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天影 > 第一百七十一章 心有虎狼

第一百七十一章 心有虎狼

  温热的鲜血从躯体上流淌下来,很快染湿了她的衣襟,让她漂亮干净的衣衫看上去也染上了一层异样的血色。不过苏青珺对此并不在意,她更在意的是在想要抱起6尘身体的时候,现了他身上更多更深也更残忍的伤口。

  她怔了好一会儿,现现在似乎很难让6尘自己站着了,只好又轻轻将他放倒,然后看着他身上一片血肉模糊的样子,低声道:“你等我一下。”

  随后,她站起身,向周围看了一眼,便向小院中好些个随从包括苏家三兄弟等人都站在一起的地方走了过去。刚才那月华斩剑势威力太强太大,已然将这里的所有人都吓破胆了,包括苏墨现在都有些没回过神来,一看到苏青珺走过来,顿时众人哗啦啦都向后退了好几步,个个面带惊恐之色。

  苏青珺面冷如霜,随手指了一个身上看去还干净些的随从,道:“把外衣脱了。”

  那随从呆了一下,愕然道:“什么?”

  苏青珺没有再说第二次,只是冷冷地看着他,那随从瞬间腿就软了,一叠声道:“好好好!”说着连忙七手八脚地就脱下外衫,生怕慢一点自己的手脚也要和这衣服一样离开自己身体了。

  苏青珺抓过那外衫,重新走回到6尘身边,然后用衣服小心地包住他的身子,不再让那些血淋淋的伤口暴露在漫天的尘土中。

  6尘笑了一下,道:“不用这么麻烦的。”

  苏青珺看了他一眼,低声道:“你怎么没痛死啊?”

  6尘大笑,但才笑了几声声音便和脸上的肌肉一样扭曲了,倒吸了一口凉气,看来是不知道碰到哪儿的伤口痛处了。苏青珺摇了摇头,眼中有一丝担忧之色,用力将他扶起,同时将6尘的一只胳膊搭在自己的肩膀上,让他大部分的身子都靠在自己身躯,便要离开这里。

  这样的动作看在这小院中其他人的眼中,一个个脸上都像是看到鬼一样,尤其是苏家三兄弟,更是面露惊骇之色。苏墨头一个跳了出来,但似乎伤势也没好太利索,脚下一个拌蒜险些就摔倒了,幸好被苏迁苏文扶住。

  他勉强站稳身子,便对苏青珺吼道:“姐姐,你这是干什么,难道你真的和此人有了私情?”

  苏青珺冷冷地看了他一眼,道:“闭上你的臭嘴。”

  苏墨大怒,喝道:“我是你同父同母的亲兄弟,你的事我为何不能说?”

  苏青珺目光冰冷,盯着苏墨道:“若不是看在你是我至亲的份上,就凭你今天做的这丧尽天良的恶事,我刚才就一剑斩了你!滚开,以后不许你再多管我的事。”

  苏墨被她那冰寒的目光一瞪之后,回想起刚才那孤寂却可怕的剑光,一时间竟是提不起勇气去反驳,不过也就是在这个时候,从那门外突然传来一个愤怒的声音,道:

  “他这做弟弟的不能管你,那我这做母亲的呢,有没有资格管你?”

  在场之人尽数动容,纷纷转头看去,果然看到在小院门口处,走进来一个保养极好的女子,正是如今苏家的当家夫人白氏。一时间众多随从下人纷纷见礼,苏家三兄弟则是迎了上去,苏墨更是瘸着腿跑到白夫人身前,带着一点哭腔喊道:

  “母亲!”

  白夫人轻轻拍了拍他的肩膀,爱怜之色溢于言表,随后转眼看向周围这树倒墙塌尘土飞扬的一地狼藉惨状,眉头登时皱了起来,再看向苏青珺时,脸色也是阴沉无比。

  “珺儿,你这是一点也不把为娘看在眼里了吗?”

  苏青珺在白夫人逼人的目光之前,一开始有些许的闪躲,但很快的,她仿佛还是有了勇气,直视她的眼睛,道:“母亲,我说过了,今日的事,是弟弟错了。”

  白夫人怒道:“他有什么错!就算有些许错处,又哪里值得你这般大动干戈,你这是要把咱们家都给拆了吗?”

  苏青珺冷笑一声,手一指散落在地上的那些令人胆战心惊的刑具刀刃,寒声道:“你看到这些东西没有,你觉得会用这些恶心玩意来害人的他,犯的还是小错?”她忽然提高了声音,大声道:“这也就是在咱们家,若是在昆仑山上,森严门规之下,你看看等着他的会是什么!”

