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天影 > 第一百八十九章 动手征兆

第一百八十九章 动手征兆

  日子在不动声色地过着,很多事也就顺理成章地生了。

  苏青珺回了一趟苏家,在父亲苏天河的安抚劝解下,和家里终于还是和好了。

  本来么,血肉至亲数十载的一家人,又哪里可能真的就把这份亲情说断就断。而且,苏天河也给足了自己这个天才女儿面子,将苏家三兄弟好好惩戒了一顿,便是苏青珺的母亲白氏也眼含热泪,与苏青珺相拥而泣。

  于是,接下来便是风雨过后见彩虹了,苏家又是一片和睦,不过经过这一次的折腾,全苏家上下都再一次看得清楚,苏青珺在家中的地位一时间鹤立鸡群,再也无人可及了。

  回山之后,苏青珺见了6尘,有些不好意思,但还是将这件事说了。

  6尘也只是笑着恭喜她,并没有多说什么,更没有抱怨自己曾受到的痛苦折磨都白吃了那些苦头。

  苏青珺想着要补偿他一点,但一时间也不知该如何做才好,便想着以后日子还长,倒也不急于这一时。反正如今6尘已经有了一个挂名弟子的身份,她也有理由照顾他,等日后时间再久一些,她找个机会真的将他收为亲传弟子了,各种资源、灵丹什么的供应着,总要还他一个筑基境就是,也就不枉他这一辈子修行一场了吧。

  距离下个月圆之夜还有十八天的晚上,月亮升起时,看起来似乎比昨天又瘦了一些。月光仍然还是很明亮,照在飞雁台木屋的窗台上,如一片霜雪。

  6尘躺在床上,静静地看着窗户外头的夜色,过了片刻,在旁边的黑暗中有一阵轻动,是阿土走了过来,靠着他的身子,却是抬起一双前脚搭在窗台上,也向外头的月亮望去。

  月光照在他们一人一狗的身上,柔和得如水波一般。

  6尘伸手摸了摸阿土的身子,然后现这只黑狗看着那天空的月亮看得十分出神,它唯一的独眼中闪烁着莫名的光彩,就像是一颗黑色透明的宝石。

  那目光有几分孤独。

  有几分向往。

  6尘静静地看着阿土,并没有去打扰它。过了好一会之后,阿土转过了头,重新看向6尘。

  月光洒落下来,阿土的独眼中光芒闪动着,渐渐变得温和,然后顺从地在6尘的身边躺了下来,依偎在他的身边,闭上眼睛沉沉睡去。

  6尘关上了窗扉,黑暗降临在这个屋子中,有那么一刻,他忽然很想有一面镜子,让他可以看看自己的面容和眼睛。因为就在刚才,他忽然觉得阿土的那种眼神,有一种莫名的熟悉感。

  就好像是,十年前的自己。

  ※※※

  这几日天黑夜深的时候,6尘都有暗自出去,在黑夜中穿行在昆仑山脉里的山道上,小心地试探着那片无边无际的黑暗。

  但是,那种奇异的三眼怪虫却再也没有出现过。

  那个晚上惊心动魄又凶险至极的遭遇,似乎真的只是一场意外,又或者,只是一个莫名的巧合。

  如果不是此刻6尘的手中还抓着一块坚硬焦黑的残骸石头的话,那个晚上的一幕或许就真像是一场梦一般,显得不再真实了。

  然而,黑石在他手心里粗粝的感觉,还是不停地提醒着6尘这块石头背后的凶恶。

  当万籁俱静的深夜时分,连阿土也沉浸在梦乡中时,6尘又悄然离开了飞雁台,走进了深邃的夜色中。

  在这种诡异的三眼怪虫之事上,他并没有对老马说出所有的真相,特别是他已经杀死了这样一只怪物。因为一旦说出,必然会牵涉到他此刻体内最大的那个秘密——天底下从未有过的黑色神盘,还有那种掠夺生机借以生长的恐怖禀性,他都不想让别人知道。

  或许是他当了太久的影子,已经不再习惯去相信别人,哪怕是曾经跟他可以托付性命的老马,他也本能一般地去保守一点最后的秘密,就像是藏起了自己最后一点底牌。

  三眼怪虫不出现,这事情就无疾而终了,或许当真只是一只不知从哪里钻出来的古怪妖兽而已。只是,这世上真的有这么巧的事么,偌大的昆仑山,这只三眼怪虫谁都不找,偏偏就遇上了自己?

