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天影 > 第一百六十七章 沉默影子

第一百六十七章 沉默影子

  这个胖子当然就是老马。

  老马站在人群中,面带忧色地看着被苏家人抓住的陆尘。他本身就是做这些密探阴私之事的,消息十分灵通,在长街上苏家人与陆尘起了冲突,再一路押到苏府大门前的这段时间,已经足够他知道事情经过了。

  老马直接赶了过来,然后就看到了苏府门前推挤打骂的那一幕。他面色阴沉如水,瞳孔微微收缩着,旁边有个人往前挤去撞到了他的身子,他甚至都没有反应,目光只是盯着那边的陆尘。

  然后,当陆尘被众人押着走到苏府大门前,那些门房里的家丁护院涌出来和苏迁、苏文他们说话时,暂时停下脚步的他回头看了一眼。

  几乎是在那短促如电光火石般的瞬间,他们就看到了彼此。

  他们的目光在空中相遇了。

  老马的嘴唇微微动了一下,深吸了一口气后,身子往前踏出了一步。但就在这个时候,陆尘却忽然轻轻摇了摇头。

  老马立刻停下了步伐,像一根柱子般硬生生地伫立在原地,哪怕他的眼中掠过的是一层难以形容的痛苦与愤怒。

  他的手隐藏在宽大的袖子中,紧握成拳,指甲陷入了肉里,留下了深深的白印。

  目光无声无息,却仿佛又说了什么,两个沉默的男人,站在拥挤的人群中,却仿佛都像是孤独于这世间之外的阴影。

  人生到此,便如岁月中惊鸿掠过的一道泥痕,又像是有人无谓而幽远的一声叹息。

  原来,竟有那么多那么多的,更重要的事情啊……

  老马抬头,看着天空,这时正是白日,天光灿烂而晴朗。

  这美好的人间,这光明的白昼,又怎会有影子的存在?

  他咬着牙,却是笑了笑,然后慢慢、慢慢地,低下了头。

  ※※※

  陆尘被押进了苏府大宅。

  毫无疑问的,这是陆尘第一次来到苏家在昆吾城中的大宅,这里是苏氏一族在昆吾城中的聚居之地,也是他们最根本的基业所在。多少年来,从这个大宅院里走出了许许多多的奇人异士,他们让苏家兴盛了许多年,直到今日也仍未衰败,并且在可预见的未来岁月中,苏家似乎仍然还会继续兴盛下去。

  因为这里又出了另一位天资骄人的天才女子,那个仿佛完美仙子般的、住在飞雁台上的女人。

  苏府大宅当然很大很大,同时也很奢华,并且因为兴盛了多年有了深厚的底蕴和沉淀,这里同样还有极深的贵气。那些抄手游廊上的绘画,那些屋檐上精细的鸟兽雕刻,那些看似普通实际上名贵无比的花草树木……都一一显示着这里的与众不同,显示着苏家是真正的名门大族。

  不过相比起周围这份厚重的沉淀,此刻押着陆尘的苏迁、苏文一行人,便显得有些与周围格格不入起来。

  他们一个个兴高采烈,骄横跋扈,路上经过的家丁仆人纷纷退避,来不及的便忙不迭地行礼问好。

  苏迁、苏文自然是没空跟这些下人废话的,最多也就是看到几个姿色不错的丫鬟少女,便大笑着过去搂搂抱抱占点便宜,这里摸摸那里抓抓又拍拍屁股,让那些丫头花容失色如鸟雀惊飞四散跑开后,又对着人家的背影笑着大喊说那个谁谁谁,今晚来爷的房间里,少爷我看上你了……

  旁边的随从人等都是哈哈大笑,一个个看起来都很兴奋,人群里唯一没笑的大概只有陆尘了。

  而周围的苏府人也没有一个站出来说话的,毕竟如今这苏迁、苏文,还有那位还在养伤的苏墨公子,号称苏家三杰,是苏家年青一代最得宠的人。特别是苏墨,乃是如今当家夫人的亲骨肉,平日里便最是溺爱,而且还是如今如日中天的苏青珺的亲弟弟,平日里嚣狂惯了的,可以说是无人敢惹。

  苏老爷和苏青珺小姐在的时候,或许还能管一下这些少爷们,但如今青珺小姐长住昆仑山上,私底下苏老爷管不到的地方,就无人再敢多事,否则就等着被责罚吧。

  这一路折腾喧闹,换在平日早就有人过来训斥了,不过这一天却似乎没人愿意出头。

  苏迁、苏文也是有恃无恐,一路来到苏府大宅的西侧一处宅院外,还没进门,苏文便已大声喊道:“墨哥,墨哥,你在吗?快来看看我给你抓了谁来,今天可得让你好好出气了,哈哈哈哈……”

  一众人都是大笑,然后一起走了进去。

  ※※※

  陆尘向这间院子打量了一下,只见前头是一栋十分奢华的二层小楼,旁边有水池花草,所开花朵也皆是富丽堂皇,充满了豪奢之气,比外头过来时所看到的苏府屋宅更甚,但在那种沉淀贵气,在这里却是荡然无存了。

