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天影 > 第二百零七章 人狗之约

第二百零七章 人狗之约

  对一个金丹修士来说,在道行境界上已然可以说是强大无比了,放眼天下整个修真界,无数修士无数门阀,走到哪里都可以算是精英高手。而以金丹修士的敏锐感觉,或许真要动起手来,还不是更强大的元婴境真人的对手,但元婴真人想要神不知鬼不觉地突然靠近金丹修士的身旁,那也是极难的。

  但眼下之时,何毅却突然间遇到了这么一个人,一个巨大而肥胖的身影,突然出现在他的身旁。

  近在咫尺!

  那一刻,何毅仿佛全身的鲜血全都冻住,几乎是本能一般,一声怒吼,翻身倒退,同时,他手臂挥出,便是自己最强的道法神通打了出去。

  明亮的光芒骤然亮起,刺破那片阴影,他的身子如离弦之箭般向后退去,眼看就要冲破黑暗。

  但诡异的事情再一次生了,那巨大的身影竟是如影随形,直接跟了上来,而伴随着仿佛是随意的一声衣袖挥舞声,瞬间过后,何毅所有的神通手段尽数破除,消散于无形。

  天地静寂,万物消声。

  一股气息从何毅身前的影子上传来,那个魁梧高大的身影上,竟有种如山岳一般的气势,铺天盖地般向他压了过来。

  何毅身躯剧烈颤抖,踉跄后退,忽地脚下一软,竟是险些跪了下去。但他拼命支撑着,直到那个高大的胖子低下头来,一双眼眸目光落在了他的脸上。

  如天际惊雷,瞬间炸响,何毅的脑海中一片空白,顷刻间,他直接坐倒在地,全身大汗淋漓,面色苍白,几无血色。

  压力如山崩海啸,席卷而来,他觉得自己全身骨骸血肉全部都好像失去了控制,也许下一刻就要崩溃炸开一样。他心中也是惊骇到了极处,这是他一生中第一次遇见如此可怕的人物,几不似凡间之人,犹如神祗一般。

  神祗!

  那一刻,他突然睁大了眼睛!

  他盯着眼前那个魁梧的身影,不知为何,尽管近在咫尺,尽管那人似乎也在看他,但是他脑海中竟然仍旧不能映出那人的面容。

  这……就是化神真君的神威吗?

  何毅不敢再看,他怕自己再强撑片刻就真的要灰飞烟灭,他只能低下头去,噗通一声跪倒在地,嘶声道:“弟子何毅,拜见……真君!”

  ※※※

  苏青珺在这天早上难得地又起了一个大早,跟6尘打了个招呼后又匆忙下山了,目的地是昆吾城她的家里。原因也很简单,山下苏家传话上来,原本情况稳定下来的苏墨,这两天情况又变糟糕了。

  6尘望着苏青珺远去的背影,脸色有些冷了下来,心里头想起了在那个黑暗的义冢中,那个神秘的看尸人。

  摄心术这门十分霸道的神通手段,看来当日他对苏墨是没有手下留情的,真是伤到根本了。

  站在重新变得安静的飞雁台上,6尘神色变幻,眉头始终紧锁不开。眼下这种局面已经开始变得越来越是混乱,6尘甚至觉得有种出他意料之外的感觉,而且他始终觉得,这件事里开始有了一些他之前所没有想到的变数。

  那个所谓的魔教内奸,到底是谁?

  他潜伏在昆仑山上,又到底是要干什么大事?

  可是,为什么魔教的人却似乎都不知道他的存在?

  ……

  这种种疑惑交织在一起,让他如陷入一团乱麻中,只觉得眼前一片混沌,完全看不清未来将要生的事。

  再过五天,就是月圆之夜了。按照那个魔教内奸的约定,他和6尘会在那天晚上相见,或许在那个时候就是真相大白之时,可是事情真的会这么简单吗?

  或许是身在暗处太久了的缘故,6尘总是下意识地觉得怀疑,他总是觉得这世上不会有这样简单的事。有时候他也知道自己这样其实不对,但多年来养成的习惯,却总是让他不由自主地这么想。

  或许,还是应该先做些什么准备才好?

  ※※※

  “死光头回来了没有?”

  这天中午,6尘也来到了昆吾城,在老马的黑丘阁中对他这样问道。

  看到6尘来了,阿土十分高兴,跑到他身边蹦蹦跳跳,显得十分亲热的样子。

  看到阿土这模样,6尘也是笑着,不停地伸手摸着它的脑袋,然后抬眼向老马看去。

  老马耸了耸肩,道:“不知道啊,不过上次他老人家既然答应了在你说的月圆之夜前回来,那想必也就是在这几天了吧。”

  6尘点了点头,道:“好,如果他回来联系你了,你想办法知会我一声,或者告诉他,让他来找我。我有些话想问他一下。”

  老马目光一闪,道:“怎么了,有事?”

