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天影 > 第一百八十一章 自由向往

第一百八十一章 自由向往

  无名山峰的背面一直都是昏暗的,哪怕在白天里也是如此。6尘走进那片黑暗的范围后,就感觉周围的气温似乎突然下降了很多,同时,一阵阵阴冷的寒风从前方不停地吹过,仿佛阴灵可怕的手掌抚摸过血肉肌肤。

  6尘对此并没有感到太大的惊讶,这不过只是阴晦之地中常见的景象之一,对世俗凡人来说令人畏惧,对普通的修士来说,或许也因为罕见而有些麻烦,但是对他来说却早已经是司空见惯了。

  他似乎天生拥有一种融入黑暗的本领,在这片阴影中如鱼得水,无声无息地向前潜行着,没有任何的痕迹显露出来。

  没过多久之后,6尘就看到了那座黑色的宅院。

  黑色的大门此刻打开着,隐约可以看到何毅站在庭院中的身影,6尘隐藏在黑暗的角落中,向那边眺望了一会,然后目光落在黑色大门上方,写着“义冢”两个字的匾额上。

  他微微皱了皱眉。

  这两个字代表着什么意思,他大概是能猜到的,只是之前他确实也没想过在昆仑派中居然会有这种似乎凡俗世间才有的东西。而再看了一下周围,阴气森森,黑暗涌动,6尘很快就判断出,这一片阴地的核心,应该就是在那片庭院里。

  义冢,顾名思义,应该是死人才会到这里的地方,一般人根本不会到这里来。哪怕是像6尘这样过往常在黑暗中行走的影子来说,也轻易不会涉足这种地方。

  没有人喜欢这里,或者说,只要是活着的生灵就不会喜欢这种阴气森森的所在,所以自古以来阴地就是属于绝地之一。

  那么接下来就只剩下一个问题了,何毅来这里做什么?

  如果不是有其他意外的话,6尘心里大概也已经想到了一个答案。他站在阴暗的角落中静静地看着那间黑色的庭院,心想,原来贺长生死后的尸体是被放在了这里吗?

  正在他沉思的时候,在那庭院中忽然有一道阴冷的气息飘了出去,如一只隐藏在黑暗中的毒蛇陡然吐信,似沉眠的恶鬼突然睁开眼睛,一个枯瘦的身影从黑暗中走了出来,悄无声息地出现在何毅的身后,站在了那黑色大门之前。

  阴风陡然凛冽。

  森冷的目光扫过黑暗。

  望向那个阴影的角落。

  寒风席卷而来,吹起几片枯败落叶,那黑暗里仿佛瞬间风起云涌暗流激荡,然而过了片刻之后,却终究只有几片枯叶在天空飞舞着,然后缓缓飘落下来。

  那个阴暗的角落里一片虚无,除了黑暗,仿佛没有任何东西存在过。

  看尸人目光冷漠地淡淡扫过,在看到那一片空虚孤寂的黑暗后,他眼底深处似乎也掠过了一丝极细微的诧异之色。

  这个时候,一个人影走了过来,站在他身后不远处,正是何毅。

  只见他同样也向外头看了一眼,但并没有看到什么,于是皱着眉头对看尸人问道:“前辈,怎么了?”

  看尸人并没有回答他,而是在沉默片刻后,忽然问了一句道:“你是一个人来见我的吗?”

  何毅点点头,道:“是的。”

  看尸人“嗯”了一声,没有再说什么,而是转身走回了那个黑暗的院子中,那黑色的大门在他身后无风自动,就这样缓缓合上了,将所有的黑暗和秘密,又再一次地隐藏起来。

  宅院外的黑暗如深海一般寂静,也不知过了多久以后,离刚才那个角落不远处的另一个黑暗地方,从地面上忽然有一阵细细的颤动,然后像是黑暗分解,渐渐的,一个影子从黑暗中重新现身出来。

  那是6尘。

  此刻的他脸色看起来有几分冷峻,再一次望向那座庭院的时候,目光也与之前完全不同了。

  ※※※

  阿土趴在地上,用一种带着几分戒备的目光看着身边的白莲。这个拥有着出尘般美丽容颜的小女孩,此刻正露出淡淡的微笑,如白玉一般白皙晶莹的手指,正轻轻在阿土背上黑色的毛间轻拂而过。

  点点如水晶般细微透明的白色碎屑,像一点点一片片碎雪粉晶在她的指尖飘起又消散,与阿土黑色光亮的皮毛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在白色而冰寒的光辉中,淡淡的一缕缕气息在阿土的肌肤上轻轻碰触着,有些弹了回来,有些则渗了进去。

  渐渐的,白莲脸上的笑容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股疑惑之色,似乎她现了一件完全没有想到的、极其古怪的事情。

  过了一会之后,她停下了手指的拂动,那些碎雪般如玉屑的粉末也随之消失。

  阿土抬起了头,看了她一眼,见白莲似乎并无其他异色,便一点点向前挪去,然后蹑手蹑脚地爬了起来。

  白莲将阿土的动作都看在眼底,但不知为何,也没有去阻止它,她明亮而清澈的眼眸里,倒映出那只黑狗的身影,但目光却仿佛看到了更远处。

  “不对,这不是血食秘法……血食何等霸道,一旦施法后,就算不爆体而亡,至少也是个疯癫狂暴的下场,怎么还会像你现在这样……”白莲盯着阿土,似乎看到了什么难以置信的事,喃喃道,“可是这只狗体内,分明就是有血食的痕迹。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难道这世上,竟然还存在着另一种与血食同源通脉,却比血食秘法更强的功法吗?”

