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天影 > 第一百八十二章 黄雀胖子

第一百八十二章 黄雀胖子

  那天苏青珺最后还是抱着几分好奇的心情,试着吃了一下烤泥鳅。可惜的是,她并没尝到陆尘所说的那种足以让人垂涎三尺、流连忘返般的美味,在微微皱眉了几次后,苏青珺还是放下了这些外形难看滋味似乎也是一般的东西。

  “好像不太对我胃口呢,总觉得不是那么好吃。”苏青珺有些不好意思地对陆尘说道。

  陆尘看着她笑了一下,也拿起另一只烤泥鳅放到嘴里咬了几口,过了一会儿,他吐到了旁边地上,道:“嗯,好像的确不好吃啊。”

  苏青珺笑着说道:“大概是你这一路从昆吾城里带到了山上,这么远的路,东西一个早就凉了冷了,还有就是,也不是太新鲜了,所以滋味便差了点吧。下次有机会,找到刚做好的烤泥鳅,说不定便好吃了。”

  陆尘摇摇头,道:“跟那没关系,我记得小时候偶尔有吃到这东西时,就算是隔夜的,我也照样吃得口水直流。这烤泥鳅没变,是我变了。”

  飞雁台上悬崖边,忽然有片刻的沉默,两个人都没有说话,远处还传来黑狗阿土的哼哼声,好像是跑到林子里抓到了什么,正在高兴地闹腾着。

  过了一会,苏青珺却是微笑起来,对陆尘道:“其实这不是好事么?你现在是变$︽长$︽风$︽文$︽▼t得更好了,总不是你还想再过小时候的苦日子吧。”

  陆尘笑了一下,点点头,道:“你说得对,是变好啦。”

  他收起那些小吃,对苏青珺笑道:“本来还想着让你吃点没吃过的东西,开开眼界逗逗你的,结果搞砸了,丢脸了啊,让你见笑了。”

  苏青珺连忙道:“没有没有,其实……其实我也挺高兴的,因为以前我确实没吃过,甚至都没见过这些东西。”说着,她似乎若有所思的样子。

  ※※※

  夜深了,飞雁台上一片寂静。

  苏青珺早已回洞府去了,此刻看向那面石壁,便只有一片月光洒在光滑的石头上,折射出清冷的光辉。陆尘住的木屋在飞雁台的另一端,更靠近悬崖一侧的林边,月光如水,此刻也落在木屋上,从打开的窗扉里照射进来。

  深夜时分,陆尘还没有睡。

  阿土趴在他的脚边,蜷成一团已经睡着了,从那一次受了重伤之后,阿土在睡觉时只要陆尘在一旁,它就一定会依偎靠着他的身体。

  陆尘试着把它赶下床几次,但阿土每一次都坚韧不拔地靠上来,最后陆尘也就听之任之了。

  夜色凄凉,月光清冷,他的手放在脑后枕着,目光明亮,也在凝视着窗外那片夜色月光。

  他好像总是这样,在黑暗的夜里只要不睡,就异常的清醒。

  明亮的月亮高悬在夜空之中,倒映在他的瞳孔深处,就像是黑暗的大海中沉浮的月影,隐隐约约变幻着奇异的光彩。陆尘看着那一轮明月,此刻的月亮形状已经不是那种最充盈的满月形状,而是稍微瘦削了一点。

  他在心中算了一下时间,然后低声自言自语地说了一句,道:“还有二十四天啊。”

  再过二十四日,便是下一个月圆之夜。

  那一天,在那个神秘的树林中,他找到的那个躲藏在树皮之下的神秘图案,上面就透露着这世间只有极少数人才能看懂的暗语标记。

  月圆之夜相会。

  最简单的意思就是如此了。

  那是从黑暗深处所发来的邀请,陆尘看懂了收到了,不知吉凶,不懂祸福。他所能做的就是等待,而且对于这件事,他甚至连老马都没有说。

  在下个月圆之夜的时候,到底会发生什么事呢?

  他沉默地看着月亮,过了一会后,忽然爬起身,将窗户关上了。

  ※※※

  这一天,何毅下了山,径直来到昆吾城中,找到了何刚所住的地方。

  兄弟两人在屋中聊了一会,何刚便把自己这一段追查朱砂的收获对大哥说了一遍,末了,带了一点羞愧,道:“大哥,我真是没用,花了这么多工夫时间,还是没找到什么有嫌疑的人。”

  何毅倒是没什么生气的神情,摇摇头道:“你不必想太多,这都算是正常之事。想那三界魔教与我们正道名门作对多年,不知被追杀围剿了多少次,若没有些下三滥的小伎俩,只怕早就被咱们正道的那些前辈剿灭了。你找不到他们,也不算什么。”

