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天影 > 第一百八十三章 白莲之疑

第一百八十三章 白莲之疑

  斗转星移,月落日升,时光悄然流逝,又过了几天,距离下一个月圆之?21??还有二十一天。

  ※※※

  这天早上陆尘打开房门,刚刚从木屋里走出来的时候,结果第一眼却看到了一个他完全没有预料到的身影站在屋外,不由得吃了一惊,道:“你怎么会来这里?”

  飞雁台上的平地上,白莲正站在那儿,眺望着周围秀丽的景色,道:“想不到这飞雁台上居然有这等风光景物,真是令人羡慕啊。什么时候我才能也有这么一座洞府呢?”

  陆尘“哼”了一声,走过去伸了个懒腰,然后道:“别装了,你现在所在的天穹云间奇峰上,那才是真正的洞天福地,神仙秘境,整个昆仑派中,也只有元婴真人才有资格踏足那边的。这样区区一个飞雁台,你会放在眼里?”

  白莲微微一笑,忽然看到一只黑色的狗头从陆尘身后鬼鬼祟祟地探出来往这边看了一眼,白莲顿时“哈”的一声笑了出来,好像很高兴一样对阿土招了招手,道:“阿土,过来啊。”

  阿土看了一眼白莲,一声不吭地往后一缩,夹着尾巴就躲房里去了,都不带半点犹豫的。

  白莲窒了一下,在原地看起来有些尴尬,片刻后慢慢将手放下,然后干笑了一声,对陆尘道:“这只黑狗好像不太喜欢我啊。”

  陆尘也笑了起来,道:“阿土虽然笨,但有时候也会灵光闪现一下的。”

  白莲盯着他,道:“你这话是在讽刺我么?”

  陆尘也没有回答她话的意思,只是耸了耸肩,然后道:“白姑娘,你如今的身份地位,只怕贸然前来这飞雁台上有些不妥当吧?”

  白莲淡淡地道:“有什么不妥当,我觉得没什么关系,再说了,这里虽然被划作苏青珺的洞府,但只要我不进入她的洞府之中,这飞雁台的山路我随便走走,昆仑派里也不可能会有禁令的吧。”

  这种禁令当然是不可能有的,飞雁台景色不错,但实在也算不上什么重地禁区,只不过平常宗门里大多数人都尊重苏青珺,自然而然地便少来这里,令飞雁台成为了苏青珺的私人所在。

  陆尘当然不可能与白莲在这上头争执,所以也只是摆摆手,道:“得了,你也别跟我啰嗦,你既然到了这飞雁台上,一定是找苏青珺的吧?我帮你去叫她。”

  说着,陆尘转过身去,脸上却是掠过了一丝好笑神色,暗自心想,眼下这还早呢,一旦苏青珺被叫醒出来,心情必定不佳,那时候说不定便有好戏看了。

  谁知白莲却叫住了陆尘,道:“不用去了,我来这里不是找她,而是来找你的。”

  陆尘站住脚步,轻轻叹了口气后,转过身子,看向白莲。

  白莲脸上似笑非笑地看着他,神色间似乎有些狡黠。

  陆尘摇摇头,走了过去,同时放轻了说话声音,苦笑道:“我说,咱们不是以前已经说好了么,井水不犯河水的。你如今的身份贵为真君弟子,又是身怀千载难得一见的五柱根骨,这样贵重的身份,整个昆仑派都要哄着捧着你。你这突然间跑来找我一个一无是处的杂役弟子,让我怎么办?万一要是被人知道些什么东西去,只怕明天就要有无数人过来查我了。”

  白莲嘿嘿一笑,道:“怎么,你很害怕被查吗?”

  陆尘反问道:“那你怕不怕?”

  白莲不说话了。

  过了一会儿,陆尘说道:“所以呢,咱们还是别来往的好,你过你的好日子,我苟且性命做我的杂役弟子,岂非对咱们都好?”

  白莲看着他,道:“本来我也是这么想的,你的事我也从来都懒得管。不过除了一件事情,我一定要向你问个清楚。”

  陆尘皱了皱眉,道:“是什么?”

  白莲盯着他的眼睛,道:“你到底会不会南方蛮族那些萨满中流传的‘血食大法’?”

  陆尘一怔,随即眉头舒展开来,似乎是在一瞬间他就已经想到了很多,也想通了今天白莲突然而至的理由。不过在明面上,他却还是摇了摇头,然后异常坚定地回答道:“不会。”

  白莲指了一下那间木屋,道:“但是我从那只狗身上,感觉到了血食秘法的痕迹。”

  陆尘几乎没有丝毫的犹豫,直接道:“你看错了。”

  白莲注视陆尘半晌,过了一会后忽然微微一笑,道:“我觉得你这个人越来越有意思了,好像暗中藏着的秘密,似乎比我还更多一些啊。”

  陆尘目光闪动了一下,微笑着道:“这样啊……要不我们来做笔交易如何?”

