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天影 > 第一百九十二章 义冢为牢

第一百九十二章 义冢为牢

  6尘与苏青珺都是吃了一惊,对望了一眼后,一起站住了脚步。

  而带路过来的那个昆仑弟子则是吓了一跳,连忙冲了过去,一把扶住何毅,口中急道:“师兄,师兄,你怎么了?”

  何毅摆摆手示意无妨,随后也看到了后头的苏青珺与6尘二人,便对他们点头示意。

  见他神色大致正常,并不像是出了什么大事,苏青珺和6尘这才走了过来。

  苏青珺打量了一下何毅,皱眉道:“何师兄,你遇到什么事了么,怎么脸色这么难看?”

  何毅苦笑了一下,刚想说什么,忽然几个人似乎若有所觉,一起转头向义冢那黑色的庭院方向看去。

  只见一团疾风挟带着阵阵烟尘,像一只土龙般突然腾空而起,在那庭院中扭曲起来。风声凄厉,甚至隐约可以听见破空锐啸声,隔了很远也能感觉到那风口附近强烈的灵力滚动。

  6尘的脸色微微变了一下,旁边的苏青珺看起来也是吃惊不小,道:“里面有人动手?”

  话音未落,只听那风声陡然转厉十倍,竟是直接向门外冲了过来。

  刹那间沙飞石走,苏青珺在风中脸色微变,猛一伸手去抓6尘的手臂打算带他向后退去,谁知这一抓居然抓了个空,她略感诧异地回头一看,却现6尘跑得居然比她快得多了。只这一会的工夫,居然就窜出去好几丈远,也就难怪她没有抓住6尘了。

  苏青珺“哼”了一声,有些气恼,也有些尴尬地瞪了6尘一眼,跟着走了过去,同时低声咕哝道:“道行不高,跑得倒快!”

  6尘耳朵尖,居然听到了这话,便笑着对走过来的苏青珺笑道:“没办法啊,如今这个世道混日子不容易,我又没你们这些天才那般天下无敌的天资根骨,随便来一个人,就够我们杂役弟子烦的了,所以修行上什么都可以,但唯独这逃命的本事不能懈怠。”

  “就你话多。”苏青珺先是笑了一下,随后嗔骂了他一句。

  另一边,何毅则是将他们二人的说话神态、表情都看在眼中,若有所思,不过并没有太多的神色变化。

  如此又过了片刻,那风势渐渐小了下去,空中那道土龙似乎受到了什么强大力量的影响,扭曲得越来越厉害,然后突然从中折断,掉到下来。

  然后,风停了。

  一个人从那黑色庭院中走了出来,却是东方涛。

  黑暗在他身后翻涌滚动着,隐约还能看到另一个枯槁干瘦的身影,那是看尸人,不过他显然对义冢外头的人并没有太大的兴趣。

  人物既然出现,那刚才似乎激斗了一场的人自然就是东方涛和看尸人这两位了,这个现让6尘和苏青珺都是吃了一惊。

  要知道,东方涛如今已然是突破至元婴境了,算是如今昆仑派中的又一位强大的人物。但最令人惊讶的是看尸人,虽然外表丑陋干瘦,就像是一个孤苦伶仃的老头,又像是衰败多年的老朽,但从刚才的情形看,这个看尸人是怕有各种奇异秘法,与一位元婴境真人相比,居然也没有落太多下风。

  当然了,这两个人为什么动手,又为什么突然戛然而止,就不是6尘和苏青珺所能猜到的了。

  东方涛对看尸人说了些话,看起来神情有些生气,而看尸人也回了一句,阴恻恻地有些阴阳怪气的感觉,顿时让东方涛又愤怒起来。

  但是尽管如此,东方涛到了最后居然还是强忍了下来,然后离开了这座黑暗的山峰背面。

  ※※※

  在东方涛离开的路上,何毅与苏青珺、6尘都是向他低头行礼,东方涛却没怎么理会这些年轻小辈,最多也就是对何毅点点头,表示一下而已。

  看着东方涛扬长而去,6尘和苏青珺也终于是走到了门槛边上。何毅则是比他们快了一步,抢先走进了院子,望着看尸人道:“前辈,你看……”

  “你们做你们的事,不用管我。”那看尸人冷冷地说了一句,便转身走进了黑暗中,看上去与平时似乎毫无一样。

  何毅长出了一口气,转头与苏青珺问好闲聊起来。6尘就在一旁听着,似乎毫无存在感的样子。

  “何师兄,你叫我们过来,到底是所为何事?”在有些虚伪的客套话说完之后,苏青珺便向何毅开口询问。

  何毅摆摆手,道:“并没有什么大事,只是当初贺长生死得很惨,宗门里上头有些人看不过眼,便下令要彻查此事。”说着顿了一下后,他看上去微笑得有些谦和也有些郁闷,以致于人们根本都看不出他心里到底在想着些什么,“正好当日你们二位,也都在流香圃的草园中,在那场争吵生时也在现场的……”

  6尘与苏青珺忽然间都是脸色一沉,苏青珺沉着脸对何毅道:“何师兄,你没什么证据就叫我们二人前来,怕是有点过分吧!”

