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天影 > 第一百七十九章 顺藤摸瓜

第一百七十九章 顺藤摸瓜

  “明天我下山一趟啊。”陆尘背靠着一棵大树坐在田埂上,对站在不远处的苏青珺说道。

  这时已是黄昏,苏青珺在洞府中呆了一天,这时候都会出来走动走动,算是这些天来她一个相对固定的习惯了。陆尘并不知道以前她独自一人住在这飞雁台上时是不是也有这种习惯,不过一般情况下黄昏时候就是他与这个女子闲聊说话的固定时刻,大多比较轻松的。

  说起来,或许是前一阵子回苏家大闹了一场,将家里人都吓坏了,所以这些日子以来飞雁台这边竟是异乎寻常的平静,常常一连几天都没人上来。偶尔有人过来,也是昆仑派中一些与苏青珺有些交情的朋友,苏家的人则是一个不见。

  苏青珺对此没有太大的反应,至少在陆尘面前时如此,这些日子,她看着十分平静,但是这个女子内心深处到底是何感想,却是谁也不知道的了。

  陆尘也不会去追问什么,他们两个人在苏青珺大闹苏家回山之后,便很快不约而同地不再去提及此事了,但比起以前,他们两人的关系无疑还是亲近了许多,甚至苏青珺在私下里已经可以和陆尘比较随便地开玩笑了。

  此刻的苏青珺便笑着对陆尘问道:“去做什么,我看你最近很闲啊,要不,灵田里再多种点灵草如何?”

  陆尘哈哈一笑,道:“下山去随便走走,另外,我知道一些小东西,像你这样的肯定没见过,回头给你带点,让你开开眼界。”

  “嗯?”苏青珺本来只是开一句玩笑,但听陆尘说完倒是真有几分好奇了,道:“什么东西?听起来好像很有趣的样子。”

  陆尘笑着道:“我带回来你就知道了,明晚过来找你啊。”

  “哦,好吧。”

  ※※※

  翌日一早,陆尘便起身下山,同时也带上了黑狗阿土。如今他挂了一个金丹修士挂名弟子的名分,走出来身份便有所不同,不再像以前那样窘迫了。

  而狗凭主贵,阿土近来也能跟着陆尘光明正大地到处闲逛了,将原先昆仑派中不能随便养狗的规矩忽视了过去。

  前途无量的天才金丹的弟子养的狗,那能是普通的土狗吗!

  一路下山来到昆吾城中,陆尘也没急着去那个僻静巷子里找老马,而是带着阿土满大街的闲逛,一路上给它买了好多肉啊骨头的,装在袋子里一路提着,准备到黑丘阁那边喂阿土。

  这一下把阿土给馋得,一路上口水滴答滴答,眼睛就只盯着陆尘手中的兜袋、再也看不到其他东西了。然后,陆尘又在街上逛了一会,买了些七七八八的东西后,这才带着阿土回到了黑丘阁。

  进屋之后,来到后头那小庭院中,陆尘把那些肉骨头往角落地上一撒,阿土顿时一声咆哮,冲过去恶狗扑食,呼噜噜大嚼起来。

  旁边的老马看得有趣,笑道:“这货在山上是饿得狠了吧,怎么这副吃相,就像八辈子没吃过东西似的。”

  陆尘嘿的一声笑了,道:“它日子过得舒坦得很,你就别担心它了,要不然我把它放在你这,你养着?”

  老马立刻摆手道:“罢了,当我什么都没说,我可养不起这位狗大爷。”

  两人相对坐了,老马看了看他,道:“上次下山也没多久啊,怎么又下来了?再说这城里也有不少苏家的人,你就不怕又出意外?”

  陆尘笑了笑,道:“苏家不敢再作死了,没事。”

  老马笑道:“说得这么肯定,看起来胸有成竹啊。”

  陆尘哼了一声,道:“苏家好歹也是盘踞昆吾城里多年的老世家,家里肯定也是有几个明白人的。如今这局面,稍微有点见识的人都知道苏家日后最大的倚靠就是苏青珺,又不是人人都跟那几个废物和那位白夫人一样傻的。”

  老马点头道:“说得没错,换了我是苏家人,现在最要紧的就是赶快缓和与那位苏大小姐的关系,以血亲关系动之以情,其他的事多做多错,最好什么都不做才是对的。”

  陆尘面上有些遗憾之色,道:“是啊,我原本想着今天会不会再引出几个废物出来,然后看看能否借机生事,再挑拨几下,彻底断了苏青珺和那一家子的关系,可惜的是,居然真的还有明眼人,枉费我在街上走了一大圈啊。”

  老马嗤笑一声,道:“你这人太坏了,这是想从根子上去毁苏家啊。”

  陆尘冷笑了一声,没有说话。

  ※※※

  “对了,最近还有件事,你有空的话,在山上也帮我留意一下何毅近来的举动,看看有什么奇怪之处?”陆尘对老马说道。

  “何毅?”老马皱了一下,眼神似乎突然间有些古怪,看着陆尘问了一句,道:“好好的,你为什么突然又关心起此人了?”

