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天影 > 第一百五十五章 晨曦练剑

第一百五十五章 晨曦练剑

  木原真人翻了个白眼,道:“什么不太好?老夫是她师父,关心她进去看看,有什么好大惊小怪的?”

  陆尘正色道:“前辈,虽然您辈分高道行深,但不管怎么说,这里面住的可是一位未成亲的年轻姑娘家。您这么突然闯进去,万一……”

  他没有继续说下去,只是用意味深长的目光看着木原真人。

  木原真人怒道:“万一什么?你给老夫把话说清楚了。”

  陆尘道:“万一您要是进去以后,看到了什么不该看的东西,说句不太恭敬的话,苏师姐一人独居洞府之中,平日起居时穿着……呃,那个简单一些也是正常的,但是被您这么看了去,只怕于您于她,都不太好吧。”

  木原真人大怒,道:“臭小子,你敢这样跟我说话?”

  陆尘咳嗽一声,道:“前辈,咱们俩都是讲道理的人,虽然您道行高我百倍,但道理确实就是如此啊。”说着,他忽然又压低了声音,靠近木原真人低声说道:“您别忘了,刚才那个苏家小子苏同说的那番混账话,可是字字诛心啊。咱们这些明白人听了自然都是嗤之以鼻绝不相信的,但是万一您这一进去……有些话就说不清楚了啊。”

  木原真人悚然一惊,下意识地向后退了一步,道:“对啊……”

  陆尘摊手道:“可不是嘛。”

  木原真人越想越有道理,连连点头,道:“没错没错,你说的太对了,老夫差点做了件大错事。”说罢看着陆尘,眼神中露出几分欢喜来,道:“小家伙不错啊,宁可顶撞老夫也要说明道理,果然有风骨。”

  陆尘心里“呸”了一声,心道:谁要这狗屁的风骨,要是能走,老子早走了。不过表面上他还是干笑了一下,向后退了一步,心想都说到这份上了,你这老货无论如何也该先走了吧。

  谁知木原真人看起来虽然打消了自己闯进洞府的念头,却并没有离开飞雁台的意思,反而是沉思片刻后,忽地眉头一皱,像是又想到了什么。

  陆尘看着他的脸色,心里头便又是咯噔一下。面对这样一个成了精似的元婴境老头,实在不是应付苏家那些废物子弟一样的,真是见鬼一般的辛苦啊。

  果然,木原真人想了一会,又向陆尘看来,道:“不对啊。”

  陆尘苦笑道:“什么不对?”

  木原真人道:“你在这洞府石门外敲打半天石门,珺丫头也不开门出来,平日里这样就算了,但若是这时候突然鹰果成熟,你要叫她,她却听不到的话,这怎么办?”

  陆尘无言以对。

  木原真人看着他,眼中露出几分怀疑之色,道:“以珺丫头的聪明,一定不会忽略这个,她也肯定给了你什么能够随时联络上她的东西,对不对?”

  陆尘看着木原真人,木原真人也盯着他。

  两人对视片刻,陆尘忽然一拍额头,大叫一声,叹息道:“哎,你看我这记性,苏师姐果然给了我一个‘燃心符’,可惜我道行低微,以前从没用过这个,一时间竟然就给忘了。”

  “忘了?”木原真人似笑非笑地看着他。

  陆尘正色道:“忘了。”

  说着,他从怀中拿出了一块黄色石符,递给木原真人。

  木原真人接过这黄色石符,看了两眼,在手心中掂量了几下,然后也不急着使用,反而是抬头又看了陆尘两眼,忽然笑道:“臭小子,得亏你这家伙天生根骨不好,五行神盘只有一柱,只能为杂役弟子。不然,就你这份聪明机智奸猾如鬼,真要是有个四柱五柱的顶尖天分,再从小被好好栽培一下,老夫真不知道这天底下还有谁是你的对手?”

  陆尘笑道:“前辈,你说笑了。”

  ※※※

  木原真人哼了一声,没有再多说什么,两根手指拿着那黄色石符,轻轻拨弄了一下,也不见他如何施法,便突然看见那石符上腾起一股火苗,摇曳燃烧起来。

  火苗不大,看上去温度也不算高,不过看起来倒十分明亮。只是闪烁了一会,便很快又黯淡下去。

  木原真人看了陆尘一眼,陆尘道:“看起来这燃心符没坏啊,真不错。”

  木原真人口中啧啧两声,道:“我现在觉得,你这小子应该是有点什么事情在瞒着我了。”

  陆尘断然摇头,道:“没有的事。”

  木原真人“哼”了一声,也没说话,两个人就这样站在石门前等了一会,结果这石门依然纹丝不动,半点没有开门的迹象。

  木原真人的脸色渐渐难看起来,转头向陆尘看去。

  只见陆尘正紧紧凝视着那石门,似乎石头上有什么世间最美妙最奇异的东西在吸引着他的注意力一样,完全不去看周围的风吹草动。

  木原真人冷了脸,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你再不给老夫说清楚,小心我……”

