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天影 > 第一百九十一章 撒网捕鱼

第一百九十一章 撒网捕鱼

  距离下个月圆之夜还有十六天。

  苏家在宗门里努力地活动着,希望能够将苏墨救出来,因为他们无论如何也不会相信从小娇生惯养看着长大的苏墨会和凶残恶毒的魔教妖孽扯上关系。

  事实上,不止苏家这么认为,在昆吾城里的大多数世家大族们的人,也都有类似的看法,于是相应的,何毅这样突然找上苏家的麻烦就是为了给前一段日子何刚之事出气的流言,也就很自然地流传了出来。

  这种流言很是诛心,常常让人进退不得,十分郁闷。不过这一次何毅似乎铁了心要做到底,对外头的压力始终无动于衷,硬顶着苏家的压力一直都没有把苏墨放出来。

  而宗门里苏家的活动也遇到了意想之外的阻力,几乎所有元婴境以上的真人都拒绝,或推辞了为他们出面说情的请托,包括苏青珺的师父木原真人。

  这个僵局持续了一两天后,昆仑派中的气氛顿时又是为之一变,许多原本义愤填膺看起来十分恼怒的世家突然都沉默了下来。

  都是在这昆仑山上下混了几百年的老油条了,谁不会听风辨色、谁不会见风使舵?

  苏青珺虽然前一阵子和苏墨等人大吵了一架,甚至还出手教训了他们一顿,搞得自己和家里人都冷战了好一阵。但不管怎么说,苏墨毕竟还是她血脉相连的亲弟弟,而且父母双亲急得不行,她也不可能置身事外,所以她也去恳求了师父木原真人。

  木原真人爱护苏青珺的心意是全昆仑派都知晓的,但是那一天他面对着苏青珺还是摇头拒绝了。

  苏青珺疑惑不解,木原真人叹了口气,看着左右无人,便对她轻声说道:“现在不比当初,这件事里已经有真君的意思了,那边一定要彻查的,谁也挡不住。你最近也老实点,千万不要再随意出头。”

  苏青珺吃了一惊,一时间面色惨白,连声音都有些颤抖起来,低声道:“师父……难道、难道白晨真君竟对我们苏家……”

  “噤声!”木原真人脸色顿时一变,立刻开口喝住了苏青珺,随后又观察了一下周围。

  虽然此刻他们二人是在木原真人自己的洞府中,常人几乎根本不可能会偷听得到他们的言语,但木原真人的神情却小心得好像是做贼一样。

  在审视周围好一会儿后,木原真人才松了一口气,然后将苏青珺拉到另一个僻静处,道:“你听好了,第一,这件事并非是针对你们苏家的,也就是你那几个弟弟倒霉,正好遇到了这件事,又好死不死给人口实,自然是要查下去的。但有说得过去的理由,那何毅其实也不会太难为你们,你没看苏迁、苏文两个人都回去了吗?”

  苏青珺应了一声,脸色好看了一些,像是松了一口气,但仍是有几分担忧,低声道:“那苏墨呢?”

  木原真人并没有回答她这个问题,只是“哼”了一声,道:“第二件事你不知道的,就是关注此事的并非白晨真君,而是天澜真君。”

  “啊?”苏青珺吃了一惊,道,“天澜师祖?他老人家怎么会……”

  木原真人沉着脸道:“天澜师叔虽然不常在昆仑山中,但毕竟乃是本门至高无上的两位化神真君之一。我听说是前些日子他老人家突然手书,严词训斥掌门闲月师兄,说是在昆仑山中竟出了魔教妖孽杀人之事,实乃骇人听闻之举,而多日追查仍无进展,更是无能!”

  苏青珺听得是花容失色,虽然她还没有到元婴真人那种修真界里最高的层次,但自小在世家大族中耳闻目染见多听多,又因为自身天赋超群早早跟随木原真人,对宗门里一些势力变化还是知晓的。此刻她下意识地用手掩口,惊道:“天澜师祖他、他怎能如此对掌门真人说话?”

  木原真人却是笑了笑,道:“他是化神真君啊,又是闲月的师叔,当然有这个资格。你没看闲月当时虽然不快,却还是咬牙硬忍了下来。”

  苏青珺是个聪明人,很快就想到了另一件事,低声道:“那白晨师祖那边……”

  木原真人淡淡地道:“这种事有错在先,白晨师伯是不可能出面多说什么的。”

  苏青珺点了点头,面上却是还有忧虑之色,木原真人看了她一眼,叹了口气后说道:“青珺,你是知道的,我们铁支势弱。如今宗门里暗流涌动明争暗斗的都是昆支那边,别的不说,光是或明或暗的两位真君,就完全不是我们敢掺和的了,不然,那两位一怒之下,后果真是不堪设想。”

  苏青珺默默点头,没有再说什么,木原真人想了想,又安慰她道:“不过这件事以我看来,如果你弟弟果然没做过什么,其实也最多吃点苦头,应该不会有什么大事的。”

  苏青珺猛地抬起头来,道:“师父,真的吗?”

