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天影 > 第一百七十七章 草蛇灰线

第一百七十七章 草蛇灰线

  不管怎么说,陆尘和黑狗阿土如今也算是在飞雁台这边暂时住下来了,比起以前在百草堂里为杂役弟子时整天累死累活地干活当然是要惬意了许多,有个金丹修士罩着就是舒服啊。

  自从不用再每天地去流香圃药园里干活后,日子便一下子悠闲起来,陆尘也有了更多的时间做自己的事。在伤势好起来之后,他便开始去飞雁台后山那片茂密的森林里砍伐木材,准备搭建自己之前所说的木屋。

  木屋当然比草屋住起来要舒服,而且,那片山林占地阔大,树木不知有没有几十万棵,苏青珺自然也不会小气这点东西。倒是她从小到大还真是没见过有人自己伐木盖房子的,所以在这中间她常常很好奇地站在一旁看着陆尘干活。

  盖这木屋用了四五天时间,完工后陆尘心情不错,不过苏青珺却在一旁大摇其头,说这屋子木头不错,样子很难看。

  既然有了挂名弟子的名分,又在飞雁台上暂居,陆尘也不可能真的什么事都不做,整天游手好闲、无所事事的,这样对外头也不好交待。所以随后他还是又拾起了老本行,重新清理了一下飞雁台上的那块灵田,顺带着还往外扩了一圈,然后苏青珺搞来了一些灵草灵果的种子,往灵田中一种,从这时候开始,陆尘就算是正式成为苏青珺这位金丹修士门下专门被压榨种田的“苦工”了。

  这样的人在昆仑派中十分常见,而且一般来说,虽然从根本上来说做这种活的人也还是杂役弟子的身份,但总归是上头有了人,说出去十分好听,不再是我是昆仑的杂役弟子,而是我乃某某金丹、某某真人的座下某某,岂不是威风多了?

  而且,从利益上说,为这些高阶修士干活的杂役弟子回报都比原先高多了,是以,许多时候大家都是挤破了脑袋往这上头钻。

  当初在流香圃中搞那个鹰果培植比试,之所以那么多人想来,其实也是为了有朝一日或许有一点希望,可以真正被苏青珺看中,最好的结果,其实也就是陆尘如今的情况了。

  ※※※

  得到了这份待遇的陆尘,比以往空闲多了,而灵田中所种植的灵果灵草,也都没有像是当初鹰果树那样轻易不能离开的娇贵品种。至于苏青珺,对他也算客气,并没有真的死命压榨他的劳动力,应该说,日子过得还是比较宽松的。

  所以,陆尘现在居然有时间在昆仑山中闲逛了,这些日子来,昆仑派中便有不少人看到陆尘带着那只黑狗,悠哉游哉地到处走着,引来了不少杂役弟子的羡慕。

  随后的某一天中,陆尘带着阿土下了飞雁台,漫不经心地散步着,然后走到了流香圃附近那栋曾经死了人的房子外。

  当初的贺长生,就是死在这屋里。

  这时是白天,在这附近住的大都是最底层的杂役弟子,每天都要去流香圃药园中干活,所以周围静悄悄的,看不到有几个人走动。当日命案发生的时候,昆仑派曾经派人封锁了附近的地方,但追查了很久一直没有结果,时至今日,布置在外头的守卫弟子也已经撤去,除了那间屋子仍然无人入住外,这里看起来似乎已经和周围没什么两样了。

  那个叫做贺长生的人,在这个世界上的痕迹正迅速且彻底地消散而去。

  风轻轻地从树林那边吹过来,陆尘和阿土安静地站在远处看着那间屋子,都没有开口,就像是两个幽暗的影子沉默不语。

  过了一会,陆尘转过身向一旁走去,不再看那间屋子,而是走入到另一侧那片阔大的树林中。阿土跟在他的身后,也走了进来。

  白天的树林里比外头还是会稍显昏暗些,但光线从枝叶缝隙间照射下来,还是让林间显得比较明亮,可以看清周围的树木情况。陆尘脸色平静地在林中走着,随着逐渐深入,周围很快安静下来。

