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天影 > 第一百四十三章 诺言

第一百四十三章 诺言

  “所以说呢,你是不是要谢我?”

  在敲开陆尘的房门走进来后,一脸得意的易昕倚靠在桌边,笑嘻嘻地对陆尘说道。

  陆尘连连点头,正色道:“这还用说吗,全靠易大小姐慧眼如炬通风报信,我才能有这个机会啊。”

  “嘿嘿!”易昕看起来更高兴了,双手抱胸,得意地道,“没办法,谁叫我就是这么聪明呢。那天我在路上偶遇苏姐姐,虽然只跟她说了几句话,但是从她话里我就听出来了,她对鹰果这件事很上心的。所以我就想啊,别人有事暂时不管了,那她自己能不管么?颜师叔和林师叔不在了,那她肯定自己也要过去看看啊,对不?”

  陆尘不住点头,口中“嗯、嗯”个不停,一副茅塞顿开的样子,道:“你真是太聪明、太机智了!”

  易昕叹了口气,面上露出痛心之色,道:“可惜其他那些人,一个个自作聪明,一有机会就偷奸耍滑,苏姐姐偷偷在一旁观望着,定然不喜。如此再看你这勤奋样子,本身鹰果也培植得好,这还不选你就怪了。所以说呢,”她语重心长地对陆尘道:“陆大哥,以后你为人处事,也应该牢牢记住这个教训啊,不可以乱来,不可以偷懒!”

  “好好好,我全记住了,你说什么都是对的。”陆尘呵呵笑着,似乎不管易昕怎么说,他都有着无限的耐心一直听下去,以至于易昕自己都吹牛吹得有些不好意思起来,脸一红,嗔了他一眼。

  “不管了,这次我是不是帮到你了?”易昕问道。

  “帮大忙了。”陆尘道。

  易昕手一伸,笑嘻嘻地道:“那还不给点好处,快拿来!”

  “那我以身相许好吧?”

  “什么!”易昕吓了一跳,顿时脸飞红霞,啐道,“喂,陆大哥你又不正经啦,说什么嘛!”

  陆尘哈哈大笑,摆摆手道:“开玩笑了。”

  “哪有你整天这样开玩笑的,以前刚见面那时候,在迷乱之地,你还说过什么让我以身相许呢,太不要脸了!”

  陆尘笑道:“让你以身相许你不愿意,换我以身相许你还不肯,哇,你这人太难说话了吧!”

  “喂……你、你还能不能好好说了啊,陆大哥!”易昕看起来要气得跳到桌子上了,脸红得不行,连眼光都水盈盈一般。

  陆尘耸耸肩,拉着她坐下来,随后笑着道:“好了好了,不说玩笑话了啊。我比你大十多岁呢,怎么着也不能欺负你这小丫头啊……唔,不过说到礼物么,还真一下子不知道该给你什么。”

  易昕忽然抬头看了他一眼。

  陆尘没注意,只是低头沉吟了片刻,道:“这样吧,我现在身边没什么好东西,等以后你找到了称心如意的郎君夫婿,在你成亲的那一天,我便送你一个最好的礼物,好么?”

  “我成亲的时候?”易昕看起来仍有几分羞涩,但眼神中明亮清澈,仿佛温柔的水波,闪烁着美丽变幻摇曳不定的粼粼微光,轻声问道。

  陆尘笑道:“是啊。”

  易昕看了他半晌,忽然嘻嘻笑道:“好吧,不过你自己说的哦,一定是要最好的东西,最好的礼物!”

  陆尘伸出手掌,微笑着道:“君子一言!”

  易昕重重一点头,也伸出白皙手掌,往他手掌上一拍,发出一声清脆的声音,大声道:“驷马难追!”

  两人的手掌贴在一起片刻,从掌心中似有一丝异常柔软的感觉传来。陆尘收回手,走到一边床沿上坐下了,好像突然想起了什么,然后自言自语地道:“啊,让我想想,我好像也不能算是君子呀……”

  “喂!”易昕一跳八丈高,冲过来气汹汹地一把将他推倒,陆尘倒在床上哈哈大笑,旁边易昕又好笑又好气,伸手在他身上连打了几下,气哼哼地道:“你这人,太坏了,太坏了,刚答应的事,转眼就想赖账啊你……你太坏了!”

