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天影 > 第二百一十三章 非你不可

第二百一十三章 非你不可

  夜深人静,明月高悬。昆吾城外,无名山林。

  急促的尖叫声与亡命的奔跑夹杂在一起,刺破了这片山林的寂静,在黑暗中荡起如水波般的涟漪。一道黑影从树林中冲了出来,那是一只身材庞大的黑熊,在月光下可以看到它身上、胸前、背后的皮毛上都已经有了板甲般的硬皮,与普通熊类大不相同,显然是已经晋阶成为妖兽的凶猛兽类。

  像这样的妖兽在品阶上或许还不算太高,但战力却不可小觑,其力量之大甚至往往在普通猛兽的数倍之上,性情也更是凶暴,十分难惹。

  在普通的山岭森林中,这等妖兽已经足以占据一座山头或一片林子,成为这片地域中的百兽之王。

  但是在这个黑暗的夜晚中,这只黑熊妖兽看起来却有几分惊慌,眼中有畏惧之色,拼命地向前跑去,似乎恨不得生有双翅快速飞驰,最快地离开这片黑暗的山林。

  而在这只妖兽狂奔而逃的时候,月光照耀下的山林一片肃杀冷寂,没有任何的声音胆敢响起,所有的野兽包括鸟雀,仿佛都拼命隐藏着自己的气息,不敢发出任何的声音。

  蓦地,那天际洒落的月光陡然一暗,黑暗的夜色中有寒风吹过,一阵诡异的气息从这只黑熊妖兽的左侧密林深处吹了过来。

  黑熊怒吼,然而那风声骤然凌厉,如电如雷轰然而至,一片黑影瞬间拦住了天际月华,遮住了黑熊的影子。

  “吼!”

  黑熊发出了疯狂而绝望的怒吼声,庞大的身躯被那股突如其来的力量撞倒在地,它抬起巨大的熊掌砸了下去,但那黑影进退如电,瞬间避让而过,紧接着陡然靠近,黑暗中一道森冷光芒亮起,是尖利的獠牙雪亮如霜!

  幽光闪烁在那黑暗的眼瞳里,有绿火在燃烧。

  黑熊的吼叫声戛然而止,所有的声音似乎瞬间被堵在了喉咙里,被喷涌的鲜血直接淹没。庞大的身躯疯狂地挣扎着,但是无论如何,也摆脱不了那可怕的利齿与鬼魅般的黑影。

  渐渐的,这只妖兽的身躯松软下来,生命如流水般从它强壮的身体里流逝,就像喷涌的鲜血般被人喝干。

  碧火燃烧在那只孤独的眼眸中,黑暗似乎也在隐隐咆哮。

  山林寂寂,一切渐渐安静下来。

  从黑暗中慢慢走出了一个黑色的影子,那是一只身躯膨胀了许多的黑狗,强健贲起的肌肉仿佛蕴藏着无穷的力量。当淋漓的鲜血从它的利齿边滴落,它却恍若不觉。

  月光从天上再一次洒落下来,落在这座山峰之上,百兽静默,鸟雀噤声。只有一只黑狗抬头仰望,凝视着那一轮越来越丰盈的圆月。

  突然,它张开大嘴,对着那天穹明月,发出了一声凄厉的长啸!

  “哦呜……”

  ※※※

  “你脑子坏掉了吧?”

  昆吾城黑丘阁中,老马恼怒地指着陆尘,骂道:“你以为自己还是当年十七八岁的少年吗,做事不用脑筋吗?那种话你也敢对真君说?”

  陆尘面无表情地坐在他的对面,只是摇了摇头,并没有回应的意思。

  老马看着他的样子,越发愤怒了,看起来甚至是气得有些身子发抖,道:“我真不懂你现在心里到底在想什么,都别说以前了,我看就是十年前的你,都比你现在聪明得多,都更知道该做什么该说什么,什么时候又该把嘴巴闭紧,把那些该死的话都吞到肚子里闷一辈子,到你死为止!”

  陆尘伸手抹了一下脸,叹了口气,道:“你能好好说话么,口水喷到我脸上了。”

  “呸!”老马怒道,“我都恨不得倒一盆水在你头上浇下去了!”

  陆尘笑了一下,道:“得了,这不是没事了吗?”

  老马冷然道:“这是真君他老人家念旧情,我早就跟你说过了,他对你是另眼相看的,在他心里,你是与众不同的!就你说的那些屁话,还有那什么见鬼的收尸,随便换了一个人,信不信当场就打杀了你,免得多生后患。”

  陆尘微微低头,默然片刻后,道:“你真是这样想的吗?”

  “是!”老马断然道,“我知道你疑心重,这也不怪你,这么多年做影子下来的,当年在魔教里日日夜夜精神紧绷着,小心翼翼,夜不能寐,十几年如一日,每天生死煎熬折磨着,说实话,你没疯我已经很佩服你了。”

  “可是你这样是不行的!”老马激动起来,忽然走上去一把抓住陆尘的衣襟,对他吼了一声,然后咬牙道,“陆尘,你听着,你可以怀疑这世上所有人,甚至你都可以不信我怀疑我,但是你真的不能去怀疑真君他老人家,你明白吗?”

