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天影 > 第一百五十六章 心有灵犀

第一百五十六章 心有灵犀

  躺在草屋中的床上,陆尘双手枕头,眼睛微闭,似乎正在闭目养神,屋外远处所发生的事,似乎已经与他毫不相关了。眼看着午时已过,外面也是一片安静,飞雁台上仿佛又恢复到了原来的样子。

  就在这个时候,草屋门外忽然响起了一阵敲门声。

  陆尘走过去开了门,看到苏青珺站在门外,笑了一下道:“好了?”

  苏青珺微微一笑,道:“好了,我师父也走了。”

  陆尘松了一口气,点点头,刚想说话,又看了看自己这间简陋的草屋,道:“这屋子矮小简陋,两个人站着都嫌挤,我就不请你进来了啊。”

  苏青珺往他草屋中瞄了一眼,略微错愕了一下,道:“咦,是不太好啊。”

  陆尘翻了个白眼,道:“这屋子是盖在你飞雁台上的,你自己不知道么?”

  苏青珺道:“我还真不知道,这屋子是你们百草堂的人过来修的,你看我总不可能去特地盖一间屋子给你住对吧?再说了,我也真的不会这个。”

  陆尘点点头,心想如果真是苏青珺,这屋子说不定倒还宽敞舒服了,也就是百草堂那班人,其实根本看不起杂役弟子,鹰果树是要搞好的,但是他的草屋当然没人上心,有个能躺的地方就不错了。

  不过这样老是隔着一扇门屋里屋外的说话,两人也觉得有些别扭,所以陆尘干脆也走出了草屋外,两人站在旁边灵田的田埂上,几许清风吹过,远处白云浮动,让人一下子觉得神清气爽。

  “什么时候回来的?”陆尘问苏青珺道。

  苏青珺道:“就刚才。”

  陆尘啧啧两声,道:“那刚才开启燃心符时……”

  “我正好赶到,绕了个圈子到后面山头,然后下来的。”

  陆尘点点头,道:“我以前有没有说过,你认真起来其实很会骗人的?”

  苏青珺白皙的脸颊微微红了一下,嗔道:“胡说,哪有此事。”

  陆尘哈哈一笑,随即便对她将早上遇到的事都粗略说了一遍,苏青珺听了后随即脸上露出一丝歉意来,道:“真是辛苦你了,不过我确实没看错人,你果然比他们都聪明。”

  说着顿了一下后,苏青珺又道:“灵石在洞府中,我现在身上没有,待会就回去取来给你。”

  陆尘微笑着摆摆手,一副云淡风轻的样子,道:“客气了,我还能不相信你么,随便什么时候拿都可以的,不急。”

  苏青珺看了他一眼,道:“真的不急?”

  陆尘正色道:“不,很急!”

  ※※※

  站在田埂边,山风吹拂而过,不知为何,大概是压在心头上的事没有了,所以苏青珺看起来难得地面带笑容,露出了轻松的样子。

  她看着那些鹰果树,道:“鹰果那边的情况如何?”

  陆尘道:“你运气确实不错,没出什么意外,并无果实成熟。不过我估摸着从明天开始,大概就会陆续有鹰果成熟了,我会盯在这里,你那边可也……”

  苏青珺嫣然一笑,道:“知道了,除了飞雁台这里我哪儿也不去。”

  陆尘道:“真的?”

  苏青珺道:“看你这话说的,我都那样说了,你怎么还一副不信我的样子?”

  “因为你昨天以前也是这样说的,然后昨天晚上就偷偷跑了。”

  “呃……”苏青珺一时哑然,过了一会笑了起来,道,“这不是有急事么!反正现在急事办完了,真的不走了……咦,你为何这样看着我?”

  陆尘凝视着苏青珺那张漂亮的脸庞,过了片刻后,点了点头,道:“以前我总以为你时常都是一副冷若冰霜眼高于顶的模样,想不到跟你稍微熟悉一些后,却发现你其实倒是挺随和的。”

  苏青珺也是微微怔了一下,随即心中也是有些异样,除了自己苏家家人以外,其实她也是第一次对一个道行低微的杂役弟子说了这么多话。

  她这边正也有些迟疑,却听陆尘在一旁开口说道:“既是这样,我有几句话,本是不太想说的,却不知你想不想听?”

  苏青珺见他说得认真,脸色也有些严肃起来,沉吟片刻后,却是肃容道:“请指教。”

  陆尘摇摇头,道:“指教谈不上,我一个杂役弟子也不敢有那份心思。只是以我看来,你家中亲戚事情太多,这服食鹰果的二十多天里,我想你也很难保证没人会过来再有什么七七八八的事情找你吧?”

