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天影 > 第二百一十四章 众恶之初

第二百一十四章 众恶之初

  离月圆之夜还剩两天了。

  ※※※

  这天早上,天色阴沉,昆仑山脉的上空乌云聚集,然后很快下起了雨。从远处望去,整座昆仑山都隐藏在一片灰蒙蒙的雨丝中,若隐若现的。

  山中的气息变得潮湿起来,如珍珠般透明的水珠从屋檐上滴落,形成了一副晶莹剔透的水帘。屋檐之下,窗扉半开,细细微风吹过,带着一片雨粉飘扬进屋,翻转弥漫,又随即消散在这里温暖的气息中。

  淡淡茶香,从屋里桌上袅袅升起的一缕烟气里散开,沁人心脾,仿佛未饮已知醇甘。桌边有两人,白发男女,对坐品茗。

  颜萝端着小巧精致的茶壶,往对面那人的茶杯里倒了一杯茶水,随后微笑着道:“这是你那个宝贝徒弟家里的茶叶,你觉得如何?”

  对面那男子自然便是收了易昕为徒,近日里刚刚破关晋阶元婴真人的东方涛。

  只见他端起茶水先是闻了一下,微微颔首,然后喝了一口,赞叹道:“好茶!”

  颜萝笑道:“装什么装,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以前都不喝茶的,现在就知道什么好茶了?是看在你那徒儿份上吧。”

  东方涛呵呵一笑,放下茶杯,看着颜萝道:“我的事什么也瞒不过你啊。不过说真的,这些日子我闭关破境,无力顾及易昕,也多亏你在外头照应着她,真是多谢你了。”

  颜萝摆摆手,道:“都是小事罢了,而且说起来我也有疏忽之处,让易昕那丫头吃了那么大的苦头,到现在我心里想到这个也还是有些不好受。”

  东方涛沉默了片刻,摇了摇头,道:“那件事已经过去了,也不是你的错,不必再提了。而且前些日子听说那何刚突然暴毙于昆吾城中,也算是恶有恶报吧。”

  颜萝轻轻点了点头,道:“总算易昕那孩子是个心宽的,受了那么大的罪,换作是平常跟她一般大的小姑娘,只怕都是受不住。偏偏她事情过后竟然挺了过来,到现在看着像是都快忘了那些事了,也是难得。”

  东方涛微笑道:“就当作是对她心性的磨砺吧,只要日后在修行上有所助益,也就不枉白受了这一难。”

  颜萝颔首同意,修士这一生中,最看重最要紧的,当然还是自身道行的修炼,东方涛所说的话,其实也是许多修士共同的观点。她端起茶壶又重新加了用山中灵泉煮沸的清水,一时间清香扑鼻弥散开来,加上屋外雨声细细,水滴声声,显得这屋中格外的清雅。

  ※※※

  “待会易昕带人过来时,你好歹给她一些面子,对那苏青珺客气些。”颜萝给东方涛一边倒茶,一边说道。

  东方涛面上露出几分无奈之色,道:“那丫头整天就会给我找麻烦,眼看着再过两天就是宗门评议会了,我刚登元婴,正是要结交门中那些个同境道友的时候,她倒好,硬是求了我半天,非要我去帮人看病。”

  颜萝笑道:“易昕这孩子心地善良,平日里和那苏青珺也算是好友,见面都以姐妹相称的。这次听说是苏家那边实在是没办法了,到处求人也治不好苏青珺的那个弟弟,估计也是病急乱投医,求着过来让你看看会不会有些意外之喜罢。”

  东方涛“哼”了一声,道:“我又不是你们百草堂的人,疗伤治病这些事我可不行。”

  颜萝笑骂了一句,道:“别废话了,好歹你今天都到了这里,就总是要见人家一下。而且苏青珺那姑娘我也见过几次,知书达理,天分过人,特别是如今年方二十二岁,便已修成金丹,这份成就可比我们两个年轻时强太多了,日后只怕也是个了不起的天才人物。你徒弟跟人家交好,日后也是有好处的,你这老头就别在这里矫情了,只当是为你那位乖徒儿铺路罢!”

