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天影 > 第一百八十八章 与虎同谋

第一百八十八章 与虎同谋

  寂静的树林中,白莲和阿土像是做贼一样,鬼鬼祟祟地躲在那块大石头背后,偷偷摸摸地窥视着前方林中那只正在觅食的野鸡。

  那只野鸡看起来很漂亮,全身有珍珠般美丽的斑点,点缀在鲜艳的羽毛上,长长的尾羽不停上下拂动着,在林间掠过令人惊艳的弧线。

  阿土看了一会儿,缩回了脑袋,转身想走。

  但一只白皙的小手拦住了它,白莲面上似笑非笑地看着它,然后轻轻搂住了阿土的脖颈。

  不知为什么,在平日里,阿土除了陆尘和易昕外几乎对所有人都抱有戒心不肯亲近,但唯独在这个白莲跟前,明明它对这个小女孩并不算十分亲密,但对白莲的各种动作却一直都没有太过激烈的反应。

  眼下也是如此,阿土有些顺从地被白莲拉了回来,它唯一的眼眸看着白莲那张漂亮得过分的脸蛋,闪烁着些许不安的目光。

  白莲按着它,在石头背后坐下,也不去管地上泥土的肮脏,她只是微微笑着,然后凑到阿土的耳边,低声道:“我觉得啊,你是一只与众不同的狗,有些奇怪的地方,我一直都想不通呢。”

  阿土歪了歪头,似乎想要再次离开,却又被白莲拉住了。

  这个小女孩凝视着阿土的眼睛,虽然这只黑狗如今样貌丑陋模样凶恶,但是她并没有丝毫的厌恶鄙视,甚至于,她的目光里还有一丝少见的温柔。

  她只是微笑着轻声道:“你本该不止如此的,阿土。”

  “我不知道你为什么不吃鲜血活物。”

  她轻轻翘起身子,往那石头缝隙边看了一眼,确认了一下那只野鸡还在后方,又转过身子对阿土说道:“你是我见过的第一只承受了血食秘法后还活下来的妖兽,你知道这个结果意味是什么吗?”

  她握紧了拳头,在阿土面前挥了一下,道:“在那些肮脏的蛮人部族中,你这样的妖兽有另一个名字。”

  “圣兽!”白莲笑嘻嘻地说道,然后轻轻摸了一下阿土的头。

  ※※※

  昆吾城,黑丘阁。

  陆尘站了起来,对老马道:“时候不早了,这些事你先盯着,回头咱们再……”

  话未说完,老马却伸手拦住了他,道:“你先别走,还有件事我要跟你说一下。”

  “嗯?”陆尘道,“什么事?”

  老马道:“我找到何刚了。”

  陆尘眉头一挑,看了一眼老马,然后重新坐了下来,道:“在哪里?”

  老马道:“就在这昆吾城中。”

  陆尘笑了一下,道:“行啊,你这胖子的手段,比我想的还更厉害些。”

  老马谦虚道:“你过奖了,我就是吃这碗饭的,都是分内事,没什么好大惊小怪的。”

  陆尘哼了一声,道:“虚伪!这年头的胖子果然没一个好东西。”

  “喂!”老马不干了,道,“你这人怎么这样,动不动就翻脸骂人的。虽然说有的人对不起你,但也不是所有胖子都这样嘛!”

  “我告诉你,胖子也是有尊严的!”老马义正言辞地说道。

  “哦,对不起。”陆尘道。

  老马呆了一下,像是没想到陆尘居然这么干脆地承认错处,一时间居然有些不好意思起来,干笑一声道:“呃,其实也没什么,没什么的……”

  陆尘淡淡一笑,看着老马不说话。老马被他这么看着忽然有些心中发毛,下意识地向后退了一步,道:“你这家伙,心里想干什么,我告诉你别乱来啊,胖子也不是好惹的,我跟你说……”

  陆尘走上前去,拍了拍他的肩膀,忽然叹了口气,轻声道:“老马,这十多年有你一直陪着我,是我的运气。”他顿了一下,然后一字一字地说道:“谢谢你!”

  老马一时怔住了,然后微微低头,过了片刻后他忽然笑出声来,只是那笑声里有几分干涩,笑骂着道:“谢你个头啊,你以为我真的愿意陪你啊,那不是没办法么?我告诉你,这十多年你可是欠了我一屁股人情债了……”

  “咦,有吗?”陆尘问道。

  “废话,当然有的,我帮了你多少次,救了你多少次,这要换成灵石,都足够咱们买下昆吾城里一条街了我跟你说!”

  “居然这么值钱吗?可是我怎么觉得,我们两个人加起来似乎也换不了昆吾城里一间商铺啊?更别说一条街了。”

  “唔……这个不重要!”老马摸了摸脑袋,十分淡定地将这个尴尬的问题抛之脑后,然后看得出来,他的心情似乎突然很好很好,笑容满面十分高兴的样子,哈哈笑着伸手想去拍陆尘的肩膀,但很快又缩了回来,大概是觉得那样太过着相,不太有男子气概吧。

  他向旁边走了两步,深呼吸了一下,看起来似乎恢复了平静,然后回头笑道:“少废话了,说说吧,那何刚如何处置?”

