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天影 > 第一百九十六章 追根问底

第一百九十六章 追根问底

  陆尘的目光与阿土对视着。

  这寂静的深夜里,这黑暗的山林中,有夜风在林木上方吹过,有枝叶摆动发出的细微沙沙声音。

  还有一点微光,如碧绿的火焰,比过往他曾经看见的眼眸明亮了许多的光芒。周围并没有太多的血腥气,哪怕有不少鸟兽的尸体,或许是时间久了血迹已经干涸了吧。

  阿土的口中开始有了低沉的喘息声,仿佛隐藏着一丝痛苦,它的目光里开始变幻着光泽,带着一点狂乱的意味,就像是在这一瞬间,突然有两个念头在它脑海中猛然撞击起来,疯狂地撕咬着。

  那碧绿色的光芒也随之不稳,时而明亮时而衰弱,似风中摇曳的烛火。

  陆尘安静地看着它,面色冷峻,目光也有了一丝寒意,但是这个晚上的阿土似乎与以往真的不同了,它在纠结着挣扎着,在安静与狂暴的两种情绪中沉浮,围绕在它身边的黑暗也逐渐汹涌起来,一波一波鼓荡着。

  安静的山林里,仿佛连根针落在地上都能听得见,谁也不会想到,在这寂静的深夜中,他们会在这里突然对峙起来。

  黑暗渐渐汇聚成潮,一浪浪冲刷过来,阿土眼中的碧火越来越亮越来越盛,眼看着下一刻就要爆裂开来一般。

  那山林仿佛一片沉寂,所有的生灵都屏息不语,连树木都畏缩了一般,只有在那黑暗深处,如鬼魅一般的地方,似乎还有恶魔一般的眼神凝视着这里,透出兴奋的目光。

  突然,陆尘霍然回身,毫无任何征兆地冲进了这片山林的另一片黑暗中,蹲在原地低声咆哮不止的阿土猛地抬头,眼中的碧绿光芒却是闪烁了一下,似乎在这瞬间有些惊愕。

  黑暗中,沉寂如海,然而片刻后黑暗便如陡然炸裂的怒涛,轰然散落。低喝怒吼尖啸声,混杂在一起,各种诡异的声音带着令人毛骨悚然的气息****而出,哪怕是阿土也下意识地向后退了两步,与此同时,似乎是注意力被那边分散开去,它眼中的碧绿光焰慢慢黯淡了下来。

  “轰”的一声,那片黑暗里有人痛哼出声,紧接着两个人影一起摔了出来,但在半空中却并未分开,反而还在缠斗,所用的各种招式全是异常毒辣毫不容情的手段,招招要命,式式见血。

  半空中的身影坠落下来,其中一人正是陆尘,只见他此刻眼中黑光闪烁,气息全开,尽是森冷肃杀之意,平日里那个人畜无害的杂役弟子早已不知去向,此刻的他分明就是一个冷血嗜杀的杀手。而在他对面的,却是一个娇小的身影,明明拥有一张出尘绝色的脸容,出手狠辣处却像是最可怕的恶鬼,正是白莲。

  这两个人的搏杀几乎就是上一次的翻版,没有任何修仙之人的尊贵雍容,所用的尽是毒辣阴险凶悍的手段,无所不用其极,只为让对方尽快死掉。

  鲜血瞬间横飞,血滴沾染上了白莲那白皙绝美的脸上,似清晨娇艳的花瓣上红色的露珠,令人触目惊心。

  横坠而下时,她已然抓破了陆尘的胸膛,白皙的手指尖瞬间有风雪冰霜呼啸而起,只片刻间已然刺入陆尘的胸膛。

  然而风雪只到此为止,因为几乎是在同一时刻,从黑暗中如恶鬼般冲出的手掌,已经一把抓住了白莲纤细的脖颈。

  陆尘如咆哮的恶鬼狂野地冲上,白莲痛苦地呻吟,手指颤抖,冰雪在陆尘的胸膛炸开,那无数的碎屑冰晶全部都变成了血色。

  陆尘一声低吼,面容扭曲,仿佛在那一刻全身如坠冰窖,但是在这个时候他似乎全身的血都是冰冷的,隔绝了所有的痛楚置之不顾,那可怕的五根手指上黑焰闪烁,瞬间灼烧进白莲的肌肤血肉。

  白莲尖声大叫,整个身子被陆尘抓住脖颈向后撞去,只听“砰”的一声大响,她的身子重重地撞在了一棵大树的树干上,顿时周围一阵乱颤,无数落叶飘落如雨。

  黑暗中的那一场肃杀之雨!