  何刚小心地看了他一眼,道:“大哥,听你这话的意思,莫非在其他地方还有收获?我只是怕这时间拖得久了,你师父还有掌门真人他们会有些不耐烦。”

  何毅道:“无妨,你不必担心这个。对此事我其实早已对他们二位说过,此番能做出如此大事的魔教奸细,必定在魔教中地位极高,道行修行也定然不低,所以可想而知隐藏极深,短时间内要想找出来也是难上加难。对此,二位师长都是点过头的,而且他们明面上也装着将此事渐渐淡忘,但其实也未尝不是暗中想将那贼子再度引出来。”

  “真要抓住那厮就好了!”何刚恨恨地道。

  何毅微笑道:“放心,昆仑派几千年宗门底蕴,不会那么容易容这些贼人乱来的,迟早都能抓到他们。等到那个时候,我再帮你向他们两位师长求情,看在这件功劳的份上,或许他们可以让你重回昆仑派。”

  何刚身子一震,丑脸上露出惊喜之色,猛地站了起来,道:“真的?大哥,这是真的吗?”

  何毅叹了口气,道:“你是我唯一的弟弟,我骗你作甚?”

  何刚大喜,重重点头,一时间似乎都激动得说不出话来了,可想而知,那昆仑派在他心目中有多么重要。

  从小到大,从他懂事的时候开始,他就跟随着大哥进入了昆仑派。昆仑山就是他心目中的家,除此之外更无他处,也正是因为如此,当初发生的那场意外后,他被赶出昆仑派时,何刚才会那样万念俱灰,险些就这样麻木不仁地死去。

  幸好,他在这世上还有一位最爱他的大哥何毅。

  随后何毅又与何刚聊了一会,叮嘱他在这昆吾城中一切小心,至少在这件大事前不要再招惹是非。

  何刚自然一一答应下来,随后也把自己这段日子在昆吾城里的见闻对何毅说了,其中的重点他就说到了苏家事变的那一幕。在言语中,何刚对苏青珺十分蔑视,旁敲侧击地对大哥示意这女人水性杨花并非良配,至于陆尘这种根本不上台面的杂役弟子,何刚甚至连名字都懒得说,只怕污了大哥的耳朵。

  何毅听完之后,却是摇了摇头,道:“虽然我跟苏青珺交情不算深厚,但我觉得她应该不是那种人。”

  何刚急了,连忙道:“大哥,那都是我亲眼所见……”

  何毅打断了他的话,摇头道:“你并没有看到什么事,就只是苏青珺回苏家走了一趟而已。这件事我心里有数了,不过对我们兄弟来说,苏青珺也只是没干系的路人而已,我们不用去巴结他们苏家,但也犯不着去招惹他们,知道么?”

  何刚默然片刻,然后点了点头,道:“好。”

  何毅看着自己的这个弟弟,将声音放缓和了些,道:“小刚,我知道你一心都是想让我好,其实不必如此。你我兄弟二人,其实就是这世上最亲近的人,在心中实话实说的,我真正能托付性命相信的人,也就只有你一人而已。其他的事我自然会应付好,你现在不用替我操心了,只要做好自己就行,好么?”

  何刚点头道:“是,我知道了,大哥。你放心吧。”

  何毅微笑着拍了拍何刚的肩膀,道:“等日后你重回昆仑,你我兄弟二人,在一起做一番大事业。未来日子还长,谁知道我们将来能做到什么地步,或许就是领袖昆仑,亦未可知啊,是不?”

  何刚大笑,连连点头,眼神中掠过一丝激动,仿佛对未来充满了期待和憧憬。

  ※※※

  何毅离开的时候是悄无声息的,为了不引人注目,他甚至还换了另一身衣衫,遮住面容,再从另一个方向离开了何刚的屋子。

  只是在他渐渐走远之后,在他身后的那条长街上,突然从某个角落里走出了一个看上去面色老实巴交的拉车汉子,他有些茫然而空洞的眼神向着何毅离开的方向看了一眼,然后转身走向了另一个方向。

  约莫一盏茶的工夫后,这个汉子带着另一个人,站在了同样的地方,先是指了指何刚的房子,然后又指了指何毅离去的那条长街,低声对他说了几句话。

  站在他身旁的,是一个胖子。

  胖子老马。

  老马望着那条人来人往热闹的大街,轻轻摆了摆手,然后他身边的那个毫不起眼的拉车汉子就退开了,转眼间,就如同一滴水消失在这人群大海中。

  老马的嘴角抿了一下,回过头,目光看上去似乎有些淡淡的冷峻之意,望向那栋房子。

  片刻之后,他忽然又笑了一下,笑容冰冷。(未完待续。)
  浏览阅读地址:/tianying/221555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