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天影 > 第一百五十三章 童言无忌

第一百五十三章 童言无忌

  来人是个少年,约莫十六七岁,看着与易昕差不多大,但气质却与开朗活泼的易昕迥然不同。┡Ω WW.⒈.

  这少年面白无须,容貌其实算是英俊,但是不知怎么,这眉目间却颇有阴柔之气,就连走路的姿势,居然也有几分女孩儿家微微摇摆的模样,让6尘看到后时愕然,原先想要说的话竟是时没说出口。

  那少年倒也看到了突然站在山道前方拦住去路的6尘,皱了皱细长的眉毛,站住脚步,对6尘道:“你是谁?”

  这不说话还好,对话咋开口,6尘顿时感觉身上又是阵鸡皮疙瘩。原来,这少年的声音竟然也是十分阴柔,浑然没有普通男子的那种粗声线,听起来几乎就和女子样了。

  “你……在下6尘,这位公子,你也是来找苏青珺苏师姐的吗?”6尘还是很快便控制好了自己的情绪,咳嗽声,然后开口问道。

  “正是。”那少年忽然皱眉,盯着6尘道,“你刚才说个‘也’字是何意思,莫非在我之前,已经有人来过了?”

  “是的,前头已经有位苏家公子,名叫苏的来过这里了。”6尘道。

  “苏?”那少年哼了声,似乎有些轻蔑之色,随即迈步向前走去,同时口道,“我也是苏家人,名叫苏同,是珺姐姐的弟。你让开,我有事要见她。”

  苏同向前走了两步,忽然又停了下来,因为他现6尘仍然挡在山道间,并没有让开路的意思。

  苏同脸色沉,面上露出抹怒色,只是他那张脸实在阴柔俊俏得犹如女子,这下生气倒像是女子娇嗔般,令6尘阵头皮麻。

  “你这是干什么,为何拦我?”

  6尘强笑了下,硬着头皮又把苏青珺的情况向他解释了遍,末了,还耐心地劝说道:“苏公子,你和苏师姐也是姐弟,想必也能体谅她如今的情况,也就这几****需静心修炼服食鹰果,你先回去可好?只要过了这段时间,她……”

  “不行!”苏同突然开口,却是直截了当甚至有些蛮横地打断了6尘的话。

  6尘愕然,道:“啊?这是为何?”

  苏同看上去像是咬了咬牙,却也不说是什么缘故,只是又大声说了遍,道:“我有急事,我现在就要见珺姐姐!”

  “她现下正在洞府修炼,确实不方便出来。”6尘苦口婆心地道,“要不这样,你有什么事告诉我,旦她有空闲了,我立刻转告她,绝不会耽误了你的……”

  “我不管!我不管!我不管……”苏同忽然大声叫嚷起来,同时双眼猛地涌起了阵雾气水花,看起来竟然有点要哭的样子。

  6尘只看得目瞪口呆,时忘了自己应该说些什么,心想这苏家人果然是家子奇葩,难道是因为这整个世家的运气好处全部都被苏青珺占了,剩下的都是无法直视的人么……

  难怪刚才那老头看起来对苏家人脸深恶痛绝的神情啊,似乎以前也曾经被狠狠恶心过。不过就算是这样家子人,苏青珺居然还全部耐心地照顾着,6尘突然地觉得自己对苏青珺的观感时间来了个天翻地覆的变化。

  这根本不是清冷高傲的性子啊,这分明就是菩萨心肠嘛。

  因为感觉自己的三观、见识受到了比较大的刺激而有些呆的6尘,个不小心,却是被苏同从身边跑了过去,溜烟地就冲向那洞府门口了。

  6尘吃了惊,连忙追了上去,刚想去抓他,却现苏同跑步时身姿婀娜,摇曳如荷,时间这手却是无论如何也抓不下去,只得苦笑着绕了个圈子,在洞府门口才拦下了他,劝说道:“苏小姐,你别这样……”

  “什么!”苏同忽然柳眉倒竖,盯着6尘,喝道,“你叫我什么?”

  6尘吓了跳,随即醒悟过来,立刻道:“苏公子!苏公子,是我失言了,你不要生气。”

  苏同恨恨地盯着他,脸上满是气恼之色。

  6尘大感棘手,心想这苏同只怕比前头苏家所有过来的人加起来还更麻烦些,当下也没了办法,只得长叹声,神色萧索,道:“唉……罢了罢了,反正我也是尽力了,就算苏师姐为此受到责罚,想来也不能怪我了罢。”

  说着摇摇头,却是向旁边走了两步,让出了洞府石门。

  苏同“哼”了声,伸手就要去拍打石门,只是手掌差点落在门上时,他忽然又收了回来,眉头皱起,看向6尘,面上露出狐疑之色,道:“你给我把话说清楚了,珺姐姐为什么会受到责罚?”

