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天影 > 第一百七十五章 报复之因

第一百七十五章 报复之因

  东方涛成就真人,出关走出洞府的那一天,昆仑派中大部分重要的人物都到场了,虽然两位地位最高的化神真君并没有亲至,但也托人带来了贺喜口信。

  其中天澜真君的口信是百草堂的千灯真人代传的,昆仑派众人也早已知道千灯真人与天澜真君过从甚密,也无人感到惊奇。倒是白晨真君这里,却是派出了一位年轻十岁的女孩,当然就是白莲。

  而在众目睽睽之下,白莲还当仁不让地直接站到了闲月真人的身旁,位在其他所有真人之前。

  这当然是一件很有含义的事情,不过对外说到此事时其实也有足够的理由,因为白莲那时候怀中抱着那块风语盘,白晨真君以此宝为媒,等同于直接开口向东方涛贺喜,意义自然又是不同。

  不过也就是从这一日开始,昆仑派上上下下,终于是公开认识到,白晨真君在年老之际,却是将这个年仅十岁、传说中千年一遇的五柱天才少女,当作了自己最看重的衣钵传人了。

  而由此而来的,还有另一个之前人们并没有注意到,但此刻私下里又再度引起注意的,是昆仑派的另外一位强大无比的化神真君,多年以来仍然没有传人弟子。

  那位光头真君的心里,到底在想些什么呢?

  ※※※

  “死光头心里在想什么,我哪知道啊。”陆尘仰头喝了一口酒,然后对老马抱怨道,“反正我知道的就是,这天底下最不靠谱的人就是他了。”

  老马拍了一下他的肩膀,安慰他道:“你这次受苦了,心里郁闷,我是了解的,相信我,他心里也不好受啊。”

  陆尘斜眼看他,一脸的怀疑不信,道:“死光头怎么个不好受?”

  老马正色道:“他老人家一旦听说此事,尤其是听到你为了大局咬牙强忍,宁愿身受****重伤也不出手时,真君他勃然大怒,怒斥苏家混蛋。他让我转告你,今日之事他都记在心中,一旦来日大功告成,都不用你说,他回来就先拿苏家开刀,整死那些不长眼的废物给你出气。”

  “放屁!”陆尘骂道,“说了半天不还是光说不动?这有个屁用。有种的,你让死光头现在就去苏家一趟,以他的能耐灭了苏家不跟碾死只虫子似的,哪来要费这么多口水?”

  老马面上顿时露出尴尬之色,苦笑道:“这个……呃,你知道的,真君他与咱们地位不同,羁绊更多,实在也不能随心所欲……”说着他脸色一正,再次对陆尘保证道:“反正你放心,真君再三说了,这件事没完,苏家这事他记心上了,迟早要找他们麻烦。”

  陆尘翻了个白眼,一副老子又不是傻瓜哪会信你的神情,老马也是哈哈一笑,赶忙打过岔去,笑道:“好了好了,不说这个了,反正真君他老人家就是这样说的,以后自然有分晓。对了,你身上的伤好些了没?”

  陆尘伸伸胳膊,道:“差不多了吧,不然也不能下山来找你喝酒啊。”

  老马点点头,道:“你这伤势恢复得倒是真快,别说啊,虽然你如今道行废了大半,但至少在恢复这一块,底子似乎还在啊,别说什么杂役炼气弟子了,就连筑基境的修士也比不上。”

  陆尘怔了一下,随后点了点头,道:“大概是这段日子从苏青珺那儿骗了不少灵丹妙药吧,还是有点用处的。”

  老马羡慕地看着他,道:“看你这日子过的,太舒坦了啊。别人是英雄救美累死累活,就你自己往那一躺,然后让美人来救狗熊,吃人家的,用人家的,现在还住到人家洞府外头了是吧?”他长叹一声,面上有萧索之色,道:“可叹啊,人世间如此不公,我马小云翩翩少年这么多年,怎地就没有出色女子看上我呢?鲜花都插牛粪上了吗?”

  “插你个头!”陆尘毫不客气地骂了过去,道,“你躺那边让别人割你个几十刀给我看看,舒坦吗?装什么嫩,还翩翩少年呢,醒醒吧你,几十年了,你就没瘦过,一直跟猪一样,若不是死光头比你还胖,我都以为你是这猪仙转世了,有鲜花也肯定不插你的头上啊。”

  老马脸色一板,指着陆尘喝道:“我听到了,你骂真君是猪仙转世!”