  苏青珺默然。

  “如果他们到时候又是哭闹不休,只说遇到了天大的难事,只有你才能帮忙解决的,你怎么办?”陆尘看着苏青珺那张美丽的脸庞,淡淡地道,“到时候,你又是下不下山?这中间取舍,你确定不会出问题吗?”

  苏青珺沉默良久,然后苦笑,轻声道:“我不知道。”

  陆尘看了她一会,忽然笑了一下,道:“累了一早上了,回去睡觉吧。”

  说完这句话,陆尘便转身走回了那间草屋。看着那间有些破旧的木门在眼前关上了,苏青珺微微低头,原本因为及时赶回来的那些兴奋和喜悦,不知为何此刻突然又都消失了。

  她怔怔地看了一下那间草屋,又看了看灵田中的鹰果树,过了一会后,沉默地转身,向着远处的洞府走去。

  ※※※

  飞雁台上在下午的时候很是安静,转眼到了黄昏时,夕阳余晖洒落下来,陆尘忽然看到旁边的窗户被人推开一条缝,然后有个女子站在外面,道:

  “我这里有种很好吃的灵果,你吃不吃?”

  “吃!”

  陆尘一跃而起。

  落日下的飞雁台,披上了一层红色的外衣,陆尘和苏青珺并肩坐在田埂上,隔了一点距离,中间地上放了个盘子,上面有八九个模样鲜红如桃的灵果,而旁边地上还有四五个果核。

  陆尘手上抓着一个灵果,正大口嚼着。苏青珺看着他的样子,面上神情从最开始的有些惊讶,渐渐变得有些好笑,随后便真的笑了出来,道:

  “你还真的这么不客气啊?”

  陆尘道:“废话,这些灵果平日里我可是吃不到,有这个机会我干嘛要放过?”

  “你这人真有意思。”

  “嗯?”

  “和其他人不太一样呢。”

  “怎么个不一样法?”

  “你身为一个杂役弟子,却好像对我这个金丹修士并没有太多的敬畏之意啊,跟我说话也很自然随和,很少见的。唔,我没有其他意思啊,我觉得这样挺好的。”

  陆尘手上吃的动作略微顿了顿,目光闪烁了一下,道:“真是这样么,大概以前我好像也听别人这么说过吧。”

  “真的吗,是谁啊?”

  陆尘笑了笑,摆摆手道:“一个光头老货,比你差远了。”

  “哦……”苏青珺点点头,随后看上去像是犹豫了一下,没有继续说话。

  倒是陆尘看了她一眼,轻轻丢开手中又一个果核,然后笑道:

  “这灵果我吃也吃了,你有什么话可以问了啊。”

  苏青珺瞪了他一眼,忽然又噗嗤一声笑了出来,然后叹道:“跟你这样的聪明人说话,真是太轻松了。”说着坐直了身子,道:“好吧,我也不拐弯抹角了,白天你最后跟我说的那几句话,我其实心里也明白,确实是个大问题,但是我……嗯,反正你知道的,这事有些两难,我有些不知该如何是好。看你之前的意思,或许有什么好办法?”

  陆尘拍拍手,道:“这个事情呢,其实就在于你自己怎么看了。”

  “怎么说?”

  “你的那些亲戚跑过来烦你的各种事情,这么久以来,是不是真的都是人命关天、生死攸关的大事急事?”

  苏青珺默然不语。

  陆尘又道:“你说人和人不同,我们眼中的小事,在别人眼中或许就是生死攸关的大事。但是我不信你自己没想过,那些事,真的是不能拖一下的吗?拖延几日,不一定要你马上过去处置,行不行?”

  苏青珺目光扫过远处,还是一言不发,但是这沉默的样子,却仿佛已经说明了什么。

  过了好一会儿之后,苏青珺才点了点头,轻声道:“你说得其实都很有道理,不过有时候,我还是……”

  “还是抹不开脸面?”陆尘淡淡地道。

  苏青珺苦笑了一下。

  “说实话,我也是第一次看到你这样的世家大族天之骄女。”陆尘道,“有事没事的总觉得整个苏家都要压在自己肩头上,什么事都要自己解决。别人来求你,你还脸皮薄,不好意思拒绝他们。”

  苏青珺有些苦恼地皱了皱眉,过了片刻,忽然发现周围安静了下来,她有些诧异地抬头,看着陆尘,道,“你怎么不继续说了?”

  陆尘叹了口气,道:“我的话都说得这么直接这么重了,你还没生气啊?”

  苏青珺摇摇头,道:“你说的都是实话,我有什么好气的。”

  陆尘盯着她看了一会,眼底深处的目光渐渐变得温和了些,随后点点头,道:“行吧。”

  “嗯?”

  “我有个办法帮你。”(未完待续。)
  浏览阅读地址:/tianying/218576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