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天影 > 第一百七十三章 证真灵光

第一百七十三章 证真灵光

  像昆仑派这样的修真名门,几千年来的传承当然都是通过师徒相传这样的方式延续下来的,从两位创派祖师昆元子和铁罗开始,薪火相传,绵延不绝,一直到了今天。

  所以收徒弟在昆仑派中其实是一件很正常的事情。一般来说,大多数的修士都会收徒弟,不收徒弟孤独终老的修士不是没有,但十分罕见。原因么,其实也很简单,这就像是人世间的家族传承一样,自己辛苦一生打下的基业,总希望有人可以继承;自己在道业上的成就,总希望可以有人发扬光大;而在临死坐化的那一刻,也总是有大多数人希望,能够有人侍奉床前,养老送终。

  这是中土神州这片浩瀚土地上无数人与生俱来的天性,不管你是不是修士,又或是平凡俗人,都很难跳出这种牵挂。

  不过也正因为如此,收徒对许多修士来说,特别是在昆仑派这种名门大派里,又有了另外一层十分慎重的意味,因为道业的传承不仅关系到个人的一生,也关系到门派实力的消长。

  你区区一个杂役弟子,跳出来昭告天下,今天收一个徒弟,明天收一个徒弟,教来教去的一门老小都是废物,那有个屁用?

  昆仑派当然不会允许这种事情发生,事实上,为了让大多数年轻弟子们可以更好更专心地修炼,在昆仑派中约定俗成的规矩是除了杂役弟子没有资格收徒之外,炼气境弟子和包括大部分筑基境的弟子也没有资格收徒。

  一般而言,对这世间绝大多数修士来说,金丹修士便是他们一生都难以到达的高峰,而过往能够修炼到金丹境界的修士,无论在道行、实力、阅历、天分上都往往是出类拔萃的,所以金丹收徒,便是昆仑派中划下的一道界限。

  当然了,这道界限下其实也还是有一部分模糊的地方,因为有许多修士终其一生都被困在筑基境上,在他们年岁大了之后,道行到了筑基境巅峰多年后,昆仑派对这一部分人也会网开一面,允许他们收一些徒弟。

  总的来说,就一句话,在昆仑派中,金丹修士就有了收徒弟的资格!

  而苏青珺,正是昆仑派这个古老门派中几千年来最年轻的金丹修士。

  只是她的天分实在是太高,如今的年纪又实在太过年轻,以至于让绝大多数人包括她的师父木原真人在内,都在为她道行勇猛精进而欢喜赞叹的时候,下意识地忘掉了苏青珺已然也拥有了这种约定俗成的收徒资格。

  ※※※

  “你,收徒弟?”木原真人看上去有些发呆的样子,似乎还没有从自己这个徒儿的话语中清醒过来。

  苏青珺十分淡定地点了点头,道:“是啊,师父,我想我有这个资格吧?”

  木原真人想了想,忽然发现自己这个徒弟还真没说错,这个发现让他老脸一黑,在苏青珺身前来回走了几步,喃喃道:“可是、可是这也太……太那个了啊。”

  他忽然抬起头,皱着眉头看着苏青珺,道:“你自己才二十二岁啊,你知道么?”

  苏青珺道:“我知道啊。”

  “那你还收徒?”

  苏青珺正色道:“咱们昆仑派历代祖师里,有哪一位曾经颁下法旨,说二十二岁的金丹修士不许收徒吗?”

  “呃……这个好像还真没有。”木原真人苦恼地摸了摸头,道,“但以前不是没有你这样的天才么。”

  苏青珺“哼”了一声,道:“师父,你可不能有因为我天分高反而怪我的意思啊。”

  “不会,不会。”木原真人连忙否认,只是随后眉头又苦恼地皱起来,道,“但是这……总觉得不太好啊,珺丫头。”

  这件事看起来当然有些奇怪,一般而言大部分像苏青珺这个年纪的年轻人,都还在炼气境最多也是筑基境上拼命修炼着,就算放眼全天下也有一些像她一般的天才年轻人,但往往在如此年轻的时候,也都是心无旁骛地一心修炼,眼中只有更高远的元婴境界和传说中的化神真君,哪会有人分心去收徒弟?

  就算要收徒弟,不应该也要等到五六十岁这种潜力大部分耗尽、前途上限基本已经看到头的年纪再考虑的么?

