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天影 > 第二百零四章 血虫重现

第二百零四章 血虫重现

  那一天陆尘回到飞雁台上后,来到那处悬崖边上,望着茫茫云海和壮阔天地,独自一人坐了很久。一直到天黑以后,月亮升起,月光洒落在他的身上,在他身后的地面拉出了一条孤独的影子。

  ※※※

  同样的,月光也照在昆仑山脉深处,天穹云间上的四座奇峰。在其中的冬峰上,漫天风雪依然飘舞着,月光之下的山道上,并排站着两个身影,却是昆仑掌门闲月真人和卓贤二人。

  闲月真人面色不太好看,神情有些严峻,时不时地抬头仰望冬峰高处,在那绝巅之地狂风暴雪呼啸奔走包裹成一团,正是传说中白晨真君修炼所在的洞府。

  “师父他什么时候能出来见我?”闲月真人对卓贤问道。

  卓贤面有为难之色,道:“师兄,这话我真没法回答你,师父闭关修炼这等大事,我哪有资格去过问时间长短?”

  闲月“哼”了一声,面上掠过一丝焦急之色,在山道上来回走了几步,看起来有些心烦意乱。

  卓贤劝他道:“师兄,你也不要太过焦虑了,左右不过是千灯、明珠那几个人鼓噪几句,难道还真能翻了天去么?再说了,就算情况再糟糕,不还有师尊在此么。到时候只要师尊出面,就能震慑众人,管保让他们不敢多吭一句。”

  闲月点了点头,显然在他心里也是有如此想法,不过很快的他又叹了口气,道:“师弟,你的话不无道理,但我总觉得这一次似乎有些不太对劲,想跟师父商量一下才好。而且你看,过去数年里,每一次的宗门评议会师尊都有出席镇场,若是今年突然不去了,再加上那些魔教杀人之事,只怕就会惹人说闲话,故意挑拨我们师徒关系了。”

  卓贤默然,他与闲月真人乃是多年的师兄弟,都拜在白晨真君的座下为徒,心里当然是了解闲月真人如今为何如此不淡定的缘故。当年在昆仑派中决定下任掌门人选时,说实话,在一众元婴境真人里,闲月真人虽然算是出色人物,但也并没有到傲视群雄的地步,其他至少有五六位元婴真人的道行实力都不弱于他,甚至能够明显胜他一筹的也有那么一两位。

  但最后出任昆仑派掌门真人的,还是闲月,在这中间最大的原因,众所皆知的便是他们共同的师父白晨真君。

  这些年来,闲月真人在掌门位置上做得其实还算不错,勤勤恳恳,但一直都不能服众,明里暗里说怪话的人从来不缺少。

  此番魔教杀人之事越闹越大,宗门里对闲月真人的非议之声也是甚嚣尘上,也难怪闲月真人气恼之下又有些烦躁不安。再过几日便是一年一度的宗门评议会了,昆仑派中重要人物几乎都要悉数到场,到时几乎可以想见的是,对这次的魔教杀人事件定然会再度提起,那么接下来对闲月真人的质疑,也一定会有人提出来。

  在全宗门上下重要人物的面前,闲月真人当然丢不起这个人,他觉得自古以来怕是没有一任昆仑派掌门真人会受到这样的羞辱。不过如果是像往年一样,白晨真君出席并坐镇在天昆峰正阳大殿中后,无论是哪一派的人马再想胡说八道,也要看他们有没有这个胆子了。

  只是早在数月之前,白晨真君就跟他们二人说过今年可能不想再出席宗门评议会了,一来,他过去确实也没什么大事,无非就是帮徒弟镇场而已,二来,大家都觉得这好些年来闲月真人这个掌门之位做得也不错,差不多地位也稳了,所以也就懒得跑这一趟,干脆闭关自行修炼去了。

  话虽如此并没有错,但是谁也没想到就在这一段时间里,突然就发生了魔教这一档子事,搞得昆仑派满城风雨,上下不宁,那些个元婴真人似乎也找到了借口,冷嘲热讽个不停。

  在这种情况下,闲月真人觉得今年可能还是要请师父再参加一次宗门评议会才好,于是便来到了冬峰上请求师尊。不过听卓贤的话,白晨真君却是已经闭关多日未出了。

  他们二人自是不敢妄自打扰白晨真君静修,只能在这山道上枯等,可是等了半天,白晨真君仍未有出来的迹象。

  闲月真人心中着急,忽然对卓贤道:“师弟,为兄宗门里琐事众多,事务繁忙,平日里便少来此处。莫非如今师尊闭关之后,连你也完全无法联络上他了么?”

  卓贤苦笑了一下,道:“师兄,实不相瞒,我现在确实联系不上师尊啊。不过若是你实在万分焦急的话……”他顿了一下,然后放低了声音,轻声道:“或许小师妹有办法?”

