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天影 > 第二百零九章 替天行道

第二百零九章 替天行道

  何毅这一声大喝,如惊雷炸响,顿时让全场寂静,无数道目光都落在他手中那柄亮若秋水的锋利长剑上。

  人群中,范退和陈壑脸色都变得难看之极,而在人群的另一侧,老马则是皱了皱眉,暗自摇头。

  趁着这所有人注意力都被场中何毅吸引过去的时候,老马眼珠微微向旁边瞄了一眼,忽然一怔,却是看到了此刻在陆尘的脸上,竟是露出了几分奇怪的神色。

  他的脸上神情,似乎有几分突然而至的茫然,他的嘴仍是紧紧闭着的,他的目光则有几分闪烁不定。他怔怔地望着远处的行刑架,目光只停留在那个已经完全失去了抵抗能力、沦为他人鱼肉的魔教奸细身上。

  周围的人群里忽然爆发出一阵叫喊呼好声,起初是那些没有任何道行的凡人村民们,他们的感情最为简单直接,他们对魔教的憎恨最是直白,在何毅喊话之后,这些凡人们很快就破口大骂,对着那个被绑的人唾骂到了祖宗十八代,还有人扔来了一大堆石头、杂物、垃圾。

  再然后,便是人群里的修士,那些道行最低的散修有些激动,也有鼓噪之声,剩下的人则是会安静一下,但大都也是冷眼旁观,绝无任何打扰之意。

  那些甚嚣尘上疯狂谩骂的声音,就在身边不远处回响着,陆尘站在人群里,脸色渐渐变得漠然,然后深深凝视着那个将死之人。

  老马好像想到了什么,脸色微变,但欲言又止,嘴角边露出一丝带着苦涩的笑容,然后轻轻叹息了一声,却是终究什么也没做,或许是什么也不能做。

  那呼啸鼓噪声如浪潮一般,汹涌而来,可见魔教恶毒之名早已深入天下民心,从四面八方一波一波地涌向场中。

  何毅站在行刑架下,心里在这个时候涌起了一股奇异的感觉,对于身后的这个魔教妖孽,他当然没有任何的同情之意,事实上,他与魔教仇深似海,又因为他前些日子始终追查此事,这才被安排了今天过来手刃妖人。

  但不管怎么说,被绑在行刑架上的这个魔教奸细并没有任何的还手之力,在昨天被抓住后,昆仑派对他并没有什么客气的待遇,在逼迫询问了所有该说的该知道的话后,等待着他的就是今天这个下场。

  或许在往日里,昆仑派还会有些慈悲心将这种人关起来,但这一次上头传下来的命令,却是异常的果断凶狠。

  没有人质疑这道法令,甚至连这几天里常和闲月真人唱反调的那位元婴真人都不敢。时也势也,魔教妖孽逼迫我昆仑太甚,昆仑也就断然不会手软。

  何毅冷冷地笑了,不过在他心里并没有什么太过得意的心情,以他的见识和如今的道行,并不会觉得今天站在这里会是一个什么特别荣耀的事。但安排他过来的是掌门真人和师父,他就不能不来。

  他们大概觉得这也是为自己好吧,可以出一口恶气,又或者在众人面前增添一点声望。

  何毅面上冷漠但心中嗤笑了一下,不知怎么,此刻的他脑海中忽然浮现起另一个高大无比的身影,犹如高不可攀之山岳,犹似巍巍之昆仑。

  他闭上眼定了定神,然后漠然地伸出利剑,横在了那魔教奸细的脖颈下。

  瞬间,周围的人群轰动了,人人都瞪大了眼睛,望着那利剑与血肉的连接处,期待着那鲜血飞溅的那一刻!

  鲜血,仿佛总能刺激人心。

  从古至今,从来一样。

  人群角落里,陈壑双眼微闭,口唇微微蠕动,似乎在轻声诵读着什么经文;而范退则是目光冰冷,犹如利剑一般死死地盯着何毅的那张脸庞。

  更远的另一侧,老马眼中掠过一丝担忧之色,看着陆尘。

  陆尘的呼吸有些许微微的急促,眼角微微抽搐着。

  一切,似乎都等待着那一刻。

  昆仑山门之前,突然间,一切声音都消失了,寂静了。

  所有人都屏息以待,凝视着,等待着那死亡的到来!

