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天影 > 第一百四十四章 血色迷雾

第一百四十四章 血色迷雾

  风从远方吹来,吹进了这个封闭的屋子,然后阳光洒落下来,似乎一切都变得温和温暖,驱散了曾经隐藏在这里的黑暗冰冷。

  何毅与独空真人走进了屋中。

  这屋里有一股奇怪的气息,带着一丝挥之不去的腥臭味,独空真人在门槛上停留了一下,皱起眉头用手在面前挥了挥,道:“这什么味这么大?”

  相比之下,何毅倒是没什么太过明显的反应,他往前快步走去,打开了窗户。随着光线照射进来,这屋中的情景也随即展现在他们的眼前。

  鲜红!

  这是他们第一眼所看到的那令人震撼的景象。

  屋子几面白墙上,还有地上,到处都是鲜红如血的颜色,看上去就像是被泼洒了无数人血,触目惊心,而且似乎有意地被涂抹画出了各种诡异扭曲的图纹,形成了复杂难明的图案。

  何毅看着墙上那些鲜血淋漓般的图纹阵式,瞳孔深处微微收缩了一下,然后转过头,向着屋中一点点看了过去,最后落在这屋子中央的地上。那边有一块空地,弯曲长度看起来,似乎像是一个人形。

  何毅转头看了独空真人一眼,独空真人点点头,道:“就死在那里。”

  何毅蹲下身子,目光在地上那些手指粗细的缝隙线条上看过去,在缝隙中也仍然还残留着许多鲜红的颜色,只是许多地方已经干涸了,看起来就像是发黑的血迹。

  “怎么样,看出什么来了吗?”独空真人在他身后问了一句。

  何毅面色看上去有些凝重,皱着眉头沉默了片刻后,道:“这屋中血纹的阵法名叫‘转生阵’,是魔教中极高明的一种法阵,普通弟子是无法布置的。”

  他的手指在一条地上的缝隙边缘轻轻划过,那里异乎寻常地并不粗糙,而且一眼看去,几乎所有的缝隙、粗细、大小都完全一样。可以想象得到,如果真的有无数鲜血在这些缝隙中流淌时,会构成怎样一幅令人惊悚的画面。

  “这个布阵的人,道行高低且不说,但是这手法,却是极正宗的。”何毅的声音听起来有些低沉,一双眼眸里却异常明亮和锐利,仿佛像是有两团火焰燃烧起来一般,“阵纹、位置、角度、灵力,八方生死门,轮回之道,转生阵中所有的紧要之处,他布置得可以说是完美至极。”

  独空真人走到他的身边,沉声道:“你的意思是……”

  何毅冷冷地道:“这样的阵法,根本无法冒充,必定是魔教之中核心人物所为,而且地位必然极高,才能拥有如此纯熟正宗的手段。”

  独空真人深吸了一口气,道:“既是如此,我当立刻回去将此事禀告给掌门师兄。小毅,这件事便全盘交给你了,掌门师兄的手令我也放在你这里,必要时,你可以调遣我昆仑派的一些暗子资源,同时在此手令下,金丹修士以下都不能拒绝回答你的询问。”

  “若是元婴境的师叔师伯呢?”何毅突然问了一句。

  独空真人脸色微变,看着何毅道:“你这话什么意思?”

  何毅脸色不变,只是轻声道:“我只想以防万一,事先询问一下。”

  独空真人看起来对这个问题也有些犹豫,沉吟片刻后,道:“元婴真人这边,确实不太好办。不过此事牵连了魔教,干系极大,也……这样吧,若你确有需要想对哪位元婴真人询问,还是先禀告掌门师兄,由他定夺,出面相召。否则的话,你这样做事实在是太过容易得罪人了。”

  何毅点点头,道:“多谢师父体谅。”

  独空真人叹了口气,又看了一眼这满屋血淋淋一般的景象,忍不住低声骂了一声,随即转身走了。

  何毅并没有随师父离开,从这个时候开始,他最大的任务便是要开始追查那个神秘的魔教中人了。

  他慢慢地走到白墙边,仔细看着那些血色图纹,然后靠上前去嗅了一下,又用手轻轻在一抹红色残痕上抹了抹。

  果然是朱砂。

  何毅眼中露出了然之色,但随即又掠过了一丝极深的忧***教式微多年,他已经很久没听说过还有这等人物了,难道是魔教中某个隐世多年的魔头又突然出世了吗?

  但如果是那等大魔巨枭,却又为什么会对贺长生这样一个毫不起眼的、甚至连正式弟子都算不上的人下手?还布置了这样一个令人惊悚的转生阵?

  值得吗?

