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天影 > 第一百六十八章 母女亲情

第一百六十八章 母女亲情

  当光芒散尽,现出其中的人影时,一个容貌美丽的女子便出现在了苏府大门前,顿时引来了周围围观人群的一阵骚动,还有苏府那一群家丁护院们的震惊。

  众人一下子就围了上来纷纷见礼,但在人群后头也有一个小厮脸色陡然一变,向左右看了看后,趁着众人不注意,便偷偷地溜开,向苏府深处跑去了。

  人群中站在最前面的老李第一个开口叫道:“大小姐,你怎么回来了?”

  这来人自然便是苏青珺了,此刻她的穿着与平日无异,赤羽披肩,背负长剑,只是脸色看上去不算好看。在看了一眼周围的人后,她对站在人群最前头的老李点了点头,叫了一声:“李伯。”

  老李在苏家很多年了,可以说是看着这一辈的年轻人长大的,苏青珺往日里还在家中的时候,见面也都会尊称一声李伯。不过此刻老李看着苏青珺的神情心里却是咯噔一下,以前苏青珺虽然在人前大多时候都是淡淡的,但向来知书达理,对下人和自己的其他兄弟姐妹还是比较客气的,可是今天看起来,她虽然似乎表面没什么变化,但隐隐的却好像有一股怒气在。

  站在大门口石阶上,苏青珺向后看了一眼,只见苏府大门前方的街道上围了好多人,一个个都伸长了脖子朝这边看着。她的脸色微微一沉,对老李问道:“怎么回事?”

  老李一时间也不知道该说什么,但在苏青珺目光向他看来并微微皱起眉头后,那一股天然的威仪以及对传说中高高在上的金丹修士的敬畏,让他还是很快做出了抉择。

  那三位苏家公子也再如何嚣张,又哪里能与眼前这位众望所归的天才女子相提并论?

  于是乎,老李还是老老实实地将刚才看到的事情说了一遍,末了又指了一下前方的人群,道:“苏迁、苏文两位公子将人抓进了府中,那些人就是刚才一路过来围观的,在这里等了好久也没散去的。”

  苏青珺面上又是掠过一丝怒气,沉声问道:“那人长什么样的?”

  老李想了想,便将自己刚才看到的那个被苏迁、苏文抓住的男子外貌说了一遍,旁边几个家丁也七嘴八舌地补充了几句。

  在这种豪门世族里看家护院的下人,观颜察色那是最基本的工夫,这里的几个人只看了这一会儿的工夫,便隐隐看出自家的这位大小姐只怕是对那几位公子的行径很不满意,反正不管让谁怎么选,日后苏家肯定也是要靠这位大小姐的,也就没什么好隐瞒的了。正经是,此刻万一隐瞒不说,日后被人有心歪嘴告状的话,那就要惨了。

  听老李他们几个人说了一会被抓那人的外貌样子,苏青珺很快便确定多半就是陆尘了。至于苏迁和苏文两人为何会突然找陆尘的麻烦,苏青珺心里也是有数,但也正因为如此,她心中才越发的气恼,还有一点的担心。

  所以在听完老李的话后,她很快就点了点头,然后冷着脸便向苏府内走去。

  旁边自然无人敢上前阻拦,一下子刷拉拉就让开了一条通道出来。

  谁知,就在这时,突然从苏府中跑出来一个丫头,容貌俏丽,大约十四五岁的样子,神色间还有些焦急,一看到大门这里苏青珺走了进来,连忙大步跑了过来,先是对苏青珺行了一礼,然后大声连忙说道:“大小姐,夫人听说你回来了,很是欢喜,唤你过去前厅那儿相见呢。”

  苏青珺脚步一顿,面上露出一丝愕然之色,道:“母亲唤我过去?”

  那丫头连连点头,笑着道:“是啊,夫人说好久没看见你了,难得大小姐今天回来,她可想着马上见你了啊。”

  苏青珺面上掠过一丝犹豫之色,打小她就被教诲成知书达理之人,对父母孝顺,对弟妹友好,这些本该都是天经地义的事情。而且,她确实也在拜入昆仑派后长住山上,回家次数也少了很多,也鲜少还有机会承欢父母膝前了。

  一念及此,她往苏府西侧那边的方向看了一眼,那几个家里的弟弟堂弟的,她还是了解的,平日里虽然有些顽劣,但在自己面前也是恭敬,也没听说做过什么太过出格恶劣的事,应该稍缓一会过去也不会有什么大事吧?