  “白莲小师妹?”闲月真人怔了一下,道:“她有什么法子?”

  卓贤道:“师尊年迈之时才收了这么一位关门弟子,加上又是千载罕见的五柱天资,自然是深爱之。除了平日有空闲时悉心教导外,他还将法宝‘风语盘’交到白莲师妹手中,若有急事时,找小师妹用风语盘的话,或许可以联系上师父。”

  闲月真人顿时恍然大悟,一击掌道:“说得对啊,我怎么就忘了这件事呢。师弟,你快带我去小师妹的洞府,我来请她帮我联系一下师尊。”

  卓贤有些迟疑,看了看天色,道:“师兄,现在会不会太迟了?”

  卓贤看了一眼夜空,果然只见已是夜深人静的时候,不过他很快还是摇了摇头,道:“事情紧急,还是尽快解决吧,师弟带路,我去跟小师妹说就是了。”

  卓贤点了点头,道:“那好,师兄你随我来。”

  两人顺着山道重新往下走去,过了一盏茶时间便走到了那两座洞府门前,卓贤先走过去拍了拍门,然后朗声喊了一声。

  洞府石门纹丝不动。

  卓贤皱了皱眉,又叫了几声,还是没反应。

  旁边的闲月真人有些吃惊,走过来问了一句,道:“难道不在洞府中?”

  卓贤摇头道:“不应该啊,这么迟了,出去就是违反门规啊!我再叫叫看,说不定是小女孩子家的,贪睡没听到。”

  说着,他又举起手来,然后又拍门又喊着,如此叫了一会,但这个洞府仍然紧闭,毫无动静。

  卓贤回过头来,与闲月真人两个人面面相觑,在那一刻间,他们脑海中都同时涌起了一个疑问:“这么迟了,那个小女孩会跑到哪儿去了呢?”

  ※※※

  月亮在黑夜中闪烁着光芒,照耀在黑暗阴影中的昆仑山上。昏暗的山道上,一个小女孩正怡然自得地走着,像她这样的年纪,又是在这黑暗阴冷的夜晚走在空无一人的山道,怎么看都显得十分诡异。

  这小女孩当然就是白莲,她一张出尘美丽的脸庞上一片安静,而看着走去的方向,却正是前往飞雁台。

  她的衣衫在夜风中习习飞舞着,偶尔还能看到她脖子上高高的衣领,那是为了掩饰一点伤口,虽然基本上已经算是控制住了,不过当日陆尘给她造成的伤害,在她脖子上留下了十分怪异的伤口,终究还是没有彻底好起来。

  不过不知为何,白莲心里似乎对那个叫做陆尘的人并没有太多刻骨仇恨,这对从小骄纵的她来说有些不同寻常,甚至让她自己都有些惊讶。

  大概是那个人虽然狡诈凶恶,自己却可以在他面前不用虚伪装扮,可以想说什么就说什么,可以想干什么就干什么,这样真的非常痛快和舒服吧。

  哦,还有那只黑狗。

  其实吧,那个血食秘法其实也并不是她自己说的那么重要,再怎么说也是她从小意外获得的那个机缘学到的,也不是她一个人的独门秘法,真要是不理会,那也就不理会了。

  反正,先过去烦着他呗,看着那个叫陆尘的人一脸无奈郁闷的表情,还是很让人高兴的。

  白莲心中这般想着,嘴角露出了微笑,脚步又加快了几分往飞雁台走去。只是走着走着,突然她面上神情陡然一僵,脚步立刻停了下来。

  在她眼中有一丝惊讶和谨慎的目光掠过,与此同时,在她身前丈许开外的某个阴暗角落里,突然三缕绿光从黑暗中透了出来。

  如碧绿的火焰。

  似三颗眼珠镶嵌在一张古怪而凶恶的脸上。

  黑暗的气息从那个角落里喷薄而出,白莲眉头微微皱起,向后退了一步,随即凝神看着那边,脸上露出一丝戒备之色。

  绿色的幽火缓缓摇动着,渐渐地靠近了过来,白莲很快看清了那赫然是一只形状如小蛇般的三眼怪物,正对她龇牙咧嘴,露出可怕的獠牙。那三道绿光正是三只诡异的碧火眼眸,正长在那诡异的脑袋上。

  “咝咝咝咝咝……”一阵诡异的声音,从前方传来。

  白莲心中掠过一丝不安的感觉,凝视戒备着,但是在这一刹那间,她突然发现了一件奇怪的事。对面那缓缓靠近的三眼绿眸怪虫,正死死地盯着她,但并没有看她的脸看她的眼睛,也没有看她的手她的脚,那只三眼怪虫的目光,赫然一直紧盯的是她的脖子!

  那个被衣领包裹住的、还有伤口没有痊愈的脖子!(未完待续。、,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16-11-18 04:36:24
  浏览阅读地址:/tianying/223618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