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天影 > 第二百一十一章 收尸之请

第二百一十一章 收尸之请

  下山的路,不太好走。弯弯曲曲,曲曲折折,仿佛总是在走着弯路陡坡,总没有平坦的时候。

  附近的山道上并没有人,飞雁台这边平日里还是比较清静的,6尘一个人走了很久,在离开飞雁台后他也是随意走去,似乎并没有一个清晰而明确的去向。

  他就像是一个冷漠而孤独的影子,走在这群山中,直到突然有个浑厚的声音在他耳边响起,温和地道:“你这是去哪儿?”

  6尘站住了脚步,道:“等你。”

  那人似乎笑了一下,然后便听风声起处,山道两旁林木沙沙作响,天空中光线洒落,竟似有片刻的扭曲,在他眼前处折射出诡异的彩虹。

  一个庞然魁梧的身影,出现在6尘的身后,然后下一刻,他们二人便已离开了那条山道间,来到了相邻的一处寂静山林中。

  6尘站在林中看了看周围,嘴里咕哝了一声,也不知道在说啥,然后便抬头看向对面,道:“死光头,有酒吗?”

  “呼”!半空中一个酒葫芦丢了过来,6尘一把接住,拔开塞子大口喝了,然后一抹嘴巴,感慨地道:“这什么烂酒,好歹你也是个化神真君好吧,就不能搞点喝一口能长命十年的仙酒来喝吗?”

  “滚!”坐在林子中看起来都比6尘高一些的天澜真君对他啐了一口,然后手一招,那酒葫芦又飞了回去,一下子落入他的手中。

  天澜真君摸摸酒葫芦,看起来居然有些爱惜神色,道:“天底下根本就没那种东西,再说了,这世上也就只有你一人能喝我的酒了,知足吧你!”

  6尘看起来并没有丝毫骄傲荣幸的样子,“哼”了一声,然后在天澜真君面前随便找了块地方坐了下来。

  天澜真君看了他一眼,嘴角微微翘起,似乎突然有一丝奇怪的笑容,道:“你突然跟那苏青珺闹翻然后下山,有点怪啊?”

  6尘淡淡道:“老子看他们苏家全家人不顺眼,行不?”

  天澜真君道:“行啊,当然行。别说你现在心里有气了,等日后把那些破事都做完了,我腾出手来,一定也帮你好好折腾一下苏家,给你出气好吧?”

  6尘摇头,道:“我的仇自己报,我的事你别管。”

  天澜真君叹了口气,道:“都是废话,你这是怕我去飞雁台?”

  6尘沉默了片刻,随即说道:“反正你迟早也是要来找我,一堆破事,沾上就脱不了身,就不必去害人了。”

  天澜真君失笑,道:“看起来你很不相信我啊,另外,我还是第一次看你对别人动了恻隐之心,怎么,看上那姑娘了?”

  6尘摇头道:“不是那回事。本来上飞雁台那边就是为了想查内奸的,但看那位确实不像,人也过得去,就算了。反正再过三天就真相大白了。”

  天澜真君目光凝视着他,神色渐渐稳重下来,道:“你这么肯定?”

  6尘道:“那张图纹是三界魔教中最高层次的秘纹,做不了假的,除非是像我这般在魔教中混了多年的人。”

  天澜真君并没有再做任何质疑,而是立刻点了点头,道:“好。”说着又微笑起来,道:“不枉我大老远的偷偷跑回来一趟。”

  6尘抬头看他,道:“偷偷?”

  天澜真君笑道:“是啊,如今昆仑派里还没什么人知道我回来了,你也别出去乱说啊。”

  6尘道:“我说了也得有人信啊,就算我跑到山门那边大喊一句死胖子回来了,人家非但不信,还会直接揍我一顿吧。”

  天澜真君大笑,道:“你看,徒子徒孙多就是有这个好处啊。”

  6尘冷笑,道:“你有个屁的徒子徒孙,连徒弟都一个没有吧?”

  天澜真君微笑道:“不就是你么?”

  ……

  ※※※

  6尘转开了头,不去看他,口中问道:“如果月圆之夜,那内奸果然被引了出来与我相见,到时候怎么办?”

  天澜真君毫不犹豫地道:“自然是抓起来。”

  6尘道:“谁动手?”

  天澜真君微笑道:“我赶回来不就是做这个的么?你放心,到时候我就藏在你附近,一旦那奸细出现,我自然出手拿下。”

  6尘盯着他看了一会,道:“就这么简单?”

  “除非他不来。”天澜真君耸了耸肩。

  ※※※

  林间有落叶飘零落下,掉落在天澜真君和6尘的中间。6尘看着那边已经半枯干的叶子,过了一会后,忽然开口道:“我有事想问问你。”

  “嗯,老马之前也跟我提到过这个了,你尽管问吧!”