  木原真人理所当然地提出了自己的疑惑,希望能将自己这个乖巧的女弟子从歪路上拽回来。谁知这一天的苏青珺格外的倔强,说要收徒就要收徒,一点也不肯退让。

  两人正是争执不下的时候,木原真人已经开始有些恼羞成怒时,只听远处山峰之后,忽然传来一声巨响,紧接着数道豪光冲天而起,辉映天地,不多久,摇曳舞动,化作龙虎之象,灼灼煊赫,直令人不可逼视。

  木原真人顿时脸色微变,向那天际异光看了片刻,便对苏青珺说了一句这事咱们回头再说,然后便纵身飞起,向那异光冲天处掠去。

  苏青珺也是被那阵阵异样光芒所震住,虽然飞雁台离那边隔了很远,但兀自能感觉到一阵阵充盈鼓荡、沛不可挡的天地灵力,犹如无形的旋涡般向那处光芒兴起的地方疯狂涌去……

  此情此景,正是人世间所有修士都梦寐以求的场面。

  有人冲破了大生死关。

  破大虚妄,见大欢喜,得无上法力,洞悉这世间造化玄奇,看破道法真谛,就此一步登天,成为人上之人。

  是为真人!

  ※※※

  这一天风起云涌,仿佛一件事接着一件事,而且一件比一件更大更重要,直令人目不暇接。起初在昆吾城中,苏家人闹市绑人,引来围观者众;紧接着画风陡然一变,苏家天才金丹少女降临,大闹本家,引来全城轰动;而再接下来的事,却又是让昆吾城中所发生的那些事瞬间都黯然无光了。

  时隔十一年,昆仑山上赫然再现证真灵光,五千年名门昆仑,终于又再度出现了一位元婴境大真人。

  除了天赋异禀,又必定要有极大气运附身才能成就的极其少数化神真君,元婴真人几乎便是人类修士在修仙一道上所能达成的极致成就。

  到了元婴境这种层次,其实已然不是全部由个人的天赋根骨所能决定的了,机遇、气数、外力各种灵材资源几乎是无穷尽地供给消耗,方才能有希望去造就一位强大无比的元婴真人。而那个令人闻之色变、在修真界如雷贯耳般的大生死关,同样也是最负盛名的鸿沟深渊,多少天才折戟于此,在离人生巅峰仅有一步之遥的地方坠落黄泉。

  一位元婴真人的意义,无论怎样重视都不为过,哪怕是昆仑派这样的名门大派也是如此。虽然在真仙盟五大巨头名门中,化神真君是门面是风向是强大的保证,但一般的情况下,不到宗门生死关头的地步,化神真君是绝对不会出手的。这其中自然有种种关联羁绊限制约束,但元婴真人才是一个大门派的根基所在,这是不会错的。

  当证真灵光冲天而起的时候,整个昆仑山瞬间都轰动了不说,甚至就连昆仑山外大大小小地方,也为之屏息,昆吾城里的人们也瞬间忘记了之前的热闹,一个个眺望着深山中那与天相连的异光。

  昆仑派掌门闲月真人迅速地从天昆峰赶来了,而在他来到这里之前,已经有七八位真人已经伫立在半空,看着下方那座三丈峰。

  是的,证真灵光就是从那座洞府中发出来的。

  是易昕的师父东方涛。

  在闲月真人之后,又陆陆续续有其他昆仑派的元婴真人赶了过来,同门之谊是一回事,凡是成就真人之业的人,都比普通人更知道其中的艰辛凶险,实是值得大喜庆贺。

  而除此之外,却是还有一件只能意会的意思,成就真人的那一刻,证真灵光冲天绚烂,会有诸般特异幻象,却是能反应几分这位真人所修功法成就、道行高低的意味。

  虽然不可能太过准确,但这灵光是骗不了人的,至少会让人心中有数。

  不多时,只见那三丈峰外的天空中,远远近近地便出现了多道身影,沉默而关切地望着那座洞府和那些灵光。而在山下,也正有许多人陆续赶来。

  易昕当仁不让地站在了最前方,就在东方涛的洞府外头,双眼中满是惊喜期待,一眨不眨地看着那边的异象,而在她身边,颜萝则是面带感慨,神色有些复杂地望着那座洞府。

  除了他们外,昆仑派中也有许多人被吸引过来,当然了,这其中不可能会有道行太低的人,比如杂役弟子就不会凑这个热闹,那种天生废物资质的人,连看证真灵光的资格都没有,还是老实回去干活吧。

  在三丈峰上的某处天空里,天兵堂首座独空真人面色淡淡地站在云端上,而在他身边,何毅则是脸色平静但眼神略显复杂地看着那道经天纬地的奇光。

  过了片刻后,独空真人的声音从前头传来,道:“如果你一定想去问他的话,小心一些,东方老头的脾气不好。”

  “是,弟子明白了。”(未完待续。)
  浏览阅读地址:/tianying/220766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