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天影 > 第一百六十五章 昆仑求助

第一百六十五章 昆仑求助

  “呸!”旁边的苏文怒道,“你算个什么东西!肯定是你这厮,整天在珺姐面前挑拨是非,才惹她对我们发怒,这不给你点教训,你还翻天了?”

  苏迁冷笑道:“墨哥早就想拿这厮出气了,给我抓回去,让墨哥好好地整治整治此人!”

  苏文哈哈大笑,走过来忽然抬起一脚,就踹在了陆尘的大腿上,狞笑道:“你叫啊,你再拽啊!看今天还有没有人再帮你出头?”

  “喂,你们要干什么啊?”一旁的易昕面带惊怒之色,大声喊了出来,但苏家那些人根本不带理她的,直接将她推到一旁,然后一大堆人押着陆尘,一路推推打打,辱骂不休,便向苏家大宅走去。

  易昕急得跳脚,有心想救人,又不知如何是好。回家叫人嘛,易家本就比不过苏家,家里人肯定不愿开罪苏家这些人;回山么,陆尘自己又是个普普通通的杂役弟子,根本没人愿意为他出头的。

  想来想去,易昕忽地一咬牙,拔腿便往昆仑山方向跑去。

  到了这种时候,也只有去求自己认识的长辈了,希望颜萝师叔能看在平时爱护自己的情分上,发发慈悲,下山来救陆尘一下。

  可是……真的会有人愿意为了一个无足轻重的杂役弟子,去得罪昆吾城中财雄势大、并且家中有天才出世,注定还要再风光多年的苏家吗?

  哪怕是昆仑派中的金丹修士?

  易昕不敢去细想这些事,因为她怕自己仔细想过之后,连向昆仑山跑去的勇气都没有了。

  “陆大哥,你等我……我一定找人来救你!”少女眼角有焦急的泪光,拼命地向着昆仑山上跑去。

  ※※※

  苏家大宅在昆吾城中也是一座有名的豪宅大院,毕竟风光了多年,地段很好,也十分引人注目。所以当大街上一行人热热闹闹地押着一个人走回来时,顿时便引来了许多路人的围观。

  苏府大门当然也是气派非常,旁边还专门有门房,此刻听到动静,也是有好几个家丁护院跑了出来,一看顿时有些傻眼,彼此面面相觑。

  没多久,苏迁、苏文等人带着陆尘便走到了大门口,不管不顾地便要进门。

  旁边那些看门的人中你推我我推你,最后还是一个看起来有点岁数的老头走了上来,苦笑着道:“二位公子,这是做什么啊?”

  苏迁“哼”了一声,道:“老李,我们兄弟二人在路上抓了个小偷,就带回来好好教训一下。”

  老李往人群里的陆尘看了一眼,面色微微一变,强笑了一下,却是压低了声音道:“公子爷,他身上内里穿的,可是昆仑派的弟子服啊?”

  苏迁皱了皱眉,回头看了一眼,果然只见陆尘外套上只是一件普通衣物,但刚才一通推挤拉扯,却是露出了他里面那件衣服,正是昆仑派的弟子服。

  苏迁有些犹豫起来,毕竟这是在昆吾城中,想要对一个昆仑弟子随便动手私刑,总是不太好看的,哪怕那只是一个无关紧要的杂役弟子。

  不过,这时站在一旁的苏文却是冷笑一声,忽然提高了声音,道:“谁看到了,谁看到了?”说着走过去一把将陆尘的衣服扯紧了,盖住那弟子服,冷笑着看着陆尘道;“臭小子,你今天就等死吧。”

  从一开始到现在,陆尘依然还是没有任何反抗的意思,他只是站在原地淡淡地看着苏文,片刻后忽然咧嘴笑了笑。

  苏文忽然觉得那笑容异常的刺眼,怒道:“给我带进去,妈.的,等一会老子狠狠治你的时候,你还笑得出来,我就跟你姓!”

  站在一旁的老李连连摇头,他是上了岁数有见识的老人了,哪里看不出来这中间有猫腻,但他也深知家里的这几位公子哥向来跋扈惯了的,也不是他能劝动的人。

  于是一群人就这样轰然而过,大大咧咧地进入了苏府之中,门房这里的众人都是无可奈何。

  老李眉头紧皱,叹气道:“糟了糟了,这是要出事啊!”

  旁边有人凑了过来,小声问道:“李伯,现在该怎么办啊?”

  老李还没说话,另一个家丁道:“老爷出门不在家,要不,我这就去禀告夫人?”

  “闭嘴!”老李没好气地道,“这两位公子加上苏墨公子,夫人平日里最是溺爱不过了,你过去歪嘴,信不信回头三个公子就过来把你打断腿再赶出家门去?”

  那家丁顿时噤若寒蝉,旁边人也是茫然无语,有人道:“那咱们就不管了吧?”

  老李长叹了一口气,顿足道:“算了,反正咱们也只是下人,哪里管得了那么多啊!”