  木原真人笑了一下,道:“现在有天澜真君突然出面施压,莫说何毅这个小弟子了,就是掌门闲月师伯都有点吃不消,所以他们一定是要给出一个说法的。如此情况下,稍有嫌疑的人他们都不会轻易放过,但是应该也不会故意屈打成招,真君面前岂有作假可能?所以说呢,”他拍了一下苏青珺的肩膀,温和地道:“你回去转告苏家主和其他家里人,眼下还是要暂时忍耐才是,等过了这一段时间就好了。我们昆仑派乃是五千载名门大派,门规森严,断然不会冤枉好人的。”

  “好吧。”苏青珺轻声说道。

  ※※※

  这些话是木原真人私下里对苏青珺交代的,有许多人不到元婴真人那个层次,便不可能看得如此清楚,苏家人就是如此。

  不过在苏青珺带回这个消息后,苏家家主苏天河便当机立断,立刻偃旗息鼓准备听从木原真人的劝告,这中间倒也有发生一点波折,便是爱子心切的白夫人心痛不已,还想要去尽早救人,小小地闹了一下,但很快也被苏天河压了下去。

  在送走家人后,怀抱着对苏墨的担忧,苏青珺回到了飞雁台上,瞅瞅天色已近快黑了。她在路边站了一会,只见那座木屋门扉关着,隐约有个身影在里面,她像是有些想过去说几句话,大概是想和陆尘聊聊天吧,但是最后却还是沉默不语地走回了山壁洞府中,这一天再也没有出来过。

  陆尘躺在木屋里,看到了苏青珺回来时的样子,不过他并没有特意迎上去的意思,而是抱着阿土呆在床上,然后看着天黑,看着月亮升起。

  这一晚的月亮已经细长如钩,孤悬于天际之上。

  阿土蹲坐在他身边的床铺上,抬头从窗户里看着月牙,怔怔出神。

  陆尘轻轻摸了摸阿土的头,发现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阿土喜欢上了月亮。它常常长时间地凝视那一轮明月,却又不像许多的狼和狗一样,会对着月亮嚎叫。

  它只是沉默地着看着月亮,安静异常,却又有一种奇异的气息从它的身躯里散发出来,让人觉得它与过往的那只黑狗已经有所不同。

  ※※※

  翌日,看似平静的昆仑山上忽然又掀波澜。

  午时之前的时候,苏家人记挂的苏墨还没有放出来,但是何毅那边却派人又通知了几个人去他那边问话。这几个人包括了林匡义和张志,都是当日在流香圃草园中发生争执时在现场的人。

  听到这个消息后,陆尘便有种不太好的预感,果然在下午时,便有人来到了飞雁台。

  那位是天兵堂出身的昆仑弟子,论辈分正是何毅的师弟,到这里言辞还算客气但态度却十分坚决地“邀请”苏青珺和陆尘一起前往,去见何毅一面。

  大家聊一聊。

  这时候当然没人愿意跟何毅聊这鬼天,说是聊天,谁不知道这心里有坏主意,一个不小心说不定就扣下了,而且被扣的人还不太敢反抗。

  前有昆仑派森严门规,这件事可是掌门真人亲自吩咐下来,要追查魔教妖孽的;而后面还隐藏着高高在上的化神真君的身影,谁敢得罪那种人物?

  陆尘和苏青珺都没有反抗的意思,痛快地答应了下来,然后跟着来人去见何毅了。不过在心里,陆尘则是将死光头又友好地问候了好多遍。

  之前都只说何毅扣人,但真的被人带到地点上,陆尘才愕然发现,何毅竟然将扣押和询问嫌疑人的地方,直接放在了无名山峰背面的义冢里。

  当他看到那片黑色的庭院并确认是那个地点后,陆尘心里忽然有种偷偷的快意,呆在这种地方被抓着不放,那个叫做苏墨的人,只怕这些日子来是要吃大苦头了。

  与陆尘心中有数不同,苏青珺并没有来过这里,看着这片阴气森森的地方,苏青珺同几乎所有人一样都露出了厌恶和惊讶的神情,看起来也没有想到过在昆仑山上居然会有一个这种地方。

  虽然不快,但该去的还是要去,只是当他们刚准备走过去敲门时,忽然只见义冢外黑色的大门突然被人一下打开,然后一个人踉踉跄跄地走了出来,步伐都有些虚浮不稳,定睛一看,却是何毅。(未完待续。)
  浏览阅读地址:/tianying/222549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