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天影 > 第一百五十八章 夜半归人

第一百五十八章 夜半归人

  这叫声传遍安静的飞雁台,当然也惊动了草屋这边的陆尘,不过他并没有过去凑热闹的意思,只是靠在门扉上,手上还拿着一枚不知从哪里采摘来的野果,在口中咬了一口,然后面上带着一丝若有若无的微笑,远远地看着那边。

  苏家三兄弟那边,当然也知道如今这飞雁台上其实还有一个外人,不过情况紧急,这时候倒也顾不上那么多了。

  让一个八竿子打不着的杂役弟子看个热闹算什么,正经是千万不能让苏青珺觉得自己不够惨、哀求得不够诚恳才是真的。

  石门稳如泰山般地伫立着,半晌没动静。

  苏家三兄弟似乎对此也不奇怪,只是一直拍门喊叫着。

  陆尘口中嚼着鲜嫩多汁的果肉,抬头看了看天色,只见此刻朝阳初升,还是早上时分。他笑了笑,自言自语道:“一大早的搅人清梦,真烦啊。”

  如此过了半个时辰,在苏家三兄弟的呼唤声中,石门终于隆隆打开,然后苏青珺从洞府中走了出来。

  陆尘远远向她看了一眼,只见苏青珺全身上下打扮整齐,头发梳理得一丝不苟,容貌端庄美丽,似乎每一丝每一点都精致美丽到了完美地步,让人为之惊叹。

  除了在她眼底深处,在那平静的目光下,似乎隐隐藏着一抹难以察觉的气恼,如平静水面下的暗流,微微掠起细不可察的波澜。

  “唔……”陆尘笑了一下,咧了咧嘴,道,“起床气啊。”

  “珺姐!”苏家三兄弟一看到苏青珺出来,顿时声音又大了几分,满面戚容好像遇到了什么伤心事一般,就差着三个大男人痛哭流涕了。

  苏青珺美目扫过他们三人一眼,脸色僵了一下,但很快还是控制住了自己,然后下意识地向远处灵田那边看了一眼。

  陆尘靠在门框上,笑着随意地挥了挥手,像是跟她在这美好的早晨打了个亲切的招呼。

  苏青珺脸色微沉,瞪了远处那个男人一眼,随后皱着眉头看着身前这三人,淡淡地道:“怎么回事?”

  苏墨等人连忙凑上前,刚要开口陈述委屈,便听苏青珺突然轻喝了一声,道:“小声点,还觉得不丢人吗?”

  苏家三兄弟同时点头,向陆尘这边看了一眼。

  陆尘莞尔一笑,转过身走向灵田深处,不再去观望了,只是面上还是有些笑意,自言自语道:“明明想避嫌了,却还是不让人进你的洞府?”

  那厢,苏墨等三个人则是在看到陆尘走开以后,赶忙围到苏青珺的身旁,然后你一言我一语地说着什么。

  苏青珺听着听着,脸色渐显难看,目光也冷了下来。其中有那么两次,她袖子中的手臂都微微抖动了两下,似乎想抬起干什么,但最后却还是强忍了下去。

  在那言语如潮水般的间隙中,她的眼角余光偶尔望向远方,那飞雁台外的云海洁白阔大,在那晴朗的天空下是如此的美丽耀眼。

  ※※※

  陆尘在灵田中干了一早上的活,差不多中午的时候走了出来,从旁边接着清澈山泉的木桶中舀了几勺痛痛快快地喝了,随即便看到苏青珺的身影正站在田埂上,默默地看着这边的灵田,也扫过了他的脸庞。

  而其他三个苏家的年轻人,此刻都已不见踪影了。

  陆尘笑了一下,对苏青珺道:“他们走啦?”

  苏青珺“嗯”了一声,道:“走了。”

  “哦。”陆尘点点头,走过去一屁股坐在田埂上,就在苏青珺的不远处。

  苏青珺看了他一眼,问道:“今天有鹰果成熟吗?”

  “现在还没有。”陆尘指了一下前方树上,道,“不过有一两颗果子眼看着泛红了,运气好的话,下午说不定会成熟。”

  苏青珺沉默了片刻,随即平静地说了一声,道:“好。”

  说完,她便转身走回了洞府,陆尘也没有再多说什么,甚至没有回头多看她的背影一眼。在清爽舒服的晨风中,在满山索索作响摇曳的树涛里,两个人就这样分开了。

  从头到尾,陆尘都没有问过那苏家三兄弟是为何事而来,而苏青珺也对此一言不发。

  ※※※

  下午申时一刻前后,一颗鹰果成熟了。

  一直耐心地守在灵田边上的陆尘立刻启动了燃心符,没过多久,石门隆隆而开,苏青珺便到了这边。

  与昨天一早的那次相比,今天的苏青珺早已没了那份暗藏的狼狈,显得从容了许多。不过她的话似乎也不多,过来后在陆尘的指引下采摘了那枚成熟鹰果,然后便直接服食,最后调息催开药力。

  一切都进行得有条不紊,看起来甚至都不需要他们两人多说一句话,这意外的冷淡似乎有些尴尬,但从另外的角度看,却似乎又是一种突如其来的默契。

  吃完了鹰果,没有事情了。

  苏青珺站起来似乎想走,陆尘也拍拍屁股看起来打算回草屋。

  只是就在这时,苏青珺忽然问了一句,道:“今天还会有成熟的果子吗?”