  东方涛翻了个白眼,虽然如今他已是元婴真人的身份,但在颜萝的面前却是十分随意,显然,二人的关系十分亲近密切,哪怕颜萝笑骂他几句也全不在意,只是耸耸肩答应下来。

  ※※※

  距离那间茶室远处半山道上,一行人正冒雨走了过来。

  当先两人都是年轻女子,手持雨伞,正是易昕和苏青珺。

  而在她们身后则是有数名仆人抬着一台轿子,轿帘垂落下来,让人看不清里面的情况,但隐约可以看到内里是坐着一个男子的身影。

  雨水飘落下来,打在伞布上发出低沉的声音,晶莹的水珠不停地从伞面上滑落下来。伞下的女子凝视前方,看着那山间烟雨,白气袅绕于青山绿树里,天地一片朦胧。

  她的脸色略显苍白,眉目间有一丝倦色,当微风细雨掠过她的鬓边时,仿佛平添了一丝哀愁的美丽。

  “苏姐姐,你莫要太担心了。”一旁传来易昕的声音,苏青珺“嗯”了一声,对她笑了一下,点了点头。

  “这次真是要谢谢你了,易昕妹妹。”苏青珺说道,“若不是你着力恳求,只怕东方师叔也未必愿意腾空帮我看看苏墨的情况。”

  “哎,这都是小事,不用放在心上。”易昕摇摇手,笑道,“倒是我师父脾气别扭得很,我都跟他说了,就下山去你们苏家走一趟,他硬是不肯去,非要在这山上不可,还要麻烦你带着人跑一趟,真是被他气死了。”

  “没事没事,”苏青珺连忙道,“只要东方师叔愿意帮忙看一下苏墨,我们上山是应该的,确实没有让他老人家移驾的道理,妹妹你可千万不能这么说。”

  易昕嘟着嘴抱怨了两句,大抵看起来还是对她那位师父有些不满意的,不过很快她就转向了其他,对苏青珺靠近了一些,放轻了声音,道:“苏姐姐,其实这些麻烦都没什么,只要能治好人就行。不过我就怕万一……”

  苏青珺叹息了一声,神色间倒是没什么变化,只是苦笑了一下,道:“妹妹,如今我这边的情况你应该也是知晓的,请了好些位宗门前辈都看过了,大家都是束手无策。今日求见东方师叔,其实也是死马当作活马医,抱一个侥幸万一的期望罢了。若是真的还是无法医治,那就是苏墨他命中注定,我也不能再强求什么了,由他去吧。”

  易昕点了点头,眼中有几分同情之色,随即回头看到前方的房屋影子,连忙道:“就在前面,马上到了。”

  苏青珺望着前方出现在眼前的那座房屋,眼前却突然浮现出那一天她和陆尘一起前往义冢时所见到的情景。在那座黑暗而神秘诡异的义冢庭院中,东方涛和看尸人进行了一场短暂但激烈的斗法。

  苏墨神智受损时好时坏,一切的根源显然都是从那座义冢中开始的,但是如今限于局势,苏家却是不好追究了。只是在遍寻高人医治无效,家中众人几乎绝望之时,苏青珺却是想到了东方涛,虽然她对这位刚刚晋阶的元婴真人并不了解,但从那天看到的情况看,东方涛却似乎和那座义冢,和那个神秘的看尸人有着外人所不知道的关系。

  也许,来他这里会有一点奇迹发生么?

  苏青珺不知道,她也只能抱着这最后一点希望过来,家中老夫憔悴老母伤心,如今也只能靠她自己一个人了。

  只是在这个时候,不知怎么,在这片山间飘落的清冷烟雨中,在她撑伞走在淅淅沥沥的雨水中时,她突然又想到了陆尘。

  那一天早上,他还陪在她的身旁,一起走向那黑暗的义冢。现在回想起来,那时虽有担心,但或许心中,仍然还是有一些不经意的温暖吧。

  ※※※

  他,现在在哪里呢?

  ※※※

  一行人走到了茶室之外,易昕与苏青珺合起伞走到门边,易昕敲了敲门,片刻之后,便听“吱呀”一声,两扇门扉自行打开,从屋中传来声音,道:“进来吧。”

  两人走了进去,只见屋中布置素淡雅致,中间一张茶桌边坐着两个人,正是东方涛和颜萝二人。

  苏青珺肃容行礼,神态恭谨,道:“弟子苏青珺,拜见东方师叔,颜萝师叔,今日冒昧打扰了。”

  东方涛没有说话,旁边的颜萝已经先笑着道:“起来起来,大家都这么熟的人了,不必多礼,过来坐吧。”

  旁边的易昕则是早早跑了过去,挨到东方涛身边,抓着他一只手撒娇道:“师父,你可别忘了答应我的事,一定要帮苏姐姐好好看看呀。”

  “好了好了,我知道了。”东方涛显然对易昕也是十分疼爱,闻言有些无奈地摇头,然后看着苏青珺,上下打量了几眼,露出一丝微笑,道:“你就是苏青珺吧,早就听说木原师兄收了个好徒弟,今日一见,果然名不虚传,真是天分过人的奇才啊。”

  苏青珺脸颊微红,低头道:“师叔过奖了。”

  东方涛神态温和,对着苏青珺微笑道:“事情易昕都已经跟我说过了,你放心,我自然会尽力去帮你看看弟弟。你让人将他送进来吧。”

  苏青珺面上掠过一丝喜色,感激道:“多谢师叔。”(未完待续。)
  浏览阅读地址:/tianying/224462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