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天影 > 第一百八十四章 诡异三眼

第一百八十四章 诡异三眼

  在那天之前,6尘一直都不知道昆仑山中这个奇异而神秘的所在,有的时候想想,也会觉得义冢真的是一个很诡异的地方。像昆仑派这样一个名门大派里,本不该有这种俗世的东西存在,但它偏偏存在了,而且看上去历史还很悠久的样子。

  往日里,6尘从未从任何一个其他人口中听说过有关于义冢的只言片语,似乎所有的人都忽略了这个地方,就像是始终笼罩在义冢地域周围那片昏暗的阴影一样,义冢一直都在人们的视线之外。

  人们不知道它,但它却一直存在着。

  其实类似的事情在人世间还有不少,有很多时候我们没见过没听过的人和事,于是我们便以为不存在不可能,哪怕偶然现了什么,也一定会以自己的想象去揣测那个东西的样子。

  6尘当然不会是这个模样,比起修真界的绝大多数修士来说,如今的他在明面上的道行或许低微,但他的阅历和见识,在看过太多的人和事之后,早已让他明白了这个道理。

  他对义冢的突然出现确实意外,但该做的不是猜测,而是去仔细查探一番。事有反常即为妖,义冢在昆仑山这里实在是显得有些太过奇怪和突兀了。不过如果真的只是这样一个收留无主尸骸的地方,纵然是他有所怀疑,也未必会冒险过去。

  之所以他这个晚上会潜入无名山峰,最重要的当然还是那天他看到了何毅来到这里。

  何毅这个人,如今就像是一只也隐藏在黑暗中的毒蛇,正森冷而竭力地搜寻着那个凶手的下落,而来到义冢这边,一定也是因为他在这里似乎现了什么。

  他到底从义冢里面得到了什么呢?

  6尘决心一定要弄清楚这一点。影子的耐心必然是无可置疑的,但谁也不能去质疑影子的行动力。

  就像是十年前那一场荒谷之战,没有人曾经下过命令,没有人告诉他到底该怎么做,但是在那最危险也最危急的关头,他还是断然出手了。

  他的身影在黑暗中迅捷地前行着,只是不知为何,许是这夜风太冷,他忽然觉得胸口有些寒意。

  一转眼,已经有十年没见她了吧……

  那张曾经美丽的脸庞,随着时间岁月的流逝,似乎和人世间所有的回忆一样,在记忆中渐渐变得模糊,而唯一清晰还篆刻在心头的,就只剩下了她的名字。

  ※※※

  昆仑派的宵禁是个古老的规矩,没有人知道到底持续了多少年,包括所有的元婴真人在内,大家在当初第一次登上昆仑山的时候,这条规矩就一直存在了。

  或许,真的是当年的昆元子和铁罗两位祖师定下来的?

  但是,定这个宵禁的规矩到底有什么意义呢?

  6尘不知道。事实上,他在昆仑山上的日子里,当黑夜彻底降临时,他就曾有数次偷偷离开了自己的屋子,在黑暗中潜行着。

  也正因为如此,他对昆仑山深夜后开始宵禁这件事,感到了特别的困惑。

  每一个他偷偷出来的深夜里,昆仑山几乎所有他趁夜经过的所在都没有任何宵小窃贼,所有人都对昆仑派敬畏有加,他行走了很多次,就在那些在夜晚里孤寂的山道上。

  但是什么都没有生,也没有任何古怪的难以理解的事情。

  昆仑山里的夜色与其他地方的深夜并无任何不同,或许偶尔会巡山的守卫弟子是有些奇特的地方?

  那么这条宵禁的规矩,岂非是最蠢不过?

  可是所有历代的昆仑门人弟子们,却仍然一代一代地将这个规矩传了下来。6尘对此并不容易理解,但是他可以闭嘴,心里想着大概几千年前两位祖师的那个时代,每当昆仑山深夜时分,便会跑出来一些怪异的存在,会威胁到宗门里弟子的生命吧。

  而如今几千年后的现在,那些危险仿佛都不翼而飞了。

  又或者,它们只是被封闭了起来,被镇压在昆仑山下最神秘最沉重最严密的地方。

  黑暗中潜行的6尘突然猛地停下了脚步,他站在黑暗阴影中,眉头皱起,似乎在仔细思索着什么。过了一会之后,他忽然回身向远处看去,那个方向是昆仑山脉的最深处。

  那里还有一片传说中的禁地,是昆仑派的根基所在,甚至就连元婴真人都不能轻易靠近。唯一能掌握那片黑暗地带的人,便只有两位神通绝世的化神真君了。

  6尘的目光渐渐亮了起来。

  长久以来,所有人都在猜测着天穹云间禁地里到底有什么,这一次似乎同样6尘也想到了这一点。

  6尘一直不知道那个魔教奸细到底看上了昆仑派的哪一点,所以很难追查此人。但此时此刻,他忽然有一种感觉,那个内奸就是冲着某个秘密来的,而昆仑山上最大的秘密,大概不正是那个禁地中有什么吗?

