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天影 > 第一百六十一章 风过雁台

第一百六十一章 风过雁台

  “金丹?金丹修士了不起啊?”

  “金丹修士就可以跑过来胡乱拆别人的房子吗!”

  一连串的抱怨声,从那间屋顶破了个大洞的草屋中传了过来,一脸郁闷的6尘踩在碎成好多块的木桌碎片上,正努力地修补着屋顶的破洞。

  而在门外头远处,山壁洞府边,石门半开着,苏青珺正站在门边,有点心虚地探出头往草屋那边张望着,偶尔还能听到随风飘来的那几句抱怨声,让她原本就有些粉色的脸颊更红了些,透出一股动人心魄的美丽。

  忽然觉得脸上好烫啊。

  她伸手轻轻摸了摸脸颊,面上有些惭愧有些内疚,不过也不知道是为什么,过了一会之后,她忽然又悄悄地自己噗嗤一声偷偷笑了出来,大概是想到了什么连自己都觉得太过好笑的事情了吧。

  “掀桌子,掀什么啊,这么大力气干嘛不去砍树啊……”

  听着那边的男人似乎还在郁闷地抱怨着,苏青珺倚靠在门边,忽然手掩口吃吃笑了一下,然后转身走了进去。石门在她背后关上了,隐约只能看到她轻快的脚步走进了那片洞府深处。

  ※※※

  事情总归是这样定下来了,不过奇怪的是,在接下来的两三天里,飞雁台这边居然意外的平静,并无人来骚扰。而鹰果的成熟也开始进入了稳定时期,几乎每一天都会有一两颗果实成熟,然后6尘叫上苏青珺出来吃下。

  两个人相见时会聊聊天,关系似乎又熟悉了些,偶尔还会开些小玩笑。

  这样平静的日子让人意外地觉得舒服,仿佛就是世外桃源般的感受,在巍巍昆仑里,在这阔大的天地间,小小的飞雁台仿佛只是他们两个人的一方小小世界。

  在这中间,木原真人又来过一次,不过当时苏青珺的伤势已经恢复了大半,看起来并无异样,出来相见闲聊一阵,木原真人叮嘱了几条,然后便匆匆走了。至于之前他印象深刻颇为看好的6尘,木原真人这次来居然理都不理,让人觉得有些奇怪。

  苏青珺为此对6尘表达了一点疑惑和不解,6尘则十分小心眼和尖刻地评价了一句,道:“你师父大概是想忘了曾经许诺给我的奖赏吧!”

  苏青珺又好气又好笑,只说是不可能,但6尘刚要跟她仔细分辩,她却自顾自地飘然而去,只说道:“今天天色还早,我要回去睡……修炼了。有事用燃心符叫我。”

  ※※※

  到了6尘来到飞雁台的第九天。

  这天早上,他像往常一样起床,看看刚刚修补好的屋顶,摸摸用砍来的木头重新做好的桌子,然后出门打水洗脸,眺望朝阳,俯视云海,又在飞雁台上走了一圈,随后就在灵田中忙碌起来。

  山风从悬崖那边吹过来的时候,苍松古树微微摇晃,树叶沙沙作响,感觉又是美好而安静的一天呢。

  不过这样平静的美好不幸地并没有持续太久的时间,一阵从远处传来的动静声打破了飞雁台的平静。

  6尘从灵田中站起,走上田埂向山道那边看了一眼,然后轻轻叹了口气。

  在山道上,苏墨、苏迁和苏文三兄弟,正大步走了过来。

  6尘丢下手中的东西,低头看了一眼,只见自己身上,特别是裤脚和一双鞋子上沾染了黑泥尘埃,衣服上也着实有不少,看起来哪有半点修士风采,明明就是个干农活的佃农。

  呃,不过杂役弟子好像跟佃农也没什么太大的区别啊。

  6尘嘴里咕哝了一声,大概是自嘲吧,然后拍拍手掌,走了过去,在洞府之外三四丈远的地方,面带微笑地拦在了这苏家三兄弟的面前。

  “三位苏师兄,好久不见啊。”他笑着拱了拱手,道,“今天怎么有空过来了?”

  那三人看到了6尘,除了站在中间的苏墨,苏迁和苏文都是点了点头,大概是想着6尘怎么说现在也是在帮苏青珺做事,虽然离苏青珺的心腹或是身边人那种档次还差了太远,不过基本的礼貌还是有的。

  只是片刻后,当他们看到6尘身上脚上的黑泥后,顿时三个人面上都是露出轻视厌恶之色,大概是嫌弃6尘身上太脏了罢。

  “嗯。”苏文随便应了一声,挥挥手,像是赶苍蝇一样,道,“我们要求见珺姐,你别挡路。”

  说着,他们三人都是准备往前走去,只是才踏出两步,却忽然现6尘还是站在原地,拦在了他们的面前,虽然面上还是带着温和的微笑,却并没有让路的意思。

  苏标皱眉道:“你这是什么意思?”

  6尘刚想说话,却听那苏墨已经冷冷地道:“臭小子,别找打啊。”

  6尘顿了一下,目光在苏墨脸上微微停留片刻,但脸色不变,还是温和地微笑着对他们三人说道:“三位公子,是这样的,苏师姐这两天明确交待过,她要修炼一项秘法功诀,所以最近不见任何人。”

  苏家三兄弟脸色皆是一变,苏墨看上去脾气最坏,至少在6尘这样一个杂役弟子面前最糟糕,张口就骂道:“放屁!你说闭关就闭关,不见就不见?你算老几?”

