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天影 > 第一百四十五章 昆仑义冢

第一百四十五章 昆仑义冢

  苏青珺是在下午的时候回到紫云峰飞雁台洞府的,这个时候易昕已经离开了,而陆尘则是在放下行李简单收拾了一下草屋后,便走到草屋外的灵田里开始干活。

  灵田约莫两亩地大小,地方是足够宽阔了,七棵鹰果树移栽在这里,彼此间隔得十分宽松,也是为了给这些娇贵的灵材足够灵力和营养的缘故。

  陆尘将这里的鹰果树一棵棵地仔细看了过去,心中有数后便挑选了几棵看起来最有可能先结果的树木培植了一下,中间累了坐在旁边田埂上休息,看看另一边的那栋草屋,忍不住也是苦笑,自言自语道:“住了那么久草屋,好不容易混进来住上了砖房,结果这下又住了草屋,真是越混越回去了啊。”

  “什么越混越回去了啊?”一个声音从他背后传来,清脆悦耳。陆尘回头一看,只见是苏青珺不知何时站在了不远处的田埂上,正看着自己。

  陆尘哈哈一笑,站了起来笑道:“不过是随便开开玩笑罢了,没事。”

  苏青珺却没有笑,而是认真地看着陆尘,随后道:“陆尘,鹰果这件事对我的修炼十分重要,我不想出任何差错。”

  陆尘怔了一下,似乎没想到苏青珺对此事竟然看重若此,便也端正了神色,道:“苏师姐请放心,这件事是我尽心竭力争取来的,自然是要认真做好,断不会敷衍疏漏的。”

  苏青珺点了点头,道:“那就好了。”说完像是又想起了什么,迟疑了一下,看着陆尘又道:“另外,此事若是你替我做好了,我定有重谢,而且肯定比外头流香圃那边的惯例要好得多,总之,绝不会让你越混越回去的,这个你可以放心。”

  陆尘面上难得地掠过一丝尴尬之色,苦笑道:“那我就多谢你了。”

  苏青珺对他点点头,便转身向洞府那边走去。

  但这时,陆尘忽然又喊住了她,道:“苏师姐,这鹰果的品性想必你也是心中知晓的,我会好生照看,一旦结果成熟便来叫你。不过既然是要把事情做好,我总还是要跟你当面商量确认一下,在这段时间里,你可不能随意离开洞府。”

  苏青珺颔首道:“这是自然。我近日早早下山,便是去处理一些杂务,接下来这二十多天,我便一直留在洞府中静修了,你大可放心。”

  陆尘咧嘴一笑,道:“好。”

  苏青珺看了他一眼,神情淡淡地转过身,向远处的洞府走去了。而陆尘则是重新在田埂上坐下,看了看眼前这片灵田,又看了看头顶的青天,只见蓝天白云,澄澈如洗,不由得忽然心生感慨,低声笑了一下,道:“我这……也算是种田种出头了么?”

  ※※※

  有昼便有夜,有光便有暗。

  当陆尘站在晴朗明亮的天空下,在那如人间仙境一般的飞雁台上发出些许感慨,感觉人生总归还是有些光亮有些美好的东西时,在昆仑山中的另一个地方,在另一个行走在山间道路上的何毅心中,则是在白日里还透出了一丝冷意,总觉得出现在他前方的那片地方有些黑暗。

  昆仑山脉很大很大,大部分地方都是光明敞亮的,正如昆仑派这个名门大派一样,充满了正义凛然的气势。不过如此庞大的一个修真名门,当然不可能真的一切都如表面那般,至少在何毅眼中,此刻他正前往的那座山,那个隐藏在山峰背面阴影处的地方,便是黑暗寒冷的。

  哪怕此刻正是白天,太阳高悬,但这里给人的感觉也仍然没有改变。

  山是无名山,许多年来一直都没有名字,似乎谁都不愿费这个脑筋为这个鬼地方取名,所以久而久之之后,无名山居然就成了这座山的正式名号。

  无名山是隐藏在昆仑山脉中的一座小山,周围都是高大的山岭,所以大部分的光线都被高山遮挡住了。这座小山阴暗、冰寒且孤寂清冷,从来不被人所喜欢。在无名山的背阴处,那个更加阴暗的角落里,还建着一座类似祠堂般的房子。

  “义冢。”

  何毅看着那座哪怕是在白天也显得十分昏暗的房子,口中慢慢念出了挂在门扉上头牌匾上的字。

  冢便是坟茔,是收留死人尸骸的地方,但在昆仑山中,并不是所有昆仑派的修士在过世后都会来到这里。像真君、真人,还有金丹、筑基等道行高深的修士,昆仑派自然会有风景秀丽的陵园好生安葬,日夜享受后辈们的香火供奉,逢年过节的也是热闹无比,和义冢这里完全像是两个世界。