  ※※※

  路要一步一步地走,饭要一口一口地吃,哪怕心下有了一点全新的怀疑,但6尘还是老老实实地再次来到了义冢这里。

  这里面有一个神通广大的看尸人,在白天的时候6尘便感觉到了此人道行非凡,竟然差一点就找到了他。何毅坚持要来这个令人不快的地方,想必也是要从这看尸人手中得到某些消息吧。

  黑夜之中,义冢似乎比白天又更黑了一些,有种伸手不见五指的感觉。

  黑色的庭院如同一只巨兽,沉默地趴在这无边无际的黑暗中。

  6尘在黑暗中等待了很久,然后开始慢慢靠近,但是直到他快走到那紧闭的大门附近时,黑色庭院里却一点动静也没有。

  6尘正有些犹豫是否该进一步深入探查时,突然之间,一道阴风吹过,在他前方不远处的黑色大门,猛然间自己打开了。

  有一道烛火亮了起来,那是枯槁的看尸人突然来到了大门边,左手托着一只蜡烛。

  借着火光,6尘看清楚了这个人的神色表情,他似乎有些冷漠,并无意与任何人说话,只是看了一圈后,突然淡淡地开口道:“有请贵客现身,若是没有其他事情的话,那我就回去睡觉了。”

  6尘静静地看着看尸人的身影,藏身在黑暗中,一言不,甚至就连呼吸都安静了下来。

  看尸人又等了片刻后,然后果然真的转回身,走回了庭院里,黑色的大门在他背后吱呀一声关上了。

  6尘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身子,并没有现任何异常,但他搞不清楚为什么这两天几次都栽倒在这上面了,那个看尸人似乎总能够提前现一些不对的地方,但好像又不能真的准确找出敌人,于是便显得有些尴尬起来。

  那么现在,自己要不要过去呢?

  ※※※

  他在义冢外头的黑暗中站了一个时辰,始终没有贸然走上前去,他只是抬头向外面眺望,看着那一座座雄伟山峰,看着这里的地势地形。在第二个时辰到来前,他突然转身离开了这里。

  这个时候,天色仍然一片漆黑,但确切地说其实已经是又过一天了。

  距离下一个月圆之夜的时候,还有二十天。

  6尘悄无声息地离开了义冢地域,但是他所不知道的是,当他离开的时候,在那座黑暗的庭院中,看尸人并没有像他自己所说的那样去睡觉,而是自己独自一人站在了庭院中央,似乎正在侧耳倾听着什么,当6尘在外头离开时,那个看尸人才轻轻松了口气。

  他抬头看了看天空,忽然低声自言自语地说了一句,道:“这几年昆仑派中出了好些个天才人物啊,日后前程真是不可限量。”

  6尘乘夜急走,准备在天亮前赶回到飞雁台上。虽说大清早的苏青珺不太可能出来巡视,那个女子其实有一个很奇怪也很好玩的小怪癖,就是她特别地喜欢睡觉。

  在苏青珺受到重伤的那个夜晚,6尘曾经进过她的洞府一趟,虽然后来无论是谁他都口风紧密,从来都是说没进去过她的洞府,但是在那个晚上,6尘确实还是看到了一些不该看到的东西。

  苏青珺似乎颇有几分性子分裂的模样,在人前端庄美丽,在人后居然就有些慵懒。6尘还清楚地记得,那天他进去的时候,看到了苏青珺洞府中的那张床上,什么都很干净,什么都很整齐。

  就是被子没有叠。

  他心中想到了这些事,有些暗暗的好笑,不过或许是苏青珺叮嘱过他,所以他对此事从来守口如瓶,只不过有时候想起来还是会笑,想着以后万一苏青珺成亲了,那时候还能避开她的丈夫么?

  黑夜风急,山道漫漫,他脚步轻快地走着。

  突然,从黑暗深处某个不知名的地方,猛然传来了一个诡异的声音,如猛兽吧唧了一下嘴巴,又像是饿狼馋涎欲滴的声音。

  6尘的脚步突然停了下来。

  前方的黑暗里,在这个似乎已经平安寂静了几千年的安静的昆仑山的夜晚,有三点绿色的幽火呈三角形状,就像是一个头上长了三只眼睛一样,诡异无比地在他眼前出现了。(未完待续。)
  浏览阅读地址:/tianying/221715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