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天影 > 第一百七十章 月华之斩

第一百七十章 月华之斩

  那一天,本来只是昆吾城中很普通很平凡的一天。

  热闹,繁华,人来人往,商货兴隆。修士们兴高采烈,平常凡人们安居乐业。

  城里的大家族们也是这样,过着自己大树底下好乘凉的大好日子,恬静悠闲地度过每一个好时光。

  多少年了,不都是这样过来的么?

  谁也没想过改变,谁也不愿去改变。

  昆吾城大世族苏家,也是这样的,直到那个安静的午后时分,那一声异常凄厉、震动心魄的锐啸声,突然像是刺破天地粉碎了所有平静般地出现在这深宅大院中,撕碎了所有的一切。

  “轰!”

  那是一声巨响!

  如晴天霹雳似暴雨惊雷般炸响在这座大宅中,令所有人惊愕回头,令厅堂震动令地表颤栗,如虎啸山林破空而出,在晴朗的空中掠起了一道无形却又迅猛无比的波浪,狂野凶猛地向着四面八方涌去。

  一张桌子,飞上了半空。

  那是一张黑木方桌,平凡简朴,没有太多精美浮华的雕饰,有的只是深沉厚重!它飞了起来。

  一张桌子飞了起来。

  桌子没有灵性,如果有的话,它一定也不会想到自己平凡的一生中竟然会有如此大放光芒震动四方的际遇。

  它飞上了半空,发出震耳欲聋的锐啸声,然后破空而去。

  飞桌所过之处,当者披靡,无可阻挡,人仰马翻,树倒墙开。如猛虎下山,如神龙入海,狂野不羁,带着狂暴的决心,一往无前。

  轰然声中,尘土飞扬,苏府上下一片混乱,惊叫声哭喊声瞬间四起,人人举目骇然,不知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只有那一张桌子,孤独而骄傲地飞着,越过人群,越过目光,打倒树木,冲破高墙!

  那是一张飞桌!

  冲上天空,轰鸣而至,于是沙走石开,天地相鸣。

  一股巨大的烟尘仿佛凝聚作一条土龙,从远处轰然而至,一路势如破竹,从亭台楼阁庭院深深中,硬生生地破开了一条直达那个小院的道路,最后在一声震耳欲聋的巨响声里,苏墨的这处院子先是被撞出了一个大洞,紧接着裂缝四起,怪声传来,片刻后轰隆隆一片喧哗声中,整整一面墙壁轰然倒塌下来。

  尘土飞扬,直上半空。

  所有人都呆若木鸡,回头看着那边,而在尘埃深处,有淡淡一股微风吹来,一个身影,从厚重烟尘中慢慢走了出来。

  背负长剑,容色清冷。

  似人间孤独又骄傲的女子,踏破尘埃,走进了这一处地方。

  ※※※

  空气中有血腥气。

  苏青珺的目光越过那些惊愕的人群,然后看到了躺倒在地上的陆尘。

  那个男人看起来好像流了很多血,他的身上好像有很多的伤口,那些伤口看起来很深很重,有的地方不止看到了血肉甚至还能望见白森森的骨头,惨不忍睹,令人毛骨悚然。

  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在这样沉重的伤势之下,那个男人却并没有昏迷过去。

  他似乎仍然还很清醒,哪怕这对常人来说根本难以承受的痛苦,他宁愿承受着也不肯失去清醒的意志。又或者,这种痛苦对他已经早已习惯了……

  当他在血泊中回头看过来的时候,他的目光与苏青珺在半空中交汇了。

  他看着她走来。

  他躺倒在血泊中。

  他的脸上那一刻似乎并没有太多痛苦的神情。

  他甚至还在鲜血中,对着她,微微笑了一下。

  那带血的笑容,惊心而动魄,如利剑般刺进胸膛,如烈火般灼烧心灵!

  苏青珺屏住了呼吸,身子轻轻颤抖起来,她的牙关紧紧咬着,才想要再一次控制住自己的时候,目光却又看见,在那个躺倒在地男人的身边,那些散落一地的可怕而又扭曲的刑具。

  那些尖锐的、锋利的、扭曲的、带血的刀刃。

  如惊雷霍然在头顶处炸响,如蛰伏于心底深处的妖兽狂暴怒吼,那一股热血冲上心头,让人的心,有片刻的空白。

  她微微张口,似乎想说些什么,可是不知为何,却又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她只是怔怔地看着那个躺倒在血泊中的男子,咬紧了牙关,眼角流下了一点泪珠。

  然后,她伸手,像年少的孩子一般,用手背抹去了脸颊上,那晶莹夺目的泪珠。

  ※※※

  “哎,姐姐,珺姐,你怎么来了啊?”