  在那小楼门前,正摆着一张大躺椅,一个男子躺在上面,相貌与苏迁、苏文有些相似,正是苏墨。

  此刻,但见他坐了起来,面上带了惊讶之色正看着这边,随后苏迁、苏文走过去,与他说了几句,苏墨顿时面上露出喜色,然后看向陆尘这边,脸上露出了几分厌恶暴戾的神情。

  陆尘也打量了苏墨一眼,作为当日在飞雁台上,苏家三兄弟中最倒霉的那一个,苏青珺对他下手……唔,其实是下脚,是最重的,听说这家伙后来断了几根骨头,半个月不能下地,眼前这模样,看起来还真是仍没有完全好呢。

  女人一旦发飙起来,还是很可怕的啊。

  陆尘脑海中掠过了当日苏青珺在飞雁台上掀桌后的“飒爽英姿”,忍不住在心里也是笑了一下,不过在表面上,他还是很快低下了头不去看周围人的模样,显得有些胆怯的样子。

  刚才在苏府门前的时候,他看到了老马,以他们这么多年的共事交情,哪怕只是无声的目光对视一眼,却也能交流了很多消息和心意出去。

  他看到了老马的担忧,但最后还是阻止了他。潜伏在昆仑山上的那个魔教奸细仍然还未找到,此刻的他不管怎么说,都还没到暴露身份的时候。

  既然要委曲求全,既然决心要忍受下来,那么再强顶硬扛也是没什么意义的事情了。

  “带过来!”

  那边坐在藤椅上的苏墨大声喊了一句,旁边的随从顿时围上,将陆尘推推打打押到那栋小楼前的石阶下。

  苏迁、苏文站在苏墨的旁边,苏墨看起来很是兴奋,瞪着陆尘,狞笑道:“臭小子,你还认得我么?”

  “认得,你是苏公子啊。”陆尘老老实实地回答道。

  苏墨哈哈一声,道:“你没想到会有今天吧?”

  陆尘叹了口气,道:“苏公子,如果我说,当天发生的事是个误会,而且……确实跟我没什么关系的,你会不会相信我啊?”

  “呸!”台阶上的苏家三杰,三个兄弟一起呸了一声,面露不屑之色,苏墨恶狠狠地道:“你当我们是傻子吗?”

  苏文站在一旁冷笑道:“往日里珺姐对我们那么好,有求必应的,偏偏就是你这厮到了飞雁台上之后,就出了这么多破事。什么不见我们了,什么训斥我等了,最后甚至还动手打了我们?这他.妈.的不怪你怪谁?”

  苏墨哼了一声,道:“没地跟这厮废话那么多做什么,他.娘.的!老子平白无故地挨了这么一顿打,心里早就憋闷得很了,今天一定要出一口恶气!”

  说罢,他忽然提高声调,吼了一句道:“来人啊,把少爷我的那些宝贝拿过来!”

  旁边早有人答应,然后去了两个人,一路嘻嘻哈哈地走进那栋小楼中,片刻后又捧着几个大盒子出来了,一一放在苏家三兄弟的面前,然后逐一打开。

  在场众人,苏家兄弟和那些下人随从们,都哈哈哈哈冷笑起来,笑声冰寒刺骨,如将欲噬人的野兽。

  “小子,要不要你自己挑一个啊?”苏墨口中啧啧两声,双眼微微眯起,如一只猫充满暴虐的眼神般看着被自己抓住的老鼠,狞笑道,“放心,我不会让你随便就死掉的。”

  陆尘低头看去,只见那些盒子中整齐地摆放着的,都是一拔拔奇形怪状的刀刃刑具。

  此刻,那些锋利无比的刀锋,那些令人毛骨悚然的尖刺,还有各种说不出来却令人心寒的可怕刑具,都在从天空洒落的阳光下,散发出冰冷的光芒。

  陆尘的脸色,第一次阴沉了下来。

  然后,他抬起头,静静地看了一眼那三个站在台阶上,骄横跋扈的苏家三兄弟,眼神冰冷。

  ※※※

  苏府大门之外,围观的人群仍然还未散去,好事的人永远不缺,看热闹更是许多人骨子里的天性。

  何刚站在人群里,有些心急,有些兴奋,又有些遗憾,不能进去亲眼目睹陆尘被人整治,不过从他身边的人群里不时传来的一些话语,还是让他获得了极大的满足。那些传闻中苏家三兄弟最喜欢用酷刑整治下人,让人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的事,虽然没有证据,却被人说得活灵活现,好像真的一样。

  人群中,何刚心中欢喜,而另一头的老马则是脸上肌肉微微颤抖扭曲着,正在强行压抑着心头的愤怒和焦急。

  也就是在这个时候,突然他们同时抬头,向着天空望去。

  一道璀璨光芒如惊天长虹,飞驰而来,破空的锐啸声震耳欲聋,可见那速度之急!

  不过片刻工夫,这道虹光便直接落在了苏府大门之前。

  旁边人群中有些眼力的修士已然惊呼出声,喊道:“这是……金丹修士啊!”(未完待续。)
  浏览阅读地址:/tianying/220112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