  众家丁护院皆点头称是,只是望向远处苏府深处那群人的背影,眼中也都流露出几分同情之色。

  ※※※

  这一天,昆仑山上一片晴朗,上山下山的弟子着实不少,大多数人都是神态悠闲轻松,所以当一个少女着急忙慌地冲上山道,拼命向前跑去时,便显得特别醒目异常。

  许多人看到易昕冲过来的身影,多是主动让开了一条道,偶尔有相识的还会问上一句话,但易昕往往都没空回答,只是一脸焦急地往前跑着。

  许多人看着她的背影,议论纷纷,后来也不知是谁说了一句,然后很多人都传开了知道了,原来那个少女就是当初轰动整个昆仑派的何刚逼婚事件的那个女孩。

  甚至于,连易昕脸颊上还残留着的一道淡淡的疤痕,都被人拿起来说了好些话。不过这些闲言碎语,易昕也是顾不上的,她一路急奔,只觉得这段山路异常的漫长,甚至长到让她开始有些痛恨自己道行太过低微,为什么不像有的金丹修士、元婴修士那般神通广大,可以御空飞行,再长的路也可以转眼即到。

  过了这么久时间,陆大哥会不会出什么意外?

  他……他该不会受伤吧?

  那些可恶至极的苏家人,会不会对他做什么?

  易昕觉得自己急得都快要哭出来了,终于,在眼睛就快要模糊的时候,她看到了颜萝所在的流香圃大殿静室的影子。

  静室中有人。

  易昕想都不想地直接冲了进去,把平常那些规矩礼仪一下子都丢到了九霄云外,呼啦啦一下子,门扉都发出重而刺耳的声音。

  屋中有两个人,正相对而坐地说着话,其中一人正是颜萝。此刻她回过头来,愕然起身,看着易昕道:“你、你这是怎么了?”

  “师叔,师叔,我求你帮我个忙啊,你一定要帮帮我啊。”易昕带着几分哭腔扑了过去,一把抓住颜萝的手臂,摇晃着说道。

  颜萝却是会错了意,叹息一声,用手轻轻摸了一下易昕的头发,面露慈祥之色,道:“唉,乖孩子,别太急了。我前头不是跟你说过了吗,你师父冲关确有难处,但现在断言失败也是为时尚早,我们还是需要再耐心等一段时间,你别太担心了。”

  易昕连连摇头,道:“不是不是,师叔,我是有一个朋友在昆吾城中遇到了麻烦,被人抓走了,你、你帮帮我,去救他一下吧。”

  “嗯?”颜萝吃了一惊,随即皱眉道:“到底怎么回事,你仔细说清楚。”

  易昕虽然焦急,但还是不能不说,便将昆吾城长街上发生的事大概说了一遍,最后急道:“师叔,陆尘大哥他被抓去苏家了,你快去救救他啊。”

  “陆尘?苏家?”

  就在这时,旁边忽然传来一声略带诧异的声音。

  易昕转眼看去,忽地一怔,却只见坐在颜萝对面的另一个人,居然正是苏青珺。

  刚才她进来时太急太过心焦,居然没注意到她,这时也是一时愕然,看着苏青珺惊讶的神情,一时间也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半天才尴尬地叫了一声,道:“苏姐姐。”

  苏青珺面色却不太好看,有些阴沉着,道:“易昕妹妹,是谁抓了陆尘走的?”

  易昕偷偷看了她一眼,犹豫了一下后,低声道:“是苏迁和苏文,他们带着七八个人,陆大哥都没还手,就被他们抓走了。”

  苏青珺面上青气一闪而过,掠过了一丝怒色,但很快还是压抑了下去,转身对颜萝道:“颜师叔,总之,还是多谢您的鹰果,日后青珺必有回报。今日有事,弟子就先告退了。”

  颜萝点点头,道:“嗯,些许小事无足挂齿,你不用记在心上,去吧。”

  苏青珺行了一礼,转身大步走了出去,在经过易昕身边时,她的目光扫过易昕一脸焦急神色的脸庞,脚步微微顿了一下,随后轻声说了一句,道:“妹妹莫急,陆尘他……应该不会有事的。”

  说着,她轻轻摇头,离开了这里。

  易昕有些茫然,过了片刻后又忽然急了起来,跑到颜萝身旁,道:“师叔师叔,你帮帮我,去救人吧?”

  颜萝看了易昕一眼,道:“那陆尘是你什么人,为何你为他如此心急啊?”

  易昕呆了一下,随即敷衍着道:“他是我朋友啊,哎呀,师叔,你别问了,快去救人啊,不然迟了真就出事了啊!”

  颜萝“哼”了一声,却是转身坐下了,道:“区区一个杂役弟子,你要我为他去得罪苏家,岂有此理啊?”

  易昕顿时呆滞住了,一时间竟是不能言语,只是眼角处,还是再度亮起了几分晶莹泪光。(未完待续。)
  浏览阅读地址:/tianying/219892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