  那些属于昆仑派的热闹、纷扰似乎都被隔绝在林外,在这片山林中,有的只是沉寂。

  走了一阵,他来到了当初深夜时分,他到这里凝视的那个地方。

  当日,一片漆黑的夜晚中,这个在树林深处的角落伸手不见五指,完全被黑暗所淹没,而如今在白天的时候,陆尘便看清了对面其实是一棵大树。

  一棵看起来很大很茂密,比周围树木都更古老的大树。

  斑驳的树皮挂着青苔,几许晨露还残留在枝叶上,矫健的虬根从地表凸起,看上去就像是一只巨爪紧紧抓住了大地。

  陆尘盯着那棵树看了一会儿,然后走了过去。

  森林中仍然一片寂静,没有风,也没有鸟鸣声,此刻仅有的声音似乎只剩下了他的脚步声,一下一下踩在地表的枯叶上。

  大树的躯干很粗很大,至少需要两人才能合抱,足以隐藏下躲避的身影。不过在这个早上,当陆尘跨过树木的虬根走到树后时,那里空空荡荡的。

  阿土跑了过来,在大树底下嗅了一阵,似乎并没有什么值得特别注意的地方,就跑开去一旁玩耍了。

  陆尘则是静静地看着这棵大树,目光明亮而专注,从树根到树干,他一点一点地看了过去,似乎在仔细地寻觅搜索着什么。

  只是,这棵大树上始终没有出现任何的异样。

  没有伤口,没有划痕,更没有那些隐秘扭曲的图纹。

  一切似乎都毫无结果。

  陆尘微微皱起了眉头,思索了片刻后,随即蹲下身子,却是在如虬龙般起伏不定的大树根上,仔细搜索起来。他甚至用手拨开地上的枯叶和黑土,检查过每一处隐秘角落的树根。

  然而,最后仍然一无所获。

  那个隐藏在黑暗中的魔教奸细,似乎有着异乎寻常的耐心与戒心,并没有受到这次的诱惑?

  陆尘站了起来,脸色有些凝重。

  沉思一会之后,他叫了一声阿土,然后转身向来路走去,准备离开这里。

  一束阳光从头顶枝叶间落下,照在他的身上,也洒落在他身边沉默的大树身上。斑驳的痕迹,似乎已经经历了无数岁月的沧桑。

  陆尘继续向前走去,但在走到第五步的时候,他忽然停下了脚步。

  他皱起眉头似乎想到了什么,片刻之后,他的眼神忽然亮了起来,霍然转身,却是紧紧地盯住大树正面这一边,树干上那些看上去古老而沧桑斑驳的痕迹。

  阳光洒落下来,那里许是因为经历了太久时光,树干上的树皮,亦有龟裂的模样。

  ※※※

  哪怕是在白天,无名山峰背面的义冢也仍然笼罩在一片黑暗阴影中,这里的阴森寒气似乎终年不退,散发着这座名山中罕见的阴气。

  平日里一向少有人来这里,大多数的人们包括修士都还是更喜欢光明的生活,哪怕是修道需要的石壁洞府,其实更多的也是在向阳的地方。

  不过这一天,义冢之外走来了一个高大的身影,敲响了那扇黑色的大门。

  刚刚成就元婴真人不久的东方涛,来到了义冢这个阴晦幽暗的地方。在他的周围没有任何人影,显示他是独自前来的,而当阴风从不知名的角落吹过时,他的神情也是同样淡漠,只有在眼底深处有一丝隐藏得很深的厌恶。

  “吱呀”一声,黑色的大门打开了。

  阴暗的庭院里,那些黑暗的房间沉默地伫立在周围,有的完全黑暗,有的则闪烁点点昏暗的烛火,像是为死去的魂灵在黑暗的道路上指引方向。偶尔间有风吹过,那点点烛火竟然会瞬间变作绿色,如恶鬼的眼眸燃烧的火焰,片刻后又缓缓恢复原来的模样。

  一个枯瘦、干瘪,全身仿佛都笼罩在黑暗中的身影,孤独地站立在这个庭院中央,阴寒的眼眸中射出冰冷的光,正冷冷地看向走进来的东方涛。

  东方涛先是向四周看了一眼,目光在那些黑暗的房间,还有那些烛火上停留了片刻,最后落在站在那儿的看尸人身上,点了点头,道:

  “好久不见。”

  看尸人幽幽地笑了一声,道:“是啊,你总是不愿来这里见我,当然,咱们好久不见了。”

  东方涛神色不变,淡淡地道:“这个鬼地方阴气森森的,谁也不会喜欢来吧。”

  看尸人目光一冷,声音好像也提高了几分,道:“但是拜你所赐,我却已经在这里呆了三十四年!”

  东方涛皱了皱眉,道:“别废话了,你这次托人传话找我过来,到底是有什么要紧事?”顿了一下后,他忽然又“哼”了一声,道:“还有,以后就算要找人传话,也别找何毅,那人我不喜欢。”

  看尸人没有立刻回答他的话,而是上下打量了一下东方涛,随后冷笑了一声,道:“你这是成就元婴真人了,架子立刻就大了啊?是不是以后我再想找你过来,也未必能叫得动你了?”

  东方涛面上掠过一丝不耐烦的神色,道:“有话就说,别扯那些旧账,而且我再说一次,”他盯着那个看尸人,声音也似冷了几分,道:“少跟我说什么拜我所赐的话,你有今时今日的下场,全是你自己咎由自取的,师弟!”

  看见很多朋友在问公众号,大家用微信搜一下znng(诛仙萧鼎的全拼),就可以添加啦!(未完待续。)

  第一百七十七章草蛇灰线:
  浏览阅读地址:/tianying/221169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