  6尘道:“在下身份低微,当然不能跟三位苏公子相提并论。不过也正是因为如此,还请几位多细想一下,我不过只是一个杂役弟子,又岂敢去冒充苏师姐的法令意志,来对你们胡乱拦阻呢?”

  此言一出,苏迁、苏文都是一怔,原本也有些愤怒的脸色倒是缓和了些。

  苏迁拉了一下满脸恼怒的苏墨,低声道:“他这话说得倒也有些道理,可能珺姐真的有事,暂时不方便见咱们啊。”

  苏墨还未说话,旁边的苏文已经皱眉道:“话虽如此,但咱们来都来了,难道就这样回去么?”

  苏迁道:“不然呢,你想怎么办?”

  苏墨哼了一声,道:“珺姐什么脾气,我能不知道么,都让开,我过去叫门,多叫几次的,她自然便会出来见我们了。”说完,便大大咧咧地向前走去。

  6尘站在原地,面上露出一丝无奈之色看着苏墨。苏墨走到他的跟前,上下打量了6尘一下,冷笑道:“臭小子,我看你是吃了熊心豹子胆了吧,话都说到这份上了,你居然还敢拦在我面前?”

  6尘苦笑了一下,道:“苏公子,以你的身份,想必也是讲道理的人……”

  “砰!”忽地一声闷响,却是苏墨直接抬腿,一脚踹在了6尘小腹上,顿时将6尘踹翻在地,还在地上滚了几圈。

  6尘蜷缩起身子,大概是被踢得狠了,甚至还剧烈地咳嗽起来,同时大口地喘息着。

  “讲你妈的道理啊!”苏墨冷笑道,“你算是个什么东西,凭你也配跟我讲道理?”

  骂完这句话后,他便大摇大摆地从6尘身边走了过去。

  苏迁和苏文跟了上来,淡淡地瞄了一眼倒在地上的6尘,然后对苏墨道:“你这人,怎么这样冲动。好歹此人也是帮珺姐种树的,你这样做,珺姐脸面上须不好看。”

  苏墨满不在乎地道:“呸!这种身份的人,也敢在我等面前摆谱,岂不是讨打!打就打了吧,珺姐过来还能如何,最多就说咱们几句而已,不打紧的。”

  “唔……这倒也是。”苏迁、苏文都点头称是。

  说话间,他们三人都来到了洞府石门前,啪啪啪大声敲门喊叫起来。

  “珺姐,珺姐,你出来一下啊,我们有事找你。”

  ※※※

  躺倒在地上的6尘,这时一边双手抱着小腹,一边也是看着洞府石门那边。过了一会之后,只听隆隆之声响起,片刻之后,苏青珺面无表情带着几分冷若冰霜般的气质走了出来。

  看起来,似乎心情不是很好啊?

  苏家三兄弟心中同时掠过了这种感觉,不过对付这个姐姐他们早就有拿手的一套了,顿时便围了上去,叽叽喳喳争先恐后地说了起来。

  苏青珺面色淡淡地听着,目光却是越过了围在自己身前的三个人,看到了前头被打得倒在地上的6尘,看着他的脸色有些煞白,看着他的双手捂住腹部。

  那里还有一只鲜明的脚印。

  晨光中,她明亮清澈的目光里,似乎突然掠过了一道阴影。

  她好像想说什么,想做什么,却又慢慢低下了头。

  6尘躺在地上,脸上也并没有什么太多的表情,只是静静地看着她。

  过了片刻,苏青珺忽然不顾那三个正在呱噪的兄弟,咬了咬牙之后,大步走向了远处那间草屋,没多久到了草屋前,推开门走了进去。

  苏家三兄弟面面相觑,脸上都有疑惑之色。

  6尘则是摇摇头叹了口气,苦笑了一声,低声道:“非要去我草屋做什么嘛,我就不信你洞府里就没桌子!”

  “砰!”

  忽地,一声大响从那草屋中传来,6尘和苏家三兄弟一起看去,只见一张木桌破屋而出,将那草屋屋顶撞出了一个大洞,飞得老高后重重摔了下来,噼里啪啦顿时粉身碎骨。

  过了片刻,苏青珺从屋里慢慢走了出来。她的脸上神情有些奇怪,似有一点忐忑,却诡异地又有些莫名的兴奋,双手紧握成拳,仔细看的时候甚至还隐隐有些抖,好像很是紧张和激动。

  她定定地看着苏墨等三人,然后缓缓走了过来。

  苏墨哈哈大笑,迎了上去,大声笑道:“珺姐珺姐,我就知道你还是对我最好了。刚才这不开眼的奴才还想拦我,不让我见你,被我一脚就踹飞了。看吧,你果然还是对我……”

  话音未落,苏青珺已经走到他的面前,忽然双眼中异光大盛,似兴奋似激动,如大海生涛般狂烈地汹涌着。

  就在苏墨手舞足蹈般跑过来时,那个女子忽然间一抬脚,仿佛刚才那幕情景瞬间重现。

  苏青珺一脚就踹在了苏墨的肚子上,然后只听一声杀猪似的惨叫声,苏墨整个人被踹飞了起来,横跨半空,“砰”的一声直接被踹到了那坚硬的山壁上,同时伴随着几声清晰可见的骨头断裂声,又骨碌骨碌地滚了下来。

  风过雁台,瞬间静寂,人人屏住呼吸,呆若木鸡。(未完待续。)
  浏览阅读地址:/tianying/219615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