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天影 > 第一百八十章 血食秘法

第一百八十章 血食秘法

  带着肚子似乎大了一圈,几乎将那些所有肉骨头都吞下肚子的阿土回山时,一路上就光听这只土狗打饱嗝了。

  天气晴朗的午后,昆仑山中景色宁静秀美,山林青翠林涛起伏,偶尔还能看到一二座飞流直下的飞瀑,让走在山道上的人有一种恍如仙境的感觉。

  灵山福地,仿佛灵气无所不在。

  山道上行人不多,因为此处是在昆仑山山门之内了,所以目光所及皆是昆仑弟子,各色人等都有,但几乎都是道行有所成的炼气、筑基等弟子,毕竟杂役弟子大多数都有许多事要做,不可能这么悠闲。

  所以,相形之下,6尘便显得有些显眼了,不过好在一来人少,二来,修道中人多数也懒得多管闲事,是以倒也没什么人来关注他。

  如此走了一段路,6尘忽然远远地看到前方对面山道上走来一个人。

  在6尘前头同一个方向的几个人,不管是筑基境弟子还是炼气境弟子,在看到那人之后,几乎都是立刻点头微笑见礼打招呼,而随风飘来的声音里,也清晰地听到了“何毅师兄”等字眼。

  6尘脚步停了下来,目光望向前方,看着那个人越走越近,渐渐看清楚了那张英俊沉毅的脸庞,片刻后,他站到路边微微垂头,在那个人路过身边时,与其他人一样平静地叫了一声:“何师兄。”

  与6尘擦肩而过的时候,何毅的脚步微微慢了一下,转过头看了一眼那个站在路边不起眼的杂役弟子,何毅对他点了点头,然后继续向前走去。

  有风从山林那头吹来,在他们两个人中间打了个小小的旋转,吹起了一片落叶,飘起又落下,翻滚着飘向远方。

  山道上又恢复了平静。

  6尘在原地站了一会,当周围其他的昆仑弟子都走远之后,只剩下黑狗阿土还蹲在他的身旁。

  6尘看了阿土一眼,忽然说道:“既然遇上了,反正闲着也是闲着,跟去看看?”

  阿土歪了歪头,看起来有些疑惑的样子。

  ※※※

  6尘转过身,向另一个方向走去。何毅曾经走过这条路,但现在已经走远了,不过6尘并没有急着去追赶,而是慢悠悠地走着。

  在他身边,阿土跑在他身前几步远的地方,轻轻地在地上闻嗅着,然后一路小跑着向前走去。

  6尘就这样跟着阿土,走啊走啊,一直走了很久,看着周围的山势地形,6尘的眉头忽然皱了起来。因为这个方向的山道越走越是荒凉,更没有任何住宿屋宅的迹象,甚至随着深入,连人迹都变得罕见起来,道路上也开始出现了野草,散出一股荒凉的气息。

  又走了一会儿,在阿土异常灵敏的狗鼻子带路下,6尘在这条僻静的山道上已经走了很远,然后,他忽然看到了前方那座隐藏在高大峰峦之下、大半被阴影所笼罩的无名山峰。

  虽然隔了很远,但是一股十分浓烈的阴晦之气仍然传了过来,6尘脸色微微变了一下,然后抬眼看向前方。

  远处,隐约只能看见一个模糊背影的何毅,似乎正独自一人走进了那无名山峰的背阴面,那里凝聚了一股黑暗,仿佛是在瞬间就吞没了何毅的身影,再也看不到其他东西了。

  6尘向左右山势地形看了一眼,最后目光还是落在了那座无名山峰上,过了片刻后自言自语道:“想不到在昆仑山中,居然还会有这么一处阴地,不应该啊……”

  他的神色看起来有几分惊讶,也有几分疑惑,不过很快的他又再度镇定下来,准备迈腿往前走去。但是在踏出脚步之前,他忽然像是又想到了什么,回头看了一眼阿土。

  那只黑狗正安静地蹲坐在他身后的地上,在6尘的目光看过来时,它还轻轻摇了摇尾巴。

  6尘沉吟片刻,走过去蹲下身子,摸了摸阿土的脑袋,道:“前面那块地里,应该是有些不好的东西,你就别过去了。”

  阿土也不知听没听懂,只是抬头看着6尘,口中轻轻叫唤了两声,然后伸出舌头舔了一下6尘的手心。

  6尘笑了起来,笑容看着仿佛是这一天中他最温和的时候。他伸出手搂了搂阿土的脑袋,又拍了拍它的头,低声道:“自己玩去吧,回头到这里等我,或者天黑了,就自己去飞雁台那边睡觉,知道了吗?”

