取挑出个合适人选。

  人群6尘沉默不语,旁边人却都是喜笑颜开,偶尔有与6尘相熟的同门还走过来取笑他两句,又拍拍他肩膀,然后语重心长地对6尘教诲着“不听老人言吃亏在眼前”之类的话,6尘也是苦笑,然后连连点头,说诸位说得太对了,这个道理我真是没想透,以后还要认真修行云云。

  总之,这件事似乎就这么暂时翻过去了。

  然而事情在天之后,突然又起了谁都没想到的变化,颜萝与林盛再次召集了众人,然后面色复杂地对所有人宣布,未来不再进行比试,这次的人选已经挑好了,前往如今昆仑派最炙手可热的天才苏青珺身边做事,为她栽培鹰果树的那个人,叫做6尘。

  众人时哗然,而看过去连6尘也是瞠目结舌,似乎完全不明所以,脸疑惑之色。

  众人围着两位金丹修士问个不停,然后颜萝神情淡淡地说了,这件事谁说都没用,因为是苏青珺自己直接指名挑选的。

  众人大惊,愈加困惑,七嘴舌地吵闹不休,而颜萝则是眼颇有深意地远远看了眼安静地站在人群背后的6尘,嘴角挂上了丝颇堪玩味的笑意。(未完待续。)
  浏览阅读地址:/tianying/217013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