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天影 > 第二百一十七章 喜不喜欢

第二百一十七章 喜不喜欢

  又是一夜过去,在早上的时候雨停了,但天空里仍是一片阴霾,乌云依旧集聚不去,看起来随时都会再度飘雨。

  昆仑山经过一夜的雨水洗刷,在清晨时显得清晰明朗了许多,清新的微风吹过山峦,带着湿润的味道。

  不过在这些美丽美好的景色中,昆仑山里也有几处地方依然没什么变化,一个是天穹云间下方的浓雾禁地,所有的雨水落到那些浓雾上时就好像消失了一样,丝毫不能影响半点;还有一个地方便是义冢,这个躲藏在无名山峰背面阴暗角落里的地方,似乎永远都是那样的黑暗阴森,连晨风都好像不愿吹过来。

  不过在这个早上,义冢那一片黑色的庭院中,却有一阵阵的沉闷回响,时而激烈,时而舒缓,道道奇异的光芒在黑暗中不停闪烁着,散发出瑰丽的光彩,同时也爆发出强大的力量气息。有的时候,甚至就连脚下的土地都会颤抖几次。

  良久过后,义冢庭院中的激斗终于慢慢停歇了,各色光芒淡了下去,消失不见后,各种声音也停了,一切似乎又都恢复了平静。

  黑暗的庭院里,东方涛与看尸人对峙站着,看起来东方涛神色严肃,而看尸人脸色难看。当然了,看尸人那张脸从来都是极难看的,所以也没法看出此刻的他到底是什么心情。

  过了一会后,东方涛首先开口道:“如何?”

  看尸人有些凶狠地盯着他,但片刻后还是从怀中摸出一个小瓶,直接丢给了他。

  东方涛伸手接住,打开看了一眼,只见瓶中只有一枚白色灵丹,便皱眉问道:“如何服用?”

  看尸人嘶哑着声音道:“用水送服就是,之后便会嗜睡,好好睡个两天,自然就好了。”

  东方涛点点头,重新将盖子合上放入怀中。看尸人则是冷冷地看着他,忽然冷笑道:“修炼到了元婴境,果然就猖狂起来了啊,居然敢主动上门打架了?”

  东方涛摇摇头,道:“第一,我不是上门打架的,我来,是向你要解药的。【】是你非要以此相逼,要和我切磋斗法一场,我不得已而为之;第二,打赢了你就是猖狂么,我不是很明白你的意思啊?”

  看尸人脸色越发难看了,不过大概是知道自己既然输了就没什么好说的,冷哼一声,转身就要离开。不过这时东方涛却又开口叫住了他,道:“我说,你这种摄心术太过霸道,以后再这么肆无忌惮地出手,很容易惹来麻烦的。”

  看尸人脚步顿了一下,却似乎并不以为然,只是冷冷道:“想不到你还会为我着想?”

  东方涛淡淡道:“总归是师兄弟一场。对了,这解药服食后有没有什么忌讳?”

  看尸人有些不耐烦地道:“哪有什么忌讳,都没事的。也就是摄心术牵涉脑颅有些隐患,但错非是服药后两日之内,在药力行走时突然有天地剧变的伟力,可能影响药力外,根本就不会出事。”

  东方涛点了点头,看样子是放心了。本来么,天地剧变那是何等大事,不说千百年了,就是成千上万年有没有一次都难说,这可能性确实极小。

  ※※※

  流香圃茶室外,易昕过来找到苏青珺的时候,她正在走廊上看着外头一片被雨水滴落清洗得翠绿欲滴的芭蕉叶,看上去有些怔怔出神。

  易昕一下跳过去,拉住了苏青珺,口中笑着叫了一声,道:“苏姐姐。”

  苏青珺吃了一惊,随后看清是易昕后,顿时也是露出一丝微笑,道:“妹妹,你来了啊?”

  易昕“嗯”了一声,随即看看周围,道:“你怎么站在这里,是等谁么?”

  苏青珺道:“哦,苏墨现在在客房那边休息着,今天一早,东方涛师叔便出门去了,说是帮我弟弟去找解药。我心中有些不安,就想着在这里等他老人家回来。”

  易昕点了点头,笑道:“没事,我师父既然说了,那一定是能做到的,苏姐姐你不要担心了。”

  苏青珺笑着点了点头。

  易昕看看左右无人,便拉着苏青珺的袖子道:“对了,苏姐姐,昨天我找了半天,最后终于找到陆大哥了。”

  苏青珺眉头微挑,明亮的眼眸里似乎有一道微光亮了一下,但面上神色并没有什么改变,只轻声道:“哦,怎么样了?”

  易昕笑道:“我抓住他就是一顿臭骂,骂得他狗血淋头,算是狠狠地帮姐姐你出了一口恶气啊!”

  苏青珺吃了一惊,道:“你……好好地骂他作甚?”

  易昕偷偷看了一眼苏青珺的脸色,口中则是道:“那人太笨了,不骂不行,我骂他是为他好,一定要骂醒他!”