  沉吟过后,她便点了点头,对丫头道:“好,那我过去。”

  ※※※

  苏府前厅是在距离大门再过一进的院子后,远远看去,就是一件敞亮、方正、大气的大屋,此刻门窗打开着,好几个丫鬟下人走进走出,在看到苏青珺走进来时,都是纷纷露出笑容见礼,“大小姐”的叫声此起彼伏。

  苏青珺对这些丫鬟当然也不会摆什么脸色,没那个必要,也不符合她的性子,在淡淡地颔首示意后她走进了厅堂,便看到在厅中主位上坐着的那个妇人。

  算算年纪的话,她其实应该是有四十出头了,但保养得极好,几乎看不到脸上有皱纹,略显富态,白白胖胖的,容貌轮廓中与苏青珺也有几分相似,可以看出,在年轻的时候也应该是一个大美人。苏青珺如今的容貌,应该也大多数是传自她的。

  看到苏青珺后,这位夫人便立刻站了起来,露出欢喜的笑容,对着苏青珺招手道:“珺儿,你回来啦,快过来给娘亲看看,这可有一阵子没见你了。”

  苏青珺应了一声,走到她母亲身前,扶着她坐下。

  夫人本家姓白,出身的也是昆吾城中的大户人家白家,所以一般人都称呼为白夫人。

  此刻白夫人看着自己的女儿,眼中都是心疼慈爱之色,抓着苏青珺的手放在自己膝盖上,两人坐在一块儿,嘘寒问暖的说了好一会话,看样子是生怕自己心爱的女儿在昆仑山吃苦受罪了。

  苏青珺也是有些无奈,但心中仍然还是有些暖意,这天底下无论如何,终究还是父母爱心是最贴心真诚的。当下一一答过白夫人的话后,最后笑着说道:“母亲,你不用这样担心啊,别忘了我如今也修行到了金丹境界了,好歹也是个金丹修士,寒暑不侵百病不生的,你就放心吧。”

  白夫人“哼”了一声,用手摸了摸女儿那黑亮柔顺的长发,道:“如果我只是一个平凡人家出来的人,那说不定也就信你的话了,可惜,好歹我也是白家的女儿,又嫁到苏家几十年,这些修炼上的事,我难道能不知道么?”

  她叹了口气,看起来脸色有些难过和担忧,对苏青珺道:“修道中人啊,道行有所成就的话,那些凡人的病痛自然不会有了,但哪里会就此没了苦恼?修炼中各种艰辛苦痛,服食丹药灵材那些灵力反噬,还有破境冲关时的各种危险,反而还是比凡人更大多了吧。就连你们修士与人争吵动手,那一个个道行高深的,动不动也是要置人于死地,以为我都不知道吗?”

  苏青珺也是哑然,随即苦笑了一下,道:“母亲,其实也没有你说的那么夸张了啊。”

  白夫人拍拍她的手,温和地道:“我知道,反正你如今也算是修行有成了,我也稍微放心了些,不过平日里还是要照顾好自己,知道不?”

  “嗯,女儿明白的。”

  “还有,在昆仑山上的时候,有空也多照顾照顾你弟弟苏墨,其他家里的人,你就看着办吧。墨儿是你的亲弟弟,他天分没你那么高,也怪我,生养他的时候遇到了不顺心的事,急怒攻心后难产,让他伤了先天元气,唉……”

  苏青珺轻声道:“母亲,你就放心吧,我自然会照顾好家中诸位弟弟的。”

  白夫人看了她一眼,脸色微微沉了一下,道:“对了,前些日子墨儿从山上回来,却是受了重伤,十天半月的都还不能下床。我本想去追究此事,结果仔细盘问过苏迁、苏文,他们却说是你打伤的墨儿,我当时就臭骂了他们一顿,说这怎么可能,你可是墨儿的嫡亲姐姐呢,怎么会如此?”

  苏青珺默然片刻,看向白夫人的脸庞,低声道:“母亲,那事确实是我做的。”

  白夫人抓着她的手紧了一下,有一会工夫没有说话,只是凝视着她,然后皱紧了眉头,道:“珺儿,我是知道你性子的,平日里最是明事理,也十分爱护家中弟妹,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让你要下这么重的手,来教训和你同父同母的同胞兄弟?”

  苏青珺脸色略显挣扎,犹豫了好一会之后,才摇摇头说道:“母亲,弟弟他当日在山上时,确实是做错事了。”

  白夫人脸色沉了下来,道:“他到底做错了什么,你跟我说说?”

  苏青珺无奈,只得将当日在飞雁台上发生的事说了一遍,白夫人听完之后,面上却是掠过一丝不快,淡淡地道:“只是为了一个不相干的人,你就打断了亲弟弟的骨头,这是不是有些过分了?”

  苏青珺还想再解释什么的时候,突然从那厅堂外头,苏府大宅的某个远处地方,突然传来了一阵喧闹呼喊声,其中有人高声大笑,也有夹杂着人痛苦呼喊的声音。

  苏青珺霍然站起,看向屋外,脸色瞬间阴沉下来。(未完待续。)
  浏览阅读地址:/tianying/220394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