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天影 > 第一百九十七章 血晶转生

第一百九十七章 血晶转生

  那个晚上最终的结果,却是什么都没有生,6尘与白莲在那黑暗的山林中分开,各走各路,分道扬镳。

  当那个绝美的少女如幽灵般隐没在山林间消失不见,6尘则是带着阿土走到了飞雁台上,回到了自己的木屋中。

  夜深时候,云开月现,淡淡一缕月光照在窗台上,洒落在6尘和阿土的身上。阿土仰望着天空月牙如钩,6尘则是凝视着阿土。

  过了片刻后,他伸手轻轻摸了摸阿土的后背,阿土转过头,看了他一眼。

  6尘眉头微微皱着,过了一会后,忽然开口道:“你不能再呆在这昆仑山上了。”

  阿土的独眼中有微光闪烁了一下。

  6尘的手在阿土的身上轻轻摩挲而过,它的皮毛柔软而光滑,如同黑色的绸缎,然而在这份顺滑之下的,是一块块贲起的血肉筋骨,是流动极快的血液,还有砰砰跳动的强有力的心脏声音。

  那是一股陌生的力量,正在这只黑狗的体内缓缓凝聚,在未来的某一日,终将喷薄而出。

  “我没想到你会变成这样,”6尘轻轻摸着阿土,低声道,“我当时只是想救你一命,可是确实没有其他法子了。”

  “白莲那小姑娘总以为你身上的是血食秘法,其实根本不是那么一回事。我当日用的是魔教‘转生阵’再加上我以邪法所凝的血魄晶碎片,当时想的,也只是为你续命而已。”

  “只是我没想到,你竟然能够吸纳血魄晶碎片,进而激了所有的血脉潜力。这个结果,和血食秘法几乎是一模一样,所以她认错了。”

  6尘笑了一下,道:“阿土,我想你那个从未见过面的父亲,一定是一只强大无比的妖兽啊,所以它才能给你如此强韧的血脉。”

  阿土靠上前,也不知是不是听懂了6尘的话,只是它从头到尾,始终一声不吭。

  6尘也不在意,他抬头看向窗外,看着那高高天穹之上的月亮,过了片刻后,轻声道:“你最多只能再呆十多日了,月圆之夜到的时候,你就再也无法忍耐了。”

  “在那之前,你一定要下山。”

  ※※※

  翌日早上,天光明亮,当6尘走出木屋的时候,便看到从山下快步走来的易昕的身影。

  虽然在那天分开的时候对6尘说过会尽快回来看他的,但实际上这些天里苏青珺一直都没有回来,至于原因么6尘其实心里很清楚,那就是苏墨的情况其实远比当天从义冢中出来的模样更加糟糕。

  摄心术是一门十分霸道的术法神通,不过也不能直接说是妖法邪术,事实上类似的手段不管在正道还是魔教中都有,但一来十分难练,二来修习此术极易反噬自身,一向修习之人都不多。

  魔教中疯子众多,那就不用说了,至于正道中人修行类似法术的也有,但几乎都在真仙盟麾下的浮云司中。

  毕竟这种术法,对修士自身的道行实力几乎毫无助益,危险却是不小,大部分的时候,也就是只能用作一种拷问手段而已。

  6尘对真仙盟其他的堂口不算了解,但对浮云司却是了如指掌,当日一看之下,便看出了苏墨是被人施了极霸道的摄心术,神智受损不说,而且那施法之人出手毫无顾忌,下手极重,大有一种为了得到自己知道的完全不顾苏墨死活的迹象。

  6尘当时就觉得有些奇怪,感觉何毅似乎不至于此,否则的话便是直接要与苏家翻脸,以苏家如今的声势还有苏青珺进阶金丹,这么做直接就结成了生死仇敌,实在太蠢了。

  直到,他后来看到了那个看尸人。

  有那么一刻,他几乎以为看尸人就是真仙盟浮云司派来昆仑派的暗子。

  相比起这些日子来6尘身边的种种,不管是人是物,仿佛都是阴霾灰暗的,唯独是在这天早上他所看到的易昕,却是光亮的。

  她沐浴在光明的晨光里,轻快地走来,在看到站在飞雁台上的6尘时,她顿时笑了出来,然后用力地挥手,向这边跑了过来。

  阳光照在她的脸上,折射出异常明亮的光辉,清新的山风仿佛也追随在她的身旁,盘旋飞舞着,吹遍这座山峰。

  “6大哥!”易昕笑着对他叫道。

  6尘对她点点头,露出了一丝笑容,道:“你怎么来了啊?”

  “哦,是苏姐姐托人传话,让我过来看看你啊。”易昕笑着说道。

  “嗯?”6尘眉头微挑,道,“她怎么了,好好的居然找你传话?”

