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天影 > 第一百七十八章 蛛丝马迹

第一百七十八章 蛛丝马迹

  陆尘走到大树前,仔细地看了一会儿,随后忽然伸出手,在树干上轻轻抚摸了一下。粗糙的树皮在他的掌心掠过,有种如岩石般粗粝的感觉。

  周围仍然是一片寂静,但陆尘的目光却越来越亮,他的手指移动得越来越慢,过了一会之后,当他的手指划过一道斑驳的裂痕时,他忽然停了下来。

  干裂的树皮在他的指尖呈现出晦暗深褐的颜色,陆尘眉头挑起,轻轻按下又摸索了起来,渐渐的,一道细微的细缝从深色的树皮中显露出来,随着他手指的动作,细缝不断扩大,最后变成了一块巴掌大的树皮忽然摇动,然后从树干上掉了下来。

  “啪嗒”一声,那块树皮轻轻掉在了地上。

  陆尘并没有去细看,他只是凝视着那块树皮背后显露出来的树干,那个地方光滑的木头上,被人用尖锐的刀刃刻出了一幅简单而扭曲的图案。

  一根粗线,几条细线,长短不一,粗细不同,一眼看去有些像是胡乱的涂鸦,但若是仔细观察的话,便会发现这些扭曲的线条在一起时,好像是一棵树。

  一棵大树!

  陆尘的嘴角慢慢露出了一丝笑意,他紧紧盯着这个隐秘无比的图纹,像是要将其牢记在心里,过了一会之后,他右手一翻,黑色的短剑出现在他手中,然后只见黑光掠过,他一剑削下,却是直接将那块刻着图纹的木头砍了下来。

  随后,他转过身叫了一声阿土,便快步向山林外头走去,再不回头。

  ※※※

  陆尘回到飞雁台上的时候,走在山道上远远地便看到前头站着一个俏丽身影,一开始陆尘还以为是苏青珺,不过很快地便察觉有些不对,再往前走几步时,发现却是易昕来了。

  黑狗阿土发出一声欢喜的叫声,撒开腿跑上前去,易昕笑着蹲下身子,将阿土抱住,狠狠一阵乱摸。

  阿土也是高兴地围在她的身旁跳个不停,片刻后,陆尘走了上来,笑着说道:“今天怎么过来了啊?”

  易昕摸了摸阿土的脑袋,这才站了起来,对陆尘笑道:“难得有空啊,想着好久没见你和阿土了,就过来看看你们。”

  陆尘道:“听起来好像你最近很忙的样子啊?”

  易昕道:“可不是么,自从我师父出关之后,那来的人是一拨接着一拨,我身为他目前唯一的徒弟,整天接待客人的,都累得够呛。偏偏能跟我师父拉上关系的,还都是有身份有地位的人,也不能掉以轻心,别提多累人了。”

  陆尘哈哈一笑,道:“别抱怨了,总比你以前没人管好吧。”

  易昕嘻嘻一笑。

  陆尘向周围看了一眼,只见飞雁台上空空荡荡,远处那座山壁洞府并未开启,石门紧闭,便对易昕问道:“你过来没见到你那位苏姐姐么?”

  易昕道:“没有啊,我也是刚过来不久,苏姐姐一直没出来,我也不敢轻易过去打扰她。”

  陆尘点点头,道:“没事,那你到我那边坐坐吧。”说着,便领着易昕往自己刚盖好不久的木屋走去。

  进了木屋之后,易昕左看右看十分好奇,只见屋中大部分地方都是用木头所制成,包括墙壁、桌椅、床铺等,只是并没有经过什么刷漆涂抹之类的后续整治,所以整间屋子看起来显得十分粗糙,但同时也散发着一股树木天然的芬芳气息。

  看着易昕的脸色,陆尘笑着道:“怎么,没见过这样的屋子吧?”

  易昕点点头,道:“是啊,真的是第一次见到呢,这都是你一个建的吗,陆大哥?”

  “嗯。”

  “好厉害啊。”易昕由衷地夸赞了一句。

  陆尘失笑,扯过一张木椅让易昕坐下了,随口道:“不过就是砍一些木头过来绑在一起,随便瞎搞的,没什么好稀奇的。”

  易昕笑了起来,然后忽然间像是想到了什么,脸色一板,眼神中狡黠之色闪过,对陆尘正色道:“嗯,今天我过来啊,还有另外一件事要通知你的。”

  “嗯?说得这么正式,是什么要紧事吗?”陆尘有些奇怪地问道。

  易昕咳嗽一声,然后道:“以后我不能再叫你陆大哥了。”

  “啊,为什么?”陆尘问道。

  “你看啊,”易昕一本正经地道,“我和苏姐姐从来都是平辈论交的,可是现在你做了苏姐姐的挂名弟子,这得叫她一声师父吧?那你看到我,是不是也得叫一声师叔?”

