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天影 > 第二百零六章 女孩心性

第二百零六章 女孩心性

  白莲呆了一下,然后忽然惊叫一声,下意识地举起双手遮往胸口处。不过她的右臂受了伤,才抬起一半顿时就是脸色一白,痛哼出声,直接又垂了下去,最后只是一只手捂在胸口处。

  不过很快的,正是脸红心跳惊愕异常准备对陆尘破口大骂卑鄙无耻的时候,白莲突然发现自己身上的衣服大部分都还好好的穿着,所缺者只有受伤的右臂上从肩头以下的衣袖都被撕掉了,露出了白玉一般的肌肤,也是异常动人。

  不过此刻在她的手臂上,还是能很清楚地看到几处伤口,手腕上皮肉绽开的地方,还有肩头上触目惊心的几个黑色指印。

  这个时候陆尘开口道:“你叫什么,不就破了一只手的袖子么,我好心劝你披上衣服免得受凉,你怎么就跟全身被人看光似的。”

  白莲“呸”了一声,鄙夷地看着陆尘,道:“一个大男人占我口舌便宜,你也好意思?”

  陆尘翻了个白眼,道:“喂,小姑娘你把话说清楚了,什么我占你便宜?刚才我也是拼了命才把你从那三眼怪虫的口中救下来的。”

  白莲冷笑,道:“少来这套了,你们这些臭男人我还不懂吗,还不都是看我生得美貌,就一心想来占便宜,什么龌龊心思都有,你敢说你没有?”

  “我没有!”陆尘神情肃然,对白莲正色道,“这话我可要跟你说明白了,我可是半点那种心思都没有。”

  白莲看了他一眼,道:“那我问你,你说我容貌如何?算不算漂亮?”

  “当然不……”陆尘顿了一下,看起来还是没办法欺骗自己的良心,嘴里咕哝了一声,道,“好吧,确实挺美的,不过我不感兴趣。”

  “鬼才信你,男人没一个好东西!”

  陆尘道:“你一个小姑娘家的,到底从哪里学会这么多乱七八糟的东西?那些凶狠毒辣的手段我就不提了,这些男女之事你这么小的懂个屁!”

  白莲怒道:“你别小看人,我什么都懂!”随后又冷笑道:“要是我不知道这些,只怕早就被你们这些臭男人骗得不知道哪儿去了。”

  陆尘上下打量了她一下,忽然间笑了起来,摇摇头没说话。

  白莲不知为何,被他这种目光看着越发不自在起来,也越发恼火,怒道:“你看什么看,没见过像本姑娘这样的美女吗!”

  陆尘正色道:“你骂我道行低微手段凶残品德低劣就算了,反正咱们这些日子来还厮杀了几次,是敌非友。不过不管怎样,你也不能污蔑我会看上你这样的小姑娘,我对你没兴趣啊。”

  白莲大怒,伸手一拍窗台,怒道:“你给我说清楚,这句话是什么意思?你骂我丑?”

  陆尘道:“你不丑,但我又不是瞎子,是对你没兴趣。”

  眼看着白莲气得脸色惨白,似乎就要起身大动干戈的样子,陆尘连忙摆手,道:“喂喂喂,你到底有没有家教啊?小小年纪还是个女孩子,整天动不动就要见血杀人的,听我说完好不好?”

  白莲气冲冲地重新坐下,瞪着陆尘道:“你说,你这话到底是什么意思?”

  陆尘耸了耸肩,道:“没什么意思啊,我是喜欢女人啊,但那是要成熟的女子,你一个才十岁的小女孩,我怎么可能对你有兴趣?”

  白莲怔了一下,脸色稍缓,但随后面上又露出狐疑之色,看着陆尘道:“你这话当真?”

  陆尘失笑,道:“我骗你做什么,总之你要是不放心呢,现在就走,我就不远送了。”

  白莲想了想,披衣下床道:“我还是走吧,你这人靠不住,我要离你远点。”

  陆尘啼笑皆非,让开了道路,摇头笑道:“那你最好说到做到啊,以后离我远点,别来找我了。”

  白莲走了几步,忽然转过头来看他,道:“你……是不是曾经跟别的女人上过床?”

  陆尘一滞,随后坦然点了点头,道:“是。”

  “真恶心!”白莲说道。

  “你懂个屁!”陆尘笑骂了一句。

  白莲想了一下,道:“我就不信你以前可以随便睡觉的女人容貌都比我美,你凭什么说我不如她们?”

  “呃……”陆尘一时哑然,片刻后挥手像赶虫子似的驱赶白莲,道,“我说你越来越不像话了啊,这些话也是你这个小女孩能问的吗?”

  白莲却不为所动,冷笑道:“小女孩能像我这般杀人放血吗?”

  陆尘翻了个白眼。

  白莲对他说道:“你跟我说清楚,我马上就走,不然这个事我弄不明白心里不舒服!”

