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天影 > 第一百四十九章 月光云海

第一百四十九章 月光云海

  那张狰狞的丑脸上忽地颤,瞪着何毅道:“大哥,难道你……”

  何毅缓缓点头,随即看着何刚道:“天可怜见,我现在突然有了个难得的机会,可以解脱眼前困境。不过我需要你帮我。”

  何刚猛地坐起,眼露出激动之色,道:“那可太好了……可,”他脸上神情忽地黯淡下来,道:“可我如今这样子,怎么还能帮你……”

  他的话还未说完,何毅已然打断了他,然后用种斩钉截铁般的口气,道:“你是我这世上唯的兄弟,我只信你个人。”

  何刚身躯震,怔怔地看着何毅,渐渐的,他那张可怕而狰狞的丑脸上似乎渐渐明亮了起来,甚至就连他的目光,都变得有些温和了。

  他紧咬着牙,膝行到何毅面前,道:“大哥,你有什么事让我做的,我拼命也会帮你做好。”

  何毅看了他眼,眼神略有欣慰之色,随即摇头道:“不用拼命,但你自己要注意隐藏下行迹,比如出门换身衣服,戴个头套面罩什么的,别让人认出你来。”

  说着,他从身后摸出个包裹,丢给何刚,道:“里面的东西我都给你准备好了,回头你装扮下后,就去城各大商铺里走趟。”

  何刚接住那包裹,忽然双眼目光闪,露出几分凶狠之色,道:“大哥,是山上还有人盯着你不放么?”

  何毅冷笑声,道:“盯着咱们的人多了去了,他们是巴不得我做错事栽跟头,不用理会他们。不过眼下我要做的事,不容有人来打扰,自己出面也有些不便,所以才让你去帮我走趟。”

  “大哥放心,我定做好。不过你让我去昆吾城各大商铺,是为了……”

  何毅从怀摸出了个小纸包,递给何刚。

  何刚有些疑惑地接过来,先是看了何毅眼,随即打开折纸,只见纸包心有些猩红色的粉末之物,他先是仔细看了几眼,又拿到鼻子前方闻了下,随即愕然道:“朱砂?”

  “是,你就假装豪客,然后去旁敲侧听地打听番,最近这城到底有那家商铺,又有谁大量购买了这东西。”

  何刚点点头,将纸包收起,道:“我知道了。”

  何毅淡淡笑,站了起来,又抬头看了看远方即将完全落山的残阳,目光深邃,片刻后忽然冷笑了声,道:“转生阵要用到的朱砂,可是不少啊。”

  ※※※

  昆仑山上的夕阳,因为地势高的原因,停留在视线的时间其实是要比昆吾城里要久些的。

  紫云峰飞雁台上,就是个很好的欣赏落日的地方,云海壮阔,余晖燃天,美景令人心醉。不过这天的黄昏时分,在飞雁台上的人都没有去欣赏落日的心情和闲暇。

  那个跑到飞雁台上的女子,看起来也是苏家的人,至少苏青珺看起来对她十分熟悉。而在那场哭诉,那女子似乎不停地对苏青珺说着什么,像是抱怨,又像是在斥责某人,最后又弄到自己泪眼婆娑的模样。

  苏青珺对这个女子的态度和之前对苏标、苏墨、苏迁等人的又有不同,明显是同情居多,但是到后来,那女子似乎对苏青珺提出了些请求哀告后,苏青珺却是面上露出了丝为难之色。

  6尘饶有兴趣地看着那幕,脑海想起之前那个女子上山时轻快的脚步和脸上淡定的神情,与此刻苦苦哀求泪流满面的样子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那两个女人似乎陷入了僵持,苏青珺叹息了下,然后对那女子说了几句话,间还指了下这边的灵田。

  6尘虽然听不到她的话语,但显然可以猜到刚才苏青珺是为了鹰果来为自己辩解,指的是自己不好下山。

  谁知那女人听了之后,反而哭得更厉害了,甚至把抱住了苏青珺的腰,用头在她身上蹭着,副要死要活的样子。

  苏青珺脸上顿时露出为难之色,低声劝告了这女人好会儿,却好像是毫无用处,到了最后,她好像终于是被逼得没有了办法,苦笑着摇摇头,低声对她轻轻说了几句话。

  那女人面上突露喜色,下子站了起来,仿佛是自己的心愿终于达成,重重地抱了下苏青珺后,随即便大步下山去了。这路走得急急忙忙,度飞快,倒好像有些怕苏青珺叫住她反悔似的。

  苏青珺默然看着那个女人的背影渐渐远去,面上也是露出了丝淡淡的无奈之色。

  ※※※

  远处,草屋的6尘收回目光,往床铺上躺,开始闭目养神。屋外的光线渐渐也暗了下来,大概是夕阳终于到了落山的时候,夜晚就要来临了。

  也就是在这个时候,草屋外忽然传来阵轻细的脚步声,从草屋边上走了过去。此刻的飞雁台上也仅有两个人而已,除了6尘就是苏青珺。

  天都黑了,她不回洞府还走过来干嘛?