  空气中仿佛突然安静了下来,所有的喧闹瞬间平息,然后渐渐的,听到了落叶飘落的声音,还有陆尘略带痛苦的喘息声,以及白莲已经扭曲般的呼吸。

  阿土眼中的碧火光芒已经几乎完全消失了,它似乎被刚才那突如其来的一幕惊呆了,直到这个时候,它才反应过来,然后有些犹豫地站起,慢慢地向陆尘和白莲这边走了几步。

  走近了些,便看清楚了在那依然飘落的纷乱的落叶中,陆尘微微低头,仿佛倒吸着冷气在轻声咳嗽着,在他的胸口一片狼藉,而他的右手则是直伸在前方。

  他兀自抓着白莲的脖颈,将她顶在那树干上,让她娇小的身躯悬空,脸色苍白的仿佛就快要窒息而死。

  树林中,一片沉寂。

  阿土看着那诡异的两个人,犹豫着又往前走了一步。突然,陆尘转过头来向它看了一眼,那只空着的左手猛然举起,向它伸出了一根手指。

  居高临下地指着。

  伴随着这个动作,从他身上又传来几声令人头皮发麻的清脆崩裂声,如冰面裂开的声音,随后在他的胸口又涌出了一股鲜血。

  阿土立刻站住了脚步。

  它抬头看着陆尘,那根手指就在它的上方,那个人的眼眸深处,似有狂野燃烧的黑色火焰,挟带着无穷黑潮席卷而来。

  他站立在黑暗中,如神似魔。

  阿土瞬间全身的毛发仿佛都竖了起来,片刻之后,它低下了头,慢慢地在那根手指下趴了下来,表现出了所有的臣服与敬畏。

  陆尘深深地看了一眼那只黑狗,然后转过头来,看着眼前的白莲,眼神暴虐如恶鬼妖兽,冰冷似此刻胸膛上的冰雪。

  他盯着这个如天仙般的小女孩,过了片刻后,冷冷地道:

  “好玩吗?”

  ※※※

  白莲在那只仿佛铁铸一般的手下,身子悬空面色痛苦,但是不知为何,她在喘息中看着陆尘的脸色,却还是在笑着。

  “好玩啊。”她说着,目光直视着陆尘,那眼底深处似乎还要一丝挑衅的意味。

  陆尘的五根手指又紧了一下,白莲痛哼了一声,悬空的身子都扭曲了一下,就像是一只被扔到岸上干渴的鱼。

  “你这是在逼我杀你。”陆尘冷然道。

  “你不敢杀我的!”几乎是紧接着他的话,白莲便立刻这样应了他一句。然后她的腿脚又蹬了几下,好像终于是渐渐喘不上气了,身子开始软了下来。

  陆尘沉默地看着这个仿佛光明黑暗美丽凶狠天使恶魔混于一身的诡异女孩,过了一会后,忽然松开了手。

  白莲一声轻呼,整个人摔了下来,落到地上后,用双手捂住脖子,开始大口大口地拼命喘息着,过了好一会才平息下来。

  陆尘静静地看着她,然后叹了一口气,道:“你说得对,我不敢杀你。”

  ※※※

  山林中的黑暗,这个时候已经渐渐平和下来,不再如潮水般汹涌,也不再有那种凶狠,反而多了一丝安静的温和。

  陆尘走到阿土的身边,很自然地在它旁边的地上坐了下来。此刻在他身上的所有与众不同的气息都已经收敛不见,他似乎有变回了平日里那个温和又没用的杂役弟子。

  不过阿土似乎更熟悉的,还是陆尘这种气息,它轻轻靠了过来,用头蹭了蹭陆尘的大腿,然后依偎在他的身旁,就像以前一样,亲密无间,似乎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

  另一边,白莲在休息一阵后,也走了过来。在那一场生死见血刀光剑影的搏杀后,她似乎突然间像是就忘记了一切,就像阿土一样,似乎什么都没发生过一般,自然而然地坐在陆尘和阿土的对面。

  气氛,有些隐约的诡异。

  陆尘抬头看她,道:“我以为我们以前已经说清楚了的。”

  白莲道:“什么意思?”

  陆尘道:“井水不犯河水,大家离远一点,便相安无事。”

  白莲想了想,道:“我本来也这样想的,直到我又一次看到了阿土。”

  阿土从陆尘身边抬起头看了她一眼,陆尘伸手按住了它的头,摸索着它的头顶毛皮,道:“嗯?”

  白莲盯着他,似乎想从陆尘的脸上看出什么端倪来,道:“这只狗身上有血食秘法的气息。”

  陆尘摇了摇头,断然道:“没有这回事!”

  白莲冷笑道:“你以为这句话就能打发我了,我绝不会看错的。”

  陆尘沉默片刻,忽然道:“你别忘了天下之大,也并不只有一门血食秘法,或许还有其他神通手段是你不知道的。而且就算是血食秘法,那也不是你独门手段,你凭什么胡乱猜测?”

  白莲道:“这个我自然知道,其实就算这只狗身上真有血食秘法,我也无所谓。但是最要紧的是,这只狗在被施展了血食秘法后,没发疯也没死!”

  她冷笑了一下,看着陆尘,道:“别告诉我你不知道这意味着什么?”

  陆尘轻轻摸着阿土的头,却是沉默了下去,许久一言不发。(未完待续。)
  浏览阅读地址:/tianying/222998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