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天影 > 第一百五十九章 恩情破绽

第一百五十九章 恩情破绽

  鲜血带着温热,在脸颊的肌肤上流淌而下时有种刺刺的感觉,而苏青珺在喷出一口鲜血后,身子便好像突然失去了支撑的力气一样,整个软了下去。

  陆尘眉头紧皱,叫了苏青珺一声,见她没有回应,在那点微光中脸色似乎也是异常苍白。他不再犹豫,一手从苏青珺脖颈下穿过托住她的肩膀,另一手从她腿弯上穿过,然后双手一用劲,直接将苏青珺的身子抱了起来。

  他大步跑回飞雁台,刚刚向洞府那边走了两步,低头再看时,只见苏青珺双眼紧闭似乎已经没有了知觉,便立刻转身跑向自己的草屋,一脚踹开门,然后将苏青珺的身子放在床上。

  一点烛火的光辉,在这深夜的时候点亮了。

  草屋中亮堂起来,陆尘面色凝重,看了一眼已经昏迷不醒的苏青珺,先是抓起她的一只手臂替她把了把脉,随即脸色陡然一变。

  昏黄的灯火下,他的神情掠过一丝焦急之色,但除此之外并未慌乱,他的目光随即扫过苏青珺的四肢和身躯,但一切看上去似乎都并无异样。

  片刻之后,他的目光忽然停留在苏青珺的左肩上,那里的衣服似乎比其它地方往下塌了一块,颜色也有些异常,在烛火下就像是一片小小的阴影。

  陆尘几乎没有任何的犹豫,直接用双手“咝啦”一声扯破了衣服,只见一片白皙如凝脂般的细嫩肌肤顿时显露出来,但令人触目惊心的是,在那肩头上却是有一个紫黑色的半个掌印。

  一片细雪般白嫩肌肤中,那黑色掌印更显得诡异非常,而且隐隐弥散出一股腥臭气味。

  陆尘冷哼了一声,目光急闪了两下,忽地右手一翻,一柄黑色的短剑便已出现在他的掌心,锋利无伦的刀刃,在灯火下折射出冰冷的光芒。

  他抬手挥剑,直接刺了下去。

  尖锐的破空声在那个短促的瞬间蓦地响起,那突如其来的寒风让烛火也摇曳起来,带着些许寒意。下一刻,冰冷的刀刃便已经直接刺入了苏青珺的肩头。

  苏青珺身子顿时猛然一颤。

  陆尘此刻却似乎愈加的冷血无情,对苏青珺泛起痛苦之色的美丽脸庞看都不看上一眼,手握剑柄向下压去,顿时只见冰冷的剑刃直接割开了那个女子肩头的血肉,黑血瞬间喷涌而出,留下了一道令人毛骨悚然的深邃伤口。

  “啊!”

  苏青珺大叫一声,整个身子瞬间蜷缩起来,身体剧烈颤抖着,面无血色,而一直紧闭的双眼也在这一刻仿佛陡然痛醒,在满头冷汗花容失色中,睁开了。

  第一眼,她看到的便是背对着烛火光辉,面色凝重肃然地站在她面前的那个男人。

  “别废话,听我说。”这是她醒来后,听到的第一句言语,没有安慰,没有同情,甚至也没有任何的询问,只是仿佛不带任何感情的冷漠。

  “伤口有毒,我在给你放毒血。”

  苏青珺低头看向自己的左肩,不停地喘息着。

  “你必须服药,这里没有。”

  “两个选择:第一,我立刻下山找人相助;第二,你打开洞府,找你自备的灵丹,可有?”

  陆尘冷峻地说着话,手上的动作缓慢却始终没有停下。

  而随着那刀锋的行进,苏青珺身子不停地颤抖着,牙关死死地咬着,却压抑不住痛苦的呻吟,甚至就连眼角里都浮起一抹雾气起来。

  话音才落,陆尘便立刻收刀停手,然后看了苏青珺一眼,直接转身便要往外走去。

  但就在这时,突然床上的苏青珺也不知道哪来的气力,一把抓住了他的手掌,痛苦而喘息着,嘶哑着声音,吃力地道:“别下山,去、去我那边……”

  陆尘立时又转了过来,如之前一般正要去抱苏青珺,但看了一眼她的肩膀,只见黑血流干之后,里面血液转红,但受到重创的苍白肌肤上仿佛已经像是快要透明了一样,毫无血色,在裸露的空气里微微颤抖着。

  他脱下自己的外套,盖在苏青珺的身上,然后再度将她抱起,冲出草屋。

  苏青珺横躺在他臂弯中,有一种奇异的眩晕感总是不停地如潮水般疯狂冲击着她的头脑,恍惚中,她看见了漆黑的深夜里,那片神秘阔大的苍穹,有阴云,有星光,都在远远的天边;一切都在晃动着,他奔跑时的颤动从身躯上传来,一步一步冲向前方……

  有冷风,吹过脸庞。

  可是不知为何,却好像不算太冷。

  天旋又地转,天地似乎总在不停地变幻,那一段路记忆中明明很短很短,可是在这个晚上,却仿佛是走了一生的时光。

  依偎在他的怀中,紧靠着他的胸膛。

  ※※※

  这一夜冷清而又寂寞,辗转反侧是谁,在梦中惊醒又沉沉睡去的是谁?