  “嗯?”陆尘先是怔了一下,随后向灵田中看了一眼,沉吟片刻后,道,“其他果子到了这个时候还没成熟的,应该不太可能了。要等明天了。”

  “哦。”苏青珺点了点头,表示自己知道了,但是不知为什么,她却还是站在田埂上并没有离开。

  陆尘感觉到了什么,向她看了一眼,然后皱了皱眉,道:“你这是有事?”

  苏青珺沉默了好一会,轻声道:“有一点小麻烦。”

  陆尘摇摇头,没有说话。

  苏青珺看着他的神情动作,嘴角微微抿了一下,道:“你是不是觉得我挺傻的?”

  “是啊。”陆尘道。

  “喂!”苏青珺看起来并没有想到陆尘竟然如此直接,先是呆了一下,随即脸颊微红,带了几分气恼地道,“你、你怎么这样说啊?”

  陆尘理所当然地道:“是你问我的啊,难不成你想听我说假话。”

  苏青珺看了他一会,面上先是有怒意,但渐渐地平息下来,随即又换成了一丝自嘲般的神情,叹了口气后,道:“大概是这样吧,假话听起来总是更好听的。”

  陆尘耸了耸肩,没有接话。

  苏青珺微微低头,看起来面上似有几分犹豫,但最后终于还是开口道:“我……可能还是要下山一次。”

  陆尘摇摇头,淡淡地看着她,还是没说什么。

  苏青珺不知道为什么,明明自己无论是道行境界上,又或是身份地位上,与眼前这个只是个普通杂役弟子的陆尘相比都远远胜过,但此时此刻她说话的心情,却总觉得有一种莫名的做贼心虚般的感觉。

  这感觉让她有些气恼,有些羞怒,但又有种说不出的淡淡内疚。

  为什么会有这种诡异的心情呢,她自己也说不清道不明。她抬起头,看着陆尘,犹豫了一会后,道:“你……能不能再帮我一下?”

  陆尘道:“你什么时候回来?”

  苏青珺立刻道:“我现在就偷偷下山,顺利的话,今晚就能赶回来!”她特地在“今晚”两个字上加重了口气,然后轻声道:“你看,从现在开始算起,最多一个多时辰天就要黑了,晚上不会有人来这里,所以这次应该不会麻烦你太多的。”

  “嗯,我尽力而为吧。”陆尘点了点头。

  苏青珺深深地看了他一眼,似乎还想再说些什么,但最后欲言又止,只是默默地点了点头,然后转过身子,向前走去。

  “喂。”背后忽然传来陆尘的声音。

  苏青珺转头向他看去,道:“怎么了?”

  “晚上太迟回来的话,山里宵禁会有守卫弟子巡逻,你自己小心点,别被抓到了。”

  苏青珺明眸之中微光掠过,目光清澈,片刻后忽见她嫣然一笑,如春风吹过安宁的湖面,如青翠的柳条在风中摇摆,如娇俏的花儿瞬间绽放,美丽点缀着人间景色,一时间周围竟是明亮了几分。只见她点了点头,笑着说道:“好啊,我知道了。”

  ※※※

  下午的时候,果然正如陆尘所预料的一样,灵田中并无鹰果成熟,而运气不错的是,也没有其他苏家人再次来到飞雁台上。所以陆尘算是度过了一个平静的下午,很快的,天就黑了下来。

  夜风呼呼吹过,听起来比前些日子声音更大些,今晚似乎有些寒意。

  沉默的昆仑群山在夜色中巍然屹立着,如一个个庞大的巨人身影。陆尘坐在飞雁台上的一片阴影中,从他这边可以看到远处的山道,但他自己则是如一片幽深的影子,融入了周围的黑暗中。

  时间悄悄流逝着,陆尘沉默而耐心地等待着,当他抬头再一次看向夜空时,那里的天色一片深沉黑暗,已是过了子时。

  苏青珺仍然不见踪影。

  陆尘面无表情地继续坐在黑暗中,就这样又过了一个时辰,当眼前一切仍然空阔毫无动静的时候,他微微皱眉,从黑暗中站了起来。

  他走到了飞雁台边的山道上,向下扫了一眼,正犹豫时候,忽然望见从远处那片浓得似乎化不开的黑暗夜色中,突然冲出一个身影,向他这边掠了过来,但就在距离他丈许开外的地方,突然身子一晃,却是摔倒在了地上。

  陆尘吃了一惊,连忙冲过去一把抱住了她,仔细一看,正是苏青珺。

  只见她此刻脸色苍白,但神志还清醒着,向陆尘看了一眼后笑了一下,张口似乎想说些什么,但就在这时她突然间身子一颤,一声轻呼,便是一口热血直接喷了出来,洒在了陆尘脸上、胸前。(未完待续。、,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16-10-2711:27:01
  浏览阅读地址:/tianying/218732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