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天影 > 第一百五十一章 狐假虎威

第一百五十一章 狐假虎威

  影子在黑暗悄然潜行,于无声无息从原来的地方移开,然后前往自己的目的地,而在前方那栋屋子外面的守卫弟子们则是茫然不觉。ΔΔWW.Δ⒈.

  小屋东面的地方是片占地十分辽阔的树林,直蔓延到最近的座山峰上,在夜色,这片树林显得格外寂静与深沉。

  6尘的身影踏入了这片树林里,与其的黑暗融为体,他静静地看着周围的环境,然后开始往林深处走去。

  他的嘴巴微微颤动着,似乎在暗自重复着什么,同时,他时不时地会回头看向林外那间屋子的方向,似乎正在根据那里的方位来调整自己的方向。

  “东方……生门……神主……位……”他的目光明亮锐利,似乎正在那奇异而又晦涩的口诀仔细辨认着方位,在努力寻找着些什么。

  夜色深沉,树林也有幽深昏暗,但是6尘对这样的环境却似乎如鱼得水,显得异常适应。他走得始终很沉稳,在深入林数十丈后,他忽然停下了脚步。

  他的手轻轻抬起,手指微微屈伸,似乎在空气慢慢计算着什么,很快的,他忽然眼睛亮,那手指也在指向某个方位时停了下来。

  那是树林深处的某个地方。

  那里看起来并没有什么不同,只是有很多很密的树木。

  那里片黑暗,或许比其他地方还要更黑些。

  就像是隐藏着某个秘密,静静地等待在这深夜。

  6尘的脚步向前迈出了步,但忽然又在半空顿住,然后徐徐收了回来。他站在黑暗,远远地看着那片深沉的黑暗,仿佛陷入了突然的沉默。

  没有杀气,没有危险,没有任何足以引起警惕的征兆和迹象。

  前面那个地方似乎与周围毫无两样,只是隐藏着那个秘密正等待着他过去现。

  但是,6尘还是站立着不动。

  他冷冷地看着那个地方,看了很久很久。

  如果……他是想引蛇出洞,那么,在看到那间屋子里的魔教阵法后,会不会也有人,样地想知道他是谁,想找到他?

  魔教的那些最顶尖的诡异手段很少人知道,但是知晓的人定不会是普通人物。这样的人,会不会也布下了某些不可预知的陷阱?

  6尘如影子般,安静地站立在这黑暗之,也不知过了多久以后,忽然,只见他转过身,然后头也不回地悄然远去,对那片黑暗再也不看上眼。

  夜色深深,谁也不知道无边无际的黑暗到底生过什么,只有那些摇曳沉默的影子,在天穹下飘来飘去,为这片夜色更添了几分凄凉。

  ※※※

  清晨的第缕阳光从天上洒落下来,紫云峰飞雁台上,草屋明亮起来。6尘打了个哈欠,伸了个好大的懒腰,又在床上眯了会儿,这才懒洋洋地爬起来,打开房门走了出去。

  没人管的日子果然感觉舒服啊。

  偌大的个犹如仙境般的飞雁台上,如今便只有他个人,虽然山壁那边最重要的洞府石门紧闭着,有些美不足,但至少在这个早上,这个地方好像就是他个人的。

  清新的晨风从悬崖那边的云海上吹了过来,带着湿润温柔的气息,吹在脸上很是舒服;满山青翠的树林随风摆动着,仿佛也在微笑。几许鸟鸣沙沙声,如曲古韵高雅的歌曲,让人沉醉其。

  6尘从这头信步走到那头,大大方方、肆无忌惮地将昨天没好意思仔细参观的飞雁台全部看了个遍,将所有的地形、道路都记在心里,然后才走回到灵田边上,仔细看了看那些鹰果树。

  似乎情况没什么变化,并没有哪颗鹰果突然跟苏青珺那姑娘过不去,硬是要今早突变成熟的。

  当然了,经过天的灵力培植和生长,这些鹰果还是比昨天要长大了些,青涩稍褪,挂上了些许红晕。

  今天或许不会成熟掉落,但明天就说不定了。

  不管怎样,该干的活还是要干的,总不能苏青珺不在山上,这些鹰果树就不管了。虽然不管怎么看,在这样个看就是修炼圣地般的洞天福地,不去修炼反而趴在泥土地里挖土种树,实在是有些本末倒置。

  6尘叹了口气,看了看周围的美好景色,耸耸肩道:“谁让你是杂役弟子呢?”

  山林寂寂,景色幽美,不知不觉时间流逝飞快,6尘在灵田鼓捣完毕,双手黑乎乎,身上沾了不少黑泥的走了出来,看看天色,只见太阳已经升高许多,似乎再过个时辰,这个早上就能过去了。

  “还是挺安静的嘛,没人来找。”

  6尘心有些高兴起来,同时由衷地希望苏青珺尽快回来,那么这两千块灵石,赚得可就太舒服了。

  谁知,他心正窃喜高兴着,突然就见,从远处飞雁台下的山道上,冒出了个人影,快步向这边走了过来。

  “我去!”

