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天影 > 第一百五十七章 疏不间亲

第一百五十七章 疏不间亲

  苏青珺眼前一亮,道:“什么法子?”

  陆尘看了她一眼,道:“你不见那些人就行了。”

  “啊?”苏青珺呆了一下,随即没好气地道,“怎么可能嘛,他们……”话说一半,她忽然停顿下来,若有所思地看向陆尘,像是想到了什么,道,“你的意思是说你去……”

  陆尘爽快地道:“我去拦下他们,你自己躲在洞府中就当不知道这些破事。”

  “这……”苏青珺一时间有些愕然,看去面上神情有些动心,但似乎又有些放心不下。陆尘在一旁看了,也是有些感慨,想不到外头那样看重的苏家天才女子,却是这样一个纠结的性子,还真是人不可貌相。

  只不过,她如此看重的家人,这样的血肉亲情,岂非又正是自己这一辈子都从未拥有过的?

  那种亲情,是什么样的滋味?

  陆尘摇摇头,对苏青珺道:“你自己想想吧,反正我话都跟你说了,最后如何决断,都在你自己。”

  苏青珺脸色变幻,过了片刻后,忽然一咬牙,道:“好,就按你说的做。”

  “嗯?”看她决定下得这么快,陆尘倒是有几分吃惊,道,“你想清楚了?”

  苏青珺点点头,脸色决然,道:“是,这次我想清楚了,你刚才说的话都是对的。以前都没什么人跟我说得这样明白,又或许我心底清楚但总是抹不开面子吧,总之我觉得,这一次还是要以自己修炼为重,家里的人和事,暂且就放一边吧。”

  陆尘“嗯”了一声,道:“既然你决心下定,那就好办了,不过还有些话,我要对你说在前头的。”

  苏青珺道:“你说。”

  “第一,你不可心软。你家里那些亲戚什么个样子,你自己心里有数,到时候哀告哭求的,你都装着看不见听不到,就憋在洞府中不出来。”

  “好。”苏青珺重重点头,看来这次是下了大决心。

  陆尘又道:“第二呢,你们苏家是世家大族,家里子弟呢,一个个心高气傲的,被我这样一个名不见经传的杂役弟子拦阻了,说不定就怒上心头要教训我。到时候若是我仗势欺人乱来的话自然活该被打,但若是道理在我这边的话,你会不会为我撑腰?”

  苏青珺怔了一下,道:“当真他们无故欺负你的话,我当然要保你。”

  陆尘笑了笑,忽然用手拍了一下自己的脸颊,道:“他们打了我的脸,我不能也无力还手。那你出来以后,会怎么做?”

  “是轻描淡写地骂他们两句,还是为此原样打回去?”陆尘盯着苏青珺,口中说着轻描淡写的诛心之语。

  苏青珺又一次沉默了下来,只不过这一次她一直看着陆尘,眼神忽然有些冷冽。

  “为什么我突然觉得,你好像有些在挑拨我和家里人的关系?”苏青珺轻声道。

  “我们认识才多久,俗话说疏不间亲,你觉得我可以做到那一步吗?”陆尘反问她道。

  苏青珺站了起来,道:“那你怎能要求我为你做到如此地步?”

  陆尘也缓缓站起,看着眼前这个美丽的女子,道:“那我又凭什么帮你去做这种吃力不讨好的事?我有病吗?”

  苏青珺愕然无言。

  ※※※

  夕阳之下,他们两个人的影子在地上被拉得很长很长。

  苏青珺看着那细长的身影,有片刻的恍惚,似乎想说什么又咽了回去。

  “你看,这世上的道理都是差不多的,你做不到这个,我也没法帮你。”陆尘平静地道,“我知道你以前呢,大概总觉得别人都应该天生欢天喜地地来帮你的,不计报酬不计得失,然后你对你的家人也是如此照顾。”

  “但是我不一样。”陆尘说着口气十分平静却坚定的话,“这种事,我一定要你下定决心,清清楚楚地站在我这一边,我才敢帮你的。”

  “我只是个小人物,是昆仑山上最弱最小的杂役弟子,谁都可以欺压我,对不对?”