  6尘做了很多年的影子,他已经不太相信巧合了,包括这次,也是一样。

  于是,他一直苦苦思索着此事,翻来覆去地想着,想着自己身上到底有什么与众不同或是引人注目的地方,可是想来想去后,他现自己似乎只有一个秘密,或许会与众不同地可能吸引来这样的怪物。

  还是那气海中神秘无比的黑色神盘。

  那天晚上,他在黑暗的山道上沉思了许久,然后对着夜色微微闭上了眼睛。黑暗如潮水般在他身边起伏涌动着,似大海升起波涛。

  当他眼睛再睁开的时候,黑暗的焰火已经燃烧在他的眼瞳中。

  无声无息的黑焰在他的身躯上缓缓燃烧起来,这一刻已经没有了当年的痛苦和绝望,黑焰就像是变成了6尘身躯的一部分,在他的血肉上摇曳着。

  夜色漆黑如墨,黑暗翻滚如潮。

  这个男人站在这黑暗的夜里,似乎像是对着前方无边无际的夜色出了一声怒吼,一声呼唤。

  然后夜色清冷,黑暗如渊,并没有任何的回应。

  一切似乎都黯然平淡,只有孤独的感觉仍然萦绕在身旁。6尘有些失望,让黑火悄然缩回身躯并熄灭,可是就在这个时候,他忽然心中一动,望向昆仑山脉的深处。

  那里目光所不可及的远方,那里是昆仑山里最神秘的禁地,那里有终年不散的浓雾,那里的天上有四座悬浮于空的奇异山峰。

  穿过黑暗,穿过群山,一股莫名的悸动突然从虚空里涌来,似有人在那远方向这里看了一眼,又好像其实根本什么都没有生。

  6尘感觉到了一些异样。

  但是那感觉一闪即逝,甚至没有给他留下多余一点的时间去仔细品味,就这样瞬间消失了。不过就是这片刻的工夫,6尘就已经感觉到了一点不同。

  有什么东西,真的是在那边,在那片禁地里,和他体内的那股黑暗气息呼应着。

  这片寂静安宁又庞大无比的昆仑山中,到底隐藏着什么样的秘密呢?

  而这个秘密,会不会和那个魔教奸细有关?

  ※※※

  这一天白天的时候,有个人来到了飞雁台,不顾6尘的劝阻,执意将苏青珺从洞府中叫了出来。

  苏青珺有些不快,当然了,这也很容易了解,不过很快的,这个人所带来的消息让6尘和苏青珺都有点怔住了。

  曾经轰动一时但很快又沉寂下去的贺长生被杀案,在拖了这么长时间后,突然又起波澜。门中师长们委托追查此事的何毅在承受着巨大压力,仍坚持追查到底的情况下,终于是有所现,开始行动了。

  只是,他第一个下手的对象,还是让大多数人都为之惊讶了一下。因为何毅带人将苏家的苏墨、苏迁、苏文三兄弟,先行扣下了。

  以追查魔教暗杀的由头扣人,便等于说是怀疑苏家三兄弟不但可能与贺长生之死有关,更有可能有与魔教相勾结的嫌疑。

  这顶帽子,或者说是这项罪名实在太大太重,重大到连苏家都承受不了的地方。所以,苏家很快就开始了行动,动在昆仑派中的眼线,以及一些平日交好的修士为自己打探消息,同时,也竭力帮苏家三兄弟开解,这其中最重要的当然就是苏青珺,所以今天所带来的口信,便是恳求苏青珺尽快出手相助。

  苏青珺听完这个消息后神色严峻,也没怎么跟6尘商量,便关好洞府石门,直接跟传递消息的人下山了。

  6尘看着苏青珺走远之后,也是目光复杂地望着山下。

  与苏青珺对此事几乎一无所知完全不同的是,贺长生命案的前前后后,6尘几乎都是了如指掌。

  这世上对一件凶案了解最清楚的人是谁?那肯定是凶手啊。

  6尘在飞雁台上等了一会,然后便也起身下山去了。

  当飞雁台上安静下来,又一次只剩下自己一只狗时,阿土便有些焦急烦躁的样子。它一次又一次地看向那片后山山林,过了好一会后,它慢慢起身,走了进去。

  山林中有淡淡的光线,阿土将周围都看得很清楚,走着走着,耳边又传来那些熟悉的鸟鸣声。不过,这一天阿土并没有再次遇到白莲。

  事实上,在那天遇到白莲后,阿土就再也没有见过她。那个仅仅只有十岁出头的小女孩,似乎比绝大多数的成年人都更忙一样。

  没看到白莲,阿土似乎并不惊讶,甚至看起来还更轻松了一些。不过很快的,它的身躯便又绷紧了,因为它看到了在树林中前方一处地方,有一只小鸟忽然飞到了地上,用鸟喙去厚厚的落叶层中翻找着食物。

  阿土几乎没有任何的犹豫,便慢慢地靠了过去。

  它的身影、动作近乎无声无息,仿佛是天生如此,仿佛是天才的猎手,一点点靠近了那只鸟儿。

  突然,那只黑狗猛地扑了过去,在那只小鸟惊起之前,一口咬住了它的翅膀。(未完待续。)
  浏览阅读地址:/tianying/222281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