  6尘顿时脸就拉长了,脸恼火地看着山道上的那个人影,心想这人怎么如此败兴,让人多高兴阵还不行了啊?

  ※※※

  “请留步!”

  当山道上的那个年轻男子眼看就要走到飞雁台上时,忽然从前方跳出来个人影,挡在山道正,大声叫了句。

  这个年轻人吓了跳,忍不住向后退了步,然后看着前边站在道路间的6尘,愕然道:“你是谁?”

  6尘目光落在此人脸上,双眼微眯,却是认出了这个年轻男子也是苏家人,正是当日在草园生的那场关于石蒜争执时,苏家的那兄弟之,在苏墨、苏迁之外的苏。

  6尘眉头微微扬起了下,片刻间想起昨日苏墨、苏迁起来到这里见苏青珺,但所谓苏家三杰的三兄弟,却唯独不见了这个苏。昨天看到时还不觉得,但今天见苏独自人来到飞雁台,这其,似乎又有些不为人知的小秘密啊……

  这些念头掠而过,6尘面上却是镇定,神态自若地对苏道:“在下6尘,拜见苏公子。”

  苏又吃了惊,道:“你认识我?”

  6尘微笑道:“以前我在流香圃干活做事,有见过苏公子,以您这般人才,我认识也是很正常的。”

  苏“哦”了声,看起来略有几分得意,随后摆摆手,道:“咱们现在昆仑山上,宗门之不谈俗称,还是彼此以师兄弟相称吧。”

  6尘点点头,道:“好吧,见过苏师兄。”

  苏颔,正要往前走去,忽然又是怔,像是终于反应了过来,愕然看着6尘,道:“不对啊,这飞雁台乃是我家珺姐姐的洞府所在,自来只有她人清静独居的,你怎么会在这里?”

  6尘往灵田那边的方向指了下,道:“我是来种树的。”接着便把苏青珺要服食鹰果,百草堂竭力帮忙等等事宜说了遍。

  苏听了频频点头,然后又看到6尘身上确实有不少黑泥污点,像是刚从灵田里走出来的样,便又多信了几分,笑道:“原来如此,那你可要好好干,不可懈怠耽误了我家珺姐姐的修炼大计,否则可有你苦头吃!当然了,若是你做得好了,本公子自然也会给你些奖赏的。”

  6尘笑着看了他眼,拱手道:“多谢苏师兄了。”

  苏点点头,然后便迈步准备绕过6尘身边,向山壁那边的洞府走去,不料,6尘身形转,却是又拦在了他的面前。

  苏脸色微沉,喝道:“6尘,你这是干嘛?为何不让我过去?”

  6尘神色间仍是片温和,哪怕被苏骂了也不生气,只开口说道:“苏师兄,现在你不方便过去啊。”

  “胡说!”苏看起来生气了,指着6尘道,“我要去见珺姐,你怎敢阻拦?我跟你说,平日里珺姐最疼爱的就是我这个弟弟了,你再敢放肆,信不信我回头告诉珺姐,叫她立刻将你赶下山去!”

  “唔……”6尘有些无奈地抬头看了看天,想了想,对苏道,“苏师兄,不瞒你说,其实叫我在这里拦人的就是苏青珺苏师姐啊。”

  苏吃了惊,道:“什么?不可能!”他的脸色下子变得有些苍白起来,似乎这句话深深地刺激到了他,随后他的反应蓦地激烈起来,竟是直接对着远处洞府喊道:“珺姐,珺姐,你、你难道真的是烦我了吗?我不信啊……”

  叫喊声,这年轻人居然带了点哭腔出来,这情景让站在旁的6尘看得有些目瞪口呆。

  哪怕以6尘这般沉稳敏锐的性子,都呆了下才反应过来,连忙把拉住大喊大叫的苏,苦笑着劝道:“误会,误会了,苏师兄,苏公子,你误会了!”

  “啊?”苏看着他,声音颤抖着问道。

  “苏师姐的意思是,今天她为了服食鹰果,为完美金丹境界而做万全准备,是以这段日子里谁也不见,谁也不能打扰她,这才让我在这里拦下所有人。”他加重了语气,特地在最后三个字上又重复了遍。

  “是所有人?”苏精神振。

  “嗯,所有人。”6尘似笑非笑地看着他,道,“苏师兄,你们姐弟之间的感情真好啊。”

  “那是当然!”知道自己没有被厌恶,苏顿时恢复了所有精气神,甚至还略带傲气地道,“也就是苏墨、苏迁那两个蠢货不肯跟来,等我拿了好处,馋死他们!”

  6尘看着苏那张自得的脸庞,微微笑了下。(未完待续。)
  浏览阅读地址:/tianying/217957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