  ※※※

  青天白日,朗朗乾坤。

  巍峨的昆仑山脉屹立在大地之上,似一个个雄伟的巨人,在它的怀抱间则孕育了无数生灵,也隐匿着不为人知的黑暗与阴影。

  温暖的阳光洒落在那栋房子上时,一切看起来都那样的安静祥和,周围几乎没人,所以踏破平静的脚步声就显得异常清晰和响亮。

  来的是两个人,独空真人和他的弟子何毅。

  在距离那间屋子十余丈外的地方有守卫弟子看守着,不过在何毅递过去闲月真人的手书后,他们就很快让开了,其中有好几道目光都落在何毅的脸上,似乎对这个年轻男子比德高望重的独空真人都更感兴趣。

  何毅的脸型模样与当初他的弟弟何刚有几分相似,当然了,是在何刚还没毁容之前的样子。

  多日不见,不知是不是因为在洞府中闭关多时不见阳光的原因,何毅的脸看起来有些苍白,但除此之外他神完气足,神情平静,似乎完全看不到丝毫当初那件事对他的影响了。

  在走到那间屋子的门前时,独空真人停下脚步,始终落后他半步的何毅也跟着停了下来。

  左右并无人在,独空真人看着自己这个徒弟,眼神中终于渐渐露出了一丝欣慰之色,微笑着道:“其实我当日答应掌门师兄的时候,心里还是有几分为你担忧的,只是这机会与你来说太过难得,只能先抢过来再说。”

  何毅面上露出一丝感激之色,垂首轻声道:“师恩深重,弟子真是难以回报。”

  “不过看到你现在这样子,我也就放心了。”独空真人不以为意,笑道,“我本担心那件事对你打击太大,会影响你心性,进而惑乱修行,如今看来你非但未受其扰,反而又有精进,应该距离突破金丹境界,只是一步之遥了吧?”

  何毅笑了笑,面色沉毅,并没有说话。

  独空真人点点头,道:“你这样是对的,其势未成,便当沉潜隐忍,若能将此番挫折当作磨砺,日后对你修行反而是大有好处。”说着,他像是想到了什么,淡淡一笑,道:“如今宗门里人人都以为那苏青珺为天纵之才,老夫却是有些不以为然。日后她的成就,还真就未必就能胜过你了。”

  以何毅沉稳的心性,听到这里也是吃了一惊,道:“师父,此话怎讲?”

  “苏青珺她自身的天分那是有的,确实厉害,但是造就她如今这般早早冲破金丹境界的,她出身的苏家和她师父木原一直不惜血本,拼命堆积各类灵材资源的,也是重要缘由。苏家那是太希望自家再出一位元婴真人撑门面了,为此可以不顾一切;而她师父木原据我所知,其心中所图者甚至更大!”

  “比元婴真人所图更大……”何毅脸色微微一变,轻声道,“您是说木原师伯他是想让那位苏师妹……成就真君?”

  “自然便是如此了。”独空真人冷笑了一声,道,“木原乃是本门铁支领袖,对铁支式微多年之势早已不满,但以他的能力,又岂能撼动我等昆支,要知道昆支中,可是有白晨、天澜两位真君坐镇的。”

  “所以铁支想要兴盛,唯一的希望就是其门下崛起一位绝世天才,成就化神真君之位,如此自然风起云涌,一步登天!”

  何毅默然,过了片刻后点点头,道:“师父所言极是,也难怪木原师伯平日里对苏师妹百般照顾,听说在修行上更是精益求精到了极苛刻的地步,丝毫差错都不允许,半点遗憾都不能留。”说到这里,何毅也是笑了一下,道:“也难为那位苏师妹,居然能在如此沉重压力下修行,一路勇猛精进到今天的。”

  独空真人嘿嘿一笑,看起来脸上颇有不以为然之色,道:“眼下这才哪到哪啊,还早着呢,咱们且等着看好戏吧。”说着他顿了一下,又看向何毅,道:“总之,修仙一途漫长艰险,日子还长着呢,小毅你天分才情那都是有的,但在日后修行中,一定要能沉下心,静心修行,如此才能成就大器。”

  何毅退后一步,向独空真人深施一礼,沉声道:“弟子谨遵师父教诲。”

  独空真人点点头,道:“话就这么多,你自己记得就好,我们进去吧。”

  何毅道:“是。”说着走上前去准备推门。

  身旁独空真人又道:“此事关系到魔教,事关重大,掌门师兄十分重视,你要好生调查,力求尽快抓到凶手,查明真相,不可懈怠。”

  何毅道:“是,弟子明白的。”

  “吱呀”一声,那两扇门扉在他手下被推开了,一股阴暗的气息从房间里涌了出来,似乎外头的光线一时间还不能照射进去,只是有一股难闻奇怪的味道飘了出来。

  何毅刚想走进去,忽然只听身后独空真人突然又自顾自冷笑了一声,何毅转头看去,道:“师父,怎么了?”

  独空真人道:“没什么,我只是刚才突然想到了一件事,忍不住想笑木原痴心妄想啊。”

  “是什么?”

  独空真人悠然道:“木原他心怀大志,不顾一切地让他弟子成就金丹的时间甚至比白晨、天澜两位真君更早,昆仑上下皆以为绝世天才。但是啊,他只顾着高兴,却是没想过,咱们昆支那两位神通广大的绝世真君,到底对他们铁支的这种做法,高不高兴,喜不喜欢呢?”

  说着,独空真人便独自笑了起来。

  何毅站在一旁,目光转向前边不远处的屋子,看着里面幽深的黑暗,忽然间没来由的,心中一寒。(未完待续。)

  ...
  浏览阅读地址:/tianying/217063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