  何毅脸色不变,淡淡地道:“两位若是对我有些看法,可以直接去找掌门闲月真人申述。一旦有命令下来,我自然就收手了。”

  这个命令是要不到的,苏青珺心里犹如明镜一般敞亮,她深深呼吸了一口气,道:“既是如此,有什么事,何师兄你请问就是了。不过在此之前,我想先去看看我那位不成器的弟弟,可以么?”

  “这个怕是不太方便了。”何毅却是直接一口否了,然后对苏青珺十分敬重地道:“苏师妹其实不必多虑,我们这边就是还有一些问题要对苏公子之外的其他人去问,看看到底是不是和魔教妖孽有染。”

  苏青珺哼了一声,道:“反正你叫我们二人过来,也是怀疑我们的身份了吗?”

  “那是不会的。”何毅微笑了一下,道,“我怀疑谁,也不会怀疑你啊。不过该做的事还是要做的,鉴于如今修真界中多有魔教奸细,实在令人防不胜防,对二位有些失礼了,还请见谅。”

  紧接着,何毅也就没有多废话,直接就对他们开始了询问,中间有一段时间还将他们二人分开了。他问的事不多,但连续几个问题却有些不好回答,其中最关键的一件事就是贺长生死的那天晚上,被问话的人到底在哪里。

  苏家原本被抓了三个人,但苏文、苏迁说明了那天自己的去向,便被放了出来,倒是一直吞吞吐吐不肯仔细明说自己那个晚上在哪里的苏墨,直接被扣了下来。

  何毅似乎真的是说到做到,并没有对苏青珺有任何为难之处,但是对上6尘时,他似乎又显示了另一面。

  他开始追问6尘那天晚上到底在哪里,可会有人证明?

  6尘想了想,现自己永远都是一个人独居,证明不了别人,也证明不了自己。何毅立刻就翻脸了,对着苏青珺公布说,这个人我要暂时留下好好询问一下。

  苏青珺据理力争,并不愿意让6尘留下来,但何毅只是不肯放人,只说自己并不会对6尘有所不利,只是真的是要询问一下。

  询问一下到现在,苏墨还没问完呢,也就没有放出来。6尘当然也不愿意留下来,不过眼看着何毅态度坚决,他便对苏青珺使了个眼色让她稍安勿躁。

  有了之前师尊木原真人的提点,苏青珺知道了这件事背后广阔深邃的背景,自然而然地就有了几分敬畏。而6尘常年在外,谁还会真正在乎这个。

  而6尘真正愿意答应留下来的原因,其实还是他对这座义冢的好奇——那个神秘的看尸人,还有那些死人。

  何毅将人都带到这个阴森森的义冢中问话,是不是也藏着一些其他的企图。

  6尘突然很想去看一看被人抓住至今不放的那个人的样子。

  ※※※

  事情到了最后,两个人一起来的,走得时候却只有一个人,这个情景让苏青珺有些难受,盯着何毅的眼神里便格外地不善。

  何毅苦笑,也不多加解释,将苏青珺送走了。

  其实若是可能,何毅心里同样也想将苏青珺留下来,但这样一来,多半铁支那边的人就要开口说话了,而苏家那边就会彻底被激怒,什么事都可能干得出来了。

  那种混乱并不是何毅想要的,也不是闲月真人和他师父独空真人想要的。

  6尘被带到了一间黑暗的房间。

  在这个阴森森的地方,又由于这个地方特殊的用途,所以就连这里的房间看起来都显得格外恐怖。按照何毅的说法,是今天累了,让6尘先休息一下,明天再聊。

  6尘也不辩驳,沉默地接受了何毅的话。直到他置身在这黑暗的屋中,然后开始试图看清和摸索周围情况时,却忽然听到了这屋子角落里传来了一声脆弱且痛苦,包含着畏惧害怕的声音。

  “救我、救我……救我……”

  6尘立刻停住了脚步,转头向那个声音传来的地方看去。

  过了片刻后,他忽然向那边走了几步,来到了一个角落里。然后他蹲下了身子,看着角落里缩成一团的那个人影,叹息了一声,道:“苏公子,你好啊。”(未完待续。)
  浏览阅读地址:/tianying/222581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