  易昕叹了口气,面上露出一丝无奈,对6尘说道:“苏姐姐家里有事啊,她实在走不开,但是听她说好像你也有些伤,她也有些担心,所以让我过来看看你。苏姐姐还说,若是你觉得身上伤势确实重了,就让我带你先去百草堂那边看看,不必顾忌什么,将来她回山之后,自然会去还这一份人情的。”

  6尘笑了一下,道:“她倒是个心细的女子啊。”

  易昕笑道:“那可不,苏姐姐人可好了。我说6大哥啊,你这真的是运气好呢,换做别人,绝无可能这样对待一个杂役弟子的。”

  6尘看了她一眼,忽然笑问道:“那你呢?”

  “啊?”

  6尘问道:“若是你也遇到了同样的情况,会不会像她一样记挂一个普通的杂役弟子啊?”

  易昕皱起好看的眉,似乎有些苦恼和犹豫,迟疑了片刻后期期艾艾地道:“唔……我么,大概、可能、应该……也不会吧。”

  6尘“哈”地笑出了声,指着易昕道:“你是坏女人了。”

  “喂!”易昕顿时有些气恼,瞪了6尘一眼,嚷道,“平白无故的你干嘛乱问我这些事啊……唔,一般人都不会在意并不亲近的杂役弟子好不好。”

  6尘耸了耸肩,道:“完了,看来我以后真要出事时,是指望不了你了。”

  易昕脸颊一红,却是摇头道:“那不会,6大哥……你跟别人不一样,我肯定会照顾你啊。”

  6尘略感意外,看了易昕一眼,微笑道:“真的?”

  易昕点点头,道:“真的。你一个人孤零零的,真要被人打得快死了,岂不是很惨?而且你以前对我挺好的,我将来有本事了,就一定要照顾你啊,你放心吧!”

  6尘看她说得格外认真,只觉得有趣,心里又有些莫名的感动,但很快还是笑着打岔了过去,道:“好好好,那从今天起,我就说你是个好女人吧!”

  易昕似嗔似喜地看了她一眼,然后向周围看了看,道:“阿土呢?”

  6尘回头吹了声口哨,过了片刻后,只见一道黑影从飞雁台后山山林中窜了出来,正是黑狗阿土。

  远远的看到站在6尘身边的易昕,阿土顿时摇头摆尾,大步快跑了过来,易昕也是出银铃般清脆的笑声,咯咯笑着迎了上去,半路上一把抱住扑过来的阿土,把它搂在怀中。

  “汪汪、汪汪汪汪汪……”

  阿土一迭声地叫着,显得十分兴奋和高兴,大概是有一段时间没见过易昕了吧。在这昆仑山上,真正能让它觉得亲近的人,能够完全放下防备戒心的人,也只有眼前的6尘和易昕了。

  易昕也是欢喜异常,一把搂住了阿土,然后双手用力地在它背上头上按着摸着,好像要把这些日子的没见都加倍要回来,哈哈笑着,忽然尖叫一声,却是阿土太过兴奋,一直蹦跳着将易昕一不小心都给压倒了。

  易昕拍了一下阿土的脑袋,虽然阿土如今的模样显得十分凶悍丑恶,但是在她眼中,却仿佛还和当初的那只小黑狗并无两样。她甚至还笑着叫道:“哎呀,臭阿土,你现在怎么这么重了啊!这是长了多少斤呀?”

  “汪汪汪汪……”阿土在她身边蹭个不停,尾巴也是狂摇着,仿佛在尽情宣泄自己心中的喜悦。

  闹了好一阵,一人一狗才平静了些,易昕笑着拍了一下阿土的头,回头对6尘笑道:“6大哥,你说阿土是不是长大了好多啊?”

  “长大了吗?”6尘有些惊讶,不过被她这么一说,再仔细一看,倒还真觉得阿土好像大了一圈。他随后像是想到了什么,面色有微微的凝重,但很快又恢复了正常,微笑道:“应该是啊,这只笨狗,什么都不会,就光惦记着吃了。”

  闹腾了一阵,易昕好不容易走了过来,对6尘道:“6大哥,你现在这边真的没事吗?”

  6尘道:“嗯,我挺好的,没什么事,你不用担心。”

  “哦,那我回头转告苏姐姐。”易昕笑着说道。

  6尘看着易昕,心中忽然想到了另一件事,当初在那个黑暗的义冢中,易昕的师父东方涛却突然出现在那边,而且还与那神秘的看尸人似乎激斗了一场。

  他目光微微闪动了一下,对易昕问道:“对了,你老是问我,你自己最近过得怎样?”

  易昕道:“挺好的啊。”

  6尘微笑道:“那你师父呢,他最近有教给你什么了不起的手段吗?”

  “还没有啊。”易昕看上去有些郁闷,道,“师父说我还要将根基打得牢靠些,然后再修炼更高阶的术法神通。哦对了,他还说,最近会带我去一个神秘的地方,让我开开眼界呢。”

  6尘身子突然一震,眼中精光瞬间大盛。(未完待续。)
  浏览阅读地址:/tianying/223122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