  一声呼唤从前头传了过来,却是坐在那栋小楼前躺椅上的苏墨直起身子,对苏青珺笑道:“怎么搞得这么大阵仗嘛,姐姐你这是要拆了咱们家啊。不过没关系,咱们家别的没有,就是钱多,你想怎么拆就怎么拆,大不了以后咱们重新再盖就是了。”

  苏青珺向苏墨看了一眼,一言不发,然后迈步向前,向陆尘走去。

  苏墨脸上的笑容僵了一下,与站在他身边的苏迁苏文对视了一眼,苏迁咳嗽了一声,却是对站在下方的那些随从使了个眼色。

  片刻之后,便有人从旁边向苏青珺迎了过来,强笑道:“大小姐,你看这是墨公子他要的人,你……啊!”

  话音未落,蓦地一声惨叫,突然从这个随从口中传出,只见他的身子突然整个从地面升起,却是被苏青珺直接一伸手,抓住他的胸襟然后像丢一颗石头般直接抛了出去。

  目瞪口呆的众人,眼看着半空中的那个人划过了一道弧线,越过了大半个院子,然后“砰”的一声,重重地撞在对面还竖立着的那面墙上,瞬间砸出了一个清晰的人体印痕,然后口鼻流血地摔了下来,就此一动不动,看起来是晕了过去。

  小院之中,瞬间一片静寂。

  片刻之后,忽然间却是有一个愤怒而暴躁的声音,正是苏墨,在前头吼了过来道:“你这是干什么,对我示威吗?你别忘了我们是姐弟啊,亲姐弟啊。你为了这么一个外人,害得我这样了还不够,今天还要过来打我吗?你来啊,你有种就打死我,打死我啊……”

  他狂怒地嘶吼着,似暴躁的野兽,苏青珺冷冷地看着他在那栋小楼前的模样,目光清冷如雪,忽地抬手,这纷乱的小院中,突然便只听见一声清脆龙吟。

  如一道秋水般光华照进尘埃,如一泓清水洗涤世间,一抹剑光亮起,照亮她绝世的容颜,倒映在她清澈明亮的眼眸中,散发出璀璨耀眼的光辉。

  她身后的长剑,奋然而出匣。

  剑影漫天,异象即现,晴天白昼之下,突然有一轮圆月显露于空,清冷孤寂高不可攀,月华如水,落入人间,照见剑光。

  剑刃映着月光。

  月华光辉,化为幽寂,世间万物,尽数屏息,唯有那一道光华,从无尽天穹之上,幽幽斩下。

  是为月华之斩。

  那一刻的光华,似夺尽人间岁月,无声无息,像是无数斗转星移日升月落的朝夕,有人在彼岸的一声叹息。

  剑光落下了,灿烂了,凝滞了,消失了。

  如风烟过处,消散无痕。

  人人茫然。

  苏家三兄弟在小楼前也是一时愕然无言,彼此对望一眼,确定各自无事后,苏墨这才松了一口气,刚想说话时,突然间只听身后“咔咔咔咔”之声传来,三人骇然回头。

  那一栋奢华无比的小楼上,突然间出现了无数道龟裂的裂痕,残忍又冷酷地破碎了所有美好的华丽,撕碎了所有的砖墙壁垒和屋檐,片刻之后,突然间一声轰然大响,整栋楼瞬间坍塌了下来。

  尘土飞扬里,人人惊恐大喊,苏家三兄弟跌跌撞撞,拼命向外奔跑爬行着,叫喊着,旁边人也是惊慌失措,纷纷上去抢救,小院中顿时乱成一团。

  ※※※

  一片混乱中,那柄古意盎然的长剑已经悄然回鞘。

  苏青珺不再理会那些纷扰,穿过烟尘,走到了陆尘身边,一如当初在飞雁台时的样子,她轻轻地在他身边蹲下了。

  她看着他的眼睛,看着他流的那些鲜血,还有他脸上本不该有却此刻仍然还露出的那一点笑容。

  她忽然觉得刚才那一剑,那一点锋锐似乎也割在了自己的心上。

  她有千言万语都想说出来,可是到了最后,她的嘴唇微微颤抖着几次后,却还是只轻轻说道:

  “疼吗?”

  “疼啊。”陆尘点点头,笑了一下。

  苏青珺低下头,一滴泪珠落在地上的尘埃中,染湿了一点土地。

  “这么大的人了,哭什么?”陆尘对她说道,“而且又不是你的错,好好的,我也死不了啊。”

  苏青珺想笑出声,可是不知怎么眼泪却流得更多,她用手背抹了抹眼眶,然后强笑着说道:

  “你又装什么刚强啊,我前头在外面时,就听到你的叫声了。”

  陆尘道:“本来我是不叫的,可是后来我看到天上有一道金光掠过啊,想着大概这苏家也就你一个金丹修士会来吧。所以就大声叫着,看你会不会来救我。”

  苏青珺点点头,道:“你好聪明啊。”

  陆尘道:“可不是嘛。”

  苏青珺凝视他半晌,伸出双手,抱起他的身子,拥抱在怀中,然后轻轻地,用只有陆尘一个人才能听到的声音,说道:

  “对不住啊,我来迟了。”

  “没关系的。”陆尘说道。(未完待续。)
  浏览阅读地址:/tianying/220564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