  “蝼蚁也有蝼蚁的活法啊。”

  苏青珺脸色微微动了一下,似有几分震动,但终究还是没说话。陆尘也没有再对她多说什么,而是转过身走向草屋,同时口中道:

  “天晚了,回去休息吧。”

  “明天鹰果成熟时,我会叫你的。”

  ※※※

  月升月落,斗转星移,安静的夜晚悄然过去。

  新的一天开始了。

  走出草屋的陆尘,迎着朝阳伸了个懒腰,然后在飞雁台上随意走了一圈,这才回到灵田中,开始忙活起来。

  中间他向洞府那边看了一次,只见石门紧闭,一早上都没动静。他对此也只是笑了笑,并没有更多的表示,只是埋头继续干自己该做的事。

  时间来到距离午时大概还有半个时辰左右的时候,正在灵田中准备离开休息的陆尘突然闻到了一股异香,顿时身子微震,立刻抬头看去,然后在灵田中转了两下,很快就看到了在某棵果树上,一颗鹰果成熟了。

  陆尘口中啧啧两声,似赞叹又像是好笑,随后从怀中取出了那块黄色的石符,“呼”的一声,那奇异的火苗燃烧而起。

  然后他就转头望向山壁洞府石门那边。

  一开始,那边还是安静的。

  但很快的,突然间,那石门处猛然传来隆隆之声打破沉寂,片刻后一个人影嗖的一声冲了出来,如离弦之箭般一下子掠到灵田边上,正是苏青珺。

  “是你点了燃心符?有鹰果成熟了?”她身子刚一停下,便连声问道。

  陆尘却是怔了一下,随即向身后那颗成熟鹰果的方向指了指。苏青珺身子飘起,轻轻松松跃上半空摘下了那果子,也就一个多拇指大小吧,她一口就吞到了嘴里,然后松了一口气后,就直接在田埂上盘膝坐下,看起来是调息运气消化这难得的珍果了。

  而陆尘则是饶有兴趣地看着她的模样,只见苏青珺此刻不说衣衫不整吧,却也不是她平日里示人的装扮,原本一丝不苟的发型还凌乱着,几缕秀发垂下,身上衣裳宽松居多,虽然并无裸露之态,但看起来似乎也是女儿家闺房家居的睡衣之类。

  她的面上并无脂粉,神色间隐约还有一丝倦意,陆尘看着看着,忽然面上涌起一丝古怪神情。

  约莫一盏茶时间后,大概是消化了这枚鹰果,苏青珺长出了一口气,站了起来,道:“果然新鲜的鹰果与众不同,确实对我稳固金丹境界十分有用啊。”

  “那是,你师父木原真人再怎么说也是见多识广的元婴真人,不会骗人的。”陆尘应道。

  苏青珺点了点头,道:“多谢你了。”说着便打算回身走回洞府去了。不过就在这个时候,她忽然听到身后陆尘突然问了一句,道:

  “呃,苏师姐啊,我冒昧问一句,你这身……打扮,刚才该不会是还在睡觉吧?”

  苏青珺身子一僵,面上掠过一丝愕然羞恼之色,道:“胡说,哪有此事!”

  说完之后,她便低头快速走开了。陆尘在背后看着她的背影,若有所思。修士也是人,当然也会睡觉休息,这件事本身并没有什么好奇怪的。但问题是苏青珺是出了名的醉心修炼勤奋刻苦的人儿,昆仑派里的传闻中,她可是个清晨早起夜晚苦修勤奋不已的模范弟子,大意是告诫所有人这个天才是特别特别勤奋再加上一点天赋才有了这样的成就。

  然后陆尘看到这大白天的都快日上三竿了,这位漂亮的女子居然有可能会在自己独居的洞府中睡懒觉……

  这事情太惊悚、太意外了啊!

  不太对劲啊!

  陆尘都有些不太相信自己刚才的眼睛了,但是很快的,他就联想到更早发生的那些事情的一点细节地方……

  “一大早过来叫门的,半天没反应,或许不是在修炼没听到,是睡觉没听到吗……”

  “隔了那么久才出来,这梳洗打扮把自己弄得像平常一般一丝不苟的模样,大概也要花不少时间吧?”

  “所有的人,哪怕是她最看重的苏家人,都不能进入她的洞府,只能在外头说话?”

  “她的洞府中,只有她一个人才能进去的石洞里,到底有什么古怪呢……莫非是刚起床床铺凌乱怕被人看到吗?”

  陆尘也是有些发怔,忽然苦笑了一下,心想自己最近是不是想着追索魔教奸细想得太多了,脑子有些不太清醒,看什么都会联想到一大堆东西去。

  “算了,管她睡不睡懒觉呢,跟我也没关系。”陆尘摇摇头走向草屋。而在远处,苏青珺已然走到了洞府中,石门在她身后隆隆关上,又一次将那个洞府封闭了起来。

  这是他们两个人在这一天中,唯一的一次见面,也是唯一的一次交谈。

  时间转眼过去,一下子就来到了陆尘在飞雁台的第四天上。

  这一天早上的时候,没有鹰果成熟,但是在太阳刚刚升上天空时,却是有三个人突然来到了飞雁台洞府门外,正是苏墨苏迁和苏文三人。

  只见他们鼻青脸肿,看起来一副狼狈样子,一起跑到洞府石门外,扑通一声便跪倒了,然后大声叫道:

  “珺姐,珺姐,你要为我们做主啊……”(未完待续。、,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16-10-2604:48:26
  浏览阅读地址:/tianying/218732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