  这个黑暗阴冷的地方,收留的是一些孤魂野鬼,收留的是一些进不了巍巍昆仑明亮陵园的人。

  贺长生的尸体,就被放在了这里。

  当然了,按理说,如果真想要好生调查的话,这尸体本是不该移动的,但哪怕昆仑派手段厉害,却也不能长时间将一具尸骸放在人群聚居的地方,加上贺长生这一辈子默默无闻,死得也是无声无息,当然也是进不了昆仑陵园的,所以只能被安置到了义冢这儿。

  义冢的大门是被漆成黑色的两扇大门,在这片背阴的山影中显得格外厚重,但也有几分阴森森的感觉,何毅站在门外,轻轻吐出了一口气。

  他也是第一次来到这里,正常来说,昆仑派弟子几乎没人愿意来这边。

  他走上前去,在义冢的门上敲了两下,低沉的声音传扬开去,门后却是一片沉默,毫无反应。

  何毅皱了皱眉,手上又用劲敲了几下,比刚才更大声了些,只是这一片静寂中,突然响起的声音犹如一声突兀的嘶嚎,让人心头为之一颤。

  片刻过后,门后面响起了一点脚步声,慢慢地走近,然后打开了黑色的大门。

  一张枯瘦苍老的脸,从门缝中露了出来,一时间何毅也看不清这个男人究竟有多少岁,但是给他印象最深的还是这个看守义冢的老头的眼睛。

  那双眼眸中,几乎没有任何的光彩,有的只是麻木和呆滞,仿佛是到了人生的最后关头,即将油尽灯枯了一般。

  “何事?”那双冰冷麻木的目光,落在了何毅的脸上,或许是这背后阴森的气氛和黑暗的气息,让何毅下意识地打了个寒颤。

  但他毕竟是个修行深厚、天资出色的修士,很快便镇定了下来,然后从怀中递了一份手令过去。

  “我叫何毅,奉掌门真人之命,来查看前日送到这里的贺长生尸体。”

  这个看尸人并没有伸手去接,他只是向下瞄了一眼,随即又看了看何毅,沉默片刻后,嘶哑着声音慢慢推开了半扇门,道:“进来吧。”

  看着这看尸人让开了身子,何毅犹豫片刻,便迈步走进了义冢。刚刚跨过门槛的那一刹那,他似乎有一种天色突然更加黑暗的感觉。

  这义冢中的大部分房屋,都被漆成了黑色,一排十几具的棺材,并排摆在这个院子的一面墙下,然后另一面有前后许多间房,有的屋子看上去一片漆黑,有的屋子却有星星点点的烛光闪烁亮起,透出淡淡一点光芒出来。

  似乎像是看到了何毅眼中的疑惑,那个看尸人从他身边慢慢走过,低声说道:“有烛火的,是刚死的人,阴间路远,漆黑难走,总要有点光亮才好行路的。”

  何毅脸色微变,忽然又道:“那些黑屋子呢?”

  看尸人有些木讷地转过头,向他看了一眼,那一双眼眸中似乎只剩下了一片浑浊阴霾麻木之色,道:“那些都是死得久了,连魂魄都走远了的。”

  何毅盯着这个看尸人,瞳孔微微收缩。

  ※※※

  在今天以前,何毅知道义冢这个地方,但从未来过,也自然不会知道这里如此阴森可怖,还有这样一个鬼气森森的看尸人。若不是此刻确认自己的确是在昆仑山中,而这义冢又确实是昆仑派的地盘,何毅甚至都觉得眼前这人是什么邪魔外道。

  他甚至觉得就是他以前见过的那些穷凶极恶的魔教妖孽,单论起阴森气息来,还都不如眼前这看尸人。

  不过昆仑派既然能容此人在此看守义冢,应该也不会真的是什么妖人了,大概是这种地方实在阴气太盛,待得久了,自然变得古怪起来。想到这里,何毅倒是心中有些同情这看尸人了,不过他向来也是心志刚强之辈,对看尸人点点头后,便道:“贺长生的尸体放在何处?”

  看尸人抬起手,指向这庭院边某处。

  何毅看着他的动作,缓慢不说,还异常的僵硬,也不知到底像人还是像鬼,忍不住便问道:“你这手怎么了?”

  看尸人沉默了片刻,道:“假的。”

  何毅一怔,仔细看了一下,果然发现看尸人的手虽然外表与常人无异,但实际上居然是用木块雕成的。

  这一下让他顿时有些尴尬起来,深吸了一口气,微微垂首,道:“对不住了。”

  那看尸人脸上的神情动了一下,似乎有些意外,多看了何毅一眼后,僵硬的目光里似乎温和了一些。然后,他的声音再一次响起,道:“在那间屋里。”

  何毅顺着他指的方向看去,只见是庭院尽头一处黑屋,里面有几点烛火闪烁着。他点点头,道:“多谢老丈指点。”

  说完,便迈步向那边走去,只是才走出几步后,他忽然听到身后的看尸人开口说道:“喂,你想知道,那个人是怎么死的吗?”

  何毅身子猛然一震,霍然转过身来,眼中精光大盛。(未完待续。、,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16-10-2005:39:05
  浏览阅读地址:/tianying/217300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