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天影 > 第一百九十四章 离开黑暗

第一百九十四章 离开黑暗

  何毅当然没见过,或者说就算见过了也不会在意这样一只普通的黑狗,不过此刻看见了那只黑狗时,他还是略微吃了一惊,既奇怪于这种阴晦之地所有生灵、活物避之唯恐不及的地方,怎么会有一只狗跑了过来,又有些惊讶于他所看到的这只黑狗身上的残缺和伤痕。

  这是一只明显受过重创的狗,伤痕累累不说,独眼半尾更是令它变得丑陋与可怕。何毅也是正常人,在看到黑狗的第一眼时便皱起了眉头,眼中有些厌恶。

  不过很快的,何毅的目光忽然又有些微微的变化,神色间却是柔和了些,这种改变并非是他突然善心发作慈悲为怀,而是他在那一刻,忽然想到了自己的弟弟何刚。

  因为在迷乱之地身陷妖兽黑豺狗群的围攻,何刚落得一个重伤毁容的下场,如今一番波折后更是人不像人鬼不像鬼,他这个做大哥的心中着实心疼。不知怎么,看到这只黑狗,他突然就想到了何刚,便莫名地有了几分恻隐之心。

  所以,他并没有直接上去驱赶那只黑狗,而是驻足看了一会,然后走了过去。

  黑狗看着他的身影,沉默着没有动作,既不后退,也不躲避,那唯一的独眼中有奇异的光芒流转着,盯着何毅的身影。

  何毅走到门口,看了一眼黑狗,又看看门外,确认这外头并无人影,看来并不是有人故意带了这么一只狗来到这里。

  不过这样也就更加奇怪了,在义冢这里呆了好些天,何毅早已看出此地阴气极盛,几乎是所有生灵活物的大敌,别说什么野兽鸟雀了,在这义冢之中,便是老鼠蟑螂也没看到一只。

  难道因为这只狗颜色是黑的,所以不怕这里黑漆漆的义冢吗?

  何毅心里头莫名地掠过这种可笑的念头,连他自己都觉得无聊,不过还是对这只黑狗有了些好感,便对黑狗挥了挥手,道:“这里不是你能来的地方,快走吧。”说着作势驱赶。

  那只黑狗向后退了两步,虽然还盯着何毅看,但或许是之前何毅并没有露出太多的敌意,甚至还有一点温和维护的地方,黑狗也就没有对他做出什么过激的反应。

  它的狗眼向义冢院子里看了一眼,似乎也有几分犹豫,那里面的黑暗和诡异的气息,确实也令它不太舒服,不愿意进去。

  所以在迟疑片刻后,这只黑狗退出了一丈多远的地方,找了一处大树下趴了下来,似乎在等待什么。

  何毅瞄了那边一眼,摇摇头也懒得多管,人还管不过来呢,谁还有心思去管狗?

  ※※※

  何毅转身向院子深处走去,那间关着苏墨和昨天刚来的那个叫陆尘的杂役弟子的房门还紧锁着,而在另一侧的黑暗中,看尸人如同一只鬼魅般从阴影里走了出来。

  何毅对他点了点头,又看了一眼那扇紧闭的房门,面上有一丝担忧之色,对看尸人道:“前辈,他们不会出事吧?”

  看尸人面色枯槁,神情似乎永远都是那样死板板的模样,在听到何毅的问话后,他也只是淡淡地道:“死不了。”

  何毅摇摇头,看起来似乎是苦笑了一下,然后叹了口气,道:“可有结果?”

  看尸人道:“摄心术下,魂魄激荡受创,身陷恐怖幻觉中,所说之话绝无虚假,应该不是他们两个。”

  何毅默然,看尸人也不理他,随手往那边招了招,只见一阵阴风忽起,卷过院落,那边的房门忽然吱呀一声打开了。

  何毅皱了皱眉,走过去进了屋子,过了一会后一手一个,却是拖着两个人出来,然后将他们放在地上。

  这两人自然便是苏墨和陆尘了,只见两人中,陆尘面色灰白,双目无神,坐在地上似乎目光还有些茫然,甚至都不能聚焦到何毅与看尸人身上,口中偶尔会低声喃喃说几句话,却又含含糊糊的,也不知道他到底说些什么?

  至于苏墨,他的情况便比陆尘更加不堪了,大概是因为他在这里呆得时间更久的缘故。整个人看上去仿佛都像一个白痴一般,口水流淌,双眼歪斜,与原来的那个公子哥已经完全变样了。

  何毅瞄了陆尘一眼,随即大部分注意力还是放在了苏墨身上,在注视半晌后,他忽然站起身,对看尸人说道:“前辈,这次多谢你出手相助了,不过我想此事还是到此为止吧。剩下如何追踪魔教妖人的事,我自己再想想办法?”

