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天影 > 第一百五十章 好心要钱

第一百五十章 好心要钱

  夜风吹过,悬崖之上,苏青珺的目光清澈而又明亮,就像是此刻高悬于天空的明月,清冷却不刺眼。 ΔW*W.┡⒈.她好像带了丝好奇,看着6尘,问道:“你为什么这样说?”

  “有宵禁啊。”6尘说道,“万被人现了,你这好名声可就毁了。”

  苏青珺看了他片刻,忽然笑了下,道:“不对,你刚才说的,不是这个意思。”说着她顿了顿,又道:“莫非你已经猜到了今天他们来找我的原因?”

  “除了苏标以外,其他人的事我还是不知道的。”6尘再次向苏青珺表明了自己的态度,道,“不过我是觉得,他们大多数人的事,应该都算不上十分急切,至少对你来说,或许并不值得你违反门规夜下昆仑。”

  苏青珺沉默了会儿,忽然反问道:“你有没有想过,或许对我来说确实只是小事,但对其他人来说也许就变成是天大的急事呢?”

  6尘道:“所以你要下山?”

  苏青珺点头道:“他们求我办事。”

  “他们求你,你就答应了?”

  “毕竟是家人啊。”

  6尘皱了皱眉,看着苏青珺时没有说话。

  苏青珺也是沉默了片刻,道:“苏标在的时候,那些话你可能也都听见了,家里放了太多东西只在我人身上,那我不照顾下面的兄弟姐妹,又有谁来照顾呢?”

  6尘眨了眨眼,忽然间向左右张望了下,然后又看了看不远处悬崖下方黑洞洞的深渊,似乎有些心虚的样子。

  苏青珺有些惊讶地道:“你怎么了?”

  6尘道:“我看看有没有退路可以逃命的,说不定待会你就对我杀人灭口了。”

  苏青珺先是呆,随即噗嗤声笑了出来,道:“胡说,我怎么会那样做?”

  6尘也是笑了起来,随后说道:“其实以你的身份,不用对我这样个杂役弟子说这么多的。”

  苏青珺目光闪动,如天穹上月华泛波,盈盈如水,微笑道:“我觉得你和平常的杂役弟子不样,特别聪明。”顿了下后,她似乎觉得说的还不够,又加了句,道:“嗯,比我认识的许多炼气境甚至筑基境弟子都要更聪明!”

  6尘立刻向后退了步,上下打量了下苏青珺,正色道:“狠灌迷汤必有所求,你这是有话要说?”

  苏青珺叹了口气,道:“你确实是聪明人,比我家里那些兄弟强多了,但凡他们要是能像你多些,我也不会这般心烦。”

  6尘笑了笑,道:“你这话要是稍微传出去点,我在昆仑山上就没法呆了。你到底想说什么?”

  苏青珺平静地道:“我下山之后,明早可能无法及时赶回来。那么在这间,若是有人来找我却现我不知所踪,而与此同时因为鹰果的事我却本该死守在这飞雁台上的,这就会很麻烦。”

  6尘默然片刻,忽然苦笑了下,道:“你是让我帮你拦人?”

  苏青珺坦然道:“是。我也是没办法,如今这飞雁台上只有我们两个人,而鹰果树在那里,我下山也不可能瞒过你,所以只能请你帮我遮掩下。”

  6尘点点头,道:“难怪你前头会跟我说这些家长里短的话。”

  苏青珺道:“如何,你能帮我么?”

  6尘摇摇头,道:“我只是个杂役弟子,没那个本事……”

  话音未落,苏青珺已然打断了他,道:“你这个杂役弟子比他们强多了,我觉得你行。”

  6尘有些苦恼地咬了咬牙,道:“这飞雁台向来清静,说不定半天也不会有人来……呃?”他忽然向苏青珺看了眼,皱眉道:“平常很多人来?”

  “也不会,有时候多,有时候也很有几天不见人的。”

  6尘“哼”了声,道:“人还不少啊。”

  “大家子人呢。”

  “好吧。”6尘有些无奈地摇摇头,随即端正了下神色,道,“那还有最后件事。”

  “你说。”

  “万明天早上,突然有鹰果成熟了怎么办?”

  苏青珺忽然沉默了下来,好半晌没说话。

  6尘也没催促,只是静静地看着她。过了会之后,苏青珺皱着她秀气好看的眉,道:“要不你吃了吧?”

  6尘翻了个白眼,没好气地道:“喂,这要是被人看见了,只怕我真的是要被人打死从这悬崖上扔下去了好不?”

  苏青珺看起来面上有些苦恼之色,还用手揉了揉眉心,似乎对这事也是觉得有些棘手,随即带着几分抱怨的口气,对6尘道:“你白天不是说,鹰果没这么快成熟吗?”