  6尘点点头,道:“苏师姐乃天纵奇才,年纪轻轻在修炼上便骑绝尘,进阶金丹境界之快,更是前无古人,这些你应该都清楚吧?”

  苏同面上露出骄傲之色,道:“这是自然,我们珺姐天生便是如此出色!”

  6尘目光闪动,眼角余光忽然看到远处那块被林木岩石遮蔽的灵田边上,那个灰老头正面带笑意地看着这里,呵呵笑着不停喝酒。他脸色不变,又道:“不过呢,苏师姐虽然天分群,但平日里修行也是异常刻苦勤奋,甚至都可以算得上是严苛了。别的不说,光是在晋阶金丹境界后稍有些气息不稳迹象,便要想方设法地消除,这间的辛苦,谁能知晓?”

  苏同面色沉了下来,似乎想到了什么,冷哼了声。

  6尘叹了口气,道:“其实说到这里,我想你心里也该有数了吧。苏师姐为何修炼如此艰辛刻苦,其实也是她的师尊木原真人严格教诲啊,丝不苟,精益求精,方才有她今日。你如果现在去打扰她,便是违反了木原真人让她静心修炼的命令,回头保不定便要训斥责罚于她,这……你于心何忍?”

  苏同脸色变幻,忽然间破口大骂,怒道:“木原那老匹夫!老不正经,色胆包天,整天色迷迷地围在我珺姐身边……”

  远处,那灰老头身子抖,原本喝到嘴里的酒水口喷了出来。

  而在洞府门外,6尘也是愕然,双手挥动了两下,似乎想要阻止苏同继续说下去。

  谁知正在气头上的苏同毫不理会,又是大声骂道:“……全昆吾城的人都知道,我家珺姐从小便是天赋异禀,生有仙兆,注定将来是成就大器之人。那时,昆仑派多少真君真人都看了我们珺姐,也就是他个老不要脸的,不知羞耻耍滑头,偷偷扮可怜,装作孤苦老人痛哭流涕恳求珺姐姐,让她时心软,这才错进了这老头的门下,误入铁支。”

  6尘倒吸了口凉气,看着眼前这相貌像女子但脾气比大多数男人更爆烈十分的苏同,时间真是刮目相看,真真觉得“人不可貌相”这句话简直就是至理名言。

  他同时偷偷又向草屋那边瞄了眼,只见田埂上,那灰老头夹着酒瓮,整个人气得是浑身乱抖,周围光线隐隐扭曲,竟是有雷电卷动之势。

  6尘不动声色地向后退了两步,离唾沫横飞的苏同远了点,然后用种看死人的目光充满敬意地看着他,咳嗽了声,干笑道:“这个……也不会真的这么夸张吧?我说,要不你先回去,咱们隔日再说?”

  苏同凝视着眼前那扇洞府石门,脸上忽然掠过丝悲愤之色,片刻后双眼竟是流下两行泪水来。

  6尘在旁看得又是阵哑然,正要询问时,忽然只见苏同扑到门前,手拍石门,哭泣道:“珺姐珺姐,都是我等苏家男儿无能啊!”

  “但凡苏家男儿有个出息的,岂能让你受这般苦楚伤痛?若是你不在铁支而在昆支,此刻成就,又岂止是区区金丹?在宗门的地位,哪里又只限于此?”

  “珺姐姐,我们对不起你啊!”

  “我们害了你啊……”

  6尘翻了个白眼,看着那苏同哭了好会,好像已经完全沉浸在自己的世界,再也不能理会外面的世界了。

  而在另边,那灰老头看上去也是面露愕然之色,随即大摇其头,脸活见鬼的表情。

  6尘又等了会儿,还是走上前拉起苏同,耐着性子劝说着,总算是将他劝动了。当然,这主要还是归功于他所说的苏青珺已然牺牲了这么多,你还是千万不要再连累伤害她了,就让她在洞府稍微清静会,也算是为这痛苦的人生稍作点令人心痛的休息吧……

  苏同闻言又是大哭,这才步三回头地走了。

  6尘将这性子古怪到了极点的少年送走,半晌才慢慢走了回来,看着这空旷的飞雁台,忍不住长出了口气,感觉就这么应付个他,倒比自己以前去暗杀比他厉害十倍的人都更累。

  6尘摇了摇头,慢慢走到了草屋那边,那个灰老头正站在田埂上行,脸冷峻地看着他,目光锐利如刀。

  6尘苦笑了下,道:“前辈,咱们都是讲道理的人,你听我说句话行不?”

  “不行!”灰老头声断喝,只听“啪”的声,那夹在他肋下的大酒瓮直接碎裂成无数碎块,“哗啦啦”摔在了田埂泥土上。

  飞雁台上,瞬间片寂静。(未完待续。)
  浏览阅读地址:/tianying/218115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