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天影 > 第一百六十九章 亲情如山

第一百六十九章 亲情如山

  “我出去走走。”苏青珺回身向白夫人说了一句,便想向外走去,但身子才转了半圈,就听到白夫人忽然开口叫住了她,道,“珺儿,你过来坐下,我还有些话想跟你说。”

  苏青珺的身子僵在原地,犹豫片刻后,秀眉微皱地对白夫人柔声道:“母亲,我现在有些急事,等我办好之后再来找你说话可好?”

  白夫人凝视着她,忽然脸色也是渐渐沉了下来,淡淡地道:“怎么,在你看来,这世上还有比父母双亲更重要的事么?”

  苏青珺愕然无言,回身看着白夫人,道:“母亲,你怎地会有这种念头,我对你从无半点不敬之意。”

  白夫人看了她一会,忽然叹了口气,道:“好女儿啊,我当然是相信你的,来,你过来。”说着对苏青珺招了招手。

  苏青珺有些犹豫,但随即还是慢慢走了过去。

  白夫人站起身,轻轻将她搂在怀中,面上露出一丝疼爱之色,喃喃道:“这天底下,岂有真正不疼爱自己孩子的父母?珺儿啊,娘亲其实真的是为你着想的。”

  苏青珺沉默了片刻,道:“母亲,我……还是不太明白你的意思。”

  白夫人摇摇头,道:“你这下要急着出去,是想赶去你弟弟那边吗?”

  苏青珺猛然抬头,看着白夫人,面上露出惊讶之色,脱口而出道:“母亲,你怎么知道的?”说着她顿了一下,随即脸色冷了几分,道:“那你也知道苏墨做的事了?”

  白夫人轻轻摆了摆手,道:“那孩子不过只是有些顽劣罢了,也就是上次被你打得惨了,心中一口气无处发泄,又不敢真的找你麻烦,这不是随随便便找个无关轻重的杂役弟子出出气,有什么好大惊小怪的?”

  苏青珺目光中露出几分意外和愤怒之色,低声道:“这样不对!”

  白夫人哼了一声,道:“昆吾城里大大小小多少世家大院,那里头的年轻人拿下人出气的事多了去了,打骂便如家常便饭一般,别说得好像你从小没见过似的。”

  苏青珺欲言又止,紧咬牙关,过了好一会才道:“母亲,那是不一样的,他是昆仑弟子……”

  “杂役弟子而已,”白夫人忽然提高了声音,道,“没天分没背景的,和咱们家的下人有什么区别吗?”

  苏青珺衣袖中的双手慢慢握紧了,头却微微低垂了几分。

  白夫人看她这副神色,似乎心意也有些软了下来,放低了口气,柔声道:“珺儿,你是咱们苏家最出色的人,也是为娘包括你爹最心爱最寄予厚望的孩儿,日后若是不出意外的话,咱们苏家这份基业,也肯定是要交到你手上的。就算你醉心修炼无意世俗钱物,但日后你弟弟继承家业,不也是肯定要对你有求必应、竭力供奉的么?你要时时刻刻记住,咱们才是一家人啊,血浓于水,什么都比不了这个的。”

  苏青珺慢慢抬起头来,忽然开口道:“母亲,是不是苏墨对你说了什么?”

  白夫人瞪了她一眼,道:“什么苏墨不苏墨的,他是你亲弟弟。”说完之后,她又淡淡地道:“你如今年纪轻轻,就已经修炼到了金丹境界,日后前途无可限量,莫说是元婴真人了,便是化神真君亦有一探之望。如此大好前程,那一个一无是处的杂役弟子,怎么可能配得上你?”

  苏青珺愕然,然后似乎有些难以置信地慢慢摇了摇头,涩声道:“你、你怎么能这样想,这样说……”

  白夫人脸色沉了下来,道:“我说的有错吗?你敢对天发誓,对那个叫做陆尘的男人没有丝毫好感?”

  苏青珺刚要开口,却忽然哑然,过了一会才苦笑道:“母亲,你想太多了,根本不是那回事,真的,我其实……”

  “谁都有年轻的时候!”白夫人忽然打断了她的话,冷冷地道,“谁家少年不暮艾,人的天性如此,本也没什么大不了的。便是我年轻的时候,在嫁给你爹爹前,同样也有为那种浪迹天涯的潇洒浪子动心过。但是最后呢?”

  她淡淡地笑了笑,没有再继续说下去,而是轻轻拉住苏青珺的手,道:“珺儿,听母亲的话,我是为你好的。”

  ※※※

  苏青珺深吸了一口气,摇头道:“母亲,我想你真的是误会了,我敢对天发誓,从头到尾,从拜入昆仑派修行开始,我就从未有过私情。但这件事与陆尘无关,苏墨他找错人了!”

  说着,她转身就向厅堂大门快步走去,白夫人忽然喝道:“站住!”