  6尘咳嗽了声,道:“万呢……”

  苏青珺想了半天,最后摆摆手,叹了口气道:“真要是这么倒霉的话,你就埋土里去,当作肥料吧,别让人看到就行了。”

  “好吧……”

  ※※※

  苏青珺转身欲走,看起来是要动身了,不过就在这时,忽然6尘又叫住了她。苏青珺转头看他,道:“还有什么事么?”

  6尘道:“你忘记说报酬了。”

  苏青珺怔了下,道:“什么报酬?”

  6尘用种奇怪的目光看着她,道:“这件事我如果帮你做了的话,风险挺大的吧,帮你这么个忙,你不用给些报酬吗?”

  “这样啊……”苏青珺似乎有些恍然大悟,道,“你是这样想的啊,那也可以吧。”

  “喂,这应该是理所当然天经地义的事情好不好?”6尘正色对苏青珺道。

  苏青珺有些无所谓地道:“唔……可能是吧,不过以前别人,不管是不是我苏家的,还是其他人,他们要帮我的时候,从来都不提报酬什么的,最多我就向他们道谢声,他们就很高兴了啊。”

  “……我跟他们不样。”6尘冷哼了声,看起来对过去的那些人表示了几分鄙视和不屑,然后正色道,“其实你想想,那些人说是不要你的报酬,但实际上却让你欠了他们的人情。人情债最是难还的,日后若是他们来求你,你帮是不帮?是不是帮的时候反而要比当初直接给些灵石钱财要更累许多?”

  苏青珺仔细想了想,片刻后面上居然露出丝同意之色,点头道:“你这话说得很有道理啊。”

  “那可不!”6尘笑了声,道,“我这也是为你着想,免得你欠我人情债,心里难受。”

  苏青珺道:“嗯,那你打算要多少报酬?”

  6尘想了想,暗道这还不宰你个刀两断鲜血淋漓?然后狠心咬牙跺脚,试探着狮子大开口,道:“两……千灵石?”

  “行啊!”苏青珺点点头,赞赏地看着6尘,道,“想不到你这人还是挺厚道的,品行不错!”

  ※※※

  夜色苍茫,黑暗深邃。那个美丽的女子趁夜而去,悄然消失在无边无际的黑暗之,而6尘则是站在悬崖边上,迎风而立。

  山风吹得他衣衫飘拂不定,凛冽的冷风不时掠过他的脸庞,总感觉有种被人不停打耳光的幻觉。而再看这夜色苍穹,天边明月,不知为何又有种茫然若失的感觉。

  6尘长长地叹了口气,面露遗憾之色,自言自语地道:

  “早知道说两万了……这些豪门子弟,真是可恶啊!”

  说着他摇摇头,回身走下了悬崖,直走回到自己的那间草屋,关上了门。

  夜色渐深,转眼间又过了约莫个时辰,飞雁台上片冷清的黑暗,忽然又有了丝微小的动静。那个草屋的门被人无声无息地推开,然后6尘走了出来。

  月光之下的夜色,他的身影始终不在那片光明里,而是直隐藏在片片的阴影,若隐若现、模模糊糊地移动着,向着飞雁台下方的山路移去。

  没过多久,他的身影也消失在了那片黑暗。

  ※※※

  这晚的昆仑山依然冷清寂静,多年来始终坚持的宵禁让大部分的昆仑弟子都早已熟悉了这样的作息。而在前些日子刚刚生了起惊悚命案的屋外,虽然还能看到有人守卫着,但比起之前已经明显松懈了许多。

  哪怕是修道人,面对死亡或是面对死人,同样也会觉得不太舒服。当然了,那些修炼妖魔邪术的邪门歪道自然另当别论。

  6尘的身影悄无声息地来到了那栋原本属于贺长生的屋子外头,远远地在处树林潜伏隐藏着,然后静静地看着那边。

  至少从外表看去,那栋屋子没有任何的改变,仿佛里面仍然还住着那个愤愤不平的杂役弟子,对这世上许多事心怀不满。而在那屋曾有的那些诡异的阵法可怕的气息,似乎也被墙壁所遮挡住,没有向外面透露出丝毫秘密出来。

  6尘在林潜伏了很久,看起来丝毫没有暗潜入那屋子查看的意思,他只是静静地看着那边,眼神有些复杂的幽光闪烁,似乎在思索着什么?

  那个隐藏在黑暗最深处的人,此刻是不是已经知道了这里生的事?

  如果他是魔教潜伏至深的奸细,那么他又会怎么做?

  他若是看到了如此纯正的转生阵,又会怎么想?

  6尘的目光缓缓闪动着,忽然从那屋子上移开,却是望向了房屋的东面,那里的黑暗夜色,似乎也是片茂密阔大的树林,在夜色,冷冷地凝视着这边的屋子。(未完待续。)
  浏览阅读地址:/tianying/217796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