  陆尘沉吟片刻,道:“暂时先盯着,不要去动他?”

  老马“嗯”了一声,道:“但是何毅一直在追查那件事,怎么办?”

  陆尘道:“让他查吧,说不定还能惊动些隐藏在暗处的人。”

  “好吧,那你自己小心。”

  陆尘想了想,道:“不过也不好完全置之不理,你找个人盯着那厮,免得要动手的时候突然找不到人了。”

  老马点点头,道:“这当然没问题,不过你说的动手是怎么个打算?”

  陆尘笑了一下,道:“这就要看何毅了,若是时机刚好的时候,用他这个最看重的弟弟去逼他一下,想必他也会做出一些令人想不到的结果吧。”

  老马看了他一眼,答应了一声。

  陆尘默然片刻,忽然又是苦笑了一下,道:“我这些话说的,是不是天生的恶人?”

  老马安慰他道:“哪有那么多对错,我们两个人手染的鲜血也没少了,但是我一直觉得,这些年我们做的事,总归还是对的。”

  陆尘凝视着老马的眼睛,道:“你是这样想的?”

  老马点头,坦然道:“是,我就是这样想的。我觉得我们两个人,还有真君大人,从来都没有做错。”

  陆尘深深呼吸了一下,点头道:“你说得对。”

  ※※※

  “那我走了啊。”

  “慢走,一路小心。”

  “过两天我再找个机会下山吧。”陆尘说道。

  老马送他走到黑丘阁的门口,道:“嗯,这没事,全看你自己,总之,全看自己的安全行事,也莫要勉强。”

  陆尘笑了一下,转身欲走,但老马忽然像是想起了什么,又顺便问了他一句,道:“对了,前头你对我说的三眼怪虫那个事啊。”

  “怎么,你想到什么了吗?”陆尘转头看他。

  老马摇头道:“那倒不是。我就是有点奇怪,那只怪虫如果像你所说的那般凶恶,又贪食血肉,在那天深夜时遇到了你,想必会有一场激战?”

  他看着陆尘,问道:“战果最后如何?”

  陆尘眼睛闭了一下,然后耸耸肩,道:“那怪虫确实厉害凶猛,很是麻烦,突然冲出来的时候,搞得我一阵手忙脚乱的,差点就要伤在那东西手里。不过后来我用短剑自卫,几个回合下来,那怪虫拿我没办法,就自己跑掉了。”

  他口中说着,一只手垂在身侧,在那袖袍中,他的手掌心里有一团坚硬而粗糙的焦黑色石块轻轻滚动,上面依稀有些狰狞的痕迹。

  老马“啊”了一声,看起来有些失望,道:“这样啊,难道那怪虫没留下什么东西么,什么骨头、残肢、肉块的都可以,这样找起来或许会方便些?”说着他顿了一下,又笑道:“看来你最近恢复得不错啊,道行虽废,战力却是不低。”

  陆尘沉默了片刻,看着老马嘴唇微微动了一下后,还是抿了起来。他的手指卷曲握紧,将那块怪虫的残骸抓紧在手中,然后微笑着说道:“是啊,没留下什么东西呢。”

  ※※※

  “你慢慢地过去,去咬它的脖子啊……”

  白莲的声音轻悠悠地回荡在这片幽静的林中,回荡在阿土的耳边,仿佛是第一次他们遇见时,那沾染了鲜红血腥的情景,又一次出现在眼前。

  阿土的呼吸开始慢慢有些急促起来。

  白莲看着阿土,眼中隐隐有一丝兴奋之意,那种仿佛是女孩看到了最心爱的玩具所绽放的喜悦,还带着一丝异样的残忍的光泽。

  “去吧,去吧,你跟其他的妖兽是不一样的,它们本该是匍匐在你脚下的蝼蚁。”

  “你才是这世间百年难得一见的圣兽啊!”

  “去咬死它,喝了它的血!”

  阿土慢慢地转过头去,独眼里倒映出那只野鸡的身影,有一抹血红掠过,却仿佛仍然还有一丝挣扎。

  “杀戮喝血之后,你就完全不一样了,阿土……”白莲轻轻蹲在黑狗的身边,摸着它的头,她的脸似不沾凡尘的仙子,她的声音却仿佛如同地狱而来的魔鬼,轻飘飘而满是蛊惑之声。

  “去吧,开始杀戮之后,血食秘法的力量才能在你体内真正生长壮大,你才会成为比任何妖兽都更强大的存在。”

  阿土忽然抬头,望向前方。

  没有人知道,在那一刻,这只肢体残缺的黑狗,到底是不是听懂了那话里的意思,只是它的眼眸,已经完全变红了。

  血红!(未完待续。)
  浏览阅读地址:/tianying/222102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