  陆尘也没瞒着,随口就将易昕对他说的话复述了一遍,最后道:“我总觉得这个何毅有些古怪,上一次明明被逼得被迫闭关了,但过了一段时日突然又莫名其妙地被放了出来,看起来最近还在昆仑派中到处游荡,一副四处逢源的样子。”

  老马目光一闪,沉吟不语,陆尘注意到他的神色,道:“怎么了?”

  老马意味深长地看了他一眼,道:“你说得对,何毅这人确有古怪。”

  “嗯?”

  “记不记得我上次跟你说过,有人在查朱砂这种灵材的事?”

  “记得,有什么发现?”陆尘问道。

  老马冷笑了一声,道:“查的人就是何刚。”

  陆尘脸色微变,身子也微微坐直了些,沉思片刻后忽然道:“但你之前说过,追查此事的人有向某些大商铺出示过昆仑派的信物?”

  “不错。”

  陆尘的眼睛慢慢亮了起来,道:“但是何刚明明已经被昆仑派赶出宗门了?”

  “正是如此,”老马面上神情似笑非笑,道,“换句话说,他本不该有这种东西。”

  陆尘看着老马,缓缓道:“可是他却有了,并且还给人看了。能给他这种信物的人……”

  “只有何毅。”

  陆尘沉默了下来,面上露出思索之色,好像想到了更多的东西,过了片刻后,他沉声道:“换句话说,想要追查朱砂这件事情的人,是何毅本人,只不过他自己不好出面,才让何刚去干这件事。”

  老马点头道:“不错,何刚那厮做这件事还藏头藏尾的,我很是费了点力气才确认是他。”

  陆尘一双眼睛越来越亮,低声道:“朱砂平日里无关紧要,但最近却关系到昆仑山上一宗魔教杀戮案,何毅突然出关,又明里暗里插手此事,所以他突然被放出来的原因……”

  他的嘴角慢慢露出了一丝笑意,但并不温和还带着一丝冷意,与老马对视一眼后,老马脸色淡淡地伸出一根指头,指了一下他。

  “冲你来的。”

  ※※※

  “想不到这段日子以来,在昆仑山上暗地里,一直有个人在偷偷地追索我啊,这种感觉……”陆尘口中啧啧了两声。

  老马斜眼看了他一下,道:“有什么好奇怪的,这么多年你不都是这么过来的,早该习惯了罢?”

  “嗯,你说的对。”陆尘点点头,道,“不过既然知道此人的目的,那就更应该将他查清楚了。”

  他目视老马,老马点了点头,道:“你放心,包在我身上。”

  “好!”

  这些话说完,两个人都是不约而同地松了一口气,同时脸上也都隐隐有一丝兴奋之色。对于藏身于暗处的影子来说,发现了这样一个秘密或许有着与众不同的感受。

  “喂,我看你最近精神不错啊。”老马对陆尘笑着说了一句。

  陆尘道:“是啊,我忙着报仇呢,那么多欠债要讨,我不精神点怎么做得完。”

  老马看了他一眼,道:“不对,我感觉你好像跟以前不太一样了。以前你做影子时,整天一副苦大仇深的样子,好像动不动一言不合就翻脸杀人的模样,可是跟现在不同。”

  陆尘怔了一下,道:“你这话什么意思?”

  老马盯着他,道:“这段日子来,我总觉得你好像比以前开朗许多啊,这是改了性子吗?还是说昆仑山上有什么人,让你心情变好了?”

  陆尘默然片刻,眼底深处忽然异光一闪而过,随即突然哈哈大笑,对老马笑骂道:“放你的狗屁!老子身为影子,千百身影化身无数,凭你也能看透?你怎么就知道我以前给你看的不是假的,现在才是真的啊?”

  老马点点头,道:“嗯,你这样说也有道理,有时候我确实也看不透你啊。不过你自己看你自己,这样子活得不累么?”他笑着对陆尘道:“这里就咱们两个,放轻松些就好。不然一直装一直装的,我都怕你以后自个儿就疯了。”

  “去死,你疯了我也不会疯!”陆尘骂道。

  老马哈哈笑了起来,起身走到一旁去逗弄还在大吃特吃的阿土,陆尘则是看着他的背影,面上的笑容渐渐收敛了几分。(未完待续。)
  浏览阅读地址:/tianying/221372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