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天影 > 第一百六十三章 凶残心意

第一百六十三章 凶残心意

  昆仑山三丈峰。

  这是巍巍昆仑山脉中的一座山峰,名字很是有些奇特,不过山峰本身当然不会是只有三丈高。

  只有三丈高的那叫做土丘。

  这座山峰的名字由来有好几个说法,不过最广为人知的是,山顶上有一处清泉喷涌而出,水汽蒸腾,每当日光照耀下来时,山峰上便会出现三丈彩虹,此山因此得名“三丈”。

  在三丈峰中间一处灵地洞府,只见洞门紧闭,门口落叶掉了一层,尘埃遍布,看起来已经封闭多时。只是这一日在洞府之外,远远近近地站了不少人,其中站在最近处的是两个女子,一老一少,正是金丹修士颜萝和易昕两人。

  与此同时,只听在那三丈峰洞府之中,时不时便会传出一阵奇异的呼啸之声,如龙吟,似呼啸,一张一弛,仿佛隐隐有玄奥道理,与天地共振,与山川同鸣,让人感觉似有一只巨兽仿佛在沉睡中即将醒来一般。

  一股莫名却又充沛无比的力量,似乎也蕴藏在这座山峰里,如即将破茧的蝴蝶,缓缓震动着翅膀,一点点呼啸着。

  易昕脸上满是担忧之色,眼睛眨也不眨地看着那座紧闭的洞府石门,一只手掌紧紧抓着颜萝的手,似乎紧张得连呼吸都有些艰难起来。

  而颜萝虽然神色间还算是比较镇定,但眼神之中也有一丝隐藏得颇深的焦灼。

  如此在洞外又等了足足一个时辰,但是那洞府之中并没有任何更进一步的异样,反而是连那龙吟虎啸的异声,也是缓缓地低沉了下去。

  三丈峰上各色人等,大多数人的脸上都露出了一丝失望之色,有的人已经开始转身离开了。而站在最前面的易昕更是脸色苍白了一下,手足冰凉。

  颜萝似乎感觉到了什么,轻轻叹了口气,握着易昕的小手,将她轻轻拥在怀中,柔声道:“没事的,没事的,别担心。”

  易昕眼角隐有雾气,神色伤心,连声音似乎都有些哽咽起来了,道:“师叔,为什么、为什么师父他还不出关啊?”

  颜萝摇摇头,轻声道:“傻孩子,那元婴境是大生死关,哪里有那么容易过的,别太着急了。”

  易昕咬着嘴唇,道:“可是您明明说过这龙虎之声乃是破境之兆啊。”

  颜萝颔道:“确实是这样的,而且龙虎之声乃是吉兆。”

  易昕苦笑了一下,道:“但是这连鸣七日,每日响起又复沉寂,这却又是为什么啊?”

  颜萝缓缓摇头,道:“元婴境冲关时有幻象万千,难以一一尽数,且破境之人不同,功法不同、道行不同、心境不同者,种种征兆亦有微妙差异,外人是说不清楚的。”她轻轻摸了摸易昕柔顺的黑,温和地道:“乖,咱们现在只能耐心地等着,只盼你师父他吉人自有天相吧。”

  易昕茫然点头,但面上的忧虑之色始终还是挥之不去,一双明眸只是紧紧盯着那座洞府。

  颜萝在心中轻叹,转眼向周围看了一下,只见在那龙虎之声低弱之后,周围那些围观的人已经散去了大半,只剩下很少的一些人还远远站着看向这边。

  忽然,她目光微微凝了一下,却是看到在远处一棵老松树下,正站着一位年轻男子,却是何毅。

  颜萝眉头微微皱了一下,显然没想到何毅会来到这里;而何毅很快也察觉到颜萝的目光,向这边看了一眼后,便对颜萝微微笑了一下,神色带了几分恭谨,显然是表达出自己并无恶意的意思。

  颜萝迟疑了片刻,也是对他微微颔。

  不管怎么说,何毅总归是一位前程远大的天才弟子,前些日子那件事情,从根子上来说,其实也真的不关他什么事,颜萝自己,其实也与何毅并无什么深仇大恨。

  只是不知道,他为什么会守在东方涛的洞府门口?

  他想干什么呢?

  颜萝慢慢转过头来,看着那座洞府,却只听那洞府中的龙虎之声越来越低,终于是慢慢听不见了。

  ※※※

  昆吾城中,黑丘阁。

  “乒乒乓乓”、“噼里啪啦”……一阵怪响声,庭院中的老马目瞪口呆地看着自己拿来的几盘配酒小菜如油炸花生、腌萝卜、咸鸭蛋等,被6尘统统倒进了垃圾篓中,愕然叫道:“你这是做什么啊?”

  6尘一脸鄙夷地看着这个胖子,那眼光里满是暴户般居高临下的优越感,然后施施然从随身带着的包裹中拿出了一盘又一盘色香味俱全的山珍海味,转眼间就将他们之间的那张小饭桌铺满了,甚至还往上垫了好几层。

  老马张大了嘴合不拢,一边流着口水,一边惊呼道:“我去,你这厮不做细作,改行当强盗了吗?这是打劫了昆吾城里多少家饭馆啊?”