  话音未落,忽然只听一阵急促风声从头顶传来,夹杂着破空锐啸声,却是从前方山壁高处的那片茂密古老的森林中发出的。

  陆尘和木原真人同时抬头看去,只见片刻之间,一个窈窕身影从林中掠出,在半空中画出了一个优美的身姿,轻轻巧巧一个旋转,如轻盈的鸟儿一般落了下来,美丽倾城,明眸璀璨,正是苏青珺。

  香风拂面,如云彩照落,几许晶莹剔透的晨露,如流连林中飞鸟自由翱翔的翅膀一般,还缠绵在她肩头赤色的羽毛间。当阳光洒落的时候,折射出如梦幻一般瑰丽的彩虹。

  “怎么了,可是鹰果成熟了吗?”才刚落地,苏青珺便开口向陆尘问道,“快带我去,别耽误了。”

  说完这句话,她好像才注意到站在一旁的木原真人,这才略带歉意地对木原真人道:“师父,你也来了啊。不过你等等啊,鹰果成熟了,我赶时间先服食了以后再来跟您见礼。”

  木原真人张了张嘴没有说话,而陆尘则是站在一旁,脚步都不带抬起一步的,似乎什么也没听到一样。

  苏青珺往前走了两步,随即有些诧异地回过头来,看着陆尘,道:“陆尘,怎么了啊,不是说一定是鹰果成熟了你才会用燃心符唤我回来吗?为何还不走?”

  陆尘默不作声,只是看向木原真人。

  木原真人有些尴尬,咳嗽了一声后,开口道:“呃……青珺啊,这个鹰果还没成熟呢。”

  苏青珺怔了一下,随即面上顿时掠过一丝怒色,气冲冲地对陆尘道:“喂,陆尘,你怎么回事?这么大的事情,难道你当做儿戏了吗?你好大的胆子,居然敢耍我玩?我跟你说,信不信我……”

  陆尘咬紧牙关,面露郁闷之色,只是沉默地看着木原真人。

  木原真人老脸一红,连忙上前拦住了苏青珺,苦笑道:“哎,哎,青珺你别急,别骂小陆了,这事不怪他。”

  苏青珺哼了一声,看起来十分不满,瞪了陆尘一眼,气恼地道:“怎么不怪他?我明明只把燃心符交给他一个人,千叮呤万嘱咐的,一定要等鹰果成熟了才能使用,结果呢,气死我了!”

  木原真人干笑一声,道:“这个燃心符……唔,其实是为师刚才用的。”

  苏青珺一怔,有些诧异地转头向木原真人看来,面上露出疑惑之色,道:“师父,你好好的用这燃心符做什么?再说了,鹰果还没成熟呢。”

  木原真人似乎对自己这个美貌倾城天资绝世的女徒儿异常宠溺,平日里说话也是没什么师道尊严的,这时只好笑道:“我是过来想看看你,结果这洞府石门敲了半天也不开,就逼着陆尘找你,所以把那燃心符拿过来……”

  “师父!”

  苏青珺一跺脚,虽然没有再说什么,但那看着木原真人的目光中神情似乎已经说得太多太多了。

  木原真人翻了个白眼,忽然又问了一句,道:“对了,大早上的,你不在自己洞府里呆着,这是去了哪里?”

  苏青珺没好气地“哼”了一声,道:“我是去山顶练剑了,不是您教诲我的么,晨曦朝阳之气,主生发之机,可补我幽月静寂之缺。”

  木原真人连连点头,道:“没错没错,正是这个道理。”说着忽然笑道:“其实我这一早过来啊,也是要提醒你,虽然这段时间要等待鹰果成熟,不太走得开,但正要早起练剑,不可懈怠啊。”

  站在一旁的陆尘顿时对这木原老头刮目相看,眼中露出佩服之色,心想,果然年老成精脸皮厚,这番话也能说得这么自然。

  苏青珺看了她师父一眼,眼里露出一丝怀疑之色,似乎对木原真人颇为了解,对刚才那番话很是怀疑。

  木原真人咳嗽一声,瞪了苏青珺一眼,道:“臭丫头,看什么看,为师是过来好心提点你的,在外人面前,没大没小啊!”

  苏青珺哼了一声,转身站在一旁,陆尘连忙道:“呃,两位慢慢聊,我过去灵田那边种树了。”

  说着,连忙快步走开,直到此刻,陆尘心里才长长地松了一口气,心想,这两千灵石还真不好赚啊……

  只是,当他走到灵田边上的时候,忽然又是一怔,却是想起一事,末了,有些恼火地咕哝了一句:“这死老头,说好给我的奖赏呢,这就装死不给了啊!”(未完待续。)
  浏览阅读地址:/tianying/218449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