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天影 > 第一百六十章 掀桌女子

第一百六十章 掀桌女子

  飞雁台上安静了一会儿,几许山风吹过,因为陆尘没有说话,苏青珺也安静了下来,就这样平静地看着他,似乎异常有耐心地在等待他的回答。

  过了一会,陆尘道:“这个问题我不回答行不?”

  苏青珺想了想,道:“你刚帮了我这么大一个忙,我肯定不能逼你。不想说就算了,不过我确实很想知道。”

  “哦。”陆尘笑了一下,然后转身走开,道,“多谢你的体谅。”

  “……喂!”苏青珺呆了一下,对着他的背影喊道,“你还真的不说啊?”

  陆尘笑了起来,对着她摆摆手,然后走进了自己那间草屋。

  苏青珺一时气结,以前随便哪个年轻男子在她跟前,大多都是诚惶诚恐的,有问必答那也是应有之义,想不到今天倒是碰了个软钉子。

  她瞪着那间草屋,咬了咬牙,有些气恼地将披风裹紧了些,转身大步走去。不过在走出一段路后,她忽然又停了下来,眉头微微皱着,似乎想到了什么忽略的事,过了片刻后,又转了回来,走到那间草屋门口,敲了敲门。

  “请进啊。”陆尘的声音从里面传了出来。

  苏青珺推开门,只见陆尘正坐在床沿边上,看着她道:“怎么了?”

  “嗯,有件事。”苏青珺道,“之前你跟我提过的那件事,我又想过了几回,觉得……还是……”不知为何,她说到最后的时候显得有些纠结,话也没说太清楚。

  陆尘有些奇怪地看着苏青珺,道:“是哪件事?”

  苏青珺默然片刻,看来是最后下了决心,道:“就是这段时间里,你帮我拦下苏家其他人等的事。”

  陆尘略感惊讶,道:“你居然想通了?”

  苏青珺笑了笑,笑容有些苦涩,轻声道:“其一,我现在受了伤,这样子不好见人,也不便让其他人知晓真相,需要你帮我拦一下;其二,昨晚过后,我……我其实多少也有些心冷了,也觉得再这样大包大揽照顾下去,是不行的。”

  陆尘皱眉道:“我一直没问你,昨晚到底发生了什么?”

  苏青珺淡淡地道:“也不算什么大事,苏墨那三人在昆吾城中张狂惯了,惹了人起了冲突,大打一场后又约了人再战,说是那边只是个实力很强的筑基境巅峰修士,谁知最后冒出了另一个道法诡异的金丹修士来。”

  陆尘默然,片刻后点了点头,道:“难怪了。”

  苏青珺似乎也不愿在这个话题上多说,抬眼凝视着陆尘,道:“这件事你能帮我吗?”

  陆尘笑了笑,迎着她的目光,道:“你只是因为不好见人,所以迫不得已才想请我帮你拦人的,这件事我不想做。”

  苏青珺眉头一皱,道:“为什么?”

  “我帮你做这件事,会得罪你们苏家多少人,你想过没有?”陆尘淡淡地道,“我跟你非亲非故,跟苏家其他人无冤无仇,我何必招惹这种麻烦?”

  苏青珺怔了一下,似乎对陆尘突然间的冷淡和直言不讳有些愕然,道:“你之前不是……”

  陆尘轻轻摆摆手,道:“其实,你还是从心底里觉得,别人帮你都是天经地义、理所应当的吧?”

  苏青珺沉默了很久,然后轻轻抿了抿嘴,道:“是我错了。”

  她的容色因为伤势而显得有些苍白,却又另添了几分令人心疼的婉约美丽,只是陆尘似乎对此视而不见,只是平静地看着她,一言不发。

  苏青珺抬头看着他,道:“我想过了,我现在这样子确实不好对外示人,确实需要你来帮我一次。你愿意帮我么,如果需要我付出一些报酬的话,咱们也可以商量。”

  说到这里,她似乎突然也有些不太好意思的样子,带着几分自嘲之意,道:“反正我刚刚才欠了你一个天大的人情,多欠点债,只当以后一起慢慢还你吧。”

  陆尘看着她那张有些苍白但依旧美丽的脸庞,过了一会后忽然叹了口气,道:“都做到这种地步了,那我就帮人帮到底罢。”

  苏清颜顿时面露笑容,嫣然笑道:“多谢啊,你真是一个好人。”

  ※※※

  “好人啊……”陆尘喃喃地重复了一句,摇了摇头,然后看向苏青珺,正色道:“这件事我帮你是可以的,但是我一个人做不来,为了拦人我肯定要得罪人,所以你一定要为我撑腰。”

  苏青珺点了点头,道:“好。”

  陆尘却没有敷衍过去的意思,而是盯着她的眼睛,道:“我把话说清楚了,我要你撑腰的意思,就是普通的辱骂可以不管,但是有人动手的话,他打我哪里,你打他哪里;他伤我多少,你双倍还回去。”

  苏青珺顿时沉默了下来,过了一会后苦笑道:“我真的很想一口答应下来,可是……真的又担心到时候,我会做不到。”

  陆尘点点头,望向这个女子的目光柔和了些,道:“你肯对我说实话,难得。”顿了一下后,道:“还是觉得抹不开面子?”