  “劫你个鬼!”6尘傲然道,“这些都是老子买的。”

  老马看他如见鬼一般,结结巴巴地道:“你、你买的?”

  6尘冷哼一声,看起来似乎根本不屑于回答胖子这个弱智的问题,伸过手抓住胖子那个酒壶,随手就是一抛,直接扔了出去。

  “哎呀!”老马一声惨叫,痛苦万分地道,“那可是我特地留下的好酒啊,一块灵石一坛的好酒……”

  “砰!”

  一声闷响瞬间打断了胖子的哀嚎,6尘豪气干云地提了一坛老酒放在老马面前,斜眼看他,道:“五十灵石一坛的花雕酒,你要喝哪个?”

  老马呆若木鸡,瞪大眼睛,片刻后一声大喝,道:“去******破酒,我要喝花雕!”

  ※※※

  “好酒啊,好酒!”

  老马美滋滋地喝了一大口,嘴里啧啧有声,然后又迫不及待地伸手在桌子上堆积如山的山珍海味里撕了一只不知什么仙禽灵兽的腿肉,满嘴流油地大嚼起来,面上都是满足之色。

  6尘看起来就斯文多了,坐在老马的对面喝着酒,拿着筷子夹了一口菜,笑道:“怎么样,我够意思了罢,有什么好处都记得你。”

  “好兄弟,狗朋友!”老马对他竖起了手中抓着的那只鸟腿,还比划了一下。

  6尘大怒,骂道:“去你.妈.的,我给你买这么多好吃的好喝的,你居然骂我是狗?”

  老马吓了一跳,赶忙咽下了嘴里大块的肉,陪笑道:“错了错了,你听错了,我说的是够朋友啊!”他向6尘竖了一下大拇指,正色道:“全天底下,我觉得就你最够朋友了,好兄弟!”

  “这还差不多。”6尘悻悻地又瞪了他一眼,然后端起酒碗喝了一口酒水。

  老马笑着看他,然后小心翼翼地问道:“我说6尘啊,你突然间变得这么有钱,这是生了什么事么?”

  6尘哼了一声,道:“我凭本事赚的。”

  老马眉头一挑,道:“说来听听,妈.的!昆仑山上居然有这等好事?早知道我自己也混进去了啊。”

  6尘摆摆手,道:“也不是什么大事了。”说着便把这些日子跟苏青珺的事情粗略说了一遍。

  老马听得眼睛越睁越大,看着6尘的目光也越来越古怪。

  到了最后,6尘说完了,老马皱着眉头,道:“我说,我怎么觉得你这钱赚得有点像是吃女人软饭啊!”

  “放屁!”6尘勃然大怒,一脚踹了过去,道,“死胖子,把刚才吃的都吐出来。”

  “别别别!”老马哈哈大笑,躲开了去,道:“这钱太好了,太好了,都是你聪明机智赚来的。”

  6尘又骂了两句,这才坐了下来,老马笑着坐在他的身旁,仔细沉吟了一下,却是脸色端正了些,轻声对他问道:“这么说起来,你跟苏青珺也在同一座山头上呆了二十多日了。怎么样,你觉得苏青珺这女子,可还有嫌疑么?”

  6尘默然片刻,随即缓缓摇了摇头,道:“我感觉她嫌疑应该不大了。”

  老马眼睛微微眯了一下,道:“哦,这么肯定?”

  6尘端起酒碗并没有喝,只是在掌心中轻轻转动了几下,口中淡淡地道:“苏青珺这女子,外表上看,几乎完美无缺,天分高,家世好,修炼刻苦,道行惊人,但相处久了之后,很容易便现她性子上有好大的破绽弱点。”他笑了一下,道:“魔教若是将举教气运都交在了这样一个人手上,那咱们也没什么好怕的了,只管坐在这里等着,我看魔教也没几天的气数。”

  老马点点头,道:“有理。”

  6尘凝视着手中那碗酒,看着那透明微黄的酒水轻轻摇晃着,过了一会后,忽然道:“老马,你觉得我是不是一个……凶残成性的坏人?”

  老马怔了一下,皱眉道:“好好的,干嘛这么说?”

  6尘的嘴角微微抽动了一下,目光低垂闪烁,过了片刻后,道:“当我现苏青珺的那个弱点后,在那片刻之间,我突然现,自己已然在心里一下子想出了七八种法子,可以裹挟她的亲友,可以暗算杀人,甚至可以逼她疯……”

  庭院中一片安静,似乎连根针掉在地上都听得见一般。

  他慢慢抬起头来,看着老马,静静地道:“所有的东西,我都没细想过,但就像是本能一般,瞬间……我就有了害人的念头。”(未完待续。)
  浏览阅读地址:/tianying/219772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