  阿土口中汪汪叫了一声,然后起身向山道旁边走去,在这中间,它还不时回头看看6尘。

  6尘对它笑着,一直等到阿土跑进了旁边的山林看不到身影了,他才缓缓转身,再次望向那片山峰背后的黑暗,面上沉默的神色再度出现,片刻之后,他悄无声息地向前走去,一直走到了黑暗边缘,然后就如同水滴融入大海,他的身影也没有任何动静地、消失在了这片黑暗的深处。

  ※※※

  阿土在山林中奔跑玩耍着,呼吸着清新空气,蹦蹦跳跳,时而扑打鸟儿,时而在地上挖洞,玩得十分自在,看起来似乎都有些忘了它那个主人了。

  不知不觉中,它在山林里已经走远了好一段路,来到了一处林中凹陷下去、同时遍布白色花岗岩的小谷。

  阿土是一只狗,很久以来它只对吃的很感兴趣,但对其他什么石头啦、树木啦之类的东西,都没有什么太过在意的表现。对着这座白石小谷,它也是同样反应,慢吞吞地从小谷边走过,看起来就要继续往前跑去。

  不过就在这时,忽然从那小谷中最大的一块白色岩石上露出了一张美丽的小女孩面孔,她看着阿土这边,忽然微笑了一下,然后趴在最大的那块岩石上,对阿土招了招手,然后喊道:“过来!”

  阿土转头看去时,映入它狗眼中的是一个十岁出头的小姑娘,年纪虽小,一身气质却是与众不同,如今竟然隐隐便带着一种居高临下的气势。

  这美丽得如同谪仙一般的少女,当然就是白莲。

  阿土站在原地,看起来有些吃惊,也有几分戒心。它似乎惊讶于在这偏僻的角落里居然还能见到白莲,但戒备之心似乎一直都没怎么减退过。

  不过白莲看起来倒是不太讨厌这只黑狗,反而又冲阿土招了招手,笑着说道:“笨狗,还不过来?”

  阿土犹豫了一下,还是慢慢走过去了。

  随着阿土的靠近,白莲脸上的笑容先是惊愕,然后慢慢消失,脸色也有些沉了下来。她看到了阿土身上那些横七竖八的伤口,还有它失去的一只眼睛半只尾巴,一切似乎都隐隐述说着在这只狗身上曾经生过什么可怕的事。

  阿土慢慢地走到了那块巨大的岩石下,然后抬头向白莲看去。

  眼前一花,白莲从石头顶部缓缓落了下来,就落在阿土的身子不远处。

  “怎么回事?”白莲看着阿土的模样,眉头皱了起来,对阿土问道。

  阿土叫了一声表示回应,但似乎没有人能够听懂它的意思。

  这让阿土看起来有些沮丧,也有些失望。

  但白莲的目光则是重新落在了阿土身上那些可怕的伤口上,喃喃道:“看来你身上的天狼血脉很不错啊,被人这样折腾了,居然还能活下来……”

  她慢慢地在阿土面前蹲了下来,阿土本能地向后退了一步,自始至终,阿土看向白莲的眼神中便始终带着一丝畏惧和戒心。

  “嗯,不对。”忽然,白莲突然开口说了一句,她盯着阿土像是现了某个蹊跷之处,然后沉思了好一会后,突然低声说道,“怎么可能……好像、好像有血食的气息……”

  她伸出一只手,慢慢地放到了阿土的头上,阿土身子绷得有些紧张,但还是顺从地趴在了地上,表现出了顺服的姿态。

  白莲对此似乎很满意,也没有为难阿土的意思,她的神情一直都是在凝神思索着,过了一会后才自言自语道:“这昆仑山上,居然还会有第二个懂得血食秘法的人吗?”

  “那个人是谁?”她低下头,盯着阿土的眼睛,忽然这么问了一句。

  话声听起来有些冰冷,阿土却是在片刻沉默后,忽然从地上站了起来。

  它看着白莲,然后在喉咙中突然出低沉的吼叫声,似一只猛兽受到了刺激而怒,对着白莲慢慢露出了雪白的獠牙。

  白莲看着阿土的动作,忽然笑了笑,道:“畜生就是畜生,再怎么有天分,还不是蠢么?这个人我知道了。”

  她伸出手,拍了一下阿土的脑袋,阿土侧过头想让开,却只觉得眼前一花,白莲的手掌心还是碰到了它的脑袋,正好按在它的狗头之上。

  白莲的眉头舒展开来,手指轻轻弹动着,渐渐的,有一股白色烟气从她指缝间飘扬出来,带着浓郁的寒气,在半空中挥,如同最寒冷的冰块一般。

  风雪经。

  昆仑派冬峰、化神真君白晨的独门秘法。

  阿土像是感觉到了什么,立刻趴下了身子,再也不敢轻易乱动。

  白莲微笑了一下,点了点头,道:“看来你还是聪明啊,这一点也是天狼血脉么?不过我倒是有些奇怪啊,血食秘法居然没让你这只畜生疯呢?”

  “这好像不合情理啊,让我仔细看看。”(未完待续。)8
  浏览阅读地址:/tianying/221405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