  当天色在黎明破晓前,当天光落下在飞雁台上苍松古木奇石岩壁间,当远方的一轮红日眼看就要在厚重云层后喷薄而出的时候。

  飞雁台还是安静的。

  夜的寂静依旧留在这里,如残留的梦将醒未醒,晨风带着湿润的云气从悬崖边吹过,一朵美丽的野花在峭壁上迎风摇摆着,绽放出最美的风姿。

  陆尘迎风站着,看着那朵野花。

  然后他又眺望向远方,凝视着天穹尽头,那一轮朝阳终于从茫茫云海中一跃而起,升上天空。

  于是有万道金光,临空洒落,无尽云海尽做金色,璀璨灿烂,直令人不可逼视。山风猎猎,他的衣衫飘动着。也不知站了多久,过了多少时候,忽只听远处石门隆隆之声响起。

  有轻细脚步声,向这边走了过来。

  陆尘转身望去,只见苏青珺裹着一件白狐披风,将身子包紧了,走了过来。

  她的脸色依然苍白,但气色却已经好了很多,在这清晨的光辉里,可以看出她并没有做过任何的打扮修饰,所以她的头发还有些凌乱,眼角还带着几分倦意。

  她走到陆尘的身边,站下,也看着远方的朝阳,只是没有说话。

  “你该在洞府中多歇息的。”陆尘看了她一眼,说道。

  苏青珺笑了笑,手从披风下伸出,递给他一件外衣,正是昨晚的那件。

  陆尘接了过来,苏青珺轻声道:“衣服上有血迹。”

  陆尘道:“没关系,回头我拿水洗一下。”

  “嗯,”苏青珺轻轻应了一声,看起来似乎在脸上有一抹不好意思的羞涩,犹豫了一下后,脸颊微微红着,低声道:“我……不太会洗衣服。”

  陆尘失笑,点了点头,道:“没事,我会的。”

  苏青珺笑了一下,长出了一口气,往悬崖那边走了两步,陆尘在她背后看着,皱了皱眉,道:“你真的不要紧么?”

  苏青珺摇摇头,微笑道:“没什么大碍了。昨晚多亏你及时为我疗伤,放出毒血,再服下我自备的灵丹后,伤势差不多也就这样了。”说着,她像是想起了什么,面上似乎突然掠过一丝调皮之色,道:“你可别看不起金丹修士的恢复之力啊。”

  陆尘微笑点头,道:“那就好了。”

  一阵冷风吹过,苏青珺轻轻咳嗽了几声,然后对陆尘开口说道:“昨晚的事,能请你保密么?”

  陆尘道:“行啊,我就当什么都没看到过。”

  苏青珺深深看了他一眼,道:“不止我受伤的事。”

  陆尘道:“嗯,不止你受伤。”

  苏青珺犹豫了一下,似乎感觉还是要说得更清楚些,轻声道:“还有我洞府里面……”

  “还有,我根本没进过那个洞府。”陆尘说道。

  苏青珺先是笑了一下,然后叹了口气,道:“我欠你一个大人情了啊。”

  陆尘道:“不着急,以后有的是时间,慢慢还。”

  苏青珺被他逗乐了,忍不住笑了出来,道:“你这人还真是有意思。”

  陆尘笑了笑,随即道:“虽然你是很厉害的金丹修士,但现在想必站在这风口上也不会太舒服罢,要不,我们还是去灵田那边看看?”

  “……好。”苏青珺答应了一声。

  两人走到另一侧的灵田边,在这一路上,苏青珺始终落后陆尘半步左右的距离,有好几次,她似乎都想开口说些什么,却又每次都忍了下来。

  走到那灵田边上时,陆尘指了指下面的鹰果树,道:“你这样子,如果今天还有鹰果成熟,你能吃吗?”

  苏青珺怔了一下,似乎也是并没有想过这个问题,犹豫片刻后,不太肯定地道:“应该……可以吧?”

  陆尘有些无语地看着她,苏青珺似乎有些不好意思,道:“我对灵丹这些东西不太精通。”

  陆尘耸了耸肩,道:“那就先吃着吧,反正也是灵果,我估计就算没太大效果,也不会有什么坏处的。”

  “嗯。”苏青珺点了点头,过了片刻后,她忽然开口对陆尘问道:“陆尘,我有件事想问问你。”

  “哦,你问吧?”

  苏青珺静静地看着他,还伸手掠了一下一缕垂下的秀发,然后道:“你只是一个杂役弟子,可是昨晚你救我的时候,那份胆识、临机决断,甚至还有直接为我破体放血的手段,可都是很高超的啊。”

  她笑了一下,只是眼神中并没有太多的笑意,轻声道:“你到底是什么人,陆尘?”(未完待续。、,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16-10-2704:31:31
  浏览阅读地址:/tianying/218786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