  6尘迟疑了一下,道:“有些事我觉得奇怪,想问问他。”

  老马似乎还想再追问什么,但看了看6尘的脸色,很快还是又将话头吞了回去,过了片刻后点头道:“好,你放心就是,有消息我立刻就通知你。”

  6尘笑着对他点点头,然后蹲下抱着阿土玩了一会儿,又开口道:“今天我就把阿土送走吧,别放在你这了。”

  老马道:“你打算送哪儿去?”

  6尘道:“也没固定是哪儿,就在离城远一点的地方找一片山林,让它呆着。等过了月圆之夜后我办完事,就过来找它。”

  老马皱了皱眉,道:“就留它一个在山野林间?不会出事吧?”

  6尘哈哈一笑,摸了摸阿土的头,然后站了起来,道:“没事,这只狗最近厉害了,能活下来的。是吧,阿土?”他低头对阿土问了一句。

  阿土摇摇尾巴,“汪汪”叫了一声,好像是在回应他的话。

  老马看了阿土一眼,忽然对6尘做了个手势,让他跟着自己走到一边,随后脸色略显严肃,对6尘道:“这只狗到底有什么问题?”

  6尘道:“没什么问题啊,挺好的。”

  老马“哼”了一声,道:“这种鬼话你少拿来骗我,阿土肯定身上有什么毛病,所以你才这样鬼鬼祟祟的。对了,有件事我还没跟你说,也是跟它有关的。”

  6尘怔了一下,看老马神色凝重,不由得有些惊讶,道:“生了什么事?”

  老马深吸了一口气,低声道:“最近这些日子,我现这屋子周围,经常会莫名其妙地出现一些动物的尸体,野猫野狗最多,偶尔还有飞鸟鸡鸭,死的模样也是差不多,都是被利齿直接咬断了喉咙,然后断气流血而亡。”

  6尘默然片刻,神情也冷淡了下来,看了老马一眼,道:“你怎么想的?”

  老马指了一下远处的阿土,道:“是不是它做的?”

  6尘道:“我不在城中,也没亲眼看见,我不知道。但是以前阿土从未做过这种事。”

  老马深深地看着他,道:“你真的没什么事瞒着我吧?”

  6尘迎着他的目光,忽然笑了笑,道:“当然有了。”

  老马大怒,道:“我去!我就知道你这货不老实,快说。”

  6尘摆摆手,道:“有些事我不必跟你说的,总之你相信我,我不会做对你不利的事。”

  老马看了他半晌,忽然叹了口气,道:“好吧,那你自己小心。”

  6尘看着他,眼神也渐渐温和了起来,轻轻拍了拍他的肩膀,忽然道:“老马,做完这件事以后,要不,咱们俩干脆都一起退了吧。”他笑了一下后,道:“这日子挺没意思了。”

  老马沉默了下去,过了片刻后道:“好。”

  ※※※

  6尘带着黑狗阿土出了昆吾城,中途远远地还看见了那座苏家的府邸,可以看到那户人家虽然外表依然平静,但里面似乎所有人都是脚步匆匆面色凝重的样子。

  他看了一会,转身走了。

  离开昆吾城以后,阿土顿时更加开心了,在宽阔的道路上不停地奔跑着。

  6尘也没有一直顺着路走,很快带着它向着原野走去,走着走着,来到了距离昆吾城十多里开外的一处无名山丘下。

  山上有林子,地域广大,周围并无人烟,正应了荒郊野岭的说法。

  6尘将阿土叫了过来,摸了摸它的脑袋,然后蹲下身子,凝视着阿土的眼睛。

  阿土忽然有些紧张,向后退了一步。

  6尘摇摇头,轻声道:“你已经喝过心血,血脉受了刺激,几乎不可能再像原本一样生活了。月圆之夜时,便是你蜕变进阶的时候,到时候你能否越过那一关,也没有任何人能够帮你,只能靠你自己了。”

  “自古以来,迷乱之地南方的圣兽,都是这样九死一生挨过来的。”

  “你过不了这一关,就自己找个地方死去吧。”

  6尘静静地对它说道。

  阿土低下了头,好像感觉到了什么,眼神中忽然现出几分复杂的光芒。它慢慢地靠上前来,伸出舌头,在6尘的手上舔了一下。

  6尘看了一眼远方更高大的巍峨昆仑山,随后道:“接下来这几天,我也要在那山上做事,应该……也会很凶险吧,也没把握一定就能活下来。”

  “你看,我们当影子当久了的人,都是这样,从来都觉得自己每次都会有死的危险。你说,这日子过得有什么意思呢?”

  “对不对,阿土?”6尘坐在地上,对阿土说道。

  阿土慢慢地走过来,在6尘身边蹲坐下来,看起来就像是和他并肩坐着。

  天色不知不觉暗了下来,夕阳余晖里,照在他们的背影上。

  “希望我们月圆之夜以后,还能相见吧。”6尘道。

  “汪!”(未完待续。)
  浏览阅读地址:/tianying/223874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