  白夫人目光在那些刑具上扫了一眼,忽然间脸色便是一白,显然也是吃了一惊甚至还受了些惊吓,然后像是想到了什么一样,狠狠地瞪了苏墨一眼。

  苏墨看起来整个人都缩起来一般,垂头不语,白夫人咬了咬牙,低声骂了一句,道:“回头再跟你这个逆子算账。”

  说着,她深深呼吸了一下,然后再度望向苏青珺,此刻她的目光又是有些不同,她已经隐隐有些感觉到,眼前这个女儿,这个家族中最出色被寄予了最大希望的天才女子,似乎已经有些地方和以前不一样了。

  ※※※

  “墨儿他如果做错的话,自然会有家规处置他,哪怕是等你父亲回到家中,知道此事后也饶不了他。”白夫人看着苏青珺,面色阴沉地道,“但是我想知道的是,你忘了我刚才在前厅里跟你说的话吗?”

  她看起来似乎非常非常的愤怒,盯着苏青珺,一字一字地道:“你是根本不在乎为娘我的性命了吗?”

  苏青珺淡淡地笑了一下,眼神中似乎带着几分苦涩和无奈,轻轻地摇了摇头,道:“母亲,你自己知道,不是那样子的。”

  白夫人怒道:“那你还不听我的话,跑到这里来大闹一场?”

  苏青珺扶着6尘,开始慢慢向前走去,同时口中道:“母亲,其实你和我都知道,那些都只是气话而已,你是不会死的。”

  白夫人气得手都在抖,指着苏青珺怒道:“你、你这个忤逆不孝的女儿……”

  苏青珺神色有些萧索落寞,道:“您说话时真的又摸过自己的良心么,这么多年来,苏家中最孝顺你和爹爹的,除了我还有谁?难道会是我这个暴戾却又无能的弟弟?”

  她扶着6尘,慢慢地走过白夫人的身边,放低了声音,对她轻声说道:“再说您怎么会舍得死呢?你每天都那么在意容颜,天天保养几个时辰,抹的涂的还有吃的,全都是养颜保命的好东西。还有家里那好些个小妈姨太太的,她们不死的话,你哪里肯先走一步,对不对?”

  白夫人的脸色瞬间苍白一片,看着苏青珺,嘴唇都微微颤抖起来,但一时竟是说不出话来。

  苏青珺走过白夫人身边,继续往前走去,片刻后白夫人忽然带了哭声,对她喊道:“行啊,行啊,你翅膀硬了,我管不了你。等你爹回来后,我就告诉他你今天的忤逆样子,看他会不会伤心,看他会不会管你……”

  苏青珺的脚步顿了一下,然后转身用一种奇怪的眼神看了过来,白夫人一时间被她看得全身不自在,忍不住向后退了一步。

  苏青珺淡淡笑了一下,道:“母亲,你不要再骗自己了。爹他老人家可比你实际得多,他一定也知道,日后数十载甚至百年时光,这个苏家真正要靠的人是谁?究竟是我这样一个年仅二十二岁的金丹修士,还是其他这样一群烂泥扶不上墙的兄弟呢?”

  “你……”

  “你看,其实呢,我真的什么都懂,什么都看得到。”苏青珺安静地对她说道,“只是我以前什么都不说而已。”

  小院之中一片寂静,所有人都被苏青珺气场震慑,无一人敢上前阻拦,就这样看着苏青珺慢慢地半抱半扶地将6尘扶着走出小院。

  在即将走出大门的时候,一直倚靠在苏青珺身上,看去有些疲惫无力的6尘忽然笑了一下,低声道:“说得不错啊。”

  “唔,还行吧。”

  “很厉害的,很有气势。”

  “这不都是拜你所赐么。”苏青珺轻声道,“嗯,都是你教我掀桌的啊。”

  “是这样吗?”

  “是的。”

  “那我也挺厉害的嘛!”

  “……快被人打死的厉害吗?”

  “你这人……太不会聊天了啊。”6尘有些无奈地说道。

  ※※※

  那一天,昆吾城中有很多人都看到了再次冲天而起的光芒,看到了苏青珺赶来救走6尘的结局。其中看得最清晰的,当然就是从头到尾在苏府大宅外头围观的人。

  何刚和老马就是这样从头到尾一直站在苏府外,没有离开的人。

  只不过他们的反应截然不同。

  何刚看着天空中远去的那道光芒,一双眼中如欲喷出火来一般,充满了憎恨之意,他咬牙切齿地出无人听到的诅咒叱骂声,然后转身大步离开了这里。

  这件事,一定要尽早告知大哥。那贱女人竟然会为了一个蝼蚁般的杂役弟子动心,肯定是水性杨花之人,万万是配不上大哥的,必须给大哥提个醒。而且他们都是有天才之名的人物,日后如有相争,嘿嘿,也不是不能利用那个叫做6尘的蝼蚁一把!

  而在何刚快步离开的身后,人群之中,身材微胖的老马看过去像是终于松了一口气,整个人都松弛了下来。只不过片刻之后,他再次看向那苏府大门时,目光却是又有变化,冰冷而带着一丝冷酷。

  如狼似虎!(未完待续。)
  浏览阅读地址:/tianying/220599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