  看尸人神色不变,只是看了他一眼,冷淡地道:“我是欠了你一点人情,这才出手帮你。既然你不需要,我自然不会再管了。”

  何毅叹息道:“主要还是前辈你这‘摄心术’实在是太霸道了,我怕再这样下去,这两人的神智脑子就全毁了。那个杂役弟子倒是无所谓,但是苏墨毕竟是有家世背景的人,不好乱来。”

  “随你的便,不过你记住,过了这一次,以后就不要再来烦我了。”看尸人淡淡地说了一句,然后转身走进了庭院深处,临走时如鬼爪般的手掌向苏墨、陆尘两人挥舞了一下,几道灰暗的光芒从他们身上飘了起来,追随着他进入了黑暗之中。

  苏墨与陆尘都是身子猛然一震,片刻后头一歪,都是晕倒在地。

  何毅走过去帮他们两人搭脉,只觉得这二人脉象都逐渐平稳下来,便点点头放心了些。

  昆仑派中毕竟是有规矩的地方,容不得他乱来,真要是冤枉好人还害死了人,哪怕是他师父和掌门真人,也未必能保得住他。

  解除了摄心术的苏墨、陆尘两人,陆尘看上去没有太大变化,苏墨则是气色好了许多,至少那歪嘴斜眼的白痴模样不见了,面上神情渐渐恢复了正常,只是脸色依然不太好看。

  过了大约半个时辰后,何毅突然听到义冢大门口处传来了一声叫唤,道:“何师兄!”

  他回头一看,只见苏青珺一脸肃然地站在门槛便,正看着这边,随后目光落在了地上躺的那两人身上,顿时露出惊诧担忧之色。

  何毅对她拱了拱手,道:“苏师妹早。”

  苏青珺慢慢走了过来,似乎还在强压着心情保持平静,道:“他们这是怎么了?”

  何毅道:“刚放出来,透透气。”

  苏青珺脸色一冷,道:“你对他们做了什么?”

  何毅摇了摇头,道:“我什么都没做,不过该问的话我已经问完了,他们二位应该是和贺长生的死没什么关系,所以待会醒了之后,你就可以带他们回去了。”

  苏青珺顿时一怔,随即面上露出欣喜之色,也就在这时,地上忽然传来呻吟声,陆尘先醒了过来,然后没过多久,苏墨也跟着醒来了。

  他有些茫然地看着周围,目光仍有几分散乱,过了好一会之后才好像突然发现了苏青珺,顿时脸色一变,扑了过去一把抱住苏青珺,大声叫道:“姐姐,姐姐……”

  苏青珺面上露出心痛之色,伸手拍着他的后背低声安慰着他,一边看向陆尘,却发现陆尘的神情虽然也有几分异样,但总的来说却还能自控,在那边摇摇晃晃地自己站了起来。

  两人的目光相接,陆尘咧嘴笑了笑,示意自己没事。

  苏青珺深吸了一口气,看向何毅,冷冷地道:“何师兄,既然无事,那我们可以走了吧?”

  何毅点点头,道:“恕不远送了。”

  苏青珺搀扶着苏墨,陆尘看起来也有些虚弱,但还是一个人走在旁边。当他们走出义冢的大门时,忽然有一道黑影从前方一处角落里走了出来。

  黑狗阿土静静地站在路边,目光里并没有苏青珺和苏墨,只是看着陆尘。

  然后,它轻轻摇了摇尾巴,向陆尘走了过来。

  陆尘在看到阿土的时候,脸色也微微变了一下,随即他瞄了一眼苏青珺,苏青珺却是摇头道:“我没带它来,我也不知道阿土它怎么自己跑到这里来的。”

  陆尘默然片刻,点了点头,道:“我知道了,你们先走吧,我随后就回飞雁台。”

  苏青珺犹豫了一下,但眼下确实苏墨情况更糟,而她也要尽快将他送回昆吾城苏家父母的手上,现在也管不了陆尘了。所以她最后还是轻声叮嘱了一下,道:“我送苏墨回去,安顿好他之后,就尽快回来看你。”

  陆尘笑了笑,道:“我没事了,不要担心。”

  苏青珺应了一声,便扶着苏墨去了。义冢这里黑暗的气息似乎无所不在,萦绕在他和阿土的周围。

  陆尘在阿土的面前蹲了下来,看着阿土。

  阿土唯一的那只眼睛也看着他。

  不知为何,他觉得阿土眼中的光芒似乎与以前又有些不同了。不过他并不在乎,他只是微微笑了一下,用手摸了摸阿土的头,道:“变聪明了啊,笨狗。”

  阿土沉默地摇晃了一下脑袋,陆尘站起身,对它说道:“走吧,我们回家。”

  一人一狗向外走去,就在他们快要走出那片黑暗的时候,突然有一个急切的身影从远处跑了过来,面带惊怒焦急之色,一下子从他们身边冲了过去,跑入了黑暗深处。

  陆尘的脚步顿了顿,回头看了一眼那人的背影,然后面无表情地转过身,继续向外走去,踏入了那片温暖的光明之中。(未完待续。)
  浏览阅读地址:/tianying/222848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