  陆尘看着她那张清雅出尘的美丽脸庞,如同仙子一般,突然间有了一种不太真实的错觉,片刻后他叹了一口气,心想,这世道真是妖孽横行,古怪之人随处可见。

  “好吧,我说完你就走啊。”陆尘对她说道,“女人和女孩是不一样的,除了一张脸以外,女人身上还有很多地方是同样有魅力的所在,你还小,现在还没有。所以我喜欢其他的女子,但对你不感兴趣,你也不必担心我会做什么非礼你的事情。我这样说,你可以理解了吗?”

  白莲瞪着他,陆尘面色坦然,迎着她的目光。

  两人对望片刻,白莲忽然脸颊红了一下,伸手抱住胸口,啐了一声,道:“无耻!下流!不要脸!”

  说完,转身一溜烟地就跑了。只留下陆尘一个人愣在原地,愕然无言,半晌后才茫然道:“我到底又做了什么,又骂我无耻下流不要脸了……”

  ※※※

  距离月圆之夜,还剩五天了。

  昆仑派中可以说是内紧外松,宗门评议会和大多数高阶修士紧密相关,但对绝大多数最底层的杂役弟子来说,便如同是两个世界。

  天兵堂首座独空真人最近心情很好,其中最大的原因当然就是他的爱徒何毅近日里一举冲上了金丹境界,成为了一位金丹修士。

  从年龄上来说,何毅还不到三十岁,虽然比铁支木原真人的弟子苏青珺大了几岁,但在他这个年纪来说,能够修炼到金丹境界依然是一个惊世骇俗的成就,未来的成就绝对可以说是不可限量。

  至少在同门诸位长老真人的赞赏评语中,对何毅的评价也几乎都是与苏青珺一模一样的。

  元婴可期,真君有望。

  对于年轻一代的修士来说,对于他们的天分、天资、潜力的评价上,几乎没有比这句话更高的评语了。

  也正是因为如此,独空真人十分的得意,不过在这种欣喜的心情里,也还是有一些瑕疵,比如,他平日里最支持的掌门师兄闲月真人,最近的日子不太好过;又比如,他那个刚刚进阶的弟子何毅,虽然修成金丹,但看上去也未有狂喜之色,终日也是神情肃然。

  这其中的缘由独空真人当然也是了然于胸,而且真要说起来,这两边两件事,都起因于另一件事,那就是万恶的魔教杀人。

  原先的那件事刚刚平息下去,结果又来一次,这些魔教妖孽简直猖狂得无法无天,可恨他们偏偏又胆小如鼠,根本不敢正面出来一战,只敢躲在阴暗的角落里暗算那些几乎毫无战力可言的杂役弟子,令人不齿。

  独空真人向来是最坚定支持闲月真人的,对百草堂那几位真人的所作所为十分反感。明明是魔教妖孽做的恶事,千灯、明珠这些人却都把矛头对准了掌门师兄。

  不过,虽然他心里这般想着,但是当有人对他提议让何毅再次出来继续调查魔教之事时,独空真人还是坚决推辞了。

  他实在是心疼自己这个徒弟,不想让他再卷入这种纷乱之中。这些日子来因为宗门评议会在即,他也十分忙碌,不过偶尔有空闲时,他也会叫上何毅一起走走,算是为他开解一下。

  他太了解自己这个徒弟了,天资卓越,但心思太深,许多事都会憋在心里。而前些日子他最看重的那个亲弟弟何刚的死,对何毅的刺激其实比他表面上要表露出来的要更深重得多。

  所以,这一天当他和何毅随意走在山间闲聊时,他也故意在这上头点了他一下。

  何毅是个极聪明的人,几乎是立刻就领悟了师父的深意,当下便向师父拜谢,独空真人表面欣慰地笑着,但心里还是一声叹息。

  他越是表现正常,便说明他心中那个结仍未解开,只能留待未来再说了。

  两人走了一阵,准备回山的时候,何毅却对独空真人道:“师父,我暂时还不想回去,就在这里随意走走吧。您事务繁忙,就先回去吧。”

  独空真人看了他一眼,道:“好吧,那你自己留心,我刚才跟你说的话,可要都记在心里了。”

  何毅微笑道:“师父放心吧,弟子明白的。”

  独空真人笑了一下,飞上半空去了。

  何毅看着师父的背影远去,面上的笑意缓缓消失,未几,长叹了一声,却是面露几分萧索之色,回身向远处走去。

  只是没走几步,他忽然脚步一僵,瞬间脸色大变,却是骤然发现在他身旁,突然有一个巨大的身影出现在那里。

  如同鬼魅一般,哪怕以他如今的境界,竟然也没有丝毫的察觉!(未完待续。)
  浏览阅读地址:/tianying/223761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