  “如果真是这样,那南方那些蛮人几千年来为此所死的几十万条性命,岂非就是一个天大的笑话了?”

  白莲霍然站起,不知为何,她美丽的脸庞上涌起了一阵兴奋的微红,她盯着阿土。

  阿土有些莫名的害怕,向后退了一步。

  “6尘……”白莲低低地笑了一下,声音听起来有些飘忽,道,“有意思啊有意思,6尘,你到底是什么人呢?”

  ※※※

  6尘在黄昏之前赶回了飞雁台,这其中,阿土还耽误了一点时间,在他从那片黑暗的义冢之地出来后吹了好一会口哨,阿土才从山林里跑了回来。

  回来的路上,阿土看起来情绪不算太高,但除此之外似乎也并无异样,无伤无痛的,6尘心中同样还记挂着那片黑暗义冢中的诡异身影,便对阿土没有太过注意。

  不过在走上飞雁台山道的时候,无论是6尘还是阿土,人和狗的情绪似乎都经过这一段的走路调整了过来。阿土开始高兴地跑前跑后,6尘也远远地看到了在即将到来的黄昏光辉下,那个在飞雁台上悠闲散步的身影。

  不知为什么,看见那个女子安静的身影时,6尘还是觉得自己心情好了许多,他露出了笑容,向着苏青珺远远地挥手,喊了一声。

  苏青珺听到了他的声音,回头看了过来,也露出了一丝微笑。

  黄昏降临时,金色的阳光铺洒在茫茫白色的云海上,将目光所及之处的云层都染成了美丽的金黄色。黑狗在飞雁台上快活地跑着玩着,两个人的身影站在悬崖边的平地上,被拉出了很长的影子。

  “回来了啊?”苏青珺对6尘说道,“还真是去了一整天呢。”

  6尘笑着道:“是啊。这一来一去的路程也不算短,再加上,我在城里跑了好些地方买了不少东西,就耽误了一点时间,不过总算是及时赶回来了。”

  苏青珺瞄了一眼他手中提着的袋子,眼中露出几分好奇之色,道:“到底是什么?搞得神神秘秘的。”

  6尘呵呵一笑,招手让苏青珺走到一旁有几块岩石的边上坐下,然后从随身带着的那个袋子中掏出一样纸包的东西,递给她。

  苏青珺接过来,只觉得手心中还有些微微的温热,看了一眼6尘,6尘笑而不语,只是用目光示意她打开纸包看看。

  苏青珺伸出手指轻轻拈开纸头,掀开了两层的薄纸后,便看到了里面的东西——那里面是一团黑乎乎的小圆丸子,同时散出一股奇异的肉香气味。

  她脸上露出一丝惊讶之色,看向6尘,道:“这是什么?”

  “烤泥鳅。”6尘笑着说道,“你尝一尝,味道很好的。”

  苏青珺怔了一下,道:“这东西……也能吃吗?”

  “可以啊。”6尘道,“你别看它一团黑,但实际上外焦里嫩,里面的肉十分鲜美。我打小时候就最馋这玩意,可惜那时候没钱买,一看到就流口水呢。”

  苏青珺犹豫了一下,却是微微皱起眉头,道:“泥鳅这种粗鄙之物,生于污水溪河中,本身又无半点灵力,吃了对修炼没有丝毫益处,我们为何要吃它?”

  “不为什么啊。”6尘耸耸肩,看着苏青珺的眼神温和中又带着一丝笑意,道,“只是为了好吃而已,我想你不必做每件事,都一定是要对修炼有用处才去做吧?”

  “……是这样吗?”苏青珺似乎有些疑惑,又有几分莫名的心动。

  “尝尝看?凡人穷人才能吃的美味哦。”6尘看着她,不知为何,眼神中闪过一丝异样的情绪,然后微笑着道,“想吃什么就吃什么,想过怎样的生活就过怎样的生活,这不才是最好的么?”

  苏青珺笑了起来,看着他,忽然问道:“那你心里是想过那种日子啊?”

  “当然啊,我好想过自由自在不被人摆布的日子啊。太想了!”6尘哈哈大笑起来。(未完待续。)
  浏览阅读地址:/tianying/221527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