  苏青珺身子顿了一下,回头看她,道:“母亲,我不是已经说了么……”

  白夫人冷冷地道:“你也不看看自己现在是一副什么样子,为了一个跟咱们毫无干系的外人,就一副心急火燎般的样子,着急忙慌地要赶着去为难你亲弟弟?”

  苏青珺大声道:“我不是去为难他,是他做错了事。有本事他来找我啊,是我打伤了他,他找人家出气算怎么回事……”

  “啪!”忽地,一声清脆的响声从厅堂里传了出来,却是白夫人铁青着脸,重重地甩了苏青珺一记耳光。

  苏青珺手捂脸颊,眼中露出不可思议的目光,愕然看着白夫人,听起来似乎连声音都有些颤抖了,道:“母亲,你、你……”

  “我这是打醒你!”白夫人冷冷地说道,“怎么着,你觉得自己现在是金丹修士了,了不起了是不?你一指头就能碾死我了,那也没什么,你过来拔剑一剑杀了我罢。”

  苏青珺向后退了一步,面上露出痛苦之色,摇头道:“母亲,我、我怎么会……”

  白夫人深吸了一口气,平伏下自己其实也异常激动的心情,然后才盯着苏青珺说道:“珺儿,你听着,我和你爹岁数都不小了,人生在世,又何曾真的有长生不死者?我们唯一的心愿,便是你和墨儿姐弟二人,这一辈子都互相扶助,因为这世上再亲也无过于血脉亲情!你不相信你自己的亲弟弟,不信这血脉,还能信谁?”看着苏青珺,她提高了声音,带着异样的愤怒,喝道:“你现在却是要为了外人,去为难你弟弟,这让我百年以后怎么能放心得下!”

  “你是要把我气死吗!”

  她怒斥着苏青珺,就像是看着恨铁不成钢的孩子,眼中甚至隐约还残留着一抹泪花。

  苏青珺茫然后退,天地、父母、师长,本就是她从小就听着长大,被教诲着要恭敬尊重的人物,她也的确一直就这样做了。这么多年来,从来没有人说她不对,从来没有人不夸她懂事知礼,谁都觉得她是天下第一等最好的女儿。

  但这一切,好像在今天突然就都改变了。

  “你要气死我吗?”母亲的喝问声如惊雷般再次炸响在她耳边,震得她头晕眼花,脑子里一片空白。她有些踉跄地后退几步,仿佛是本能一般,下意识地想向外走去。

  “你听着,前次你打伤墨儿的事,看在咱们是一家人的份上,我已经不和你计较了。”白夫人在身后冷冷地看着她,说道,“但是如果你再敢去找他的麻烦,我就一头撞死在这厅堂中,死在你的面前!”

  苏青珺身子大震,瞬间脸色一片惨白,转过身来看着白夫人,仿佛看到了自己从未见过的陌生人,两行眼泪从脸颊边流了下来,颤声道:“母亲,何至于此,何至于此……”

  白夫人铁青着脸,转过身去不再看她,道:“你要真敢忤逆我的话,就自己去试试。不然的话,现在就赶快离开这里,立刻回昆仑山去。马上就走!”

  说到最后,她已是疾言厉色。

  苏青珺怔怔地看着她,然后慢慢地走出了厅堂,在那些下人异样的目光中,用手擦去了自己脸上的泪痕。

  这样可以假装出,自己依然完美的模样么……

  她慢慢地、一步一步地,向着前方走去。

  大宅深处带着暴虐的笑声与痛苦的声音依然不时飘来,还有更多为虎作伥般的快意哄笑声,但是她的脚步,却还是不由自主地向着苏府的大门走去。

  天与地,父与母。

  高似峰,重如山。

  她抬起头,望着天空,蔚蓝的青天上,仿佛一眼看不到尽头,那般深远阔大,无穷无尽。

  她的脸色苍白,仿佛没有丝毫血色。

  不知不觉,她真的走到了苏府大门前,那一班家丁护院连忙迎了上来,为首的还是老李,看着苏青珺的脸色,有些担心地道:“大小姐,你没事吧?”

  苏青珺没有去回应他的话,她只是怔怔地看着苏府门前的那几层石阶,她从来没有想到,自己家的这几道石阶,竟是这样的难走。

  世上最艰难的,是不是就是人情世故?

  她苍白着脸,站在这偌大的世族大门前,站在挂着苏家大匾的门下。旁边人面面相觑,却一时间无人敢多说些什么。

  这一站,也不知站了多久,风吹过她的身子,秀发、衣裳都微微拂动着,渐渐的,却是有股清冷之意透了出来。

  清澈如水。

  冷若冰霜!

  她忽然回过头,看着老李,开了口,声音似风中清脆的铃铛声,不带有丝毫尘垢,静静地问了一句,道:“李伯?”

  “啊?”

  “请问你这屋里,可有桌子吗?”(未完待续。)
  浏览阅读地址:/tianying/220428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