  6尘抬头看着天澜真君那双眼眸,道:“为什么魔教中人,也和我们一样,似乎并不知晓在昆仑山上隐藏最深的那个内奸?”

  “我不知道。”

  6尘脸色一沉,道:“你这么说是什么意思?”

  天澜真君道:“我是真的不知道啊,我又不是整天混在魔教中、跟你一样的影子,我也确实不太清楚这些年来魔教内部的事。我明白你的意思,不过你别忘了,我是化神真君,但我不是神棍啊,有许多事确实我也不是无所不知的。”

  6尘静静地看着他,道:“我觉得这件事有点古怪。”

  天澜真君目光落下,在他脸上停留了片刻,然后笑了笑,道:“所以,你暗中追查到那第二个的魔教奸细,然后通过老马拐了七八道弯,将那人的身份透露给闲月?”

  6尘淡淡地道:“那厮就是个蠢货,一点都不想着收敛隐匿,别说是我了,就是浮云司里来个老手,也能将他直接找出来。”

  天澜真君咧嘴笑了一下,然后道:“所以那人死了啊。”

  6尘眼观鼻鼻观心,沉寂了片刻后,点点头道:“死得好!”

  “魔教之人都该杀。”他看起来面色诚恳地对天澜说道。

  ※※※

  “你这次做得真的很好。”天澜真君说道,“我果然没有看错你,能找到隐匿那么深的魔教奸细,这世上当真只有你一人而已了。”

  6尘道:“可是,还没抓到人呢。”

  天澜真君顿了一下,微笑道:“很快的,就几天时间了。”

  “哦。”6尘沉思了一会,忽然又对他问道,“但是我这次杀了一个昆仑派的杂役弟子,你不怪我乱杀好人吗?”

  天澜真君道:“你觉得那个贺长生是好人吗?”

  6尘欲言又止,想了想后摇头道:“说不清楚。”

  天澜真君微笑道:“我没什么好怪你的,因为我信你啊。”他有些感慨地说道:“当年你一人混入魔教之中时,那才是真正的龙潭虎穴,在那般情况下我都可以信你多年,今日在这昆仑山上,我又为何不信你了?”

  6尘点了点头,过了半晌后,道:“好!”

  ※※※

  “月圆之夜,我在山下刻画图纹的密林中等你。”6尘说道。

  天澜真君点了点头,道:“你不用管我,只管自己过去,我会隐身暗处,必要时便现身捉拿奸细的。”

  6尘皱了皱眉,道:“不告诉其他昆仑派的人吗?比如掌门闲月真人?”

  天澜真君摇头道:“暂时先不说了,免得人多嘴杂,对吧?”

  6尘缓缓点头,随后沉默思索了片刻后,道:“如果当时现那奸细是昆仑派中的重要人物呢?”

  天澜真君道:“那岂非更好,说明我们正好钓出了一条大鱼,什么人都不怕。”

  6尘道:“哪怕是元婴真人?”

  天澜真君笑了笑,道:“什么元婴真人比得上我?放心吧,到时候我抓给你看。”

  “更厉害的人呢?”6尘问道。

  天澜真君眉头一皱,道:“什么意思?”

  6尘道:“比元婴真人更厉害的,你能抓吗?”

  天澜真君的面色第一次凝重下来,看了6尘一眼,道:“你是说我那位白晨师兄?”

  6尘淡淡地道:“化神真君你也能抓给我看吗?”

  天澜真君忽然失笑摇头,道:“你可有证据?”

  6尘道:“没有,我就瞎说的,看你准备怎么回答我。”

  “那不可能。”天澜真君笑着道,“身为我堂堂昆仑派的化神真君,什么没有,怎么可能会去做一个丧家犬般的魔教长老辈人物?你当他傻了吗?”

  6尘看了他一会,然后点头道:“你说得对,不可能会是白晨真君。”

  ※※※

  “还有事吗?没事我就走了。”天澜真君对6尘道,“该说的咱们已经都说清楚了。”

  “抓到那魔教奸细后,我真的能重新做人吗?”6尘问道。

  “当然。”天澜真君十分肯定地说道。

  6尘点点头,道:“那我多求你一件事吧。”

  “你说。”

  “山下山门外的那个魔教奸细尸,回头收了吧,不然一****地身异处、暴尸长街的,看起来有点凄惨。”

  天澜真君眉头皱了起来,看着6尘,道:“你这是在为那个魔教奸细求情?”

  “嗯。”6尘脸色平静地应道。

  天澜真君默然片刻,道:“不是你暗中找到了此人吗?”

  “我想给他收尸,行不行?”6尘好像没听到天澜真君的话,也似乎并不在意天澜真君渐渐阴沉下来的脸色,又向他问了一句。(未完待续。)
  浏览阅读地址:/tianying/224267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