  “怎么说?”白莲那张看上去似乎应该是天真无瑕的脸上,此刻却仿佛是这世上最聪明狡猾的狐狸一般。

  陆尘道:“秘密换秘密,你说一个秘密,我说一个秘密,这样大家就都舒服了,怎样?”

  白莲想了想,道:“感觉不太好,你这个人看着忠厚老实,其实一肚子坏水,我信不过你。”

  陆尘嗤笑一声,道:“喂,我跟你也不熟的,你别乱给我安帽子罪名。”

  白莲则是笑了笑,道:“别人看不出来,我能不知道么,以前你骗了那个易昕小姑娘,现在又打算去骗这位苏青珺了吧?”

  陆尘笑了起来,道:“你这一手乱安罪名的功夫挺不错啊,莫非是白晨真君所传授的厉害手段?”

  白莲指了一下陆尘的心口,微笑着道:“你自己心里知道,我说的都是真的,不然,你敢发誓,自己对那两位女子从来没说过谎么?”

  顿了一下后,她又若有所思,道:“你这般奸诈,我跟你做生意感觉太危险了,不能做啊。”

  陆尘哈哈大笑,只是眼神看上去略有几分冷意。

  白莲就这样来了一趟,与陆尘聊了一阵后就走了,果然正如她所说的,她对苏青珺并没有任何的兴趣。只是那个看似年少的小女孩,哪怕是走了以后,也还是让陆尘为之皱眉沉思了半天。

  说实话,在昆仑上他如今也见过了不少人,但是给他最大压力的都不是那些神通广大的真人,反而是这个隐匿在背后阴影中的小女孩。

  她的身上,仿佛也隐藏着无数的秘密,藏身在黑暗之中。

  ※※※

  会不会白莲就是一个魔教内奸呢?

  陆尘望着白莲远去的背影,心中突然想到了这个问题,然后把自己也吓了一跳。回想起自己知道的有关白莲的种种消息,他思来想去,还是觉得这个小女孩或许叛逆,或许有许多秘密,但这样小小的年纪就背负重责大任,要进入昆仑派这样规矩森严的名门大派做奸细,还不能犯什么太大的错误。

  这样的事,似乎实在不是一个小女孩可以做到的,哪怕白莲看起来少年老成,哪怕她的天资如此出众。

  如果可能的话,陆尘其实根本就不想理会白莲,他只是一个普通的杂役弟子而已,与白莲根本就是天壤之别。相反的,如果白莲关注他的消息传出去,那基本就相当于全昆仑派都开始关注自己了。

  这样的情形对一个影子来说,简直就是绝死的境地。

  但是如果她不是魔教的奸细,白莲身上那些隐藏的秘密又如何解释呢,一个小女孩,为什么会能够施展出南方蛮人中也是密不外传的神秘巫法?

  一切的一切,看起来似乎都越发的扑朔迷离了。

  阿土在发现白莲来到飞雁台后,就老老实实地一直呆在木屋中,半点都没有出去的意思,似乎对那个小女孩忌惮格外的深。

  也就是在白莲离开远去之后,阿土才像是突然松了一口气,整个身子松弛了下来。

  陆尘走回木屋,看着阿土,目光微微闪烁了一下,似乎陷入了沉思。

  ※※※

  这一天接下来的时间,便又恢复到了原来平静的模样,陆尘做着自己的活,然后在黄昏时分苏青珺一身整齐地出来散步,他们两人在悬崖边站了一会,聊聊天,然后又在天黑下来之前各自告辞,回到了自己的屋里洞府中。

  这一晚夜色很黑,无星无月,只有寒风冷冷地吹着,似乎就是所谓的月黑风高夜。

  陆尘安静地坐在窗前,在松涛阵阵中看着黑暗的天穹,一直等到子时过去。

  已是深夜时分,大地万物似乎都已入睡,就连群山也陷入了安眠。木屋中,阿土蜷缩在他的脚边,安静地睡着,看去似乎格外的安心。

  陆尘悄悄地站起,整个身子忽然一斜,都没有去打开木门,就这样有些诡异地从窗口滑了出去,然后翻身关上了窗户。

  夜色之下,他融入了黑暗,向着远方飘然而去。

  那个神秘的魔教奸细在那片树丛里的大树上留下了一个神秘符号,虽然陆尘能看懂几分并猜测出其中的意思是下个月圆之夜相见,但是在那之前,他也不会放过其他的可疑线索。

  或许那个符号只是一个居心叵测的陷阱呢?

  陆尘在多年的影子生涯中,早已学会了几乎不相信任何人的本能。所以有其他的疑点时,他也不会轻易放过。

  比如,那个黑暗而神秘的义冢。(未完待续。)
  浏览阅读地址:/tianying/221686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