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天影 > 第二百零八章 雷霆手段

第二百零八章 雷霆手段

  天穹云间,冬峰之上。

  白晨真君的三位弟子,闲月真人、卓贤和白莲齐聚在卓贤的洞府中,并排而立,目光都落在前方桌上那面古盘上。

  与两位成名已久的师兄相比,白莲此刻看上去还是个孩子,但整个人气质清冷出尘,自有一股别样气度。

  不过这一天看起来白莲的状态似乎不算太好,她的脸色有些苍白,神情间略显憔悴,这都被一旁的闲月真人和卓贤看在眼中。

  闲月真人看着这个小师妹,眼神也是难得的疼惜,道:“小师妹,你身子不舒服吗?”

  白莲摇了摇头,轻声道:“没有,多谢师兄关心。”

  闲月真人点点头,道:“好吧,既然这样,我们就求见师尊吧。”

  白莲答应一声,然后在闲月真人和卓贤的注视下,走到桌上那面古盘前,手掌在上头轻拂而过,也不知施用了什么手段,便看见那古盘中央忽有烟雾泛起,紧接着便透出一股狂风暴雪之声,呜呜暴烈,如在耳旁。

  一片风雪白茫茫,在那古盘上显示出来,这件法宝,自然就是之前交给白莲保管的风语盘了。

  闲月真人等三人都是脸色肃然,躬身而立。

  片刻后,从那片仿佛无边无际的暴风雪深处,突然传来了一个低沉而略带嘶哑的声音,道:“何事?”

  闲月真人向前踏出一步,拱手道:“师父,弟子闲月,有事求见师父。”

  那片风雪呼啸吹过,仿佛永无止歇,三人的目光只能看到那一片冰天雪地风雪飘舞,却看不到丝毫人影的痕迹,但奇怪的是,白晨真君的话语声依然清晰无比地传来,道:“你说。”

  闲月真人不敢怠慢,便急忙将近日里昆仑派中发生的大事向师尊禀告了一遍,包括因为魔教暗中杀害杂役弟子一事引起其他位元婴真人的愤怒,并让自己陷入有些困窘的境地也一并说了。

  说到最后,闲月真人面色肃然,对着风语盘中的那片风雪道:“师父,魔教之事假以时日,弟子必定有把握能查个水落石出,但如今距离宗门评议会实在太近,千灯、明珠等人又逼迫太紧,弟子只怕到时会有些麻烦。是以来此恳请师父能否今年再出席一次,也好震慑宵小,免得令那些人太过张狂。”

  风语盘中沉默了片刻,随即只听白晨真君的声音道:“可以。”

  闲月真人大喜,连忙躬身拜谢。

  随即,只听白晨真君又说道:“我还未死,千灯明珠等人本不应如此……天澜师弟可是回来了?”

  闲月真人迟疑了一下,道:“弟子已遵照师尊吩咐,每年宗门评议会前一月,皆会专门致信天澜师叔,请他老人家回山共商宗派大事。往年中师叔都是推辞,今年同样也是如此,只说是近日真仙盟事务繁忙,恐未必赶得及回来。”

  风语盘中的声音又沉默了片刻,随后道:“那且不去管他,但魔教暗算我昆仑门下弟子之事,确实过分张狂,你难道果然没有丝毫头绪?若真是如此的话,便是你的不对,也难怪别人对你指指点点。”

  闲月真人急忙道:“师尊误会了,此事魔教妖孽辱我昆仑大矣,弟子身为掌门,绝不会坐视。如今前后两件事中,第一桩杀贺长生案手段诡异,手法老道,确实难查,但多日来不停暗中追查,我已找到线索,特别是凶案朱砂的来源,已然悄悄抓住了,以此为契机,当能顺藤摸瓜;至于第二桩杀张志案,就在近日发生,但手法比第一桩凶案差了不少,我已然有了头绪,正是魔教安插进我昆仑门派里的奸细所为,眼下就等证据确凿之后便立刻抓人以示宗门。”

  白晨真君语气冷淡,道:“非常之时,当有雷霆手段。”

  闲月真人身子微微一震,随即深吸了一口气,道:“是,弟子明白了。”

  风雪声逐渐消去,风语盘上也逐渐恢复了正常,不再有那漫天风雪的景象。白莲沉默地走上前去,将那法宝擦拭收起,然后转身对闲月真人和卓贤点点头。

  闲月真人神色和蔼,对白莲微笑道:“麻烦小师妹了。”

  白莲面上神情并没有太多变化,似乎就像是冰霜一般有些过于冷清了,不过她还是向这位年龄上甚至可以做她爷爷的大师兄微微欠身,然后道:“不敢当。师兄以后但有事,尽管吩咐我就是了。”