  6尘坐起身子向屋外看了眼,微微皱眉,沉吟片刻后,却是打开草屋房门走了出去。

  夜色将暗未暗,远方的残阳只剩下道金边,仿佛还眷恋着这人世间的最后点余光。

  飞雁台悬崖边上,那黑影重重,仿佛从四面方的夜色里涌来的岩石上,苏青珺独自人站在那里。山风凛冽地吹过,她的衣裳随之猎猎飞舞。

  她仿佛就像是片单薄的叶子,随时都可能随风飘去,又像是棵栽种在悬崖边的小松,任凭风刀霜剑岁月侵袭,在那片夜色下,却是有了种经霜更艳遇雪犹清的感觉。

  她的背影,似夜色的声呢喃,美丽得不像是人间的清静时光。

  而眺望着远方的目光,是不是也有些伤感?

  6尘慢慢走了过去,但在距离那个女子的身影还有丈许地的地方,忽然又停下了脚步。在仔细看了会后,他却是又转过身,看起来想要走回草屋的样子。

  “你为何不过来?”苏青珺平静的声音从身后传了过来,哪怕她没有转身,却似乎也能清晰地感觉到身后生的事情。

  6尘停下脚步,向她看去,只见苏青珺仍然保持着刚才的模样没有变化,留给他的只是个美丽而幽深的背影而已。

  “嗯,其实我刚才有点担心你会不会是想不开了,要跳下去。”6尘很淡定地道,“不过现在看起来好像没事了,是我多想了,所以我现在打算回去睡觉。”

  苏青珺的背影微微动了下,然后转过身来看着6尘,脸上的神色看起来有些古怪,道:“你觉得我想跳下去?”

  6尘似乎点也没有不好意思的样子,正色道:“想歪了,不好意思。”

  苏青珺听着这口不对心的话,摇摇头沉默了片刻,忽然道:“今天来的都是我们苏家的人,你也都看到他们了吧?”

  6尘想了想,道:“都看到了,不过也就开始苏标因为离得近,大概知道了些,后面两拨人我都在草屋那边,也就听不到什么东西,不知道到底生了什么。”

  苏青珺微微点头,看着6尘的目光略微柔和了些,过了片刻后,道:“你能主动规避,也让我免去些难堪,有心了。”

  6尘上下打量了下苏青珺,心想,这女子果然有些与众不同,容貌倾城不说,这份玲珑心意更是聪明,闻而知三。

  他眼流淌过丝欣赏之色,随即道:“夜深了,苏师姐小心这里风寒露重,保重身体。我就先回去了。”

  “这里景色挺好的。”苏青珺似乎并没有听到6尘的话样,自顾自地说道,“云海生涛,翻转有若汪洋,是难得的佳境,在夜色比白日又是另有番景象,难道你不想看看吗?”

  6尘顿住脚步,看了看苏青珺,忽然笑了下,没有推辞,也无任何谦卑之色,只是点了点头,道:“多谢。”然后,便迈步走上了那道悬崖。

  山壁之下,崖石险峻突兀,才走上去,便只觉得山风陡然猛烈许多,呼啸之声不绝于耳,似从九天而来,席卷而下大地。浓浓云气便在脚下,茫茫无边直入苍穹深处,几许烟尘如涛生涛灭,起伏不定。

  风云处,天地阔大;回时,却只见轮明月悠悠升起。

  夜已深。

  他站在她身旁。

  并肩而立的时候,衣衫飞舞如凌乱的浪花,烈风拂面的感觉,仿佛肋下隐约有双翅膀。

  苏青珺转头看了他眼,神色沉静,无喜无悲,而6尘甚至都没有看她,双眼只是眺望着远方云海,看着淡淡月光洒落在茫茫云海上,那幕壮丽奇景,忍不住赞叹道:“果然是人间胜景。”

  苏青珺微微笑了下,如夜色的百合异常美丽,随即也转头看去,两个人起眺望着这月光下的云海,起站了很久。

  直到月上天,苏青珺才收回了目光,过了片刻后,她忽然开口道:“今晚我要下山趟。”

  6尘目视远方,脸上没有什么表情,却淡淡跟了句,道:“不值得的。”

  “嗯?”(未完待续。)
  浏览阅读地址:/tianying/217626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