  不值吗……

  何毅站在屋子之中,眉头紧锁着,目光锐利如剑,慢慢转身,看着自己周围几乎无所不在的血红之色,在某一个刹那间,他仿佛有一种诡异的错觉,就像是自己周围是一片浓密的血色迷雾,将自己团团围住。而在迷雾深处,却一定是隐藏着一个天大的秘密。

  他缓缓闭上眼睛,站在这死寂而孤独的血色屋子中,周围似有无声的浪潮,他却恍若不觉,只是轻声自言自语着。

  “你是谁?”

  “你想要干什么?”

  ※※※

  陆尘离开了流香圃,在许多人羡慕的目光中,前往苏青珺的洞府。

  身为如今昆仑派最顶尖也最出风头的年轻天才,新晋金丹,身后又有雄厚背景的苏青珺,她所住的地方自然不同凡响,是在一座灵力充盈的紫云峰上,半山腰一处“飞雁台”中开辟出来的一座占地极大的洞府。

  相比起杂役弟子们群居的情况,整座紫云峰上的洞府只有四个,而飞雁台这一侧的山面上更是只有苏青珺一个洞府,远远望去,只见仙气蒸腾云滚悬崖,古木老藤随处可见,远有猿啼近有飞禽,可谓是仙家福地,正是天底下每一个修道之人梦寐以求的神仙洞府。

  站在这飞雁台上,陆尘也是有些感慨发呆,好半晌没说出话来。

  “看傻了吧!”旁边传来一个悦耳声音,却是易昕来着。

  陆尘叹道:“是啊,这人跟人也差太多了吧。”

  易昕居然难得地没跟他拌嘴,看着眼前这一片如画卷般的秀丽景色,也是面上露出羡慕之色,道:“确实啊,我第一次过来这里的时候,也是看呆了呢。”

  说着,易昕耸耸肩,对陆尘招呼道:“来吧,我带你过去。”

  这天苏青珺有事并不在洞府中,不过一应事情众人早已商量好了的,易昕也只是带陆尘过来认认路,稍后等苏青珺回来了,自然会再跟陆尘说话。

  按照之前的说法,为苏青珺培植新鲜鹰果的人是要追随苏青珺,在她洞府中住上一段时间的。不过实际上这个“洞府中”的说法不算太确切,从大的来说,整个飞雁台实际上都是属于苏青珺一人的洞府范围的,走在上面自然就在她的洞府内。不过平日里苏青珺起居修炼的洞府,指的还是在飞雁台靠山壁那边开辟出来的阔大石洞,平日里洞门封闭,外人是进不去的。

  而陆尘所要待的地方,是在洞府大门一侧十余丈外的一处山林边,这里开辟了一块灵田出来,灵力充盈,土地肥沃,百草堂也将最好的七棵鹰果树移栽到了这里。

  在接下来的时间中,陆尘的任务就是要照顾培植好这些鹰果树,然后一旦发现鹰果成熟,就要立刻通知洞府中的苏青珺,以最快时间服食下去,进而使药力行走全身经络,不失分毫,从此得到完美无缺的金丹境界。

  不过在这个时候,陆尘正皱着眉头,有些发呆地看着那块灵田边上,明显是新起的一间草屋。

  “我就住这?”他问易昕道。

  易昕瞪了他一眼,没好气地道:“这不是废话么,难道你还真的痴心妄想能住到那边洞府里去么?”

  陆尘摇摇头,感慨地道:“那倒没有,不过只是给我准备一间草屋,是不是太简陋了啊。”

  “喂,你只是一个杂役弟子而已,别说得好像你已经是金丹修士一样了好吗?”

  陆尘笑了起来,道:“你这女孩子,嘴巴这么毒,小心将来没人敢要你啊。”

  “呸!要你管!”易昕啐了一声,然后走过去推开草屋的门,向里面看了一眼,随即回头笑道:“陆大哥,看起来还不错啦。”

  陆尘笑着走过去,站在草屋中向四周看了看,只见这屋子不大不小,里面有床有桌,算得上简单朴实吧。

  “反正凑合着住呗。”他笑着道,“干活的人就不强求太多了。”

  易昕笑了起来,又走到门口看了看,道:“陆大哥,你这间草屋离苏姐姐的洞府大门有十丈多吧,若是鹰果成熟以后你去叫她,来得及吗?”

  “来得及。”陆尘大大咧咧地道,“只要不超过一盏茶时间,鹰果的那份原始灵力便不会消散,没关系的。当然了,除非她离开这里,不在洞府中,那我就是有天大的本事,也无计可施了啊。”

  易昕笑道:“这个你就放心吧,我听颜师叔说,都跟苏姐姐商量好了的。这段时间就只做这事,除非是出了什么天大的事,她是不会离开洞府的。”

  陆尘两眼微微眯了一下,随即笑着点头,道:“那敢情好!”(未完待续。、,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16-10-2010:47:43
  浏览阅读地址:/tianying/217259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