  苏青珺欲言又止,过了一会后却是微微苦笑,摇摇头没有说话。

  易昕道:“我跟他说了,他那就是狼心狗肺,就是不识好歹,从头到尾都是苏姐姐你好心对他,收留他照顾他,凭什么他一个杂役弟子还张狂起来了,尾巴还翘到天上去了啊!你说对不对,苏姐姐?”

  苏青珺看起来有些尴尬,道:“呃,易昕妹妹,话也不能这么说……”

  易昕一伸手拦住了苏青珺的话头,道:“姐姐你别管,反正我是跟他说明白了,一定要让他回头过来跟你赔罪,要是你不原谅他,就让他给你磕头请罪。嗯,让他跪在你洞府石门前,跪个十天半个月的,看他还长不长记性!”

  苏青珺脸颊微红,连连摇头,道:“不行,不行,你这么说,陆尘他……他怕是要气死了。”

  易昕哼了一声,道:“他还敢生气?做了错事还敢给你脸色看,我不打他就算便宜他了。”说着她脸色一转,笑嘻嘻地拉着苏青珺的手道:“不过姐姐啊,你看陆大哥他也是孤苦伶仃的一个人,从小无父无母的,吃了无数苦头。加上天资又差,年纪一大把了还一事无成,人还长得不俊,真是要啥没啥,太惨了。要不,你就当可怜可怜他,让他回来吧?”

  苏青珺叹了一口气,道:“你这些话说得太重了,其实我对他并无生气,从头到尾都是他自己要走的。如果他真的想回飞雁台的话……那就回来吧。”

  说到最后,她的声音有些变轻了,脸上有一丝红晕掠过,但还是清晰地说了出来。

  易昕大喜过望,拍手道:“那就好,回头我就告诉陆大哥,让他回来向你赔罪去。哼!要我说,男人就是蠢呀,好好的安稳日子不过,非要折腾!”说着,她一副不以为然的样子,看起来对陆尘十分鄙视。

  苏青珺笑着点点头,但想到那天陆尘离开时的样子,她心里又总觉得似乎并不会像易昕说的那般简单容易,不过想想,易昕是不会骗自己的,她说了去找陆尘,那就一定是找到了他说了这些话。

  心里头掠过陆尘那张脸的模样,苏青珺有一丝淡淡异样的感觉,沉默片刻后,她对易昕说道:“易昕妹妹,这样吧,明天就是宗门评议会了,我身为金丹修士,如今也必须要参加,脱不开身的。等过了明天之后,若是……他愿意的话,你就随时都可以带他过来见我,好么?”

  易昕一拍手,笑道:“好嘞,我知道了。其实昨天我跟陆大哥说这件事的时候,他也提到了这一点,说这几天你怕是会很忙,让我别来打扰你。”说着说着,易昕就笑了起来,道:“你看,你们两个还心有灵犀啊,想到一块去了。”

  苏青珺脸一红,嗔道:“喂,妹妹你别乱说话啊!这些事情……这些事谁都能想得到,看得出的好不好,关心有灵犀什么事,瞎说!”

  易昕掩口咯咯直笑。

  苏青珺不知为何,突然间心情仿佛好了许多,整个人都轻松了起来,对易昕道:“反正这事就这样吧,回头你跟他一起过来就好。唔,不过还有个麻烦事。”

  易昕道:“什么啊?”

  苏青珺道:“明天我要去参加宗门评议会,东方师叔和颜萝师叔也是要过去的,但是苏墨他还不能离人,就这样把他放在这里的客房,感觉有些……”

  “没事啊。”易昕爽快地道,“我帮你看着就行了,不就一天时间么。”

  苏青珺感激地道:“那就麻烦妹妹你了,多谢。”

  易昕笑道:“有什么好谢的,小事一桩。”说着她凑了过来,把脸放在苏青珺白嫩的吹弹可破的脸腮边,轻声笑道:“只要你答应让陆大哥回来就好啦。”

  苏青珺拍了一下易昕的脑门,笑着骂道:“你这小丫头,我也是奇了怪了,其他人也不见你这般关心啊,为何就只对陆尘如此上心关怀?你该不会是动了凡心,喜欢上了他吧?”

  易昕一呆,随即脸颊飞红,一跺脚道:“苏姐姐你乱说什么,我就是看陆大哥可怜才帮他的,谁会喜欢他啊?”说着,她还自言自语地咕哝了一声,道:“没钱没权,潦倒落魄,天资又差,人还不帅,我、我眼睛瞎了会看上他么?”

  苏青珺一时失笑,倒也没在意,听着门口脚步声响起,好像是东方涛回来了,赶忙叫了易昕一声,向门口那边赶去。

  而在走廊之上,易昕却没有立刻跟过去,而是微微皱起眉头,目光看着走廊外头的芭蕉叶,忽然怔怔出神,但过了一会后,却又猛地把头一甩,嘟起嘴气鼓鼓地道:“谁会喜欢他啊,哼!”(未完待续。)。

  a
  浏览阅读地址:/tianying/2332255.html