  说着,她向他们二人行了一礼,便向外走去。

  闲月真人与卓贤目送她离开,等白莲背影消失后,闲月真人忽然皱了皱眉,道:“听说冰雪经上所载奇术威力虽然绝大,却也能影响修行之人的心志性子。我这些日子与小师妹没见几次,但也能感觉她似乎性情日渐清冷了。”

  卓贤点了点头,道:“大概如此罢。这卷奇书秘法乃是师父晚年所得,你我二人所修功法早已有成,又没有师尊化神境界那般通天彻地随心所欲的无上神通,都不宜再修炼了。反倒是小师妹应该刚刚入门,如璞玉一块,反而能一开始就直接修炼这等无上奇功,也是不世出的机缘啊。”

  闲月真人颔首道:“正是如此,小师妹乃是天生五柱神盘的绝世奇才,又有师尊如此悉心栽培,日后前途实是不可限量,或许再过数十载后,我这掌门之位便将由她来坐了。”

  卓贤身子微微一颤,眼底异光闪过,片刻后讶然道:“师兄,何出此言?你春秋正盛,又统御有方,正该勇猛精进之时,哪里需要考虑这些事。再说了,我看师尊收小师妹不过也是爱才心切,只当作关门弟子而已,不管怎样,小师妹毕竟年岁幼小,又岂能担负这堂堂昆仑一脉的传承?”

  闲月真人微微一笑,然后伸手拍了拍卓贤的肩膀,笑道:“师弟说的也有道理,是我多想了。不过这些事师父他老人家一定早有安排,也轮不到我们多想。”

  卓贤道:“师兄多虑了,我看师尊最倚重的人始终还是你,不然又怎么可能会将这掌门千钧重担交到你手上?”

  闲月真人“嗯”了一声,没有再说什么,只是负手缓缓走出了这间洞府。

  卓贤看着他的背影,眉头微微皱着,似有几分思索之色,然后也跟了出去。

  ※※※

  翌日昆仑山下,山门之前,忽然立起了一座行刑架。宗门弟子与远处昆吾城中都迅速得到了消息,一时间许多人纷至沓来,将这山门围得是水泄不通。

  人群中各色人等皆有,包括许许多多路过的散修和其他门派的修士,甚至还有住在附近城中或村落里的世俗凡人村民们,都统统赶来看这场热闹。

  在人群中某个隐秘的角落,站着两个看上去一点也不引人注意的男子,正是三界魔教的范退和陈壑。

  此刻两个人的脸色都并不是很好看,尤其是范退,一张脸可以用面色铁青来形容,衣袖之下的拳头也是紧握,目光死死地盯着那个木架上被绑的人。

  陈壑轻轻叹了口气,不动声色地用手拉了一下范退,手上稍微用了一下力道。

  范退转过头看了他一眼,过了片刻后,缓缓点了点头,低声道:“我没事。”

  陈壑默然片刻,道:“我们也是小看了昆仑派。想想也是,如此名门大派,传承五千年依旧兴盛,想必自有过人之处,以后我们还是要更小心应对才是。”

  范退眼中掠过一丝难堪之色,没有说话,只是咬了咬牙。

  ※※※

  而在人群的另一端,老马也站在了人群里,而诡异的是,穿着便服的陆尘也在他的身旁,不过两人并没有任何对话的表示,就像是两个素不相识的陌生人,甚至连目光都没有向旁边多看一眼。

  他们的目光也都看着那边山门下的行刑架,看着绑在上面的那个人。

  远远看去,那人四肢被缚,头颅无力地垂在胸前,而身上衣衫颇多血迹,看起来有些凄惨。而周围围观的人群里,也不时会传来窃窃私语声。

  老马凝望半晌,忽然好像自言自语地开口说道:“我记得以前昆仑派也抓过不少魔教奸细,但从来没有这般公开示众罢?”

  他的声音并不大,大概也仅有站在他身旁咫尺之遥的陆尘才能听到,而陆尘面色丝毫未变,似乎对这个胖子的话也没有任何反应。

  只是在过来一会之后,陆尘才淡淡笑了一下,也没有转头,低声道:“应该这段日子,那位掌门真人被逼急了吧。”

  老马“哼”了一声,眼神中有一丝不以为然的神色,刚想再说些什么话的时候,忽然周围人群中一阵骚动,两人抬眼看去,只见从昆仑派山门处那些昆仑弟子中,走出来一个人。

  那人气度沉雄,步伐稳重,赫然正是何毅。此刻但见他手中持着一把锋利长剑,一步一步走向那行刑架。

  周围围观的大批人群瞬间激动起来。

  而何毅在行刑架下站住了脚步,忽然环顾四周,随即沉声大喝,声震全场,回荡在这昆仑山门之前:“魔教奸细,罪大恶极,人人得而诛之!”(未完待续。)
  浏览阅读地址:/tianying/223907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