  “骂就骂了,你要怎地?”陆尘瞪着他。

  “哦,没什么,你声音最大你厉害,当我什么都没说。”老马淡定地道。

  ※※※

  “山上情势如何?”老马给他倒了一杯酒,问道。

  陆尘接过酒杯,道:“还好吧,主要还是东方涛突然成就真人,这事情十分轰动,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再加上我也没有真的成了苏青珺的徒弟,所以不算太过显眼。”

  老马“哼”了一声,道:“这次真的是无妄之灾,没地被那三个苏家的废物给恶心到了。说实话,当天若不是你用眼神拦住我,我都有点忍不住了。”

  陆尘笑了一下,道:“没什么,为那几个东西坏了咱们的大事,不值得。”

  老马犹豫了一下,却是放低了声音,对陆尘轻声问道:“对了,我一直想问你啊,当日你虽然忍了下来,但我们都不知道那几个家伙居然还私藏了那么恶心的刑具玩意,让你多吃了那些苦头。不过真要是苏青珺没过来的话,你……当真是要苦忍到底么?”

  陆尘回过头看着老马,过了片刻后缓缓摇头,道:“不会。”

  “那你是要翻脸?”老马追着问了一句。

  “当日他们动手的时候,我便已有了决断,一旦他们下手到了伤及我筋骨根本、危及我性命的时候,我也就顾不得那么多了,总不能在原地真的等死吧,自然是要出手的。”

  “嗯,我想也是。”老马点点头,不过随即又看了陆尘一眼,眼中似乎掠过一丝心有余悸的感觉,道,“开始那天你……受了那么重的伤,被那些废物割了那么多刀,我本以为你早该忍不住的。”

  陆尘笑了笑,目光扫过自己的身躯,在那衣衫之下的血肉间,隐约还有无数的伤痕遍布其上。他沉默了片刻,然后淡淡地道:“被黑焰烧了十年,那些苦痛我好像都习惯了。”

  老马没有再说什么,只是默默地点了点头。

  ※※※

  “接下来你打算怎么办?”老马问陆尘道。

  陆尘伸了个懒腰,道:“还能怎么办,继续过日子,然后偷偷找内奸呗。该做的事总是要做的,对了,另外你帮我去打探一点消息。”

  “什么消息?”

  “苏家年青一代的那些家伙们平日的作息、去向和喜好等等,越详细越多越好。”

  老马眼中一亮,面上露出一丝兴奋之色,低声道:“怎么着,你忍不住了?”

  陆尘冷笑一声,道:“老子又不是圣人,被人这么整治了还要哑忍下来吗?不行,这口气我得出。”

  “说得好!”老马一拍大腿,脸上的笑容看上去似乎也忽然间有了几分凶狠之色,咬牙切齿地道:“可不就是这样么,干咱们这一行的,比凶比狠,谁怕谁啊!”

  只是说到这里,他话语顿了一下,又有些犹豫,对陆尘道:“不过这事情刚过去还不到一月,你立刻就报复过去,会不会被人关注,牵连到你身上啊。”

  陆尘淡淡道:“当日我都忍了,自然不会再为报仇轻举妄动,不过这件事我可不能就这么算了,总要找个机会讨回来,让他们尝尝什么才是这世间的痛苦。”

  老马看着他的脸色,皱了皱眉,似乎感觉有一丝寒意,不过很快脸色又恢复了正常,道:“这没问题,反正我也看着这几个东西不顺眼了。消息你放心,回头你下次下山时就能给你,我们兄弟出手,整死他们。”

  陆尘“嗯”了一声,站了起来,看起来似乎想走了。老马像是忽然想到了什么,突然对他说道:“对了,你如果下定决心这样做了,苏青珺那边怎么办?”

  陆尘身子顿了一下,随即道:“有什么好顾忌的,她又不会知道是我干的。”

  老马点点头,道:“嗯,话确实如此,咱们做得隐秘些,自然不怕被外人知晓。不过……呃,我就是随便问问啊,有点好奇,你说苏家那边人自然个个可恶,咱们整死他们也没什么。但苏青珺这女子听说还是不错的啊,对你也挺好,为了你,不但和家里大吵一架,还掀桌砸墙,痛打弟弟,在昆仑山上也为了照顾你,给了你一个挂名弟子的名分……”

  陆尘抬起眼,静静地看着老马,老马的声音越说越小声,过了一会后,陆尘忽然问道:“你到底想说什么?”

  老马道:“我想问你心里难道就不会顾及她的感受么?”

  “我受了伤吃了苦,要报复一下,为什么要顾及她的感受?”

  “可是你们两人之间,不是有些……呃,至少惺惺相惜么?”

  陆尘目光微微低垂,似黑暗的阴影在暗处摇曳,望着远方的光明而面无表情。过了一会,他淡淡地道:“我们这些做影子的,哪来谈情说爱的资格,你想太多了。”

  他转过身向外走去,同时声音带着几分冷意传来,道:“帮我去查一下那些人的消息吧,等我亲手做了,我想你心里或许也会放心一点,不会再怀疑了。”

  老马站在原地不动,看着陆尘孤独地走出大门外,片刻之后,忽然脸上露出了一丝笑容,只是那笑意有些苍凉,也有些萧索。(未完待续。)
  浏览阅读地址:/tianying/221043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