  “嗯。”苏青珺有些苦恼地道,“我也知道,家里那些人其实并不全是好人,也有很多坏处,但都是一家人长大的,又有那么多亲戚关系血脉相连,我打小就在这些人中间长大的,实在……”

  “哪怕他们一直占你便宜,让你为他们劳心劳力,甚至受伤吐血,他们也没人过来看你。这样,也抹不开面子?”

  苏青珺面色挣扎,最后苦笑了下,道:“我师父也为这事说过我好几次,还骂我心性不改,日后难成大器。”

  陆尘怔了一下,有些诧异地道:“木原那老头居然这样说过你啊?”

  苏青珺叹了口气,道:“师父他老人家是爱我心切,恨铁不成钢吧,这话当然不能当真……哎,你别乱说啊,怎么敢叫我师父是老头!”她压低了声音,道:“我师父对我不错,但是对别人脾气可不太好,你小心被他抓住,那就要倒霉了。”

  陆尘看了她一眼,忽然哈哈一笑,点点头,道:“行啊,就冲你这句话,我教你个法子吧。”

  “什么法子?”苏青珺有些错愕。

  陆尘一本正经地道:“你不觉得自己这种心态不对么?”

  “好像是有一点,可是……”

  “这是心魔!”陆尘忽然打断了苏青珺的话。

  苏青珺吓了一跳,道:“什么?心魔?”

  “是的,心魔。”陆尘正色道,“喂,你别用那种表情看我好不好。虽然……呃,心魔这个词我知道,听起来真是傻得不行,总给人一种江湖骗子般的感觉,哪里配得上我们这等名门大派?”

  “不过呢,你想想看,你身上什么都好,在外面人看来几乎就是个完美无缺的女子,但一旦牵扯到苏家那边的人,就变成这副模样,总是有些不对的,是吧?”

  苏青珺缓缓点头,道:“是。”

  陆尘又道:“其实我看你这般聪明,心下也未必就没想过这些事,只是一直想不出能甩掉这些心上包袱的法子,对吧?”

  “心上包袱……心魔?”苏青珺喃喃说了几句,眼睛倒是亮了几分,看着陆尘,道:“你……真的有什么法子?”

  “有啊,当然,管不管用这也是要看人的。”

  “什么法子,说来听听?”

  “掀桌子!”

  “掀桌?”

  “对,掀桌!”

  ※※※

  苏青珺在这一刻,只觉得自己脑子里一片混乱,总觉得眼前这个男人说的一切都太不靠谱,但心底深处某个地方,却好像又总有种诡异的期盼。

  或许有用呢?

  或许真的能行呢?

  “但是掀桌是什么法子嘛?”苏青珺苦恼地问道,带着一脸的难以置信看着陆尘。

  “你看,我这里有一张桌子啊。”陆尘指了指草屋中唯一的一张木桌。

  “哦。”

  “你扶着它。”陆尘道。

  苏青珺怪怪地看了他一眼,心里想,自己是不是被人打傻了,但犹豫了一会儿后,还是慢慢走了过去,用手扶住了那张桌子。

  “什么感觉?”陆尘问道。

  “嗯……这是木头做的。”苏青珺道。

  陆尘翻了个白眼,道:“废话……还有呢?”

  苏青珺想了想,道:“面上挺粗糙的,没怎么磨平,树的纹理也一般,应该不是什么名贵木料。做工也就马马虎虎,看起来不值钱,还有……”

  “喂!”陆尘恼火地喝止了她,没好气地道,“你这个女人!一天到晚的想得怎么就跟普通人不一样啊。我问你,这桌子整张都是木头做的,是不是很重啊?”

  苏青珺白皙的手指在桌子边沿抓了一下,提了一下,然后看着陆尘,道:“不重啊……你忘了我是金丹修士了吗?”

  “你……”陆尘仰首看天,露出一副好似生无可恋般的神情,过了一会儿才低下头来,像是勉强控制住了自己的心情和脸上扭曲的肌肉,道:“这样,你要把这桌子想象得是世间最沉重之物,因为在它上面,承载的正是你这么多年来的心魔,是你始终摆脱不了的那份犹豫和纠结!”

  苏青珺脸色顿时为之一沉,一片肃然。

  陆尘眼睛一亮,拍手道:“就是这样,然后你就一把掀翻桌子,就像你把所有的心魔都给甩开!”

  “掀翻?”

  “掀桌!”

  “轰!”

  一声巨响,飞雁台上似乎也震动了一下,只见一张木桌破屋而出,冲上半空飞了老高老高,半晌才重重落回地面,“啪”的一声摔得四分五裂。

  周围一片安静,过了片刻后,突然只听陆尘愤怒的声音在那间残破的草屋里传来,吼道:“喂!你这人,到底是掀桌还是拆房啊?”

  “啊,对不住对不住……我是金丹啊,一时没控制住……”

  “闭嘴!”

  “哦……”(未完待续。)
  浏览阅读地址:/tianying/219588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