  陆尘呆了一下,随即笑骂道:“行啊,现在居然会占我便宜了。”

  易昕“哼”了一声,道:“什么占便宜,你要是敢不叫苏姐姐师父,那我也就不让你叫师叔。”

  陆尘摆摆手,道:“什么话,苏青珺比我还小好几岁呢,怎么可能我叫她师父嘛,不行不行。”

  易昕哈哈一笑,道:“这话你也就在背后说吧,待会苏姐姐真要来了,我看你敢不敢承认。”

  陆尘正气凛然地道:“男子汉大丈夫,说不叫就不叫,你威胁也没用。”

  易昕掩口咯咯直笑,看起来很是开心的样子。

  看着她的模样,陆尘也觉得自己的心情似乎好了不少,便笑着对她说道:“你前头不是说很忙的么,怎地今天有空闲了?”

  “哦,我师父今天出门去见一个老朋友了,所以我才空闲下来的。”易昕伸了个懒腰,然后也没什么忌讳地往那张粗糙的床铺上一仰,倒在上面带着一丝惬意笑容,说道,“还是在你这边自在啊,陆大哥,你不知道我在三丈峰洞府那儿,一天到晚的,脸都笑得酸了,那些认识的不认识的人,都得笑脸相迎,真比修炼还累十倍。”

  陆尘笑骂道:“你是生在福中不知福啊,不过,天天见那么多确实也挺烦的,以后你没事都可以跑我这里来玩,我不在的时候,你跟你那位苏姐姐聊聊天也是好的。”

  易昕耸耸肩,道:“我找你聊天就算了,也不耽误你什么,但苏姐姐可是万众瞩目的天才人物,一定是整日抓紧时间修行的,我可不敢去打扰她。”

  陆尘想了想,道:“唔……其实也不完全是这样了,你那位苏姐姐有时候也挺喜欢有人跟她聊天说话的吧,反正你多跟她亲近亲近,总不是坏事。”

  易昕有些意外地看了陆尘一眼,道:“咦,你对苏姐姐现在挺了解的啊。”

  陆尘笑道:“一般了。对了,这山上那么多真人、大佬的,你师父这是要去拜见哪位啊?”

  易昕道:“我师父没跟我说,就是跟我打了个招呼就走了。哎,平时他去哪儿一般都会跟我说的啊?”

  大概是想到了这点区别,易昕有些闷闷不乐起来。陆尘见这女孩情绪如此容易波动,也是有些好笑,当下随口说了些笑话,转眼便将易昕逗得开心起来。

  两人在这边说笑闲聊了一阵子,看看天色不早了,易昕便起身告辞。陆尘送她走到山道边,目送她走远,但是没过一会后,易昕忽然又折返回来,对陆尘道:“陆大哥,有个事我想还是要跟你说一下。”

  陆尘看她神色有些凝重,不似开玩笑的样子,心中也有些诧异,道:“怎么了?”

  易昕道:“我师父这次出门前,有一个人曾经过来拜访他……是何毅师兄。”

  陆尘脸色微沉,道:“何刚的大哥?”

  “是。”

  陆尘可以了解易昕为何此刻的脸色不算太好看,毕竟何刚那件事对她来说犹如梦魇,实在是不愿回想的往事。而何毅乃是何刚的大哥,何刚又因为那件事被直接赶出了昆仑山,无论怎么看,他和易昕这里都是势如水火的局面。

  而易昕身为东方涛唯一的徒儿,显然,东方涛与何毅也是走不到一块去的。

  但是这事情就这样发生了,这中间显然有些古怪。

  陆尘想了想,道:“那天他们说什么了,你都听到了吗?”

  易昕想了一下,道:“前头大部分时间我都在一旁,但他们说的都是些客套话,没什么要紧的东西。后来快说完了,我收拾茶具离开了一会,看他们两人好像又说了几句话,那些我就没听到了。”

  陆尘皱了皱眉,一时没有言语。

  易昕看起来面上有些忧虑之色,心思满怀,低声道:“陆大哥,你说……他们会聊些什么呢?我师父他该不会,该不会被何毅师兄说动了什么吧?”

  陆尘看了这个少女一眼,在心里叹了口气。易昕如今的好日子,可以说是几乎完全都源自于她得到了东方涛的赏识,而东方涛又意外地冲破了大生死关,成就了元婴真人。

  如果万一东方涛被何毅蛊惑,对易昕有了什么看法,那么对她来说几乎就可以说是灭顶之灾了,也难怪她一点都不淡定。

  陆尘沉吟片刻后,对易昕道:“易昕,你不要着急,其实以我看来,此事应该不会到你想的那么糟糕的地步。”说着顿了一下后,他又说道:“若是你还是不放心的话,我想办法帮你去打听打听何毅最近的动静?”

  “嗯。”易昕重重点头,面上露出了一丝笑容,虽然明明知道那位何毅师兄与陆尘的道行实力有天壤之别,但不知为何,在陆尘对她说出帮忙的时候,易昕几乎是下意识地就相信了他。

  他说的事,一定会做到的吧。

  易昕心里这般想着,心情顿时好了起来。(未完待续。)
  浏览阅读地址:/tianying/221203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