  ※※※

  长剑灵光忽起,明亮耀眼,似秋天时黄昏落下的一道灿烂夕照,又像春光里飘然掠过的柳絮,美丽而短暂,在天地间闪过。

  那人的头,被长剑拍起,被世人所看见,那一张脸,年轻而英俊,残留着血痕,有些许憔悴,他的眉他的眼他的嘴他的耳,都与普通人一般,没有什么不同。

  他原先似一直昏迷着,但或许是长剑的冰冷刺醒了他,又或是之前呼啸的骂声惊醒了他,这个年轻人突然睁开了眼睛。

  他的瞳孔在第一时间,倒映着的便是那闪耀着明亮光辉的剑光,那一柄利剑印满了他的眼瞳,于是整个世界一片冰冷。

  那个瞬间,他似乎突然看清了周围所有的一切,利剑、何毅,行刑架,还有无数围观的人们;那个刹那,他好像全身颤抖,有难以掩饰的恐惧;可是当剑光掠过天际,向他落下时,这个年轻的男子突然又安静了下来。

  他大笑起来。

  他拼命地仰起头,看着晴朗明亮的天空。

  天色蔚蓝,仿佛温柔的目光,又像无垠的大海,眼看着波浪就要将他淹没,将他的身子融入在那片澄澈之中。

  这个年轻的男子脸上忽然有光,好像看到了什么瑰丽壮阔的景物,人群一片哗然,种种惊骇,陈壑与范退同时身躯大震,面有惊容,而范退眼中更是有一抹泪光一闪而过。

  而在远处,陆尘突然间向前踏出了一步,他的脸色微微有些扭曲,但就在这时,一只手猛然从旁边伸了过来,一把拽住了他。

  那只手,肥胖而温暖,有力如铸铁。

  陆尘立刻安静了下来,然后低下了头。

  “真神下凡,一统三界……”

  那个年轻人突然声嘶力竭地大声吼叫起来,那声音凄厉如秋蝉,震动人心,然而片刻之后,这一切声响便戛然而止。

  止于那一道秋波般明亮的剑光。

  何毅淡定而从容地挥出了那一剑,一剑斩下了那年轻男子的头颅。

  “骨碌碌……”断头落在地上,向前滚动了一阵,随之而来的鲜血狂喷而出,洒满这一片天地之间。

  红得刺眼,令人窒息。

  何毅眼中有厌恶之色,向后退去,避开了这一蓬鲜血,随后缓缓转身,面向人群,举起长剑。

  剑刃上有血滴,一点点滴落下来。

  染红了地面,染红了周围所有人的眼睛。

  “呼啊……”一阵欢呼声从人群里爆发出来,笑声、惊叫声交织混杂在一起,加上无数张神色各异的面孔,如一幅人世百态的图卷。而当透过那一幕鲜血,带着一点血腥时候看去时,又恍如一卷凄厉的百鬼夜行图。

  ※※※

  许多人的目光,落在何毅身上。

  带着敬畏和羡慕。

  何毅向前走了两步,朗声道:“此獠乃是魔教奸细,暗中混入我昆仑门下,处心积虑,作恶多端,前日里更是凶性大发,暗算杀死了我昆仑门下弟子张志,其手段之残暴,直令人发指。”

  说到此处,何毅声音低沉了许多,环顾周围无数人群,道:“当日我看到张师弟尸身时,只有四个字,便是‘惨不忍睹’!魔教妖孽伤天害理,做尽恶事,天地虽有好生之德,然而我昆吾弟子决不能白白送死,我昆仑派也断不能容这等妖孽在我山门之中为所欲为!”

  “今日惩戒,便是我昆仑派替天行道!”

  这最后一句,说得是铿锵如铁,气势如山,一时间人人侧目,看着那何毅随手一抛,将他的利剑掷上高空,随即转身大步而去,直上昆仑山。

  而在他身后,只听风声忽起,声音锐利,破空之声瞬间急切,那长剑从天而降,似天之利刃势不可挡,直入刑架,“噗”的一声,刺入那尸骸胸口之中,贯穿而出!

  人群里寂静片刻,忽然间便爆发出一阵轰天也似的呼喊叫好声,无数人为之叫好,特别是没有道行的凡人们更是激动不已,叫嚷得声嘶力竭。

  而人群里的范退则是气得全身发抖,咬牙切齿,强压着心头怒吼,对身边陈壑用最小的声音,嘶声怒道:“这混账畜生,我、我、我必杀此人!”

  陈壑缓缓点头,眼睛也是看向昆仑山门之后,目光冷厉。

  ※※※

  那一天,昆仑派公开处死了一个魔教内奸,宣示正是此人暗算杀死了门下杂役弟子张志。而此时距离张志之死仅仅不过数日,昆仑派雷霆手段铁血决心,一时震动山河。

  染血的行刑架竖立在昆仑山门之外,多日不曾撤下,也无人为那魔教妖人收尸。

  昆仑派中经此一事,风气陡然一变,闲月真人声望大涨,非议之声顿时减弱许多,而千灯、明珠等元婴真人,对此也纷纷表示赞赏,并称赞闲月真人手段了得,实乃深谋远虑当机立断之大才,由此更是我昆仑派上下之福。

  而在那一天的晚上,明月再一次升起时。

  陆尘独坐在飞雁台悬崖边,仰望那一轮清冷孤月,神色冷漠,心中想着:距离月圆之夜,也只有四天了罢。(未完待续。)
  浏览阅读地址:/tianying/224111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