  陆尘对老马的动作并没有做出任何的反抗,他只是微微皱起眉头,看着老马,道:“为什么?”

  老马深吸了一口气,像是平复了一下自己的心情,然后慢慢地放开了抓着陆尘衣服的手,目光渐渐柔和了下来,过了片刻后,忽然苦笑了一下,道:“这么多年了,是他把你养大,栽培你所有的一切,你做的所有事也都是为了他。如果……如果你真的怀疑他,那你前半辈子算什么?”

  “一场空?还是一场梦?”老马盯着他轻声说道。

  陆尘沉默不语。

  老马在他身前来回走了几步,又走到了大门边,看着屋外那冷清的小巷,道:“而且话说回头,真君他老人家又有什么必要来害你,你能威胁到他什么?”

  “论实力,他是化神真君,跟你如今这种废物道行是天壤之别。”

  “论名声,他名动天下,你默默无闻。”

  “论秘密?你帮他做的都是对付魔教之事,可他针对魔教最力的名声早已天下皆知。所以我实在想不出,他到底有什么地方会来害你,又值得你去怀疑的?”

  陆尘默然良久,然后苦笑了一下,道:“这么说,是我疑心太重,错怪他了?”

  “是。”老马点头,然后盯着陆尘,神色肃然,道,“兄弟,听我一句话,别胡思乱想,别走错了路。你就跟着真君,自然便有光明前程。”

  ※※※

  那一天,离开黑丘阁从那条幽深小巷里走出来的时候,太阳从背后照下来,陆尘看到了自己前方地面上的影子。

  他停下脚步,有些怔怔出神。

  他迈步,影子动了一下,他跨步,影子又动了一下。

  他看看旁边,发现高墙下有一片阳光照不到的阴凉地方,他走了过去,站在墙下。

  阳光照不到他了。

  他看向自己的脚下。

  影子,不见了。

  陆尘沉默地看着,过了很久以后,他迈步往前走去,就这样走出了这条巷子。

  ※※※

  昆仑山天兵堂。

  何毅一路走过来的时候,沿途的昆仑弟子对他都是礼敬有加,年岁不大便已修成金丹,被公认为宗门里最出色的天才之一,前途无量不说,还得到了天兵堂首座独空真人的栽培爱护,甚至就连掌门闲月真人都十分看重。

  这样的人才,真的是当得起“天之骄子”这四个字。

  不过何毅向来并无倨傲之气,相反的,在境界突破金丹之后,他的气度涵养仿佛又更上一层楼,待人彬彬有礼,无论是普通弟子还是杂役弟子,他都能一视同仁,说话处事令人如沐春风,同时又更加令人敬重,在宗门里的声望是日益上涨。

  独空真人看到自己这个最喜欢的弟子走进来的时候,脸上忍不住露出了微笑,不管是谁,哪怕他是一个成名多年的元婴真人,有这样一个称心如意的弟子都是最满意的事情。

  “今天怎么过来了,有事么?”独空真人笑着问何毅道。

  何毅说话前照例先是恭恭敬敬地对师父行礼,独空真人哈哈一笑搀扶起他,道:“这里没外人,不必多礼了。”

  何毅站直身子,笑道:“应该的。”说完他神情一整,对独空真人道:“师父,我这里确实有件事,需要向你禀告一下。”

  “嗯,你说。”

  何毅从怀中取出一张布片,递给独空真人,独空真人展开一看,只见上面是一个图纹拓片,图形扭曲复杂,又隐隐有些眼熟,不由得怔了一下,道:“这是什么?”

  何毅道:“自从抓到上次那个魔教奸细后,弟子心中有所启发,再度仔细追查第一次杀贺长生案,终于是机缘巧合地发现了这个图纹。”

  独空真人精神一振,道:“这图纹何意,你可知道?”

  何毅道:“弟子对魔教密语十分熟悉,看得出来这秘纹的意思是说,月圆之夜,原地相见。”

  独空真人霍然站起,道:“当真?”

  何毅点了点头,道:“确实如此。而且此秘纹远比之前被抓到的魔教奸细所用之物高明太多,再加上那次出现的转生阵,定然是一个魔教潜伏在我昆仑派中的大人物!”

  独空真人喜形于色,用力一拍何毅肩膀,笑道:“果然是我的好徒弟,当记一大功。”

  何毅微笑道:“其实,弟子此番来,是想禀告师父,以我微末道行,只怕未必能做此大事,或许真要出手擒拿此獠的,还要师父您亲自出手啊。所以真正的大功头功,也应该是师父你才对。”

  独空真人吃了一惊,道:“我?”

  何毅点了点头,正色道:“非您不可!”(未完待续。、,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16-11-10:43:02
  浏览阅读地址:/tianying/224436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